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華人史概述

 

 

    華人移居緬甸的時間很長,然而,緬甸的華人在60年代卻遭到了國有化運動 以及而後的排華事件的嚴重影響。

一談到緬甸這個國家,很多人就會聯想到兩件事:軍人政府以及世界毒品生產地“金 三角”。緬甸位於中南半島的西部, 它與世界上兩個人口大國-中國和印度都比鄰。除此之外, 緬甸還和孟加拉、老撾、泰國接壤。在1044年形成統一國家之後,緬甸曾經歷了三個朝代,在19世紀中後葉,緬甸被英國統治劃並為印度的一個省。1942 年5月日本佔領緬甸。1948年1月4號,緬甸才宣佈正式走上獨立的道路。

*緬甸華人有上緬甸下緬甸之說*

那時, 緬甸的華人大概有50 萬。目前移民澳大利亞的前緬甸華人靳雲祥介紹說:“那個時候,華人大概有50萬左右在緬甸。緬甸與東南亞其他地方的華人比較起來的話,人數很少。可能是因 為緬甸都是山區,而且海路的話要繞一個大圈,要從新加坡那邊繞過去,所以中國沿海一代的華人就很少能到緬甸這個國家去。來自廣東、福建一代的華人,主要居 住在緬甸南部沿海地區。從雲南過去的華人就多半住在緬甸的上部份。所以就有上緬甸和下緬甸這樣一句話。”

據史料記載,華人從雲南一帶很早就開始移居緬甸。這也是緬甸華人與其他東南亞國家區別最大的地方。華人移居緬甸的原因很多。早在漢朝、唐朝,華人就肩挑背扛土產品,到緬甸從事商業貿易。另外,緬北豐富的礦藏吸引了大批華工。在18世紀,每年平均有5萬雲南西部的人前往緬甸當礦工。

然而,在近幾十年的政局動盪、排華事件發生之後,當今的緬甸華人已經是面目全非了。究竟現在緬甸還有多少華裔人口, 官方沒有統計。 據粗略估計,緬甸華人人口占全國4千多萬中的2.2%,大約為80萬到100萬。仰光的華人可能有30多萬。

*華人不敢談政治女人和美元*

在一個軍政府掌權、每7 個緬甸人中就有1名員警的集權國度,那裏的華人是相當低調的。據介紹,在首都仰光,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便衣暗探24小時站崗。在市內每個大十字路口也都有穿 制服的員警。在旅遊景點出入口處,則有上著雪亮刺刀的軍人站崗放哨。難怪當地有這樣一種說法,那就是緬甸的華人對三件事情不敢談論:政治、女人和美元。這 個女人指的是反對黨全國民族民主聯盟的領袖昂山素季。由於華人以經商為生計,他們最關心的是緬甸貨幣兌美元的比值。近年來,這一兌換率上下浮動很大,極大 地影響到了當地華人的錢包。可是誰也不敢公開提起這個話題。不過,大多數聰明的華人將手中的余錢全都換成金子,以便保值。

走 在緬甸的街道上,華人與當地緬甸人在公開場合穿同樣的服飾,講著一口道地的緬甸話,使用緬甸人的名字,與緬甸人雜住一起。在身份證件上,華人也不再表明自 己是華人,反而極力掩飾自己是華人的特徵,免得受到歧視。華人,甚至緬甸人最害怕的就是接受記者、尤其是外國記者的採訪。不僅如此,緬甸華人與當地人的通 婚現象也十分的普遍。這其中還不乏緬甸的高層人士。例如,聯邦政府時期的社會黨總書記、副總理、代總理兼國防部長吳巴瑞的夫人,就是一位姓陳的華人。原緬 甸革命委員會委員丁佩的妻子是福建永定人。原山友總統的夫人是華裔,而現在“和平與發展委員會”主席丹瑞大將軍的夫人也是華人。從外人的眼中看來,緬甸的華人有意識無意識地已經被緬甸化了。

馬來西亞《星州日報》的一位華裔記者就不無感慨地評論到:華人的民族性已經從外在的生活、相貌到體內血液,與緬甸人進行了數百年的長期融合而被同化了。

*國有化使華人財產損失嚴重*

和東南亞其他國家一樣, 緬甸華人的心酸史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逐步開始的。1948 年緬甸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 走上獨立道路之後,華人在緬甸的經濟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現任廣州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教授、前緬甸華僑林錫興介紹說,50年代當地華人回應政府的號 召開辟新型工業:“華人的經濟高潮是在60年時到來的。那時,緬甸政府鼓勵華人從商業轉向工業。緬甸官員說華人把外貿讓給一向不太會做生意的緬甸人去做。 而華人可以積極從事工業。60年以後,華人的私人工業占緬甸私人工業的70%到75%這麼厲害。”

