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突然加快修憲 民主派面臨艱難抉擇
 

緬甸地理位置


撰文 Jessicah Curtis   
2007/06/29, 週五

泰國清邁 --- 緬甸軍政府起草新憲法,足足草擬了近14年,現在它終於宣佈,下月將對新憲法進行最後審議。憲法草案出臺後,緬甸將對其進行全民公投,而新憲法的頒佈,將為緬甸從軍人統治向文官政府過渡掃清障礙。

負責制定新憲法的,是緬甸國民大會。執政的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SPDC)宣佈,國民大會將於7月18日復會,對新憲法進行最終審議。

人們盼望已久的憲法的起草工作,差不多已經完成,這似乎是軍政府首次準備採取重要措施,向某種政治過渡,但相信軍方仍會通過文官代理人,繼續控制政權。為此,最近有報道說,軍政府已在新首都內比都(Naypyidaw)動土,建設新的議會大樓。

在過去10年的大多數時間裏,以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全民盟)為首的緬甸民運組織,都對國民大會不削一顧,也公開批評軍政府的所謂“民主路線圖”。如今突然宣布國民制憲大會即將召開,消息不禁令民運組織措手不及。

然而,緬甸並沒有像美國、歐盟和聯合國所鼓勵的那樣,朝著真正的政治和解方向邁進。憲法起草將近完成的消息,在民運組織中間引起憂慮,而非增強他們的信心,因為它們擔心自己在隨後的政治過渡中,會進一步被邊緣化。

國民大會成立於1993年,從那時起,它就被普遍視為軍政府拒絕把交權予全民盟的便利藉口。眾所周知,全民盟在1990年選舉中擊敗軍政府支持的候選人,獲得壓倒性勝利。但是軍方後來宣佈選舉結果無效,自此實行鐵拳統治。

國民大會原本是成立來為新憲法制定“基本原則”的,但後來被重新包裝,作為軍政府推行“民主路線圖”計劃的第一步。2003年8月,時任總理欽紐 (Khin Nyunt)提出“民主路線圖”,當時軍政府指計劃的內容包括起草一部新憲法、舉行自由和公正的選舉、以及實行多黨民主政治體制。

此前,由於全民盟不願參與被其一直稱為“偽政府”的進程,國民大會中斷會期達8年之久。隨著“民主路線圖”賦予它新的角色,國民大會於2004年復會。

當時,國際社會對此仍持懷疑態度,要求緬甸的政治進程更透明、更有包容性。但情況顯然不是那樣,有9個政黨和許多重要的停火和叛亂組織,要麼沒被邀請、要麼就拒絕參加國民大會。其它許多政治和民間團體,包括一些參與憲法起草的組織,都表示對會上傳閱的的憲法草案不滿意。

那是因為,新憲法中有很多反民主的條款,而且正如所料,新憲法果然是制定來保護軍方在緬甸將來的“文人”議會中的地位。它還確保受民眾支持的反對派政客(包括被軟禁的全民盟領導昂山素姬),不能在民選政府中擔任重要職務。

例如,憲法草案把未來議會25%的席位分派給軍方,並禁止有犯罪或坐監記錄的人,擔任合法的政治角色。由於緬甸許多支持民主的候選人,包括全民盟的好幾名重要成員都蹲過監獄,根據新憲法他們自然不能競選公職。

新憲法還規定,未來總統必須有“政治、行政、軍事和經濟方面的經歷”,必須在緬甸生活至少20年,他或她的配偶及其子女的配偶,都必須是本國公民。這條規定顯然是針對昂山素姬,排除了她競選總理的可能性。

其它幾個內閣部長職務,包括國防部長、邊境事務部長和國家安全部長,都將按法律規定由軍人擔任,而且當前的憲法草案規定,軍隊可以隨時通過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而合法控制政權。憲法還給予軍隊完全不受議會和公眾監督的權利。

重要的是,國民大會下月對憲法草案進行最後審議時,還將最終確定修憲程序的指導方針。全民盟的成員也承認,有關條款是新憲法最終成敗的關鍵。全民盟發言人吳敏登(U Myint Thein)說,“我們對這一階段還是感興趣的。如果修憲成為可能,對緬甸也未必是壞事。”

在以往起草憲法時,軍方曾要求任何憲法的修正案,都必須先提交議會審議,需要獲得75%議員的支持,才能獲得通過(軍方可通過自己任命和選舉出來的代理人控制議會)。修正案經議會批准後,還必須在全民公投中,獲得50%以上合格選民的支持,才能最終通過。

如果憲法草案下月最後確定下來,國民大會也就壽終正寢,緬甸將立即對憲法草案進行全民公投。那麼到時主要反對派,例如從一開始就被排除在憲法起草進程之外的全民盟和武裝叛亂組織,處境將如何呢?答案很簡單:它們將陷入困境。

泰緬邊境的消息人士說,緬甸軍方最近採取行動,解除了許多停火組織的武裝,包括撣邦人民解放組織(Shan State Nationalities People's Liberation Organization)、民主克倫佛教軍 (Democratic Karen Buddhist Army)等。那些派出代表參加國民大會的停火組織,似乎並沒料到憲法起草這麼快就完成了,它們也沒想到軍方最近會解除它們的武裝,因此有點猝不及防。

緬甸各反對派組織,之前一直被排除在制憲進程之外,如今也似乎沒準備好迎接新憲法,以及軍方領導民主過渡所構成的新政治挑戰。

目前看來,緬甸軍方領導的民主過渡,似乎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據仰光一名記者透露,儘管憲法草案尚未最終確定,但現在看來緬甸向有限的民主邁進是必然的了,這讓反對派措手不及。”

一名與緬甸軍方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接受《亞洲時報在線》電話採訪時說,“就憲法進行全民公投之後,下一步就是舉行大選。既然全民盟仍然堅持1990年的選舉結果有效,他們怎麼可能參加根據他們不承認的新憲法參選呢?他們必須在1990年代的選舉結果,與參加緬甸將來的政治進程兩者之間,作出選擇。”

憲法起草完成並保證舉行大選,至少會給過去重大政治事件的合法性,提出新的挑戰,例如被宣佈無效的1990年選舉結果的合法性。

在泰國的緬甸政治分析人士昂奈烏(Aung Naing Oo)說,“你可以反對某些東西,因為它不公平、不公正,但當它後來成為政治現實,你怎麼辦呢?如果新憲法獲得通過,軍方會說不管過去發生過什麼,都沒有效了。”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軍方突然決定敲定憲法草案,是迫於中國的壓力。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緊隨總理登盛(Thein Sein)訪華後,緬甸軍政府就宣佈上述消息。說的更具體點,北京最近已對緬甸軍方在政治進程問題上拖拖遝遝,有點不耐煩了。緬甸的這一進程如果取得進展,國際社會就減輕對它的政治和經濟壓力。

2003年,聯合國曾出面安排軍政府同全民盟雙方,就全國和解進行秘密談話,並一直敦促軍政府向民主發展邁進;現在,聯合國可能會正式宣佈支持 “民主路線圖”計劃。

聯合國人口基金駐緬甸代表處,現時正幫助軍政府趕在舉行全民公投前,準備該國20多年來的首次全國人口普查。如果憲法草案在全民公投上獲得通過,而緬甸根據新憲法舉行民主選舉,那麼國際社會可能作出更多的讓步。

編譯:楊柳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5939&Itemid=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