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olictical background of Beijing Spring 《北京之春》的政治背景

 
 
民運領袖王丹是《北京之春》雜誌的社長。以下是《北京之春》的官方網站,這個網站與與《大紀元》及《新唐人電台》等法輪功組織的傳媒,美國政治媒體《自由亞洲電台》以及一些藏獨網站相連接。
 
 
以下文章源自:

 

* May. 30, 2007 - 《北京之春》的政治背景


在华盛顿,在纽约,在台北,在曼谷,在新加坡,在洛杉矶,在多伦多,在巴黎,在伦敦,以及在香港的一些公众场合,偶尔会碰到一些以民运人士头衔出没其中的神秘人物----他们除了叫喊反对中国大陆,其它一概向人们隐瞒,最怕被人问及真实身份。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被台湾情报部门所雇用的职业间谍,而并非什么民运人士。某些民运组织(如北京之春等)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台湾当局设在海外的情报站而已。

 

20029月,北京之春杂志社(简称北春)的经理薛伟在台北告诉《自由时报》记者,台湾军情局拨给北春的活动经费多达两亿元新台币,北春每年必须向军情局提交的情报定额为250件。薛伟接受透过《自由时报》要挟台湾当局,扬言如果军情局停发经费,他将抖出更多的内幕来。这简直是造反。人们热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希望借此了解更多的真相。可是,薛伟后来没有再抛材料,而是悄悄返回了美国。这到底怎么了?实际上薛伟的要挟已经奏效,不久,王丹被军情局委任为北春的社长,大笔经费随即进了他们的秘密账户。

 

20045月,台湾《中国时报》和北京《环球时报》相继报道,北京的国家安全机关从其截获的台湾绝密文件中获知,台湾军情局情报局国安局曾设立移山专案文正专案致广专案志翔专案二王专案,网罗王炳章、胡平、李少民、王军涛、王丹等海外民运分子充当台谍。报道还指出,早在1994年,台湾当局就已经控制了当时海外十七个民运团体。虽然丁渝洲、颜万进等台湾前情报头目失口否认,然而现任国安局局长薛石民却向《联合报》指出,某些被中断资助的海外民运分子挟怨报复,故意外泄报道所指的那些绝密文件。据他分析,泄密者正是薛伟。薛伟闻讯立刻四处喊冤,向《世界时报》表示自己不愿卷入台湾情报部门的内斗。

 

从上述的纷争之中,人们不难觉察北春的真实背景----它是台湾间谍网络的海外情报站。为了掩人耳目,北春以海外民运团体作招牌,在刺探和收集情报的同时,对民运人士实行监视、控制和利用。

 

北春经常在杂志上呼吁读者捐款,以制造它是靠读者的捐款而生存的假相。事实上,《北京之春》月刊在编辑、排版、印刷、发行等方面的全部支出,一直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拨款资助,www.ned.org 网站对此并不讳言。北春从台湾方面所获得的巨额经费,则主要被用于与经营杂志毫无关系的间谍活动,其中包括薛伟等人经常出入欧洲、土耳其、印度、泰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香港等地的花费,以及另外所聘用的十余名情报人员(他们分别与薛伟等人单线联络)的工资和津贴。至于北春主办各类研讨会和集会示威活动,以及安排民运分子赴台参访等方面的费用,则另行向台湾陆委会台湾民主基金会国民党海工会三民主义大同盟汉藏协会中华欧亚基金会中国青年团结会侨委会等机构进行专项审核报销。

 