可是好景不長,1958 年、1962年緬甸曾經發生過兩場軍事政變。原因是因為當時 緬甸內部不少少數民族紛紛要求獨立。 這兩場政變的中心人物都是奈溫將軍。據介紹奈溫其實也是一名華裔與緬甸人混血後代。靳雲祥介紹說:“據我聽說原來他母親還是包小腳的呢。他們家是從廣東梅 縣去的客家人。”林錫興教授也表示說:“有人問過他,他說他是緬甸人。但是他也不否認他是華裔。反正就那麼回事了。”

1964年,奈溫在緬甸推行國有化運動。儘管這不單是針對華人的,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甚至緬甸當地人的企業也都被充公了。不過,這使很多華人一輩子積攢下 來的財富一夜之間化為烏有。林錫興教授對此深有體會:“64年國有化以後,我們家的商店也是被國有化了。很多老資本家手中的財產就被沒收了。”

據資料顯示,在1963 年到1965年間,緬甸全國一共有1萬5千個企業被國有化, 這涉及華人從事的所有重要產業, 甚至還有華人學校。從那時起華文報社也全部被關閉。華文教育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斷層。身為華裔的奈溫將軍也成了華人反感的主要對象。靳雲祥說:“這大概是華 人一般的心理吧,因為既然他有華人的血統,為什麼還對華人這麼的不公平。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對他特別的反感。”

*華人不喜歡華人當政*

奈溫上臺之後還推出了《緬甸公民法》,徹底解決當地華人的國籍問題。不過,這個法律還有一些歧視不希望入籍華人的條款。例如,除本人外,只要父母當中一方是非緬甸籍,就不准入大學。除此之外,如果沒有緬甸國籍,華人就幾乎不可能尋找工作和做生意。

雖然當時華校、華文報紙被禁,但是華人參政的人數卻不少。據介紹在1962 年奈溫將軍的軍政府革命委員會中, 有一半以上為華裔。當年的第二號人物國防軍副總參謀長陳天旺、原緬甸總統山友、教育部長陳友才都是華人。到目前為止,這種華人擔任高級職位的現象還在繼 續。比如,現任緬甸恢復法律秩序委員會第一秘書欽紐將軍他本身也是梅縣人。他曾經在仰光的崇德中學讀過書。只不過從姓氏上,人們看不出他們的華裔血統。然 而,直到今天還有一些緬甸華人表示寧願不要華人當政。 因為歷史事實證明, 緬甸人的政府對華人更好。

60年代初緬甸軍政府實行的國有化政策使華人遭到重大挫折,導致不少華人擁有的大商家到了幾乎全部破產的邊緣,華人向海外其他國家移民的浪潮就開始了。林 錫興教授說:“移民開始還不很多,一直到67年之前,僅有幾千人。因為華人不太希望回中國,想在緬甸長期居住。後來,有一部份去了臺灣。有一部份在68年 之後回到中國,主要是到農場去。因為比較艱苦,所以他們也不願意回來。後期,美國放寬了移民政策以後,去美國的就很多。”

但是到了60年代底,緬甸華人的命運就變得更加糟糕。中國文革挑起了緬甸國內轟轟烈烈的排華事件,驅使大批華人逃離緬甸,移民他鄉。

緬甸的華人在緬甸獨立以後的幾十年裏,多次受到本國政治的衝擊,但是,緬甸華人受到的最嚴重的一次衝擊,則是因為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這場革命不僅給中國的老百姓帶來了苦難,也同時給鄰國緬甸的華人帶來了災難。一場排華的浪潮掀起。

1964 年,緬甸軍政府實行了國有化,華人企業相繼破產之後,受到重挫的緬甸華人社會又在1967年遭到了另一場陰雲的籠罩。這場災難比前一場來得更加兇猛,殘 酷。1966年,緬甸的鄰國中國發動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這個被後人稱作十年浩劫的運動也影響到了位於緬甸的華人。中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緬甸華人史 專家林錫興教授回憶說:“67年6.26反華騷亂,講老實話,那時也不能完全怪緬甸人, 因為他搞國有化之後, 中國是支援他的。周總理到緬甸去過兩次,幫助介紹改造資本主義工業者的經驗。奈溫曾經親自做筆記學習中國的經驗。中國就把兩個銀行無償地送給緬甸。因為兩 國關係不錯,所以華人受到的影響並不是太大。可是67年以後,中國搞文化大革命,緬甸共產黨的人在北京煽風點火。電臺也是廣播那些反對奈溫,砸爛奈溫骨頭 這樣的革命歌曲。”

