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 Fignt in Bejing - 北京城內的槍戰

北京城內密集的槍聲及累累的彈孔

 

一位北京人曾告訴我,當時牆上有許多彈孔。那些彈孔曾帶給我一些疑問。封從德的「六四檔案」網站中,也以牆上的彈孔做屠城的記錄。

 

 在去年「六四」之后,北京曾经出现很长一个时期的「弹孔文化」,整条东西长安大街两侧,不论是墙上、树干上、地铁入口的大玻璃窗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弹孔,而每一个弹孔都有一段悲惨的故事。在中共没来得急修补墙面、换掉玻璃之前,这些弹孔成为北京市民、学生凭吊死难同胞之处,经常可以看到弹孔下放着一朵小白花或旁边系着一条黑丝带。这种情景直到「大抓反革命」之后才消失。

來源:http://64memo.com/disp.aspx?Id=5805&k=%E7%96%BE%E7%97%85

 

六四時,應該概括地講是六月三日至六月四日那段時間,不少人都有講聽到槍聲,甚至有不少曾在現場的當事人因為槍聲而一直無法釋然。很多人都說,學生有不對,但是解放軍又過於暴力。他們一直認為著解放軍用槍對付北京平民及學生。那些槍聲,還有那些彈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200963,六四二十周年,明報的六四專題報導中夾雜了以下報導:

===== 

六四後北京多宗槍戰
(
明報)2009年6月3 星期三


【明報專訊】六四期間北京曾發生多宗鬧市槍戰,槍聲大作、子彈橫飛、行人四處逃命,古城變戰場,其中最矚目的槍戰要數港資兆龍飯店襲擊案。

解放軍戒嚴部隊士兵進入北京城後,除被大批市民擲石塊、水樽,更多次被神秘槍手狙擊,造成多名士兵死傷。

兆龍飯店槍手轟斃士兵

1989年6月4清晨在北京西三環某地段,一隊解放軍巡邏隊突遭埋伏在樹林中的不明槍手襲擊,雙方駁火多響、傷亡不詳。槍手最終逃去無蹤。

六四清場後大約過了一星期,北京東三環西側兆龍飯店又發生戒嚴部隊巡邏隊遇襲事件。本報記者當時身在北京,大約早上9時多,記者睡夢中被一陣陣密集槍聲驚醒,十多分鐘後才逐漸平息。事後得知,一隊解放軍巡邏車途經「兆龍飯店」時,酒店內有槍手向巡邏車隊開槍,一名士兵頭部中彈當場死亡,多名士兵身受重傷,大批戒嚴部隊隨即把酒店重重包圍、逐層搜查,卻未發現槍手蹤影。據說此案至今未破,槍手如何逃脫亦是個謎。官方幾日後公布消息,追授死亡士兵「共和國衛士」稱號,但沒有披露槍擊案詳情。

槍手身分成謎

兆龍飯店由香港已故富商包玉剛斥資興建,在當年是北京為數不多的五星級酒店之一,事後酒店牆面留上多處彈孔,如同北京建國門外交公寓和木樨地部長樓一樣。

對於這些神秘槍手,北京民間有多種說法,有說是「暴徒」、有說是學生、還有說是退伍軍人……總之這些人身分成謎、行蹤成謎,官方對此從未正式公布。
 

除了港資兆龍飯店,當年北京許多建築物都受到槍擊,如事後北京建國門外交公寓和木樨地部長樓等。圖為建國門外交公寓年前裝修前,牆上仍留有彈孔

 

新聞連接: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602/4/chu1.html

 

退役武警患恐懼症 不敢提起 參與六四「平亂」
200963

【明報專訊】


戒嚴部隊大量遺失槍械

  他表示,六四當日戒嚴部隊在北京街頭大量遺失槍械,有些至今沒有追回。幾日後北京警方獲悉﹕豐台區大紅門南頂村一民宅有多名「暴徒」藏匿,伺機出來持槍作案,北京總隊派出「特警班」前去圍捕。因這些人手中有軍隊失槍,殺傷力很強,當圍捕人員來到這座民宅大門時,帶路的當地公安紛紛後退。身為班長的江波一腳踢開大門首先沖入,屋人立即用兩支衝鋒槍瘋狂掃射,因距離太近,身穿防彈衣的江波被子彈群推高1米多,由屋門飛出房外,當時昏了過去。此時江波的戰友10余支衝鋒槍一齊開火,瞬間將屋人打成「塞子眼」(馬蜂窩)。7名「暴徒」61重傷,平均每人身中20多槍。對於這些「暴徒」的身分問題,江波表示他們並不知情,但由其長相裝束和兇悍拒捕來看,應該不是學生。
...
全文請見
http://dailynews.sina.com/gb/chn ... 603/1511321839.html

 

 

198966,國務院招開的記者會中,戒嚴部隊某政治部主任張工曾作以下交代:

 

僅在軍事博物館以東被燒毀的裝甲車、汽車就有一百多輛。各種槍枝被搶的有幾百技(挺),現在很難說出具體的數字。現在我們巡邏的部隊就看到有的暴徒騎著自行車,挎著衝鋒槍。今天凌晨一點多鐘,戒嚴部隊在復興門立交橋就遭到兩股武裝暴徒的開槍襲擊。他們的頭子已經抓住了,叫張軍,二十二歲,是北京崇光製件廠工人,家就在石景山區住。據他講他那裏現在還關著四名軍人,一名軍官,三名士兵。

 

袁木記者會全文:

http://sites.google.com/site/xztibet2/yuanmuspeech

 
 

西班牙攝製隊拍攝的清場片段,側面反應了幾個情況:

1. 長安街封路

2. 有軍事調動

3. 有槍聲

4. 解放軍向頭頂開槍,是類似煙霧彈的刺激性的東西,驅散人群,不讓人群聚集。

 
六四時香港的報章報導,北京兵變、互相開火;血腥屠城、竟日槍聲不斷….. 二十年後,當時在現場的明報記者才將他的所見所聞寫了出來。雖然晚了二十年,但也算是將我心中的一個疑團解開。
 
 

按:《明報》究竟是怎樣的一份報章呢?最著力宣傳六四屠城之說,宣傳每年的六四遊行及燭光晚會的是這份報章,明鏡出版社也出版了許多民運人士寫的書籍,即使是上面引用的這兩篇報導也是夾雜在柴玲發聲明;「六四餘孽」浦志強:共產黨沒資格平反;美解密文件描述六四屠殺等要求平反六四、質疑中國政府的報導之中,這兩篇報導的內容與其他報導相矛盾之處,又或內文及標題的某些誤導之處,還真的不容易被發現。

 

正如擋坦克的王維林,你可以視他為反抗暴政的英雄,也可以視他為阻擋士兵執行任務的游民,那些襲擊解放軍的人,你可以視他反抗暴政的英雄,也可以他為不法份子。為何明報的報導中,將「暴徒」加上引號?主角是槍手?還是士兵?被大批市民扔石塊、水樽的士兵被行蹤成謎的神秘槍手襲擊,還有幾個刻意帶出的懸疑,和字里行間的鋪陳,這位記者想帶出甚麼樣的感情呢?那篇退伍武警的訪問,標題已定義出士兵的形象非正面,內文也見他自己不認為他的過去是光彩的,與中國政府將戒嚴軍人描述成鎮暴、以鮮血和生命去維護首都秩序的英雄形象截然不同。

 

無論怎樣,謝謝明報的記者將他二十年前的經歷寫了出來,讓我對其中一塊拼圖得到了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