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邦第一特區---果敢(Kokang)

 

撣邦第一特區

 

撣邦第一特區旗幟

  

果敢同盟軍

 

果敢族服裝

 

撣邦第一特區一角

 

撣邦第一特區首府"老街"


 

撣邦第一特區領導"彭家聲"

 

     果敢麻栗壩經歷了幾百年的風雨,進入了20世紀的90年代。

然而,這個華人祖先們開創的聚居點,一刻也未寧靜。時間的指標指向1992年11月時,這裏,又發生了一場權力與利益的紛爭。

曾在中國雲南臨滄地區駕駛過手扶拖拉機的楊氏兄弟四人,60年代末,跨出了國門。

四兄弟中,楊茂良、楊茂安加入了緬甸共產黨。二人均在東北軍區。楊茂良官至果敢縣副縣長,楊茂安則是東北軍區內務處的處長。另外兩人,楊茂修、楊茂賢一直的商場上奔波。其中,由於楊茂賢多次進行毒品走私活動,於1994年被中國地方法院判處死刑。

楊茂良、楊茂安在彭家聲兵變猛固之後,分別升任副總參謀長和政治部主任兩個要職。果敢地區,也同時承認了楊氏兄弟的果敢人身份。

彭家聲的“果敢同盟軍”,實際上就是由果敢人組成的華人地方武裝。重要的領導崗位,幾乎是清一色的果敢族。具有極強的地域色彩。

除彭家聲當時任總司令外,參謀長、副參謀長李忠祥(原緬共東北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彭家富、楊忠衛(東北軍區旅長)、楊茂良,政治部副主任胡家友,財政部 長劉國璽(原東北軍區財政部副部長),後勤部長楊忠錫,財貿部長張德文(原東北軍區營長),副部長彭大順(彭家聲長子)等人,全是果敢地區的頭面人物。

彭家聲的“同盟軍”,較之佤聯軍來說,又是一種不同的模式。

彭屬下僅編制有一個師——893師,李尼門、魏超仁先後任師長職。

“果敢同盟軍”較為鬆散的結構,給內部不斷紛爭造成了天然的良機。

1992年11月,“果敢同盟軍”出現了第一次內訌。起事的是當時擔任“副總參謀長”的楊茂良及其兄弟。直接的原因是“權力之爭”。

彭、楊之爭開始後,師長魏超仁等人加入了楊部。雙方兵戎相見,發生大小戰鬥十幾次。幾乎誰也沒有取勝的更大把握。
久拖不決,對楊部更加不利。

楊氏兄弟親赴佤邦,遊說佤聯軍上層,終於有了說法。
佤邦當時已經在泰緬邊境與坤沙部作戰。佤邦的行徑,在其他三支武裝中,曾帶來不同的反響。

丁英101遠在一方,沒有更大的干係。林明賢與彭家聲是親戚關係,儘管“井水不犯河水”,但他們總是“親戚”。彭家聲與坤沙的關係一直不錯,雙方時常有些往來。同時,林部因地理條件,多少也與坤沙部有一些交往。

此等情形,對於佤邦的南線故事,就構成了一塊似有似無的“心病”。同時,“大佤邦”的版圖,幾乎是整個薩爾溫江以東的廣大地區。各種因素之一,佤邦決定“助楊倒彭”。

於是,1500人左右的佤聯軍從清水河一帶進入果敢。
強大的力量反差,使彭家志很快兵敗如山倒。不得已,退出了果敢地區。
楊茂良成為果敢同盟軍的司令,楊茂安為副司令。這是1993年5月的事情。
楊茂良主政期間,果敢地區的毒品問題變得更加突出。其中最為重要的出口與通道,就是走中國境內。

中國雲南一度因果敢的毒品走私,造成了極大的負面作用。
中國,也由此從“過境”受害國,逐漸成為一個“消費市場”。面臨嚴峻的反毒任務。

果敢麻栗壩又到了1995年的秋天。
果敢楊家,終於又出現了棘手的“內訌”。這次“內訌”最終導致了楊家在果敢統治的結束。

下面是筆者1995年8月的一份材料:

