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2012-1-8

里昂:「說謊當然不好,但說不好更糟。」電影真愛謊言It's not me, I swear!》)

 

2012-2-28

Howard Suber:「進電影院和上教堂一樣,為的不是想看這世界的真實模樣,而是想看到另一個世界。」(早安財經出版《電影的魔力》)

 

2012-3-19

Antony Baekeland:「My grandfather Leo once said "One of the uses of money is that it allows us not to live with the consequences of our mistakes." But I have theory in this we always be wrong. (我的爺爺里歐曾說「有錢讓我們免於承受犯錯的後果。」但我們也因為如此,總是在犯錯。)」(電影《Savage Grace (浮華陷阱)》)

2012-3-26

吳明益:「在魔術師表演的那一刻,我總有壓抑不住想要學那種魔術的欲望,而一旦花錢買回來,把那張紙泡在水裡等字浮現了以後,魔術就變得不再神奇而是一種騙局。許久以後我才發現,所有的事可能都是一樣的道理。」(《天橋上的魔術師》p.20)

2012-5-18

張經宏:「真正的帥哥不會是那種一下飛機就被一大群性生活不美滿的師奶團團圍住,全身上下被捏到爆的娘砲,而是那種連最壞心眼的女人看了都甘願疼他的那一型。」(九歌出版《摩鐵路之城》p.50


2012-10-6

紀蔚然:「這是一座拒絕被文明徹底馴服的城市,處處展現「到此為止」的現代化,是紊亂與秩序、原始與文明、冷漠與濕氣羼雜的混體:後現代化的「沒啥不可」、現代的「去你媽」,以及前現代化充滿人情味的「恁娘卡好」。」(印刻出版《私家偵探》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