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clusion of 6.4 event


                                        
                                                                                                                                          简体中文
 
正所謂當局者迷,隨著時間流逝,我們看事情的觀點與角度又有點不一樣。若不是經歷314西藏事件,若不是這場金融風暴,我未必會想挖起六四事件,未必有勇氣去尋根究底,未必花許多時間及精神尋找答案,也未必做出以下的結論。

這些天來,重拾去年調查顏色革命的資料,將與六四的東西抽出特地整理一番,又將一些證據材料放在以下網頁之中,希望盡己之綿力,給想了解真相的人看。
http://sites.google.com/site/sixfourevent/

整理完上面那個網頁後,我寫了以下的結論:(下面內容需結合上面的網頁去看,否則會被認為是無根據的推論。)

在中國,六四事件定義為暴亂及鎮暴,香港台灣以及西方才定義為民運及屠城。雖然鄧小平要求五年內不準談論六四,國內一些人其實有談論六四,但香港人與國內人的立場不一樣,香港人不斷地說服其他人六四有屠城,而大陸人對那時候的事則有另有一番感慨。就如西藏事件中國與西方的立場一樣,兩者根本無法對談。
 

以下是我的一些個人分享,詳細情況大家可以在研究網頁中提供的資料後再做判斷。

1.
當年我們在報章以及電視台所接收的資料非常片面,以及不客觀。可以說是別人特地安排我們看的一場戲。即使是中國,中國也到處都接收到到《美國之音》發放的消息,台灣那里又傳來不少令人聳聞的新聞,大陸官方的任何話,香港這邊沒有人相信,甚至當成笑話看。羅生門事件,應該從哪個角度著手,請自行判斷。

2.
近年我們常聽到一個名詞「和平演變」,和平演變的結果是不需要戰爭就可以推翻一個政權。六四事件,舉國出現暴亂,天安門被學生佔據,北京巿內截水截電,堵塞交通,襲擊軍警,到處叫著反政府口號,中南海也差點被學生及暴民攻入。只差一步,中國整個政權被推翻了,結果大家可以想像。

3.
如果有心想要將一個國家和平演變,他們的手法可以到處散播民主自由、反政府思想,煽動學生以及巿民的情緒,散播謠言,嫁禍栽贓,混亂資訊,故意制造事端,又或者趁機火上澆油,同時又對領導層進行離間,安排經濟專家到訪給予有問題的經濟建議,或用間接的方法影響及灌輸領導者某些思想觀念,又或製造內部分歧,一步步地推進,最終...... (其實這些手法可以在愛因斯坦研究所的網站中找到,又或可以參考以下文章,面分析得非常詳細。那個組織機構,只教人如何成功推翻政權,卻從不教人怎樣建立良好的制度。那推翻之後,又將怎樣?破壞之後,難道只剩下一片廢墟?)


4.
事件幾個重要角色:

1).
高自聯,即是王丹柴玲等學生領袖

2).
工自聯,我也不清楚這究竟是甚麼組織,源自哪里。高自聯與工自聯的人長期據守天安門,與政府談判,宣佈絕食,架設的高音喇叭不斷播著放廣播及新聞,鼓勵推翻政府,攻擊領導人,反覆宣讀著美國之音及香港報刊。六月三日,高自聯與工自聯派人「在天安門廣場分發了菜刀、匕首、鐵棍、鐵鍊子和帶尖的竹竿,聲言“抓住軍警就要往死裡打”」。可是那些暴民的打殺搶的手法與殘忍度,與去年的西藏事件有諸多相似之處。

3).
支聯會,背後給予那些學生無限量的物資以及各方面的支持。一開始安排事端及靜坐,跟著絕食,廣場內有香港人捐的帳篷、汽水以及日用品等,廣場內的人可以隨時進出,走一批,又來一批,大家可以趁熱鬧。學生領袖定期在那里鼓動情緒,領袖們即使想撤退,支聯會也會想法不讓撤退。每個人都騎在虎上,結果也是只有一個。因為政府明確地下了清場的限期及命令,曾有學生領袖想要離開,支聯會特地派人將捐款送過去。

4).
傳媒,所有的資訊都是傳媒所發放,國內同胞除了接收cctv外,還有許多不知從何而來的宣傳單張,以及美國之音的新聞,而香港傳媒給香港人所帶出的訊息,大家也有目共睹。那些香港的報章再外銷轉內銷,在國內廣為流傳。結果,一切也是照著劇本去寫。

5).
吉恩·夏普Gene Sharp,顏色革命之父,六四事件發生前兩星期,夏普人在北京。

6).
索羅斯,他掙的錢全部用在政治活動,而大部分的錢用於印刷。索羅斯基金會於1986,1987年開始在中國活動,他的基金會自1986年開始每年出資不少於100萬美元在中國做研究活動,19895月,索羅斯匯來250萬美元「用於支付某單位及其下屬機構一些人出訪美國的費用以及接待美方來人的費用;進口50萬美元的西方社會科學方面書籍;撥出25萬美元計畫建立一個政治沙龍性的俱樂部;等等。經查明,這個基金會的美方顧問委員會裏有四人和美國中央情報局有聯繫。」。1989523日,索羅斯基金會撤離了中國。

5.
侯德建在電影《天安門》講過以下的話,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被人洗了腦,沒有人相信他。

 

“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碾軋學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里看見的,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看見。”“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倒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的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後來,他移居新西蘭,積極研究易經算命,事業上則走向動畫製作,並絕口不提六四。能夠寫出〈龍的傳人〉,敢於離開台灣,到了香港又到北京的,對自己的心誠實的人,甚麼都不畏懼的人,這次也像是說謊嗎?

