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 

編按:本篇完整轉載自克爾特札記,特此致謝。 

認識樂生案,就是認識自己的處境  

 儘管這是一個籃球部落格,我願意多花一些時間跟你談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的日常政治。他與當代社會的特性有關係,而與政治體系沒太大關係。他與我們自身的權益有關係,而與媒體上那些明星政治人物秀與政治操弄沒太大關係。

這 樣的事情也可能會發生在你的鄰居身上:想像有那麼一天,政府為了道路拓寬而徵收你鄰居的土地,那塊土地上有著七十年的老厝和他七十高齡的祖父母。鄰居不願 意搬離那棟充滿家族的歷史記憶,而且對整個社區而言意義也十分特殊的房子,老人家也有適應新環境的困難。他們花了很多功夫向政府抗議,申請古蹟保存而不 得,因為政府總是用公共建設的專業理由表示「道路非通過這裡不可」,政府不斷透過專業的姿態、專業的權威來排除鄰居的抵抗,而事實上他們只是借重專業的語 言便宜行事,並不想要真正就專業的角度仔細研擬兩全之策。

後來,你的鄰居終於想到,不如請一些專家來作評估。結果專家作出來的評估顯示「道路的拓寬不需要完全破壞這棟古厝」,並且擬定出保留古厝百分之九十 的可能方案。你的鄰居對此結果興奮極了,立刻要求政府能尊重這樣的專業評估意見,對可能的方案進行公開的討論。但這時候政府卻放棄了專業語言,轉而對人民 高喊著「因為抗爭的關係道路一直蓋不起來,導致民生與經濟嚴重損失」。政府說「我們沒有時間再就專業面向進行研議了,必須刻早動工」。儘管你的鄰居開始拼 命懇求政府能就專業角度好好審視這個可能方案,但政府只是推託著不肯審理,然後擺出「不拆房子就不蓋道路」的態度,並將道路工程延宕的責任都怪罪在你鄰居 的頭上,下令限期強制拆遷。

你那莫可奈何的鄰居就要被迫搬家了,而真正可怕的是,你對這樣的事情與其曲折過程卻一無所知,只覺得成天抗議的鄰居很吵很煩,認為鄰居正在為他的私 利而妨礙公共利益。為何你一無所知?因為政府什麼都不肯說,他不告訴你「道路其實是可以用其他方式興建的」,他隱瞞了大量的資訊,讓你覺得眼下只有「保留 古厝放棄道路」以及「保留道路放棄古厝」兩種選擇。他放任你與你的鄰居之間產生矛盾、間隙、對立乃至於仇恨,他逼迫你與你的鄰居玩起零合遊戲。

你的鄰居最後豎起白旗離開了這塊傷心地,你還以為是你獲得了勝利,但最可怕的事情還在後面,因為,接下來,政府打算徵收你的土地。


也許你有注意到:右邊有一個小小的公益聯播,裡頭有關於樂生療養院即將被強迫拆遷的串聯活動。在維基百科條目之 中你可以看到這樣一段記載:「由於台北捷運新莊線興建機廠的需要,樂生三十公頃的舊院區,有一半將被徵收為機廠用地,數十幢院舍都將被拆除,引發了工程與 古蹟保存的爭議。目前許多單位,包括臺大城鄉所、青年樂生聯盟等,均加入搶救古蹟的行列。目前『新莊線捷運工程與樂生療養院保存計畫』獲行政院核定,古蹟 與捷運共構使用,保留41.6%的本院院區,唯細部問題還有待會商」。這是到去年的情勢。那麼,最近許多單位想要「搶救」什麼呢?現在的爭議點在哪裡呢? 急迫性在於:政府將要在一個月之內不顧院方的反對強行動工。爭議點在於:相關搶救單位以及文建會都支持另外幾個可以保留90%院區的方案,方案的可行性也經過欣陸公司的專業評估,但一開始以「專業上不可能保留」推託的政府相關單位,到現在也已經不想要再研究任何專業意見,他們就只想要趕快把機廠蓋起來。