雲南境外6支割據武裝(包括克欽獨立軍、坤沙蒙泰軍)中,“果敢同盟軍”楊茂良部是對中國進行滲透、毒品走私最為倡狂的一支。儘管其人數僅2千餘人,但所 轄區域是與我地、州接壤最多的一支武裝。楊部盤跨在我臨滄、保山地區及德巨集州境外,這三個地州恰恰是雲南毒品入境及其反毒的重要區域。近年來,楊部也進 入多事之秋,繼1992年的倒彭稱王后,近期又發生一起內訌事件,其權力進一步被削弱。但毒品貿易勢頭未減。

1995年8月1日淩晨6時,駐紮在我雲南潞西縣芒海境外—猛固的“果敢同盟軍”128師舉兵反楊,同時向外界發佈了《告戰士同胞書》、《和平宣言—施政 綱領》、《公告》三個文件。這是“同盟軍”自1989年3月從緬共中獨立以來的第二次大的內訌。經過2個多月來規模不大的十幾次戰鬥,起兵反楊的原893 師(現為128師)師長李林明(佤族),原猛固縣縣長孟沙拉(中國雲南隴川戶撒鄉人,阿昌族)、剛從128師師長位置上下來,但仍任“果敢同盟軍”副司令 的李德華(佤族)領導的佤族部隊在佔有優勢的情形下失去主動,放棄了原已佔領的大部分地盤,投到佤邦麾下。楊部失而復得重鎮猛固,但損失慘重,楊茂安的四 子現任128師師長的楊克勳陣亡。

此次內訌,楊部已原氣大傷,要恢復往日實力看來已不太可能。

(一) 事件的背景與原因

這次內訌的緣由是楊茂安1993年6月將小兒子楊克勳由營長直接安排接替李德華128師師長的職位,李自持功高反被削除了兵權,心中不為不滿。直接導火線 是,楊茂良為進一步控制兵權將128師與124師調防。於是,經過長期準備,李林明同李德華、孟沙拉合謀率以佤族士兵為主的128師易幟獨立。

這次兵變,得到了佤邦以鮑友祥為首的佤族勢力的暗中支持。率部反楊的李、李、孟三人,可以說都是楊部中既能帶兵打仗又屢立戰功的有功之臣,在楊部軍中有一 定的威望。李德華是佤聯軍司令鮑友祥的遠房親戚,曾任佤聯軍的連長。1993年2月,楊與彭家聲第一次內鬥相持不下時,楊向鮑友祥、李自如求援,鮑、李考 慮到彭與坤沙及林明賢(彭的女婿)的密切關係對佤邦北部安全不利,決定援楊倒彭。李德華受命率3個連秘密支持楊部並在戰鬥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彭家聲敗北。 由於佤邦借錢給楊部及武力支持,楊在短期內無力償還債務的情形下受制於佤邦,戰後楊部在佤邦壓力下重新整編部隊,李德華被破格提拔接替李林明師長位,成為 新組建的128師師長。“下臺幹部”李林明與鮑更有著不同一般的親密關係。早在60年代,李就在鮑任大隊長的“佤族獨立大隊”中任副隊長, 1968年,與鮑投入緬共部隊。李林明先後在緬共893師任二旅一營營長、副旅長、旅長、副師長、師長,在893師(現128師)有較好的基礎,同時李林 明與彭家聲關係密切。1993年楊部清洗時,李林明與原緬共貴概縣長、當時猛固縣長孟沙拉一同被免職。後所謂“給出路”政策,李被派到臘戍辦事處任主任, 孟被派到密支那辦事處任主任。結果兩人多時閑賦在家,做做生意,無所事事。楊家對佤邦的控制表現出不滿,常有微言,後發展到楊氏兄弟在公開場合說鮑的壞 話。這些話很快傳入佤邦領導層耳中。

