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emn and Stirring - USSR, Yugoslavia and Libya 悲哉,壯哉 ─ 蘇聯、南斯拉夫、還有利比亞

悲哉,壯哉 蘇聯、南斯拉夫、還有利比亞

 

一直在為二十二年前某件事尋找答案,三年前,拼圖已完成。然而,在重整一些資料時,寫到蘇聯,仍沒有甚麼特別,但是寫到南斯拉夫,情感還有點不由自 己。頑強如南斯拉夫,敵過內部被分裂瓦解,卻敵不過北約連續七十八天的轟炸,峰火連天之中,昔日的南斯拉夫,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境況呢?

曾經,蘇聯與美國一起稱霸太空,蘇聯人為他們的軍事成就而自豪;曾經,南斯拉夫也是一個歐洲其他國家都羡慕的國家;曾經,伊拉克也是一個強國;曾經,利比亞 也是生活在富裕與幸福之中,全民享受免費醫療及教育,辛苦的工作根本不用利比亞人自己去做。卡達菲用了26年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灌溉工程,用長約3732 公里的管道,將水從利比亞南部四個地下蓄水層抽上來,送到北部的土地中,沿路農民也可從管中取水使用,解決了乾旱的問題….

如以前德國與 蘇聯般,明刀明槍的打仗,最起碼輸贏都光明正大,但是近幾十年來,那背後的顏色革命,用盡那些我們所不恥的小動作,又或培植一些人,去分化著強國內部,然後,製造事端,找籍口去瓦解及控制那些地方,又算是甚麼?那些家破人亡的強國國民,去到失去自己的家園,又或失去生命,失去所有財產之時,都未必知道自己 其實一早走進別人安排的一場場電影之中。

--

隨著時間過去, 看到的材料越來越多,整個事件的背景也越來越清晰。以前對於一些事情只是懷疑與質疑,如今那些確鑿證據給了我明確的答案。一九八九年,對中國來說,是怎樣的一年呢?

==

試析「陸肆事件」的幾步棋

那時候已布下了有好幾步棋,其一是讓趙/紫陽控制政權,令其變成第二個戈巴卓夫或葉利欽。可惜當時中國鄧小平以及一班經歷過戰爭及文革、年長的領導層仍在。還有是一班政治局常委執政,政治決策要由那班常委投票決定。

另 一個目的是讓暴民四處放火殺人,截水截電、癱患交通、衝擊中南海,衝擊電視大樓,衝擊公安機關,打算炸城樓、炸火庫..... 令北京及各省市變成無政府狀態,同時間又有遊行示威,混淆群眾及傳媒視線。政權失控後,學生們趁機奪權,用民選的形式,建立新的政權。蘇聯解體後,好些蘇 聯解體後的國家就是如此,結果被選上的年青人沒有歷練及經驗,很快又被其他人以同樣的手法將其推翻。有些上位者又擔心被推翻,變得獨裁及猜忌。

以 高酬請暴民殺解放軍,搶軍車軍火、一見軍車就扔燃燒彈,見軍人就扔磚頭,將其打得頭破血流,而且用極為殘忍的手法對待軍人,例如點天燈,挖腸挖肚,剝光衣 服、甚至將人燒死後還在吊在天橋上是有原因的。主要令軍民對立。如果,解放軍被人如此對待後變得驚弓之鳥,見人就射,又或是見到同僚被人如此對待,產生憎恨之心,那就會真的如某些人所願了。如果那些士兵是美國或法國的軍隊,被人如此對待,結果可想而知。

可是,中國的軍隊不是美國或法國的武警。但也因此,解放軍傷亡慘重。

其實在八九年拉薩也有大規模的暴動,有人煽動著藏獨。達賴就是在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那時候到處都是傳言,有傳這個省獨立,那個省獨立,這個軍叛變,那兩個軍隊打了起來。柴玲都有講有多少個軍區支持他們....

