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

[樂生電台]

[搶先收看]:公視的「公民眾議院」

昨天(3/17),公共電視的公民眾議院邀請了樂生院民、新莊市民、地方民代、地方官員、學界代表、工程技師、文建會官員舉辦了一場座談會,會中雙方針對捷運規劃的歷史、樂生古蹟認定的程序,以及機廠規劃的技術問題有針鋒相對的討論,值得收看.....(收看節目)

 

[樂生新聞]:3/11,媒體沒有報導的事

311

Add to My Profile | More Videos


[文章精選]:【media】just grumble

編按:本文完整轉載自「哈囉~ 馬凌諾斯基」,特此感謝。

從很久以前,我就開始敏感於語言這樣的問題如同巴別塔一般,讓人與人之間無法相互理解,或者製造出誤解。但是我察覺卻無法解決,如果這是所謂上帝的設計,誰又能超越在他之上?

然後,我們看到這個社會也許使用同樣的語言,但語言使用卻有相當的歧異。尤其是政客的語言,成功地讓大眾跟隨或是對 抗。如果你看得懂這其中的巧妙,就知道那是種不需要論述的口號引發的激情,問你「對不對」,「愛不愛台灣」,大罵「中共同路人」,或是狂吼「阿扁下台」。 不需要幾個字就可以讓民眾盲從跟隨,中間沒有任何可以質疑的空間。我說,廣告,也是這麼用的。一個slogan讓你朗朗上口,加深你的品牌印象,然後你不 由自主會選擇它。政治也一樣,他的口號換你的選票。

我不是搞社運的,也不知道社會運動該怎麼搞。可是,當我看到「原地續住樂生院」、「公開審議九十趴」隨著學生被警察 抬上警備車時零星出現時,我完全不知道這些口號代表什麼意義?這兩句口號,每一句都需要被解釋的,特別那個九十趴。這跟「阿扁下台」不一樣,阿扁下台是一 個要求,也可以是一個動作,更可以成為一個結果,主詞、動詞都不缺,意思非常明顯。當你續問:「為什麼阿扁要下台?」對方可以說因為他貪污、因為他做不 好,因為如何如何等「個人評價」來表達自己的主張。所以阿扁下台不需要被論述,他是個可以被簡單操作的語言。

可是,樂生院的問題不是。今天媒體報導了這個新聞,只能鎖定在衝突,沒有一家媒體願意解釋什麼叫做九十趴,樂生院的問題是什麼。就算一直報,還是沒有人知道到底在「吵」什麼。即便是平面媒體。

各位大記者肯定不願意被我這個小毛頭指導「如何寫新聞」吧?理論上,在一個讀者不清楚的名詞、論點被丟出來時,一個 記者就有義務解釋它。用簡單的語言,讓讀者清楚瞭解的方法解釋。當「九十趴」出現時,你不能假定讀者一定知道,於是,你有義務讓他們知道。這是記者這個工 作價值的存在,必須信實地表達消息與訊息。

今天電視抄平面,平面也不用功,覺得讀者可以隨便應付。卻留給讀者、部落客自己去找學者、找資料,搞清楚這九十趴是什麼,去用自己的方式對社會講清楚他們的主張是什麼。

那我們要記者做什麼?記者又有什麼資格領薪水?又稱什麼第四權?你們監督了誰?報導了什麼?

我實在不想這麼說,但全台灣的"主流"媒體,現在似乎只剩壹週刊、蘋果值得「尊敬」。當我們看到問題背後的不公時,我實在沒有想到我冒出來的念頭竟然是去求壹週刊跟蘋果日報--人家還會做表格耶!

以前我在科班學到的「幫讀者整理資訊」、「心中有讀者」等等技巧,都在黎智英的媒體看到。其他媒體就只是尾隨著別的媒體跑,而這些媒體再追著什麼天王的屁股後面跑。

我承認我就是對媒體非常不爽。

好,小雯康復我也替他高興,可是你不需要用一個頭版頭加上一整個三版去談這件事,你要談這件事也ok,新聞感差了 點,不懂新聞價值,也是瞧不起一下就好了。可是你提到了「部落客串連」,而綠黨過時效性你不談就算了,現在的樂生串連你一個字都沒碰!那你何止沒新聞感, 根本就是失職。如果你不懂部落客,不懂網路,所以無法「聞」到這個新聞,也就算了。受訪的部落客,包含米果跟凱洛(工頭堅女友)都跟你說現在最熱的串連是 什麼了,你還是可以一個字都沒有碰。

(喔,這個報紙還請了一堆作家、記者、文藝人士開了一個「編輯部落格」喔,還辦了 什麼華文部落格大獎喔。然後他們的評選標準是八天47個串連很厲害,完全忽視三天一百三十多個部落格串連喔~。再說一次,小雯復原很棒,我也很感動。所 以,串連的意義在於有沒有成功嗎?難道明年蘇貞昌敗選,樂生院也拆了,這個活動才會被記一筆嗎?喔,當然,因為該瓜分的利益都分完了,也不怕別人來討 了。)

質報?以前我們大學報要是敢這麼沒有sense,就算不做頭條,要是連個六條或box都沒有,我們就要站起來跟全班 (一百多個同學)道歉,可能稿子還要從四樓被丟出去。怕黑道還是怕後面的利益團體?以前我學長姐、同學當大學生時被恐嚇都沒在怕的,你們堂堂大報怕什麼? 比大學生還沒guts!(我突然想到大學老師兇狠地罵我們沒guts的表情)

沒guts沒新聞感什麼都沒有也就算了,人家給你拍個新院區,給你一個新莊市民來做「平衡」報導,你也不疑有他就做 了。你覺得你做到「平衡」報導了嗎?你以為拍拍衝突場面,再來個對立面,就叫平衡嗎?你講了「新院區像天堂」時,請一位新莊市民來抱怨時,你有花了同等時 間講出樂生院民和學生的「主張」嗎?你有嗎?

我有幾個學弟妹在現場被抓走,雖然有人被警察禁止上廁所,覺得應該去找泌尿科開個驗傷單之類的,但他們覺得「在台灣 當警察真的很可悲」。但提到~「當記者」,他說他很不願意這樣說,但是「可悲可恨可惱可惡可憐可鄙……大概也不脫這些字眼了吧。」結論是,還好沒有遇到任 何一位叫得出名字的校友。

也許,因為受過相關訓練,讓我們對媒體的表現,更為激烈。

不夠格當第四權也就算了,還當政府的打手。不論藍綠統獨哪一個媒體,真是有你們的!還好記者不是用稅金在養。

消失前夕的樂生悼辭

其實我本來不是要罵媒體的~結果一罵就欲罷不能了。我本來是在想,如何用普羅大眾的語言來說清楚訴求,還有告訴大家 這後面的問題。不過我可能還在激動的狀態中。用活動來吸引鏡頭是必要的策略,但以現在媒體的態度跟素質,別渴望能透過他們傳達出什麼有效說服,有時候反而 是反效果,讓他們製造了「鬧事」的假象。

不論時間晚不晚,我們應該透過這個機會,思考如何用一種很地方的思維,很庶民的語言跟態度,去面對今後可能會面對的一些需要支持的議題。這可能是可以留在我們心中的紀念價值。

雖然有人不太同意這樣的庶民說法,不過我還是在此列出同樣學人類學的新莊居民polanyi的人類學式游說方法:【書寫‧浮生記】風水觀的地方發展—樂生院保存的常民思維

不過,我覺得叫周杰倫或五月天唱樂生之歌,搞不好「非常」有用。台灣可以跟泛政治比美的,大概就是流行音樂文化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