樂生療養院的拆遷案比開頭的故事還複雜得多,事實上也不存在一個有意識的「政府」主體去分化人民、造成矛盾。但如果你開始接觸樂生案,你就會漸漸地 發現:怠惰的政治家同樣會讓權力產生獨裁暴力的效果,官僚體制的推諉卸責、隱藏資訊,會自動讓一些人與另外一些人陷入囚犯的兩難之中。這就像是你在高速公 路上開車,前面的車子忽然煞車,而你沒有踩煞車,這時若是你存心緊握著方向盤衝撞前車,那和你完全放開方向盤讓車子自動衝撞上去,結果是一樣的。在今日的 程式社會中,我們的現代生活是一個這樣的系統生活狀態,各式各樣的權力以高速慣性地行駛著,即使換了統治者,權力的慣性還是在。而如果統治者不理解方向盤 意義與煞車的作用,那麼整個政府就會看起來像是一隻失控的怪獸,粗暴而蠻橫地撞向前方。

目前政府依舊不打算積極地讓民眾對各種方案集思廣益,而以不合作的方式消極地任民眾誤以為:「樂生院與機廠只能選擇其一」,讓民眾產生錯誤認知,以 為這兩者是矛盾的。但看看現實狀況,目前是「保留41.6%院區方案」與「保留90%院區方案」之間的爭辯,光是看這兩個字面的意義,你就該問問「非得拆 掉樂生才能蓋機廠的想法是對的嗎」。所以你可以去思考一件事情:如果一開始政府就有心保全樂生院,甚至在兩年前的爭議之初,就好好地坐下來與專家學者共同 研商出保全的方案,那麼這段工程會延宕這麼久嗎?為什麼政府一定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否定一切的可能性,然後等到人民挖掘出各種可能時,才開始喊著「沒時 間」?

新莊人,為什麼你與樂生之間是處於矛盾與利益衝突的關係?政府告訴你,樂生抗爭會延誤捷運新莊線通車的時程。於是我看到一堆很有趣的說法。有新莊人 抱怨他們家門前道路的捷運工地妨礙了交通也妨礙了發展,憂心延誤通車會帶來負面的影響,要持續忍受交通黑暗期。這雖然是很本質的擔憂,其實是很離譜的抱 怨。因為你家前面那段工程有自己的工程進度,只要完工了,道路就修好了,頂多就是底下沒有捷運在跑。那些工地不會因為機廠工程延誤而留個大坑洞在那裡兩 年。且捷運單位一直宣稱新莊機廠的延誤會阻礙通車,但事實上,有些段落理論上也是可以先行通車的,只是實際上維修保養絕對會受到影響, 所以也可能就是不營運。但無論如何,新莊人,再說一次,你覺得很困擾的那些道路工地,並不會因為新莊機廠沒蓋好,施工單位就把它放著不完成。瞭解我的意思 嗎?你仔細想想就知道,因為捷運帶來的交通黑暗期,台北市本身也長期地忍受過,到現在信義路也還是被挖得坑坑疤疤的。那一定不好受,但是請你試著稍微覺查 一下自己的想法:你是不是把新莊交通黑暗期的氣出在樂生議題上頭,聽到「延宕」兩個字就下意識開始恐懼「有一個工地會在你家門口或你天天要經過的道路上多 擺個兩年」?

然後你想想看,如果你發生了這樣一個錯誤的認知,政府會不會試著做宣導,試著安撫你,試著跟民眾承諾說不會有那麼離譜的工地擱置狀態出現?不會,因為政府的不溝通、不作為,可以讓新莊人與樂生之間陷入更矛盾的狀況,這對政府想要強行排除樂生的計畫反而是有利的。

那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如果願意扛起文化保存的任務,他們會怎麼做?他們會把工期延宕對交通的影響做更具體的說明與澄清,他們會向新莊市民解釋保存樂 生院可以帶來的文化收益,他們會去更積極地推案,協調各方面的專業意見與地方利益,盡善盡美地構築一個公共政策。只要這個政府有心,許多社會的矛盾衝突與 對立將不會是你眼下所見的那樣。