香港的報章內銷轉外銷,在國內散播。當初北京城內就有一個架著高音喇叭的車,到處宣讀香港的報章及美國之音的新聞。

現在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陸肆事件」的歷史:

4月15日,胡耀邦死亡,學生悼祭是一個開端。其後就在全國各省市開始遊行示威、罷工罷課,寫大字報,詆毀領導人、同時間不斷地進行打砸搶的暴亂、散播謠言、令到國家逐漸開始失控。北京是一個中心據點,不斷地呼籲全國學生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遊行示威、其後就是絕食。

4月26日,人民日報出了社論,要求制止暴亂,追究責任。可惜,情況越發失控。5月20日,開始戒嚴。

6月3日,開始大規模的暴亂。

6月4日淩晨,天安門廣場清場。

學生在廣場絕食與北京城內的暴亂是兩條並行的線,鎮暴與清場也幾乎是同時間進行。

那時候,軍隊有兩個任務,一是鎮暴,令首都維持穩定、恢復秩序;二是清場,讓佔據在廣場的學生離開廣場,將廣場交還給政府。

有 人用錢請了大批的暴民參與擲燃燒彈,搶軍車軍火、打傷打死解放軍的行動。同時有人癱患交通、截水截電,衝擊中南海、電視大樓、公安機關,打算炸城樓,也有 人暗中槍擊軍隊,又或與軍隊駁火。燃燒彈很容易製作,但燃燒彈並不是任何人都懂得製作,而且那時候怎麼會有那麼多燃燒彈、磚頭等武器供應呢?

許多廣場靜坐的學生未必知道暴民與解放軍鬥爭的情況,因此當他們以民運失敗的心情離開廣場時,見到封路、有軍事調動,有槍聲、軍隊以煙霧彈驅散人群時,不一 定明白究竟發生甚麼事。而暴民那方面,有些是收錢,有些是對社會不滿而洩憤,有些是看熱鬧的人,又有些是聽信軍人殺人等謠言以為做著正義事情的「不明真相的群眾」

學生!學生!

也有一些學生拿起木棍,參與打殺解放軍的行動。一方面那個年代到處充斥著非暴力革命的 書籍,大字報,大家都收聽著《美國/之音》,又有王丹主持的 “民主沙龍”等活動,熱血的年青人響往著西方的民主與自由,相信著國家腐敗,相信著要革命,一心要將中國變成西方般。熱血的年青人,已聽不進家長與老師的 勸告。西班牙攝製隊的清場片段中,我們見到那些年青人或哭著離開廣場,或舉起拳起,高叫 “打倒法西斯”。臺灣多年來暗中大量印發推翻共產黨,詆毀中共的的宣傳單張,還有吉恩夏普的非暴力書籍,中國是一個獨裁政權,打倒中國政權,《美國/之 音》,的西方之美好,中國之不可救藥,原來已成功地植入一些學生的思想之中。在這個大時代之中,能夠改變時代,改變世界,是多麼吸引人丫!另一方面,有人到處散播著軍人殺廣場學生,屠城等謠言,街上謠言滿天飛,相信著謠言的學生,又或是北京市民,義憤填膺,成為了袁木口中的「不明真相的群眾」。結果出現, 到處充斥著著解放軍到處殺人,殺學生,某某死了,是怎麼死的消息。各種傳聞滿天飛,有人將聽來的東西傳播出去。他們都沒有提及他們見到軍人殺人,但是他們一個個說見到解放軍被打被殺的場面.....

有一位親歷者說一位開著軍車的將帥被拉出來打個半死,有學生將著了火的軍車當成背景拍照。

不知道那些學生,在六月四日見到北京市的慘況,會知道自已曾經做了些甚麼嗎?又或者在1991年見到蘇聯忽然解體,會明白自己是被利用的一個棋子嗎?又或者在年紀較長,較為成熟後,重看以前的大字報,重聽《美國/之音》,會知道他們讀書時代所追捧著的《美國/之音》其實是鴉片,將他們的感覺,將他們的思想慢 慢侵蝕,令他們變盲了,變聾了嗎?

陸肆後,一大批中國的學生努力考研究生,出國讀書,也有一批以政治庇護的理由申請美國、澳洲的簽證。外面的世界永遠是最美好的,人沒有出去走過,永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子。想要走的人,今天不走,明天也會心思思。

那時候興致勃勃地申請出國,去到海外後,他們追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嗎?

謠言!謠言!