第二個原因是佤邦領導層認為楊部近年來軍紀鬆馳,任人唯親,內部矛盾加深,大多領導為謀私利而不務正業,楊氏兄弟缺乏組織領導才能,其武裝已形同散沙一 片。尤其是楊部在毒品問題上的“不聽招呼”,造成中國極大反感並加大打擊力度。儘管1994年“5.8”一案中,在佤邦的壓力下雖未敢輕舉妄動,但其販毒 勢頭未減。毒品問題佤邦壓力更大,佤邦不願因此而惹惱中國,以至影響“大佤邦”戰略的實施。

這次實際上是佤邦解決楊部問題的一次試探,一種方式。

第三、緬軍政權對各支武裝的火拼總是持“坐山觀虎鬥”的態度,形式上不表態、不介入,暗中注視事態的發展。此次事件中,緬政府仍是靜觀其變。但最後選擇了 支持楊部,這是由於緬政府對東北部邊境地區割據勢力的力量均勢判斷後下的決心。儘管對外來的移民華人更有戎心,但更不願看到佤邦將從而成為緬中邊境的“獨 立王國”,“防其坐大,分而治之”是緬軍對付各種割據勢力的基本策略。

“8.1”事件中,當緬政府搞清楚有佤邦的背景後,便暗中給楊部提供支援,力圖維護楊部形式上存在,便於有更大的迴旋餘地。因此,楊部兵力與重武器的調動均經過緬軍領地,緬政府只當沒有看見。同時,與佤邦打招呼,認為“這是一次楊部的內部矛盾,其他方面不宜插手”。

(二)事件的發展與現狀

1995年7月26日,楊茂安在猛固主持召開“禁毒工作與部隊調防會議”,會上楊與副司令李德華就中國指責其為毒品集團等問題發生爭執。會後,李三人決定 利用調防之機動手。8月1日淩晨5時20分,“老師長”李林明率三個親信營的兵力將在猛固主持調防的“總參謀長”魏超仁、128師師長楊克勳、副師長魏 三、猛固縣長李朝華等人拘留,同時,師部警衛營被全部繳械;孟沙拉率二個營在調防途中的刺竹林帶將楊克勳的親信第三營繳械,在未放一槍的情形下,前後僅用 了四小時兵變成功。李部同時打出了“猛固民族保安軍軍政委員會”的牌子。

8月3日,李釋放了扣押的魏、楊等人及300名士兵,這批人回到果敢後成為進攻李部的重要力量。與此同時,楊茂安進行了各種活動及武裝進攻的準備。8月5 日,成立了以副司令兼124師師長王國貞和楊克勳為首的指揮部,動員了2千餘人的兵力進攻猛固地區。楊茂良親自到仰光與政府領導商談此事,謀求支持。另外 還向鮑友祥、克欽獨立軍、坤沙二旅吞臘等部積極做了工作。楊還對在佤邦握有實權的領導人私人說:“我們都是漢族,又是一起從中國出來的,應該留一些我們漢 族的地盤。”由於楊部承認佤邦的領導並在部分問題上執行佤邦的旨意,佤邦看到李林明部優勢漸失及繼續對楊進行控制的需要,最終放棄了李林明,將他收回佤 邦。

兵變成功後的李林明等,由於缺乏駕馭全局的領導才能與對整個形勢未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僥倖認為楊部會就此甘休並沒有能力攻打猛固,加上沒有得到佤邦的武力支援,逐步喪失了主動的局面,不得不將猛固得而復失,李率大多數人馬投到佤邦,孟沙拉則逃到中國邊境藏匿。

此次事件的佤邦背景,給鮑、楊關係造成進一步的不睦,不排除爆發其他衝突的可能。

“8.1”事件尚未完結,1995年11月,果敢出現了又一次“內訌”。這次“內訌”,使彭家聲重新回到了他盼望已久的果敢昔俄寨。

有關的情況是這樣的:

