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of Colour Reveloution 顏色革命的背後

來源: http://web.wenxuecity.com/BBSView.php?SubID=memory&MsgID=160920

 記錄片︰顏色革命的背後

該片是法國CAPA制作,版本是日語解說,中文字幕,49分鐘。

該片通過對操作顏色革命的過程的采訪,向觀眾詳細解析了,顏色革命的具體過程。

塞爾維亞、烏克蘭、格魯吉亞、吉爾吉斯等顏色革命都是由選舉舞弊引發的。在選舉前美國就投入巨資,培訓民運人士如何進行顏色革命。他們印刷革命指南,讓他們監督選舉公正,一旦出現選舉舞弊,就選舉大規模游行。在選舉前兩個月,民運青年就開始給警察獻花獻吻,以至游行時警察不阻止隊伍越界。這樣運行隊伍就可以一直走進總統府,實現和平政變。

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中情局就開展類似的活動,由于是中情局組織策劃,這類運動被視為間諜顛覆一部分,所以難以湊效。本世紀來,美國改變策略,不用中情局來策劃,改由美國政府公開執行。參與組織策劃的有美國軍官。美國巨商索羅斯出資成立民主基金,美國外交部和國會都參與。

非常值得一看。尤其是在六四來臨之際,可以思考一下這些民主運動,究竟是美國傳播民主理念,還是美國顛覆外國政府的超限戰。
 
 
 
  
 
 
 
 
 
 
 
 
 
 
 

法国记录片展示美国如何策划颜色革命”——法国电视记录片《革命.com.美国:征服东方》解说词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200804/37694.html

许华(译) 

        原编者按:2007415日,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播放了一部由法国记者拍摄的电视纪录片。法国记者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先后前往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美国和俄罗斯等国,采访了颜色革命中的当事人及一些幕后推手。电视片向人们形象地展示了正是美国才是2000年以来东欧中亚国家发生的四场颜色革命的幕后策划者。美国政府出钱、出人,一方面成立专门政府机构,向世界推广民主;另一方面积极通过各种基金会在国际上具体实施。而一些国家的反对派则极力投靠、里应外合。法国电视片称,美国有一个征服东方的战略,而且势头难以阻挡。电视纪录片播放时间约45分钟左右,本文根据俄文解说词译出。

    200010月,塞尔维亚,米洛舍维奇总统在一场天鹅绒革命中被赶下台。200311月,格鲁吉亚,玫瑰革命迫使谢瓦尔德纳泽总统下台。200412月,乌克兰,尤先科通过橙色革命掌权。20053月,吉尔吉斯,郁金香革命推翻了阿卡耶夫政权。4年多的时间,四场非暴力革命,四个极权主义制度几周的时间里相继被埋葬。这几场革命使用的都是同样的剧本:选举作弊,人民的不满,当权者病态的抵抗,百姓上街,当局最终不得不向抗议人群妥协……5年时间过去了,好像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止民主和自由在原苏联地区蔓延和扩展。对布什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布什讲话:我们在点燃自由之火。这把火将温暖着世界上追求自由的人们,也将烧化那些压制民主、阻碍民主的人。这把自由之火也将在地球上其它黑暗角落点燃。

    “颜色革命像传染病一样在原苏联地区蔓延,引起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不安。普京讲话:现在的危险在于,在后苏联地区发动了一系列的革命,并冠以各种颜色。一会儿是什么粉红的,过后又会发动什么蓝色的革命。可是,(我们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切要按法律生活。

    这些颜色革命是怎样发生的?如何发动的?谁是幕后的操作者?谁是导演者?资金从何而来?将来还会有哪些国家会继续成为牺牲品?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前去那些发生了颜色革命的国家采访。我们还访问了美国、俄罗斯。我们特意采访和接触了那些与事件相关,但却身处幕后的人。在拍摄的几个月里,我们密切接触了这些被布什称为自由斗士的革命领袖。通过这些片子,我们有个感受,美国有一个征服东方的计划,与这一计划相关的行动势不可挡。

   