陸 肆時,太多的聽聞,太多的據說,太多的不同說法,再加上那樣的環境,周圍的大字報、周圍的人四處相告,因為周圍確實有槍聲,確實有累累的彈孔,確實有人受 傷被抬走,又因為是身邊的人走傳相告,大家都義憤填膺。結果,不少北京人相信了眼前一切傷亡,眼前一切的縱火殺人事件,自己的家園被破壞成這樣,又或相信了一個個無中生有的故事,都是解放軍造成。因為傳聞,北京人以為軍隊叛變, 以為軍隊打起來了, 以為這個省獨立, 那個省怎樣, 以為那些傷者, 那些到處的縱火,那些被燒的軍車,被燒死的軍人是軍人內訌所造成。《美國/之音》的廣播,香港報章的外銷轉內銷,如果你是北京市民,如果你是在北京的學生,你會怎樣做?

衝擊 中南海,衝擊電視大樓,衝擊公安機關,如果這幾個地方衝擊成功,如果中南海,公安機關被控制,傳媒也被控制,如果中南海的元首,又或在公安局辦公的人被殺 或被軟禁,執法者無法執法,中央電視臺播放了有人安排的新聞或消息,例如在中南海綁加了領導人,威逼他們拍一些視頻,然後在電視臺上播放領導人公佈政權交替的新聞…. 後果又將會如何?

如果中南海被衝擊成功,如果電視大樓被佔領,又或,如果公安機關被人佔據,1989年6月5日,北京百姓,還有等待中央指示的其他省市的政府的所見到的就不是《告全國人民書》了。

如果中南海被衝擊成功,如果電視大樓被佔領,又或,如果公安機關被人佔據,那些留在家中的北京百姓就真的相信軍隊叛變的傳言,以為家園之中一切的破壞,那些眼前所見,還有傳聞中的死傷者,是因為叛變的軍人所為。也因此,電視臺發放任何消息,他們都不會有所懷疑。

雖然六月三日及四日的暴亂受到控制,「[**]事件後西方各國一致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且外交上不排除和中國決裂,與在臺灣的中華民國複交,聯合國並考慮將中共除名,恢復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席位。但持續不到一年,出於自身經濟利益的現實情況,在與中國政府達成妥協的情況下,1990年,部分國家陸續恢復了和 中國的接觸和正常經貿關係,1989年以前的進行的軍事合作則被全面中止。」

時間無法倒流,路是向前走的

普京將俄羅斯的國歌的曲調改成前蘇聯國歌的曲調,可以見到他對蘇聯解體的看法。那時候,一切變他得太大、變化得太急,所有事情如波濤洶湧般湧了過來,直至到 戈巴卓夫在電視上宣佈蘇聯解體,本來已如夢中的蘇聯人,面對著是更像夢境,更令人不可思議的解體消息。原來,蘇聯解體不是夢的終極,五百天計畫,盧布忽然間變成廢紙般,國家資產忽然間消失了......

經歷過洗禮的俄羅斯最終倚靠著普京的勵精強治,也倚靠著販賣能源站了起來。我們以為俄羅斯很強大,但是前蘇聯是一個超級大國,前蘇聯的強大是我們無法想像。蘇聯與美國的泠戰,兩者互相競爭,互相敵視,已成為歷史。

還有南斯拉夫, 1945年得以從德國手中獲得解放,卻在1991年開始內亂。1994年,北約以追究大屠殺之名對南斯拉夫進行大規模的轟炸,中國大使館也受到波及被炸。其後,南斯拉夫的總統米洛索維奇成為前南國際法庭的受審者,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作了自我辯護。他在沒有宣判的情況下,猝然死亡。隨後,南斯拉夫也解了體, 這個國家在2003年走進了歷史。令人諷刺的是,2007年,海牙國際法庭宣判塞爾維亞和當年波黑戰爭中的種族屠殺沒有直接關係。

十餘年不斷解體一分為六 南斯拉夫徹底消亡

"20 世紀60年代開始,南斯拉夫實行國有化和土地改革,創立了自治的社會制度,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1979年南斯拉夫的人均GDP已達到2635美元,老百姓有自己的住房、汽車,每一個國民平均每兩年就要出國旅遊一次,在當時東西方集團嚴重對峙的冷戰時期,南斯拉夫百姓的生活令東歐各國羡慕不已。"

傳媒、政客

傳媒是我們的眼睛,是我們的耳朵,而政治家代表著普通百姓去管理及爭取他們的權益。假如,我們的眼睛被放置了濾鏡,如果那些政治家為了自己的野心,煽動著仇恨,又假如,那些傳媒及政客也是被另一班人操控……

因為政客的煽動,連年的內戰,令到原本生活在幸福之中的南斯拉夫的人流離失所,死傷無數,但是米洛索維奇面對外國支持的種族戰爭,採取強硬措施以維護統 一,於是西方傳媒創造了種族屠殺的故事,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南聯盟的軍事目標和基礎設施進行了連續78天的轟炸,南斯拉夫的總統也被送進了國際法庭監獄。

 

悲哉,南斯拉夫! 壯哉,南斯拉夫!

