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 

編按:本文完整轉載自「潘翰聲-為地球嗆聲」,特此感謝。 

 

1993台北市政府捷運局規劃報告書之新莊機廠預定地,現在滿滿都是住宅和小工廠,合不合法?

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在1993年規劃報告書第173頁,明白將機廠規劃於「位於新莊輔仁大學旁,三和路與三泰路間,目前大部分為違章之一、二樓工業廠房,並有部分較大之違建興建中。」。

有圖為證:圖5-35-2

 

新莊機廠乾坤大挪移之後,目前正準備將樂生院完全吃掉!

 

就在蘇貞昌登記參選的良辰吉日,官邸遭到樂生院民與學生圍堵,院長狀似無辜的表示「這件事情並非行政院 處理的」,欲將皮球踢回台北縣市政府。新莊線捷運與樂生院用地衝突為時已久,為何迄今依然無解,正因為這就像蘇貞昌口中的特支費一樣是「藍綠共業」,而且 正在製造當中,並具體而微點出了台灣社會停滯不前的政經結構。

當年日本為了推動現代化的表徵,設立非人道的漢生病患集中營,也強制推行於台灣與韓國殖民地。近年日本政府除了公開道歉與賠償,院區也作了歷史保存,未來極可能成為一項橫跨東亞三國的世界文化遺產,也將是台灣首次躍上國際舞台的文化遺產。

中華民國政府承接了樂生院的隔離政策,「以院為家」刻於日本皇室所置的大石上,永遠的第一夫人蔣宋美齡 也曾留下墨寶。陳水扁總統雖代表政府深沈的道歉,事後卻不聞不問,其所頒發的「抗癩鬥士」金牌宛如玩笑,便被擲於凱達格蘭大道上。呂秀蓮副總統,則對院民 怒斥「你們賠得起嗎?」,人權鬥士的駭人言論更堪稱一絕。

這理當是在野黨修理執政黨總統候選人的極佳工具,為何卻噤聲不語,反而見到民進黨年輕立委與國民黨地方派系年邁領袖,在北縣攜手唱和。恐怕是新台幣無人能及的黏著力發揮神蹟,就如莎士比亞所說「金錢能讓仇敵變膠漆」。

 

新莊機廠選址的變更,揭露了短線土地利益根源於長期佈局的過程,及不分黨派的共同造業。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在1993年規劃報告書第173頁,明白將機廠規劃於「輔仁大學旁,三和路與三泰路間」,並描述該地「有部分較大之違建興建中」。但1995年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定稿本,第4-27頁則寫道「原擬於輔仁大學附近約20公頃農地為廠址,但因都市計畫因素,只得另覓機廠位址。」短短兩年間,機廠從散布違章工廠的平整農地,變更至樂生院民合法居住數十年之山坡地,更增添三十億元整地費用,其幕後秘辛只要調閱會議記錄就不難查出。 

當年作地目變更時的蘇縣長怎會毫不知情,而未來總統大選更需要全國第一大縣的跨黨派樁腳支持,文建會的古蹟審查與保存計畫為何壓下不發,便不言可喻。而早年決定路線,過去拖延保存計畫評估,現在又貼出拆遷公告的台北市政府,同樣難辭其咎。當年分別作地目變更與路線決策的縣市首長,現恰為兩黨角逐總統大位的熱門人選,這是真相無法攤在陽光下的原因嗎?

在捷運沿線擁有大量土地的各方開發業者,早就等待捷運通車,以實現財富上漲的利益,由於不動產市場價格具高度波動性,即使專業機構的保存計畫只需延四個月,他們都無法再等,而假整體民意施壓於政府。因低利環境復甦的建築業,正競相將土地變為商品,使得陸上砂石供不應求彌足珍貴,樂生院山坡地便成為業者覬覦的肥肉,傳聞前一批土方售得三十億元去向不明,未來剷除樂生院的利益將由誰分享? 

以爆料維生的政客與名嘴,為何對這兩三個顯而易見的弊案興趣缺缺?其實狀似公共論壇的名嘴開講,本質上乃黨同伐異的政客宣傳大隊,任何同時牽涉雙方利害關係的事,便極有默契的視而不見,蘇花高開發案、台塑鋼鐵與八輕開發案、北投纜車弊案、松山菸廠巨蛋BOT案,以及更多的公共事務都因此消音。

 

身為大台北生活圈的一份子,我寧可等一百多天把事情做好,也不希望未來便捷的交通是建築在不公不義之上,而與這些人承擔歷史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