所以讓我們來看 How 的這篇文章, 用我的話總結來說:「高品質的公共政策」要先從哪裡開始做起?要先從「開放而參與的政治架構」開始做起。要先從避免訊息壟斷,解除資訊不對稱的狀態開始做 起。我們不能再因為政府的有心或無意,而被迫在兩個虛假的矛盾對立關係中選擇一個立場。我們期待的,是一個願意讓公民在開放而參與的政治架構中,透過資訊 透明化、有效議題的設定、審議民主的原則等方式,以化解彼此矛盾,調和利益衝突,結合社會力量共同尋找一個共榮之道的政府。我們期待有一個政治人物能夠具 備這樣的理想,能夠深思公共政策形成的方式,能夠讓公民協力把握住這個社會的方向盤,而避免現代系統社會中官僚政治所造成的危害、失速與撞擊。


我花了這麼長的篇幅與您分享這樣一個圍繞在我們日常生活的公民政治議題,以及我心中的主要想法。現在,我邀請您關注由瓦礫anarch 所發起的這項串聯活動。樂生院爭議是一個存在多面向的複雜議題,每個人的切入點也都不同,但你可以看到,有許多知識份子,「不約而同」地對於目前樂生爭議 的狀態以及政府處理的態度,已經達到憤怒的程度。當行動者強調文化保存與人權關懷的時候,政府推託給工程技術專業;當行動者從工程技術角度切入的時候,政 府又找其他理由推諉卸責。政府不願意回應樂生行動者目前最卑微的訴求「公開討論,停止迫遷」,政府不願意正視這類長期存在的公共政策議題困境,高層的領導者只對於下一場選舉,只對於「大位」的謀奪與推演感到興趣。

碰到這些政府機構與政治人物,我們到底還能怎麼辦?如今樂生的保留行動已經到了生死關頭,政府強制要在一個月之內逕行拆除,而所有奮鬥過來的人都已 經兵疲馬乏。就像瓦礫說的:「許多民間團體陪著院民走到今天,在有限的人力下,所能想像到的行動幾乎都已窮盡。」當瓦礫喊出「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選票」 時,當 anarch 決意要透過選票「用樂生人權逼政客表態」時,當他們祭出直接赤手攻蛇七吋的不得已手段以表達自己的憤怒時,我想我們心中都有最沈痛的覺悟:這場樂生保衛戰 已經打到決戰下的最後關頭了。

在這裡,我不打算先試著說服你加入這樣的串聯,因為樂生是一個相當複雜的議題,在加入串聯之前希望你有所準備。所以我試著說服你先「關注」這樣的串 聯,關注樂生的議題,並且試著思考其中的問題,試著思考樂生爭議為什麼會走到這樣的地步。為什麼我們必須糾結在「贊成」與「反對」的論述中,任顢頇怠惰的 政府將人民打成衝突的兩方,讓行動者如此孤獨而精疲力竭地尋找著可能的出路。如果政府能夠從一開始就積極介入,那麼甚至就如一些「大力贊同拆掉樂生」的人 所說的:「就算是把憑空耗損的兩年與好幾億拿來用於樂生原狀搬遷他地,那麼現在也早就完工了。」各式各樣的可能聽起來都比現在這樣衝突尖銳化的狀況還好, 你可以再仔細想想過去與現在種種例子,我們的政治到底是出了什麼系統性的問題,使得我們的公民社會走到今日這樣的田地?

樂生的抗爭不是在對抗一個新莊市,樂生的敵人不是他的鄰居。希望你能握著你的下一張選票,將這樣的事情想清楚來。你希望自己的政府挑撥你與你的鄰人對立,還是希望自己的政府能夠讓你與鄰人團結在一起?


以上引用:瓦礫串聯anarch 串聯How 串聯替代方案

除了上述連結外,展開延伸閱讀旅程的其他五個隨選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