很快地,緬甸與中國邊境出現了類似于中國紅衛兵造反派的隊伍。這一所謂革命的浪潮有如撒韁的野馬,要在緬甸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林錫興教授說:“在 緬甸邊界那個地方, 華人學校的學生戴著毛主席紀念章,緬甸政府就以教育部的名義,不准學生佩戴這些未經許可的像章進入學校。後來,這股風就一直傳到了仰光了。仰光學生也一 樣, 你不要我戴, 我就非戴紀念章。結果67年的時候,就發生了反華騷亂。估計那場騷亂是緬甸的軍人裝作平民而進行的。很有組織的。他們包圍了兩所緬甸的學校。一個是華僑中 學, 另一個叫做南洋中學。包圍了以後呢,並沒有發生任何很大的衝突。 到了晚上,軍隊就進入到學校中去保護了。後來, 在(緬甸)左派組織-也就是共產黨的週邊組織在開會, ‘暴徒’就包圍會場,有些人跳樓, 有些人被火燒死。他們打死的都是在緬甸政府黑名單上的左翼人士。”

現在已經移民澳大利亞幾十年的前緬甸華人靳雲祥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況。他說:“那個時候, 我在仰光。 我就親眼看見他們那些緬甸人就把華人的東西從家裏拖出去,放在街上用火燒了。”

面對這種由左翼親北京的緬甸華人引發的排華事件的發生,很多當地華人感到的是恐懼,一場再移民的浪潮開始了。靳雲祥說:“在 這個事件以前, 那裏的華人素來都是生活得非常地安逸,舒適,非常平等。從這一件事情開始之後呢,人心煌煌,對於緬甸就有一點反感了,所以能夠申請外出的人就開始申請到外 面去了。如果是像我們這些受過教育的人就向各個大使館申請移民到國外去。比如說是澳大利亞,美國,英國,德國這些地方。華人有兩派,一派就設法回中國大 陸, 另一派就設法回臺灣。”

現任中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教授的林錫興是在1965 年,在緬甸國有化政策實施之後,回到中國定居的。他介紹說:“68年那時回來的最多。緬甸華僑回來就到農場去。有一大部份就去了澳門。當時中國和澳門已經 有協商了,就把澳門當作一個難民營一樣。緬甸的華僑不管他們是否入了緬籍,還是中國籍都可以到澳門去停留。所以那時緬甸的歸僑差不多有四萬到五萬。後來過 了不久,70年代之後,中國國內的那些緬甸華僑也通過探親慢慢流到澳門去了。所以澳門叫做小緬甸嗎。”

就在大批華人離開緬甸之際, 來自中國不同省份,尤其是雲南省的紅衛兵卻為了聲援緬共的革命,而越過邊境置身於轟轟烈烈的遊擊戰之中。從那個時候,緬甸與鄰國中國的關係就走進了一個低谷。緬甸的華人也處於一種自生自滅的狀態之中。隨著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結束,在1980 年,喬石代表中共中央會見了緬甸中央代表團。喬石在那次會見中表示中共將逐漸削減對緬共的支援。1985年,中共對緬共的所有經濟援助都完全停止了。緬共 也因內訌加劇,自相殘殺而走到了盡頭。那些中國當年的紅衛兵小將們也紛紛返回中國。林錫興教授介紹說:“70年代後期, 80年代初期, 中國有一個政策,讓他們復員了。那些人也陸陸續續回到中國來了。有少部份繼續留在那邊作戰。還當了緬共的指揮官。我們中國的政策就是這樣,你最好是去香 港,中國會安排他們工作。有一些則安排他們工作,比如講在廈門大學呀,有很多復員回來的赴緬紅衛兵。”

在多少年的沉寂之後,緬甸與中國的關係開始恢復。1978 年1月,複出不久的鄧小平在訪問緬甸時曾經稱讚過中國與緬甸的關係。90年代之後,中國與緬甸兩國領袖的互訪開始頻繁化。2001年12月,中國國家主席 江澤民以國家元首身份訪問了仰光。中國再次重新提起所謂的胞波之情。這在緬語中就是同胞兄弟的意思。其實,中國與緬甸最早的往來可以追述到西元前4世紀。 漢朝時,中國與緬甸有了正式的邦交。到了唐朝,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和貿易往來盛極一時。宋朝與緬甸古代蒲甘王朝交往也很密切。緬甸就是宋朝對蒲甘王朝的稱 呼。目前就在國際社會正在制裁軍政府之際,北京卻加強了與緬甸的經貿往來。目前中國在緬甸的投資額已經超過了3000萬美元。而且這一勢頭還有上升的趨 勢。與此同時,在三十多年的禁令解除之後,緬甸的華文教育得到重新恢復。

 ※文章摘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