Raging fire shines upon loyal hearts, warm blood founds faith 烈火映丹心 熱血鑄忠誠 ——記制止動亂平息暴亂的武警北京總隊

 

http://my.qoos.com/space-188504-do-blog-id-4800.html

 

烈火映丹心 熱血鑄忠誠

——記制止動亂平息暴亂的武警北京總隊

陈生庚 李训舟 周德伟

人民日报--------1989-07-26

4(综合)
专栏:

1989
年初夏,首都发生的反革命暴乱被一举平息,共和国的历史上用血与火写就的这可歌可泣的一页,铭刻着人民解放军的功绩,也铭刻着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总队干警的功绩。

国旗始终与太阳一起升起

1989415日胡耀邦同志逝世开始,仅仅20多天,40万平方米的天安门广场,便被游行示威、绝食请愿的人群蚕食得只剩下国旗围栏内的176平方米的这块净土了。

广场上武警天安门中队国旗班的哨位处于重重包围之中。有人将煽动动乱的传单成团成捆的硬往哨兵手里塞,有人劝逼哨兵书写声援书,更有那喋喋不休的高自联工自联的高音喇叭,一天24小时在哨兵的耳际鼓噪……国旗班的战士们对此不屑一顾,忠实地履行着护卫国旗的神圣职责。

一小撮阴谋策划动乱的家伙,对国旗班的哨兵从煽动变成挑衅。几个家伙企图越过汉白玉的国旗围栏,要把污辱党和国家某领导人的画像挂在旗杆上。哨兵们理直气壮地上前阻止,使其没有得逞。

420日,又有一伙人抬着一个大花圈,要放在国旗的汉白玉栏杆旁,说是悼念在所谓·○”惨案中的遇难者。哨兵们戳穿谎言,当即令其将花圈抬走。还有人将汽水瓶、冰棍,噼噼啪啪地打在哨兵身上,将软包装袋里的果汁水吱吱溜溜地射在哨兵脸上。为不给党和政府处置动乱添麻烦,哨兵们把泪水咽进肚子,严守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纪律,依然似一尊尊雕像,傲然屹立在共和国的国旗下。

挑衅又发展为捣乱破坏。520日,是国务院宣布在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的第一天。清晨,当国旗班的战士们挚着国旗来到国旗旗座旁时,一个家伙说:不许升旗!今天宣布戒严是国耻日!

中队指导员张根恒和排长齐建华,同高自联的代表面对面地展开了说理斗争。国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一天不升国旗,就会在国际上造成影响,那才是真正的国耻!想捣乱的那个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五星红旗迎着朝霞,同太阳一起冉冉升起了。

火海中打开军车行进道


6
3日夜晚,这是革命与反革命进行殊死搏斗的一夜。武警北京总队接受的任务是组织一批防暴队员,为进城执行戒严任务的解放军开道;集结兵力在西单路口疏通道路。
22
40分,武警防暴队第一梯队的官兵徒步走在戒严部队军车的最前头,从军事博物馆出发沿长安街向天安门广场开进。没走多远,他们就见木樨地桥上横着数辆公共电、汽车,燃起熊熊大火,桥头聚集着黑压压的不明真相的人群。

堵住他们!
砸死他们!

石头、瓦块、燃烧瓶雨点般地向着防暴队袭来,开道受阻。时间一刻也不能耽误,总队内卫处副处长王志强一声令下,十几枚催泪弹从防暴队员手中飞了出去,人群中一阵骚动,纷纷向马路两旁退去。防暴队员乘虚而入,成三路纵队向前冲去。

复兴门桥头,迎接他们的又是一场恶战。堵在桥上的十几辆公共电、汽车熊熊燃烧着,油箱嘭叭、嘭叭地爆炸。

走在防暴队先头的支队领导率先闯进了火海,其他防暴勇士纷纷从熊熊燃烧着的车顶上翻了过去,从车底下爬了过去,从车箱的连结处钻了过去……他们从火海中又打开了军车行进的通道。
防暴队在强攻,位于西单路口执行疏通道口任务的武警官兵却在智取。2315分,一支队支队长杨德安带领数百名官兵克服种种困难,到达西单路口,脚跟没有立稳,便被暴徒煽动下的不明真相的人群团团围住。