1995年11月22日中午,1993年初被楊氏兄弟推翻的“果敢同盟軍”領導人彭家聲與女婿“果敢東部同盟軍”司令林明賢,率林部及佤邦兩個營的兵力進 駐楊部轄區。當時,楊茂良正率部準備進攻今年“8.1”事件中的“叛軍”領導人之一孟沙拉在我畹町境外澡塘河的轄區。楊後院起火無心再戰,其部下一個營嘩 變投緬,楊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與緬甸臘戍軍區負責人在貴概談判,提出三個解決方案:一是要求與緬軍合作共同對彭,將來共管楊部區域;二是由緬軍收復後,楊 部編入緬甸員警系列,歸政府領導;三是要求政府在內地給一塊地盤“養老”,轄區由政府接管。緬軍方迅速選擇了第三方案。23日,緬東北軍區7個快速營開進 楊部轄區,並控制了彭部佔領之外的2個制高點,同時對我潞西縣芒海境外的猛固進行了包圍。26日,佔領猛固。

由林明賢與彭家富在前臺指揮的彭部,23日迅速佔領另一要地清水河,並對果敢地區實施了包圍。彭家聲聲言要“打一場血戰”,以雪1993年一劍之仇。

“11. 22”事件實際上是“8.1”事件的延伸和繼續。這次表面上因權利分配引起的內訌,實際上有著深刻的現實原因與鮮為人知的背景。不僅反映了原緬共分裂組織 間的爭權奪利,某種程度上體現了緬政府的意圖,同時,也是薩爾溫江東岸地區新形勢下力量均勢格局的必然結果。

彭控制的地盤與我雲南南傘、清水河兩個省級口岸對接,由於這裏有通往緬北臘戍最近的一條公路,果敢的地理位置對我十分重要。同時,華人聚居區的果敢,隨處都有血濃於水的親情,這是一塊無論從地緣、交通、人文等條件分析,均對我改革開放及國家安全有著重要意義的區域。

楊茂良兄弟在佤邦的暗中支持下,用武力將彭逐出果敢後,佤邦領導層很快發覺,表面服從的楊氏兄弟並未對“大佤邦”目標的實施帶來積極因素,反之,由於楊氏 的私欲太重,無法有效控制毒品流向而惹惱中國,這樣,果敢楊部很快失寵於佤邦。中國也開始對楊“以壓促變”。佤邦領導層最終形成了一致的判斷: “選錯了人。”

在果敢地區,因楊氏四兄弟是“文革”中出去的,根基較淺,“民心”一向不穩。這些因素導致了楊部的最終垮臺。

1995年8月1日,原楊部親佤邦的副司令李德華及彭的親信李林明、孟沙拉等人在雲南芒海境外的猛固舉兵易幟。後因佤邦領導層意見相左失去機會,二李敗回佤邦。但是,此次事變為楊部的瓦解奏響了序曲。

楊的“不聽招呼”,使佤邦最終下定了解決的決心,其最適合的人選就是當時在女婿林明賢孟拉總部不遠的山頭上“閒居”,僅有二三十人又經常“受氣” 的彭家聲。1993年決定“扶楊倒彭”的佤邦部分領導人感到“內疚”,於是,鮑友祥決定對彭做一次“補償”。1995年10月23日,彭家聲與少數親信研 究決定,借佤邦之力,伺機奪回果敢。同年11月中旬,楊茂良率部進攻澡塘河(雲南畹町境外)一帶的孟沙拉部,老街、清水河一帶兵力空虛,彭認為是下手的好 時機。11月17日,許多被林明賢部制服的佤聯軍隨
楊茂安得以逃脫彭家聲進駐果敢,因途中遇大雨,。22日,彭家聲到達清水河。