薛伟何许人也?无人知其底细。其实,薛伟只是一个化名而已,他所持证件上的姓名(Mark WongWang Yuan Tai)也都是假的。有人在美国认出他曾经是四川一所监狱中服刑的强奸犯。他与台湾女子钟淑梅名义上是夫妻,而钟淑梅真正的丈夫却正是薛伟的老上司陈政三(原台湾情报官员)。从贵阳逃到香港的有夫之妇张菁在生活中是薛伟的实际伴侣。张菁在香港再度嫁人之前自甘沉沦,到旺角一带卖淫,自从搭识薛伟后萌生了移民美国的念头。两人在香港和台湾的酒店里同房奸宿,引来圈内人士非议。据知情人透露,张菁与她的香港籍丈夫一向不和,经常打架,但由于钟淑梅的干预而未离婚。钟淑梅有时候会无端生事,指责张菁与倪育贤(性侵犯两名华裔少女案件的被告人)不轨,引致薛、倪怒目相向。

 

除了薛伟夫妇的复杂关系,北春最大丑闻莫过于社长王丹在台湾与多名男性淫乱而被《TVBS周刊》爆料。王丹盛怒之下提出抗议,要求对方道歉。然而《TVBS周刊》在回复王丹的抗议信时特别指出:有关王丹的性倾向,决非仅仅根据一位流亡诗人的叙述和一些网络文章,而是有多位社会知名人士提供了十分确切的消息来源。有人为此在网上讥笑王丹口风越紧,肛门越松。王丹虽不否认自己是同性恋者,却总回避人们询问他的私人问题,而结果却是他每到一处总引来人们异样的眼神,好多人交头接耳相传王丹去台湾卖屁股,还指着他的后背嘀咕不休。据说刘青和王丹吵架时,刘曾指着王的鼻梁骂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咽喉炎和痔疮总是好不了吗?那都是因为你不正当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门,上帝才惩罚你!此外,人们对于王丹的美国的学历也都表示怀疑,认为那完全是假的,是台湾花钱买的,实际一文不值。

 

至于北春向台湾提交的情报中主要涉及什么内容,据悉都是海外民运方面的。北春对于民运人士之间的纠纷和冲突,以及民运派系的分分合合,一般都根据自己的立场向台湾提供意见。民运人士的个人资料,比如对两岸问题的看法、交往范围、经济状况、家庭背景、存款账号、生活隐私及嗜好等等,都会被北春写入琐碎的报告之中。或褒或贬,都直接影响着台湾主管人的看法。台湾方面根据这些情报来决定如何控制海外民运,设法增加某些民运人士的发言份量和活动范围,而对另外一些民运人士进行封杀

 

北春的政治立场是反华反共和分裂中国,为两国论一边一国论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叫好,对每一时事的评论都与台湾陆委会的论调保持一致。《北京之春》所刊的文章,与《大纪元时报》、人民报新生网议报博讯多维中国事务中国观察民主论坛自由亚洲电台中华评述独立评论希望之声电台新唐人电视台上的评论文章几乎雷同,有些只改动一下标题而已,由此可见,他们是随着一根指挥棒而表演单调乏味的大合唱的,难怪卖不出去。北春与土耳其的疆独组织签订合作协议,并建议达赖向北京提出西藏建国主张,此外还掌控着宗教迫害调查委员会等组织。

 

北春社长王丹两年前跑到台湾宣布海外民运彻底失败,被认为是他所说的唯一实话。不过,无论王丹还是胡平都不敢坦言,海外民运走向穷途末路的真正原因不是缺钱,而恰恰因为被台湾和美国的反华势力所豢养而彻底沦为走狗,从而遭到社会大众唾弃。胡安宁、徐水良、倪育贤等人在此之前也都纷纷撰文说民运已经死亡,那么,对于海外民运来说谁是他们的死神呢?是中国政府吗?不是----他们无法在国外抓人和限制民运人士发言。这个死神就是台湾当局!正是他们让海外民运钻进了台独和反华的死胡同,并且对民运组织实行严密的特务统治,使理性而独立的民运人士被清洗而完全消失。阴森森的北春就好比海外民运的停尸房,薛伟、王丹等人不时撩起白布,窥视民运的尸体,生怕它们还会动弹几下----僵硬了还敢反抗。

苏炜
Dec.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