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邦第四特區

 

 

 撣邦第四特區地理位置

 撣邦第四特區旗幟

撣邦第四特區中央行政大樓

邊境檢查站

猛拉市區內的巡邏隊

撣邦東部同盟軍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NDAA) or Eastern Shan State Army (ESSA)


    從緬共“八•一五”軍區演化而來的“緬甸撣邦第四特區”,嚴格說,是一個極為袖珍的“割據之地”。不僅人口在幾支地方民族武裝中最少,地理面積也是相對最小。
至1996年底,“第四特區”控制區總面積為4952平方公里, 有9個行政區,500個自然村,16127戶,轄區內人口74022人。

儘管如此,“第四特區”的占地面積,也是新加坡國土面積的(622.6平方公里)7.96倍。還是稱得上“地大物博”。

“撣邦第四特區”林明賢部,與佤邦、果敢同盟軍、克欽新民主軍有一個最大的不同。林明賢部的領導層是由許多“知青”與福建、廣東、海南的華人組成。既不同 於佤邦、克欽101部,他們主要是少數民族,也不同于果敢彭家聲部,他們主要是旅緬果敢地區的華僑組成。總司令林明賢就是中國海南人,現年剛50歲出頭。 “秘書長”蔣志明,原先是東北軍區的旅長、副參謀長,中國畹町人,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服役,後出國參加緬共革命,在各種戰鬥中得到了鍛煉,不久就成長為 一名緬共人民軍的中級指揮員。由於蔣志明以“外交”見長,故被長期派駐仰光、臘戍等地,成為“八•一五”對外的聯絡官。

剛剛從“政 法部長”位置上卸職下來,但仍擔任著“撣邦東部同盟軍”“參謀長”一職的羅長保,雲南昆明人。在昆明初中畢業後“上山下鄉”,與蔣志明 幾乎同時赴緬共參加革命。到1989年緬共瓦解時,羅長保已經是中央警衛旅的政委。成為緬共“知青”的佼佼者。至今,其仍然是“第四特區”說得上話的人物 之一。

林明賢“八•一五”所走的是所謂的“經濟發展路線”。他們已經沒有什麼明確的政治主張。1996年5月,林部的一尊臥佛面世,大慶了10日。緬政府欽紐等人親自捧場。由於沒有政治信仰,“只有信奉小乘佛教”了。這是部分領導人的真實想法。
“第四特區”在數支割據武裝中,地盤如彈丸。又處於“夾縫”之中。

其北部,是強大的佤聯軍的南部通道的起點,必經“八•一五”部,林部屬于“和平民主民族陣線”中的小兄弟,佤邦的行動,林部是不得不配合與支持的。

其南部,與原坤沙部很近,常常面臨坤沙的壓力。坤沙當時“北上計畫”中的遊擊小分隊,時常出現在林明賢部的“野人山”一帶。

東面是中國雲南的西雙版納州。

西面,屬於“第四特區”的轄區僅為30餘公里,以南累河為界,只有從其總部猛拉至景棟公里的1/4。其餘地區,為政府軍控制。

因此,“第四特區”常常處於“兩難”境地。

在佤邦一節中,我們已經看到,佤聯軍負責人談到了坤沙曾有到“第四特區”“避一避”的想法,且不管其真實與否,至少說明,林部與坤沙的關係並不屬於“敵對”關係。而是“睦鄰”關係。顯示出了林部的一種“走鋼絲的平衡”。

與 佤邦的關係,是其重要的方面之一。從實力與活動的空間上,“第四特區”無論如何也是趕不上佤邦。同時,由於佤聯軍緬北“霸主”地位確定之後,各 家均是懼其三分。林部為生存,依然如此。雙方在交界點曾有一些屬地糾紛,近期已經基本解決。1996年初,佤聯軍倡導進行了一次顯示“陣線”“團結一致” 的軍事演習,儘管這樣的活動,對於一門心思搞“經濟”的林部,實屬一道難題。但是,考慮到“平衡”,林部仍然派員參加。

確實,“第四特區”夾縫中的“平衡”,其分寸與尺度的掌握均屬不易。
在與緬甸軍政府的關係上,林部倒是處理的極為“巧妙”。深得政府“支持”。
緬政府實力人物欽紐將軍,已經十幾次進入“第四特區”考察、訪問。維持著形式上的“友好”。林部多次婉拒政府派軍警到其轄區共同管理的“好意”。