當時,楊茂良已與緬臘戍軍區談妥進攻孟沙拉的條件,正在返回木姐的途中,接到信報後,調轉車頭於11月20日重返臘戍軍區。隨後,楊向緬政府提出上交軍備 倉庫、要求緬軍維持果敢地區安全、重新劃地保證其安全等要求,緬方馬上應准。11月22日,緬東北軍區第一戰區6個快速營、1個炮營出動。2個營佔領猛固 地區,其餘跨越薩爾溫江在老街、清水河等地制高點駐守。彭家聲介紹說,1965年因果敢土司內亂,緬軍藉口駐兵江東果敢,至1968年,當時的緬共人民軍 將其逐過江西。近30年,緬軍第一次越過了薩爾溫江,這對於緬政府是有其戰略意義的。

1995年12月20日,由緬政府、彭家聲、果敢代表三方組成的“果敢臨時政府”成立。緬軍聲稱,“一旦局勢穩定,就撤出軍隊”但我們在1996 年2月初的考察中看到,老街至清水河42公里的地段上,幾乎所有的制高點均由緬軍控制,根本沒有“撤出”之意。看來,要緬政府放棄江東,是較為困難的了。

果敢彭部的現狀及發展態勢:

彭家聲重新入主果敢後,“霸氣”少了許多。多時採取“低姿態”,著眼於發展本區域的經濟。為此,爭得了不少“民心”。尤其是緬軍入駐果敢後,整個地區的漢 人均有一種“危機感”,迫切需要有果敢人的首領,這一點對彭家聲來說,也是較為有利的。彭家聲同時與中國地方當局保持著十分友好的關係,他說,我們是中國 人,只有依託中國才能發展。

我們看到,果敢兩個重要的口岸——老街(南傘境外)、河西(清水河以西)現均由彭部把守,出入境檢查由彭部軍事人員負責,緬政府軍只管登記來往車輛,沒有 邊境進出管理權。在我南傘口岸3平方公里的經濟開發區對面,彭部果敢市的3平方公里的經濟開發區與此對接,有關勘察工作元月底已全部展開,並開始招商引 資。原有的與中方合資的“果敢捲煙廠”及新合資的“555煙廠”即將恢復生產與並投產,在基礎工業方面,彭部超過了佤邦,丁英部,林明賢部。

彭部軍隊現有人數約在3000人左右,司令是其弟彭家富,參謀長是彭家聲的大兒子彭大順。與緬軍所不同的是,彭部人馬主要負責口岸和壩區的防務,而緬軍則 在山上駐守。雙方軍隊進駐果敢後,為保持主動誰也未打出第一槍,衝突僅限於武裝對峙。由於緬兵搶、偷、強姦婦女等活動頻繁,彭家聲組織了“棒棒隊”,專門 打違紀的政府兵。更有甚者,緬兵曾到中國村寨中偷搶,並在南傘口岸,與我邊防檢查站直線僅300米的二個小山頭上,構築了工事,我南傘與彭部經濟開發區均 在其威懾範圍內。它的工事曾挖進我方寬44米、縱深32米,雖經外事交涉退回,但其工事在山上,對我招商引資極為不利。

果敢的毒品問題是一個嚴重而棘手的問題,據有關統計數字,我查獲的海洛因70%是果敢地區所為。對此,看來彭家聲現在已經引起了重視。元月20 日,彭頒佈96.1號禁毒令,聲稱打擊向中國販毒,對毒源改植,提出了設想。彭部從我有關部門引進種子,種植甘蔗5千畝,由我方糖廠收購。彭家聲親口說要 搞一個毒品展覽館,以教育後人。楊部因在毒品問題上造成的被動局面對彭的影響是深刻的,故其上臺後馬上向中方表示了禁毒的願望,並對中國有關部門部門進行 了委託,提出力爭在3—5年內逐步進行替代種植。但能否言行一致,還要用時間來證明。