杨支队长急中生智,大声命令武警战士跑步到民族宫门前。他的喊声吸引了不明真相的人群向一支队官兵猛追过去,石块、瓦砾、燃烧瓶,一齐向着武警砸去。杨支队长又一声令下,数十枚催泪弹在尾追的人群中开花。人群慌忙退向西单路口。武警官兵趁机回头紧追过去,然后又一个闪身再回到民族宫门前。

追过来——顶回去——再追过来——再顶回去……从西单到民族宫,整整展开了8拉锯战,一支队官兵把西单路口的不明真相的人群牵制在民族宫门前。长长的军车队伍在防暴队的引导下,冲过民族宫,冲过西单,直奔天安门广场。

凌晨130分左右,戒严部队准时到达天安门广场。戒严指挥部的首长一个一个地拥抱着防暴队员,赞扬他们是铁腿、铁头、铁臂、铁嗓子,为进城开路立下了汗马功劳。

 

武警与市民共筑长城

64日零点过后,武警一支队被围困在民族宫附近的164名官兵组织突围。


官兵们被逼进了西兴盛胡同。这是一条死胡同。暴徒们将一辆吉普车开到胡同口,打开车灯,直射胡同内,石块、砖瓦横飞,木棒、铁棍乱舞。


刹时,胡同内4个居民院的院门全部打开,164名危在旦夕的战士统统被唤进了院内。


暴徒们视32号院为主要攻击目标。全院共5户人家,18口人,除了37岁以下的孩子外,全部上阵。他们手挽手,肩并肩,组成了一道人墙,掩护着留在院内的51名伤员。


暴徒们无可奈何地暂时撤走,他们甩下的最后一句警告是:天亮后不交出武警,扫平全部院子!
淫威不怕,救人心切。全胡同39户人家为了伤员的生命安全,有的拿出了蜂王浆,有的熬起了糖稀饭,有的找来了包扎药,有的架起了崭新的席梦思床……


有十几名战士腿部严重受伤,不能动弹,他们实在憋不住大便了,院子里又没有公共厕所,年轻妇女乐凤玲拿出一张张牛皮纸放在战士跟前说:你们什么也不要顾忌了,保命要紧,到院子外上公共厕所太危险……”她一连将10多名伤员的大便用牛皮纸包上送到了院外的垃圾桶。


不能再给居民增添危险,得赶快撤出胡同。武警官兵果断地做出决定。居民们又把自己的衣服献出来给战士们换上。4日早晨530分,经过化装后的164名官兵安全转移到了指定地点。

严守首都生命线


策动暴狱!炸掉油库、电厂、水坝,让北京城变成瞎子、瘸子!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武警战士面临的另一条战线的战斗!


某监所自从北京发生动乱和暴乱以后,许多犯人手舞足蹈,又叫又跳。我们也要对话,我们也要绝食!”“打死看守武警,冲出去报仇!


如果有一只恶虎逃出牢房,人民就要遭殃,我们就是渎职。执行看押任务的武警中队干部战士克尽职守,严阵以待,协助公安人员密切注视着监房内的一切动向,决不让罪犯的任何阴谋得逞。

燕山石化公司所生产的石油、液化气如同首都的血液。极少数阴谋家和暴徒对它虎视眈眈,他们裹挟着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聚集到工厂门口,叫嚷着要工人罢工。密密麻麻的油气管道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十里油城将会变成一片火海。战士们警惕地守卫着工厂。


6
5日,反革命暴徒企图孤注一掷,在厂门外狂呼乱叫,摆开了抢枪的架式。中队指导员周景明毫无惧色,他正告那些暴徒:如果有人无视法律,不听劝告,抢夺武器,一切后果由肇事者自负!人群被武警威慑住了。


4月上旬到6月上旬,北京没有停水,没有停电,没有停气……由武警驻守的一切与首都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重要目标和要害部位,都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