軟紐對“第四特區”抱有較大的興致。將林部作為其所謂的“民族和解政策”運用的典型。1996年6月,8個國家駐仰光使節應緬甸政府邀請參觀林部。聯合國禁毒機構也在緬政府官員的陪同下考察了林部。

與政府的接觸中,一方面,林部強調服從中央政府的領導,承擔屬於自己份內的各種義務;另一方面,也在打著自己的“小九九”。比如在保留武裝的問題上,林明 賢不止一次地說:“一個國家可以有兩種制度,但一定不能有兩種武裝。”這句話被“第四特區”在各種不同的場合引用。實際上,這話語中的“弦外之音”是極其 明瞭的。

但不管怎樣,林部對緬政府的“戒心”仍然十分嚴重。林明賢的私宅在離國境線不到數米的地方,萬一發生什麼“情況”,跨界就十分方便。

對此,緬政府與林部雙方,心中都是有數的。

這種利用關係,估計仍將存在下去。

“撣邦第四特區”的最大特點,是其轄區內的地理區位優勢較為明顯。

中 國孟海縣的打洛口岸,是310國道的國內終點。同時,又是連通緬甸、泰國最近一條跨國公路的起點,與打洛緊緊相連的林部孟拉鎮,至緬東的景棟僅 86公里,景棟至泰國的口岸米賽,只有170公里。目前旱季已經可以通車,上等級的公路擴建,中緬雙方以合作的方式正在修建。全部改造工程完工後,打洛 ——景棟(緬甸)——米賽(泰國)可以一天往返。這是中國西南地區從陸路上通向中南半島最近的一個通道與出口,是一條極為重要的跨國戰略公路。同時,這裏 還是正在興起的瀾滄江—湄公河流域次區域經濟合作的重點地帶。泰國學者提出的“五清二景”中“二景”—景洪(中國)、景棟(緬甸)就在這個圈內。跨國經濟 合作的前景是十分廣闊的。

隨著西雙版納機場被辟為國際機場,這就形成了陸、水、空的立體交通網絡。無論從陸、空、水上,從中國境內一天抵達緬甸、老撾、泰國,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本世紀末,下個世紀初期,這個地理與交通的卓越優勢將得到充分的顯現。
林部對此也是十分清楚的。

所以,其經濟發展的速度,在原緬共的各支獨立武裝中是相對較快的一支。昔日不毛之地的小孟拉,今日已是大樓平地而起,各種基礎設施正在建設,糧食自給有餘,財政收入大增。

孟拉小鎮在1989年以前,僅是一個極不起眼的小村子。全村僅有十幾戶人家。人們以種植罌粟為生,生活仍然十分清苦。

林明賢入主孟拉後,前5年經濟發展較為緩慢。關鍵是糧食沒有過關。
1991年,中國孟海縣農科站的技術人員,第一次跨出國門。採取無償提供籽種的方式,在孟拉種植示範水稻田10畝。當年即獲得豐收。

中國地方政府的農業技術輸出,為林部解決基本的糧食問題,找到了一條正確的道路。

1994年以前,林部為解決轄區內的糧食問題,每年要通過邊境貿易從中國進口10—13萬公斤糧食。

中國的水稻種植成功後,1992年林部種植面積500畝,1994年5000畝,1995年為1萬畝,1996年達到1.2萬餘畝。糧食總產量已達5000噸,人均佔有糧食650斤。向中國與佤邦出口糧食250萬斤。

在中國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下,林部目前已經開始向多種經營方向發展,出現了經濟農業為基礎的好兆頭。

現有橡膠4千餘畝、甘蔗2萬餘畝、茶葉1千畝。同時,建立了“千畝甘蔗、”千畝雜交玉米“、”千畝西瓜“的試驗基地。在中國地方政府的支援下,” 第四特區“於1994年開始興修水利。建曼棟水庫,投資了573萬元人民幣,蓄水量達205 .6萬立方米,新開農田1500畝,2千畝雷響田改為保水田。開挖了曼良輸水大溝,全長3.5公里,這個投資6萬元人民幣的水渠,可灌溉農田1千餘畝。在 色勒、南板兩個地區計畫修建2個水庫,建成後可灌溉良田近4千畝。

“第四特區”糧食問題的基本解決,不僅為經濟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與為改變這一地區上百年的傳統鴉片經濟模式,提供了有力的保證。