彭家聲能基本控制果敢地區看來已不成問題。原因有四:一是果敢民眾對其的認同與選擇,目前還沒有可替代彭之人;二是由於楊氏兄弟將緬兵引入果敢,該區域的 華人已對楊氏兄弟將緬兵引入果敢,該區域的華人已對楊氏兄弟產生強烈的抵制情緒,楊策反該區幾乎已不可能;三是彭與鮑友祥、林明賢、坤沙等人關係較好,最 近又被推舉為四支武裝組成的“和平民主陣線”主席,“友鄰關係”較好;四是彭曾是原緬共組織中第一個與政府和談的有功之臣,加之其在果敢的影響力,緬政府 也懼他幾分。緬政府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即:武力解決了彭部不一定能控制果敢,不一定能在江東占穩腳,如這次機會失去,估計本世紀內駐兵薩爾溫江以東地區是 不可能的了。

彭部今後的發展態勢,估計有以下四個方面:

1、 如能真正象彭所言,逐步禁絕毒品,打擊海洛因交易,並取得中國及國際上的支援,經濟的發展前景是樂觀的,其政權也會得到相對鞏固。

2、 由於其身份,現在彭已是四支武裝(佤邦、林部、孟沙拉部、彭部)的形式“盟主”,如其運用得即,對果敢政權的鞏固發展有利。

3、 從其他各支武裝中,彭部已看到發展經濟的重要,由於其地緣、人文條件上的優勢,走上正軌後,果敢的發展也是具有潛力的。

4、估計緬甸政府不會放棄利用彭家聲來維持果敢地區的穩定與邊境的安寧,儘管政府駐足該區,一時半下還不敢輕舉妄動。特別是近來幾支武裝在坤沙問題解決後形成的“共識”,其利益關係更加緊密了。3月底,緬政府把彭家聲接至仰光“安撫”就是這個用意。

上面預測的發展態勢,一年後的的看來,這個“命”還是給“彭老倌”算對了。

今日之果敢,彭家聲仍然是“緬甸國防部特警部果敢分部”的“司令”。

“緬甸國防部特警部”是1992年以後成立的一個武裝單位。司令部設於緬東北部的當陽,總司令由何紹昌擔任。何本人就是佤族,1990年從岩小石的佤族部隊中投向緬政府。不久,出任緬甸“國防部”專門為緬北幾支地方民族武裝設立的“特警部”的司令。

以上提到的孟沙拉“保安軍”,由於孟與彭家聲的關係較好,也於1996年6月重新歸順了彭家聲。孟沙拉的部隊1千餘人,也同時被編為“特警部猛固分部”。

曾在果敢稱雄一時的楊茂良兄弟,也同時於1996年下半年,放棄了政府在邊境地區劃給的“領地”。雖然仍歸“特警部”領導,但楊氏兄弟去意已定,擬在商海中有所發展。

楊家兄弟成立了“緬甸金江勝利有限公司”,總部設在了臘戍,並在木奶、九穀、貴概等地設有辦事處。仿佛已經淡忘了金戈鐵馬,東山再起是不大可能了。

果敢的麻栗壩,集日上的老街依然十分熱鬧。兩國邊民往來已經非常方便。趕集的鬧市中,你可以看到中國來的遊客。從這樣的喧嘩中,你很難想像的出,果敢的昨天是一個怎樣的模樣。

“果敢族”還要在這裏繁衍生息,代代相承。

但原,不久的未來,人們在這裏再也看不到美麗的罌粟花。



※編按:

     1989年果敢脫離緬甸共產黨,另立門戶組建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或果敢同盟軍(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是年與緬甸軍政權逹成停戰協議,現今軍力維持在3仟人左右,擁有自己的軍火工廠,首府為老街(Laokai),緬甸軍政權1995年進軍果敢, 有 12營軍隊駐紮於果敢地區,軍力同樣在3仟人左右。

果敢地區居民結構:華族(Chinese,當地人自稱果敢人或麻栗壩人)80%、撣族(Shan)10%、及佤族(Wa)、布朗族(Palaung)、傈粟族(Lisu)等佔10%。

學校教學媒介語文以華語文為主。

官方語言:果敢語(中國雲南方言),華語(中國稱普通話,台灣稱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