昔日南斯拉夫,今日利比亞

利比亞的戰爭,北約為了支持反對派,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繼大規模的空襲後,如今又用一億美金資助反對派。在媒體上,不斷地宣傳狂人卡達菲進行血腥屠殺。國際法庭也以屠殺人民的罪名,通緝卡達菲。

一切事端之根由

西方不少人擔心,如果中國十三億人都過上了中產的生活,世界上的資源將會不夠用。中國人本身的存在,似乎已是一種原罪。

自七十年代開始,美元與黃金脫勾,這個世界的齒輪已開始運轉,大家跟隨著美國走向了一條龐氏騙局的不歸路。如果印美元,美國會沒有需求,會貶值,因此歐盟與歐元區的成立,直接危脅著美元的地位。令歐盟無法成立,打擊歐元,將會令到美元重新挽回強勢。

美國與蘇聯泠戰,美國國防部還有中情局等因為一個對手,他們還有其重要性,但是如果一宗任務完成對手消失了,他們必須重新再找對手及任務,以繼續他們的工 作,以及申請經費。「新美國世紀計畫」,是美國向世界開展他的影響力的一個計畫。蘇聯消失了,他們少了一個綁手綁卻的對手。但是,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個借口及理由,因此伊拉克的大殺傷力武器,還有萬人坑憑空出現。

有一個巨人,他的胃口很大,不知道怎樣才能喂飽他。巨人背後,有一班沒有家園的猶太人,他們將世界當成自己的,認為地球上任何事情,可以由他們安排。因此,巨人也成為那些猶太人的工具之一。在必要時,他們可以放棄美國,因為歐洲各國也可以成為他的棋子。

電影《建國大業》之中,提及美國提議叫蔣與毛分江而治,希望將中國分成兩半。自認是日本人的李登輝,也曾提及日本的 “中國七塊論”。滿清時期,英國人用看得到的鴉片麻醉中國人的神經,同時創造了中國人對鴉片的需求,以解決貿易赤字的問題。林則徐禁煙,引起鴉片戰爭,結果失去了香港。二十二年前,又或是今日,那個巨人則用民主與自由,以及埋中下國內仇恨的種子,試圖用無形的鴉片將對手瓦解。如果鴉片無效,結果會否如鴉片戰爭般,兵火相見了。 

 

  
 

 

六四事件真相

里面搜集了大量的證據,其中包括視頻與圖片,大量的官方與非官方資料

 

 
 
 

 

「这次平息暴乱中,我们那么多同志负了伤,甚至牺牲了,武器也被抢去了,这是为什么?也是因为好人坏人混杂在一起,使我们有些应该采取的断然措施难于出手。处理这件事对我们军队是一次很严峻的政治考验,实践证明,我们的解放军考试合格,如果用坦克压过去,就会在全国造成是非不清。所以,我要感谢解放军指战员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暴乱事件。尽管损失是令人痛心的,但可以赢得人民,使是非不明的人改变观点。让大家看看,解放军究竟是什么人,有没有血洗天安门,流血的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清楚了,就使我们取得了主动。虽然牺牲了许多同志非常令人痛心,但客观地分析事件的过程,人们就不得不承认,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这也有助于人民理解在这场斗争中我们所采取的方法,今后解放军遇到问题,采取措施,就都可以得到人民的支持了。

 

《關於美國等國際政治勢力對我國的思想與政治滲透的報告》

國家安全部1989年6月1日向中共中央報送的一份報告  

 

何新:我向你們的良知呼喚
——在北京大學對1990屆畢業生的演講

 

何新是怎樣令到對立的大學生,在聽完演講後,得到全場掌聲呢?那些在場的學生們,在回家後又接收到多少東西呢?

 

六四時學生要的是甚麼? 

 

==
 

 

幾篇回憶錄:

 

六四: 千里歸鄉路

李竹:我所經歷的六四

有關於64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