布拉迪斯拉发,再过几天,这里就要举行布什和普京的峰会。俄美官方把这次会见称为和解的峰会。在万豪酒店中,布什的亲信和世界各地一些革命明星聚集在一起。正是在这些明星的参与下,白宫反感的政权被推翻了。布什亲自向他们发出邀请。布什把他们称为民主的斗士。在酒会上,他们像明星一样,把酒交谈,宣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追求自由,是自由把他们聚集在一起。
   
出席酒会的三位民主老战士:伊万穆拉维奇,33岁,塞尔维亚学生运动领袖;基克布盖里亚,34岁,格鲁吉亚学生运动领袖;符拉迪斯拉夫卡斯基夫,32岁,乌克兰学生运动领袖,橙色革命的主角。这些人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

    “有人建议我去古巴
    “
但你需要得到古巴的签证
    “
我觉得根本不需要签证,只要把塞尔维亚人派到古巴就行了。席间他们交换着CD、旗帜、套头衫及其它活动纪念品。他们相互祝贺,洋溢着胜利之情。
   
美国总统东方事务顾问说:这场革命就像浪潮,下一波就是对着普京和卢卡申科。革命就像海啸一样势不可挡。

    乌克兰学生领袖符拉迪斯拉夫说:在独联体一些国家发生的事情,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改变了民主格局。这将把全世界导向自由和民主。

    在与美国总统的见面会上,这些学生领袖将向布什进言,要求美国大力支持后苏联国家的民主,借此在全世界继续推广民主。

    布什发表演讲:我非常感谢来自东欧的民主斗士们,欣赏你们的勇气。15年前这里播下民主的种子,如今民主之风已经吹到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我相信还会吹到世界各地。民主的信念会深入人心。

    布什的这番言论发表在普京即将到会之际。这番话为所谓的和解会晤蒙上了阴影。

    十天之后,我们来到了几千公里之外的吉尔吉斯。这里过些天就要举行总统大选。吉尔吉斯位于深山之中,这里的人能否听到布什的讲话令人怀疑。但情况表明,他们不仅听到了,而且深受鼓舞。吉尔吉斯不生产汽油,也缺乏资源。吉尔吉斯和中国接壤,这对俄罗斯和美国来说具有战略意义。俄美两国在此都建有空军基地,但是美军基地比俄方的基地大10倍。这些基地也关注着大选的进程。

    选举之前,当局极力防止出现示威和反对党的活动。但是,学生们已经开始准备上街。我们参加了大学生的一个集会。今天他们组织观看的是关于塞尔维亚革命的电视片,片名叫做推翻独裁者。美国人也曾认真地研究过这部片子。

    当地学生指着画面议论着:这就是青年学生乘坐火车去贝尔格莱德。

    “那些学生领袖刚开始也没有办公地点,只能在咖啡馆见面,通过互联网交流。

    “他们能成功,我们也能成功。

    学生们高呼着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接下来就是吉尔吉斯

    学生们相信他们能成功。这个人叫伊吉里,这部电视片他已经看了十几次。伊吉里曾去过美国,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下免费上学,英文很好。这个美国基金会的负责人就是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

    伊吉里在作选前动员:你们要表现得积极一些。一旦发现(选举)问题,应马上提出来。伊吉里透过窗户,向记者指着下面的中央广场对记者说:明天就要选举了,这里会聚集成千上万的人,届时我会拿着高音喇叭,高呼口号。

    他拿出一个橙色的围巾,说这是乌克兰橙色革命的标志。他说,民主基金会曾派他前往乌克兰考察。他说那里的活动组织得很好,每一步环节都精心计划,得到了美国的资金支持。接着他又展示了一件橙色的风衣,以此证明活动组织的细致。

    美国人支持乌克兰橙色革命花了6600万,租用吉尔吉斯的基地花了5000万,又用同样的数额支持当地的民主组织。美国当年支持即将发生的革命的资金达1.1亿美元。
   
伊吉里很高兴地说,他遵循的不是布什,而是美国总统的训导: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永远不会丢下生活在残暴制度下的人们,美国代表着民主的理想。
   