“第四特區”目前年財政收入在4500—5000萬人民幣。其中,開發錳礦收入約3千萬元人民幣,木材收入1千余萬人民幣,旅遊收入400萬元,稅收150萬元。1995年,“第四特區”財政支出1924萬元,結餘2500萬元。

交 通能源基礎設施的建設,近年來也有了一定的發展。“第四特區”現已建成總投資750萬元的兩座小型水電站,裝機容量為400千瓦、250千瓦。 計畫投資1200萬元人民幣、6000千瓦的猛拉火力發電站,1995年2月已經開工。林部轄區內貫穿東西的公路,陣猛拉——色勒、猛拉——南板全長 150公里的等外級公路,1994年建成通車。猛拉—景棟86公里的三級公路改建工程,中國猛海縣援修的20公里已經竣工,林部自己承擔的20公里正在施 工之中。緬政府承擔的南累河——景棟46公里,預計1997年開始施工。中緬240界樁——南板——猛遠長34公里的三級公路,中國西雙版納援修的240 ——南板16公里,1996年完工;南板——猛遠18公里,由林部“911師”承擔,也於1996年底竣工。

在與中國的經濟技術合作中,“第四特區”逐步發展起來。開始有了自己的工業。投資110萬元的煙廠、投資60萬元的肥皂廠均已竣工。與中方合建的“猛拉賓館”,成為目前猛拉最為豪華的建築之一。

不容置疑,林部轄區內的毒品問題在歷史上不僅存在,而且十分嚴重。傳統的自然經濟中,鴉片是其支柱產業,並且是絕無僅有的單一產業。

林部種植罌粟與毒品貿易的歷史,也是不容回避的。

下面是中國雲南西雙版納1982年至1995年間,有關毒品方面的數字。
西雙版納與緬甸、老撾接壤,國境線長966公里,有國家、省級口岸2個,出境公路6條,主要的山間小路86條。

由於境外緬北地區是重要的毒源區,1982—1995年14年間 比,查獲走私販毒案件1454起,抓獲毒犯2454名,繳鴉片2.419噸,海洛因369.5公斤,制毒化學試劑41.7噸,毒資1500余萬元人民幣。

70年代末期的“八•一五”軍區,以及“第四特區”成立不久,一度出現毒品的壟斷化經營,種毒、販毒風行一時。罌粟種植最多時,高達約10萬畝。
中國成為其首當其衝的受害國。

進入90年代,中國西雙版納有關部門通過各種渠道對林部曉以利害,闡明中國政府的反毒立場與法律。對林部產生了極大的震動。

在國際的壓力與中國方面的規勸下,“第四特區”首腦也在實踐中看到了毒品的巨大負面危害。“禁毒”逐漸開始了。

1991年,以“第四特區政府”的名義,制定了“六年禁毒規劃”,並在聯合國與緬政府、中國禁毒官員的監督下,公開在猛拉銷毀了海洛因加工廠,焚毀海洛因60件,黃砒30件、鴉片100公斤。剷除罌粟地100餘畝。同年11月,對轄區內3個海洛因加工廠進行了銷毀。

1995年,“第四特區”的罌粟種植面積為14498畝,比1994年減少15%,比1991年減少54.9%.中國西雙版納警方,1995年破案63 起,繳獲鴉片41.2公斤,海洛因23.871公斤。與過去14年間比,案件數下降33.8%,與最少的1992年71起相比,下降11.26%。繳獲海 洛因與14年繳獲的年平均量相比,下降36.9%。

中國緝毒部門強有力的打擊措施,也對境外不法分子構成了威懾。

1994 年,依照中國有關法律以及聯合國禁毒法令,逮捕了“東部同盟軍”作戰處處長、販毒分子蘭明武。這在“第四特區”內部造成極大的震動。林明 賢立即召開特區政委員會議,並發佈了“禁種、禁制、禁販、禁吸”的五條公告。1994年底,中國有關部門得到情報,“東部同盟軍”369師的一個副營長與 一泰國商人,在佤邦、“第四特區”、緬政府控制區的結合部開設了一個“冰毒”加工廠。中方立即與“第四特區”領導會晤交涉,林明賢派出部隊將這座“冰毒” 廠搗毀。1995年6月,中國中央電視臺播放了長篇紀實電視片《中華之劍》。“第四特區”專門組織了收看。中方抓住這一有利時機,在打洛與林明賢就禁毒問 題舉行進一步會晤。會後,林明賢召開特區軍政委員會議,成立了“禁毒委員會”,以“特區政府”的名義發佈了8條禁毒通告,開展了掃毒行動。查獲販毒案件 16起,捕案犯7人,繳海洛因9468克,沒收毒資、非法所得共計170萬元人民幣,收戒吸毒人員18人。