6.
香港人因為97回歸而人心惶惶。中國政府不斷地被妖魔化,那時候有種觀念西方是權威,中國政府講的話一定是假的,公佈的數字一定是作大。香港的議員,也各自尋求出路,或向英國投靠,又或是找其他國家做靠山。1989年,李柱銘創立香港民主同盟,成為主席。可以說,香港的民主黨靠著六四起家及興盛的。有人不明白為甚麼李柱銘被人罵是漢奸,不過他的前助手Ellen Bork ,是美國右翼智囊組織「新美國世紀計劃」副主任,另一前助理,Minky Worden則是以美國為基地的「人權觀察」組織的中堅份子。

7.
八九時還有另一個重要角色,台灣。不少錯誤新聞,例如多少萬人死亡,戒嚴部隊嘩變,兩個軍隊打起來,李鵬中槍,鄧小平已死亡等,是由台灣對大陸廣播電台播放的,香港跟著也有報導。那時候,大氣電波以及新聞消息發放已被某些人佔據,到處都是那些驚慄以及令人不安的消息,現實中又四處都見暴民在破壞殺人,尤其目標是警察解放軍,警車也被燒,無論是軍隊還是百姓,在這個氛圍下,都會無所適,甚至有可能出現那些假新聞中所描述的情況。台灣對於敗給共產黨懷恨於心,日夜盼望著復國,對美國也馬首是瞻。若果真是為了美國而出賣中國,又或者是想趁火打劫,也有可能。香港一些人,因為不想回歸,而台灣則是想要報復,可是若果成功了,代價呢?

8.
中國領導層自己本身也有著紛爭,美國又很擅長打心理戰及離間計。說實在,當時的元長都是經歷過抗日戰爭、內戰以及文革被批鬥,明知道被人利用,如今見到學生不斷地惡毒話語挑釁,漫罵,心里其實也不好受。鄧小平在198911月辭去軍委主席,並做出五年內不準談論六四的要求,想信他見到國家搞成這個樣子,他自己都不好過。

9.
當時各省巿都有暴亂,北京城內更是充滿了暴民,普通巿民都不敢出門。在戒嚴令下,為甚麼街上還有那麼多人呢?我自己則親耳聽到兩位北京阿姨講,一個說:那時候可亂著呢。另一個說,學生在鬧,不過說是絕食,但電視台還拍到吾爾開希他們在餐廳吃大餐,我們都在笑。她們對於六四並不忌諱,反而緊張的是香港人。

10.
最後只想指出,1991年蘇聯成功解體,美國的赤字鐘是1989年設立的。美國史上三次大規模的金融救援行動,第二次是1989年的儲蓄貸款危機。1989年,美國國債是2.7萬億美元,而去到今天.....  。我曾問朋友,如果美國持續再發行國債的話,將來會怎樣?若沒有人買美國國債的話,又會怎樣?

 

11.蘇聯解體後,蘇聯人辛苦經營七十年的血汗全部沒有了,國有資產流失殆盡,損失相當於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那時候,「美國經濟學家傑佛瑞.撒克斯(Jeffrey Sachs)直接幫葉立欽修改總統令,美國律師喬納森.海(Jonathan Hay)親筆制定了無數俄羅斯法律條文和政府規定,美國財政部的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給俄羅斯財政部副部長的信中甚至詳細指導如何制定和執行經濟政策」,結果蘇聯人面對的是嚴重的通貨膨脹,資產被其他國家以極低的價錢買了去。經過十五年的努力,俄羅斯終於站立起來,但前蘇聯仍是俄羅斯人一生的最痛。

 

聽過萬塔Leo Wanta) 此人嗎?蓋茨的身家500億美元,可是具有美國財政部、中情局及聯邦調查局背景的金融專家萬塔,怎麼擁有27.5萬億的財富呢?有機會你們可以在網上查找「萬塔」(Leo Wanta) "偉大的盧布騙局”(Great Ruble Scam)。 會發現一些故事。自80年代起,他已受命進行顛覆蘇聯盧布的秘密金融戰爭。「199010月,萬塔以高於黑市一倍的比價完成了一筆50億美元的交易。在19911月和2月,萬塔在倫敦黃金交易市場上大肆做空黃金高達2000噸。早已疲弱不堪的蘇聯經濟,全靠著黃金出口這點養命錢,金價的暴跌在蘇聯的棺材蓋上打進了最後一根釘子。萬塔在瑞士的另一個任務就是與白宮法律顧問(Deputy White House Counsel)文森.弗斯特(Vince Foster)會面,將2.5億美元從萬塔的帳戶上劃給一個名叫“兒童防衛基金”(Childrens' Denfense Fund)的秘密戶頭上,這個基金的控制人正是美國第一夫人希拉利。 事情辦妥之後,弗斯特興沖沖地回了華盛頓,卻突然被瑞士員警逮捕。」此時想起,克林頓執政時,赤字鐘停止過跳動。

我也相信這個世界不會發起第三次世界大戰,戰爭的成本太高了,也沒有人有本事打得起這場仗,而且美國也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不過,如果經濟情況真的去到絕境,美國會怎樣做?打不了明仗,或許可以暗地里打仗,例如所謂的非暴力戰爭,又或病毒戰爭。

無論怎樣,一切已成歷史。重要的是,我們小心不要被外國人所利用,讓歷史重演。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