我们很想了解一下,为什么美国要到吉尔吉斯这个遥远的角落来推进民主。

   (画面)角落里坐着三位美国非政府组织的代表。

    麦克斯通,过去是记者,52岁,现在代表自由之家组织;布莱尔肯伯,40岁,在吉尔吉斯工作15年,代表美国国际发展署;大卫格林,法律工作者,他在此的目的是帮助吉尔吉斯的市场机制改革。

    大卫格林:吉尔吉斯应当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模式符合美国的利益。

    布莱尔肯伯: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人民,让世界变得更好。这已在许多国家得到验证,屡试不爽。

    麦克斯通:不要害怕使用帝国主义一词,如果在帝国主义的帮助下,通过民主选举促使政权更迭也是好事。我们不怕普京,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尽管他过去是克格勃。我们很了解克格勃,很了解克格勃的策略和手段。

    麦克斯通领导着吉尔吉斯唯一的反对派报纸的编辑部。这里敢于刊登反对派的言论。

    大选几天前,深夜3点,斯通来到出版车间,他要等到最后一份报纸印完。外面有当地警察坐在车里监视。

    斯通安慰周围的人说:不用害怕,这就是心理战,就像我们在巴拿马一样。

    6份反对派报纸在此印刷,而此前报纸都是在政府的控制之中。编辑部的墙上挂着大幅标语:美利坚合众国人民向吉尔吉斯人民致意并表示支持,落款是美国成立不久的支持民主、人权和劳动司

    斯通拿起一份曾引起轰动的报纸,头版登有阿卡耶夫的豪宅的大幅照片,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下面刊登的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的形象。
   
报纸发行5天以后,印刷厂的电被停掉了。现在印刷厂的电由美国使馆赠送的两台发电机提供。斯通还在这里翻译出版了夏尔普的《从专制到民主》,该书已经成为吉尔吉斯反对派的必读书,甚至是行动指南。该书以杂志的形式印刷了几千本,在青年中广泛散发,甚至扩散到了农村。斯通自豪地说:只要给我钱,我能翻转地球。
   
他真是个能干而又会赚钱的人。

    吉尔吉斯两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正热烈地讨论《从专制到民主》一书,她们认为该书教会了她们如何制定战略。

    斯通正筹划着新的报纸头版,它将会更加轰动,标题是现在轮到阿卡耶夫了!

    斯通是无所畏惧的人,他的后台是深受布什器重的美国参议员麦凯恩。正是这位麦凯恩参议员几次提出把俄罗斯开除八国集团。我们专程飞往华盛顿采访他。他领导着国际共和研究所。我们谈民主的好处、推广民主,被看成是发动政变,我对此不能同意。这两者还是有界线的。即使没有我们国际共和研究所的支持,乌克兰、格鲁吉亚、黎巴嫩也会发生政变的,这是历史的必然

    但接着我们就发现,麦凯恩越过了这个界线。他拿起电话,要与吉尔吉斯的外交部长通话。吉尔吉斯外长当时正在一个国际会议上。麦凯恩在电话里指责外长压制民主,停了自由之家组织印刷厂的电。麦凯恩认为,这在一个民主社会是无法容忍的。吉尔吉斯外长无力为自己辩护,只好道歉。因为这个国家的经济完全依赖美国。

    通话后吉尔吉斯外长接受了采访。在回答吉尔吉斯是否会发生颜色革命问题时,外长说不可能,也没有这个必要

    他做了一个非常差的、不准确的预测。

    十天以后,吉尔吉斯学生们走在了革命的前面。他们也有自己的口号,也选择了自己的颜色。一切都与其它的颜色革命何其相似。两个小时后,存在了十年的阿卡耶夫政权垮台了。吉尔吉斯骚乱和冲突的画面。

    学生领袖伊吉里在动乱中被警察逮捕了。但是几天后,我们在此次事变后被查封的总统府门口采访了他。他说:这个计划跟乌克兰的计划一样,都是美国的杰作。要感谢美国帮助我们,吉尔吉斯再也没有专制了。这不是干涉内政,而是为了人权和公正而战。

    斯通同样也对事态非常满意。因为以前他的生意在阿卡耶夫政权时期不好做,现在他可以安心工作了。他自称是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