1996年5月24日,林部再次配合中方“嚴打”,抓獲了一批毒販。

1996年9月,筆者作為“雲南肅毒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考察組成員,對“第四特區”進行了兩天的實地考察。同時,與當地軍政領導進行了座談。

我們沿著著改造擴建的猛拉——南累河——景棟的公路行駛了近20公里。只見道路兩旁是大片的水稻田,估計有上萬畝水稻。猛拉鎮附近的山坡上,有樹齡為二年左右的橡膠林。

從直接的觀察中,林部鴉片的替代改植工作正在進行。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但是,要徹底根除毒品,還要走一段很長的路程。林部與佤邦接壤的色勒地區,罌粟的種植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同時,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伴生物,僅僅是初 步解決了毒源地還是不夠的。泰國由國王倡導,用了20餘年的時間,基本解決了罌粟的種植問題。產量由70年代的300多噸,下降到目前的15噸左右。取得 了舉世矚目的成果。但,今天的泰國,毒品問題依然非常嚴重。最近,“安非他命”的瘋行,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因此,鴉片源生物的解決,並不是毒品問題的最終解決。

在林部考察,有一點是十分重要的。

罌粟種植的傳統,在整個緬甸北部地方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鴉片經濟已經根深蒂固。無論是近代還是當代,緬北的毒源區一直沒有得到過徹底的根治。
“撣邦第四特區”在中國支援下,所走的多元、多層次的經濟發展之路,初步有效地改變了罌粟的傳統種植。伴隨而來的,是一種現代文明進入封閉的山區。這樣的做法還是值得肯定。

對於鴉片產量一年比一年更加增多的緬甸北部山區,這不失為一條發展的路子。
國際社會與有關組織的協助,也是“第四特區”進行鴉片源生物改植替代的必要保證之一。

1992 年5月,聯合國禁毒署主席賈克梅裏,聯合國駐泰國、緬甸的禁毒高級官員,緬甸外交部副部長等人,分別到西雙版納及“第四特區”部實地考 察。對由中國專家所做的“第四特區”禁毒方案,予以了肯定。同年10月,聯合國禁毒署兩次派出澳大利亞專家拉森,赴西雙版納與猛拉考察,聯合國禁毒署正式 將“撣邦第四特區”列入“金三角”亞太區禁毒合作計畫之中。提供了750萬美元的禁毒援助經費給緬甸政府。緬政府用這筆款項購置了一批拖拉機、推土機等農 業機械,以及電力設備和車輛送給“第四特區”。聯合國同時派出專家小級,在色勒地區監督實施改種計畫。

緬甸政府也同時向“第四特區”撥款約合123.4萬人民幣,用於水利、學校、醫院及建立農機站的費用。

“第四特區”掌權的華人們,在即將跨入21世紀的最後幾年,正努力擺脫因為毒品所籠照在其頭上的陰影。他們在不同的場合,大聲地闡述自己的禁毒主張。竭力地做著他們認為必要的證明。

是的,真正向毒品說“不”,才可能贏得尊重。

“第四特區”投資400余萬元人民幣的“禁毒館”,已經破土動工。

館中將存放些什麼,主人們將說些什麼?人們正在拭目以待。

但願,歷史上緬共“八•一五”在鴉片方面的名聲,會在新一代領導者的積極努力下,揮去陰霾,融入全人類未來的文明之中。

 



  編按:


撣邦第四特區居民結構為撣族(Shan)50%、阿卡族(Akha)20%、雷族(Loi)15%、華族(Chinese)5%以及佤族(Wa)、拉胡族(Lahu)、克欽族(Kachin)、麥族(Miao)等占10%。
撣邦東部同盟軍(NDAA )通稱為猛拉軍團。於1989年4月由前緬甸共產黨人民軍815軍區另立門戶組織而成。總兵力3000人,主席兼司令林明賢,副司令蔣志明、羅常保。總部設於猛拉(Mong La)。
官方語:撣語、華語(中國稱普通話,臺灣稱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