    现在我们离开斯通和他的生意,来到科索沃采访爱因斯坦研究所。虽然这个研究所是以伟大的科学家的名字命名,但是和科学活动却没有联系。夏尔普指着《从专制到民主》一书说:该书写于15年前,现在已经是发动革命的圣经。该书翻译成了十几种文字。它指导人们如何与警察打交道和搞好关系,利用和平革命方式以推翻专制制度。

    夏尔普说:该书是一本革命的指南。使用它,在发动革命的时候就会避免受到残酷的镇压。在塞尔维亚,就是因为在革命中使用了儿童,警方才不敢使用暴力。后来反对派领袖们又与司法部门谈判,和他们沟通,建立关系,达成协议。

    在塞尔维亚、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这本圣经教导人们如何利用独裁政府的弱点,以非暴力的形式夺取政权。

    接着我们采访了另外一个长期隐身幕后的人。此人名叫罗伯特赫尔维。他是美国退役军人。他主要的工作是在当地组织反对派的活动。他强调:重要的不是推翻政权,而是要说服他们,告诉他们在新政权里也会有他们的位子。

    现在我们终于清楚了这些人的角色:那个负责提供资助,让吉尔吉斯外长俯首帖耳,并派遣斯通和罗伯特赫尔维完成宣传任务的人就是美国参议员麦凯恩。

    我们采访了塞尔维亚的另一个青年领袖。他目前的身份是贝尔格莱德一家咖啡店的老板。他说:我与罗伯特是20004月初认识的。当时我已经召集了2000多人。罗伯特是一位很有经验的人,他教我们如何和警察搞好关系。如向警察发信息,说我们同是专制制度的受害人。他还告诉我们,要及时确定宣传符号、标志以及联系的方式,然后再组织一些活动,吸引更多的人参加。要推翻一个政权,必须要有庞大的声势和人群。

    两月后,米洛舍维奇政权被推翻。后来,正是在罗伯特的培养和教导下,在塞尔维亚人的宣传和指导下,谢瓦尔德纳泽政权被推翻。在乌克兰,他们继续在青年中做工作:你们并不孤独,国外有很多人在支持你们,支持你们生活在民主价值观的国度。

    乌克兰大选前的一系列秘密集会上,除了有传道的塞尔维亚人外,还有来自美国的各种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如麦凯恩领导的国际共和研究所的代表。他们情绪激烈,为乌克兰反对派打气鼓劲。

    不久,这些秘密集会的骨干开始行动了。这距大总统选投票日还有45天。他们组成了一个准军事组织,其资金来自那个在吉尔吉斯出版反对派报刊的自由之家组织。

    我们又来到美国的自由之家总部。卡尔涅夫斯基专门负责乌克兰项目。他指着墙上的地图说,绿色的表示自由国家,黄色的表示半自由国家,而有问题的被涂上紫色,如俄罗斯、中国、沙特、伊朗等。

    “自由之家组织为乌克兰的一个项目拨了3.3万美元,专门用于选举前的培训工作。上世纪的506070年代美国中情局以此作为工具,秘密操纵别国的选举。现在此项工作的性质趋于公开、透明,主要通过NGO来进行。

    美国的做法开花结果了。和在吉尔吉斯一样,美国在格鲁吉亚也有了军事基地。

   (画面)格鲁吉亚热烈欢迎布什总统来访。

    索罗斯通过开放社会基金会积极地参与了格鲁吉亚选举。该基金会在第比利斯的总代表、现任格鲁吉亚教育部长拉马耶接受采访说道:选举的时候我通过鼓动、宣传等手段,就花了30万美元。

    我们采访了格鲁吉亚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他指着办公室墙上的美国前总统布什和克林顿照片说:过去我跟他们的关系很好。现在是某些人干的勾当。索罗斯也参与其中,因为推翻现政府符合他的利益。

    格鲁吉亚教育部长说:某些原苏联国家的独裁者不理解我们,但重要的是人民理解我们。基克布盖里亚是格鲁吉亚现任总统的顾问。布什抵达格鲁吉亚几小时之后,布盖里亚在酒店里会见了来自白俄罗斯的反对派代表人物安纳托利雷巴契科。就像塞尔维亚一样,格鲁吉亚现在也开始向其它国家传授自己的经验。他们进行了热烈的交流。

    不久,布盖里亚换上正装,出席在中央银行的招待会上。两个小时后,布什总统也将来到招待会。布盖里亚不停地对美国等西方记者说:我们终于摆脱了200年的殖民统治,先是俄国,后是苏联。

    招待会上另一个活跃人物是布鲁斯杰克逊。他也是美国退役军人,后在情报系统工作,现领导一个支持国际民主基金会。他总是出现在那些刚发生了天鹅绒革命的地方。他说:当今的俄罗斯引起我们的关切和不安。因为在这里还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公民的权利经常受到侵害。但是基辅和第比利斯、比什凯克这些地方已经享受了民主的初步成果。

    虽然布鲁斯杰克逊不在正式邀请之列,但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进入会场还是首先与他握手。

    萨卡什维利说:经历了前政府多年的腐败和无能的统治,格鲁吉亚现在已经开始复兴。这一切是因为我们实行了民主,这些都应该归功于美国多年的支持。很高兴看到你们。

    萨卡什维利讲话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还不忘回头征询布鲁斯杰克逊的意见,问:我回答的是否妥当?

    布鲁斯杰克逊拍着萨卡什维利的肩膀说:总统先生,您说得很好。讲的都对,接着讲吧。布鲁斯杰克逊答应将来在华盛顿的基金会总部接受我们的采访。
   
安纳多利雷巴契科来到麦凯恩领导的共和国际研究研究所寻求资助。办公室墙上挂着一件橙色T衫,上面印着已经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及时间,而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家名字后面被做了标记,称为即将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

    安纳多利雷巴契科说:这就像接力赛,下一个就应该轮到白俄罗斯,这很公平。

    15:00。第比利斯原来的列宁广场,现在叫自由广场。布什在台上发表演讲。布什的演讲千篇一律,重复着他在世界许多地方已经多次讲过的那些话:我们与格鲁吉亚正在紧密合作。我们是有共同利益的国家,我们要在全球推行自由和民主……”

    一个月以后,我们在华盛顿采访了布鲁斯杰克逊。所有天鹅绒革命的领袖都来过这里。他的妻子是白俄罗斯人,活动能量很大。墙上挂着她与赖斯的合影。她自称与赖斯的关系很好。她很感激赖斯曾说过的话:白俄罗斯一定要实现自由,改变现政权,美国对此要给予支持。我们在这里正好遇见了格鲁吉亚的布盖里亚。他和杰克逊的关系显得十分亲密。客人送给美国主人一件革命发生时穿的T恤衫作纪念。

    在这里我们还见到两位寻求支持的俄罗斯女学生。她们表示:反普京是我们的目标。

    虽然他们的谈话还将继续,而我们的采访不得不结束了。

    我们又来到俄罗斯莫斯科。我们来到市中心的一处楼房。在美国首都办公室见到那位俄罗斯女大学生接待我们。这是一个反对派组织所在地。该组织刚刚成立两个月,名字叫捍卫。墙上到处挂着的一些标志和图画,和格鲁吉亚、塞尔维亚类似组织的十分相像。

    这个反对派组织正进行第三次示威,有300人左右参加。他们行进的两旁有俄罗斯警察把守。他们相信,他们的支持者会更多。
   
(画面)亲普京政府的我们青年运动集会游行的情形。

    演讲者宣称:我们永远也不会把我们的国家交给他人。我们、只有我们才是俄罗斯、才是自己家园的主人。

    俄罗斯成立了对抗颜色革命的秘密部门。我们采访到亲普京政权的政治学家格列布巴普罗夫斯基:这是亲普京的阵线,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扩大规模。但我们只在自己的边界范围内活动。我们不想干涉美国,也不想美国人出现在我们的家里。

    如果美国决定进一步推动征服东方的行动,如果俄罗斯出现革命,许多人相信,这可能是一场红色的革命,但这也将伴随着对立双方严重的对抗,而且这种抗争将会越来越剧烈。

***

1989年羅馬尼亞事變德國製作的記錄片

悲哉,壯哉 ─ 蘇聯、南斯拉夫、還有利比亞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