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為什麼我要寫『搶救童玩節』與『罷免呂國華』?


首頁 / 串聯語法及列表-代宣言  / 活動發起 / 網摘 / 在地聲音 / 給宜蘭縣長的每日一問
 

2007/8/10

[轉載]Mark:為什麼我要寫『搶救童玩節』與『罷免呂國華』?

首先得講講我的政治立場。我當然是綠色的,但是在這幾年民進黨執政後,也變的沒那麼綠了,我曾希望陳水扁總統下台謝罪,也反對貿然的去中國化與正名。但是既使如此,每次講到對於政治的看法,不是被泛藍的罵綠色的走狗,要不然就是被泛綠的罵綠色的叛徒。

怪了,在台灣只有藍色跟綠色嗎?難道真的沒機會從不同的角度或是說更高一點的角度來看事情。

另外,有人不爽我刪了他們的留言?因為他們一開始就罵這些串連的人是笨蛋、是白癡,這樣的態度令我無法接受!要批評、要討論我都很歡迎,但是如果要謾罵,很抱歉,我當然沒風度的直接刪除。如果不高興,大可用自己的 Blog 來罵我,我絕對刪不到。

我也直接刪掉某好辯網的廣告,它直接把這個議題定義成『你認為童玩節停辦,國民黨籍的縣長呂國華該負什麼責任?』的白目題目,你這不是直接要陷這樣的串連活動於不義嗎?

抱怨完了,現在可以來談為什麼發起要『罷免呂國華』縣長的活動了。這純粹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你不喜歡聽那就離開!

提議罷免呂國華縣長,真的不在於停辦『童玩節』這個事情上,而是因為他用一個『最傷害宜蘭人的手段』來停辦童玩節。

首先來講停辦童玩節的整個過程:

  1. 縣長剛好選在童玩節的中間,來宣布停辦童玩節。這個作法,如果不是在炒尾盤,拉台童玩節的人氣,就是他的政治神經不太靈光。不僅打擊宜蘭人的士氣,也打擊了正在努力辦著這些活動的工作伙伴們。更糟糕的是,如果他真的是在炒尾盤,那簡直就是欺騙我們所有人的感情與眼淚。
  2. 在宣布停辦之前,沒有跟議會討論,根本是一人決策。這就像是一個公司的 CEO決定把品牌換掉,不僅員工不知道,連董事會都不知道。這樣的 CEO,我很好奇那個公司會繼續留任他。
  3. 在童玩節宣布停辦前,沒有任何替代方案,一切從停辦後開始想,這是覺得最詭異的地方。沒有任何配套計畫,就敢那麼勇敢的停辦?還說 9月底一定宣布明年的替代方案,一定更好,一定更棒,成本一定更低。如果這麼簡單,為什麼今年不作?
  4. 漠視『童玩節』的品牌價值。先 不管這是不是民進黨執政留下來的『餘毒』還是『遺產』,至少對目前宜蘭縣民是個值得驕傲的品牌價值。在處理這個品牌時,竟然可以這麼輕易的宣布放棄,而非 改善與創新。我真好奇,難道 LV 或是 GUCCI 永遠都賺錢,從來沒賠過錢?如果那麼輕易的就換品牌,也就不會有現在所累積的驚人價值了。
  5. 一切都是別人的錯。在宣布停辦的過程中,把一切的過錯都推給所有的人,但是自己都沒錯。

我當然知道自劉守成縣長開始,童玩節就開始往下滑,但是大家積極思考替代的方案,例如童玩公園就是其中之一。可是最後因為環評沒過, 所以胎死腹中,甚是遺憾。但是好笑的是竟然呂國華縣長今天在報紙說:『如果把這 12 年辦童玩節的經費省下來,拿來蓋一座童玩公園都夠了。』這樣的笑話。如果沒有這 12 年的努力,大家真的會把『童玩公園』這個事情當作一回事來看待嗎?竟然可以那麼殘忍的消費這件事,真是夠了。

所以為什麼沒人怪罪劉守成縣長,而是把錯算到現任縣長的頭上。除了剛剛講的幾個原因外,還因為現任縣長是宜蘭縣民『現在』的火車頭啊,當火車頭自己都跑不動時,就怪不得大家也想換火車頭了。 

再 來,我想談談我對拯救童玩節的看法。在講童玩節之前,想先講一下我自己跟童玩節的關連。第一次的童玩節是在 85 年舉辦的,那一年我大概去了三次會場,在我的印像中這真是個好玩的活動,不僅可以玩遍各國的童玩,表演結束後還到後台找外國團員交流,雖然只是幾句簡單的 英文,可是卻非常的興奮。

到了 86 年的時候,宜蘭舉辦了『全國社區總體營造博覽會』,我不知道各位宜蘭人還記不記得在會場上發的『宜蘭縣社區總體營造』的計畫書。裡面講到游錫堃縣長從新加 坡取經後對宜蘭的規劃,包含道路如何規劃,房子要如何蓋,容積率要如何限制,每一城鄉要如何規劃自己的特色,在這場博覽會之後,我對宜蘭的那一份感情,更 深深的印記在我心底。

所以在社區整體營造的計畫主軸下,童玩節、綠色博覽會、宜蘭厝等等好玩的活動當作推手,冬山河、運動公園等等大型建設當作基地,宜蘭蛻變成一個我們覺得驕傲的故鄉,既使在外地工作,大家也都想回宜蘭居住。這些是我心中認為的宜蘭經驗與驕傲。

無 奈問題也發生在這兒,在雪山隧道沒通車之前,想回宜蘭工作是夢,因為交通太不方便,既使我清晨開車,最快也要一個半小時才能到宜蘭。所以在交通與環保的把 關之下,宜蘭也變成一個沒有工業,只有觀光服務業的都市。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在那麼好的建設下,宜蘭終究還是得政黨輪替,換人執政的原因。

好吧!雜七雜八講了一堆,回過頭來看看童玩節。在這幾年的缺乏創新下,慢慢的童玩節已經沒有比較核心的特色了,所以光環慢慢的褪去。但是沒有核心特色的原因,是因為有太多的同質性的活動,還是因為根本沒有用心去辦?這真的要好好思考。

我 過去總共參加了五次童玩節,我真的要說『越辦越不對味』。是硬體設施不好嗎?還是不好玩?還是工作人員不親切?都不是,而是越來越感覺不出來最初參加童玩 節的那種悸動,因為感覺越來越像是去一個大型的遊樂場,跟宜蘭好像越來越沒有關係。而如果真的要去遊樂場,我幹嘛不去八仙樂園或、九族文化村、小人國還是 馬拉灣呢?

所以,既然我也是這麼認為童玩節越辦越不對味,我幹嘛還要搶救童玩節呢?我之前雜七雜八講了一堆歷史與感想不是沒原因的,這些歷史與感想就是為了來解釋為什麼我想搶救童玩節:

  1. 因為童玩節已經變成了宜蘭的生活。再怎麼不對味的童玩節,雖然政府看起來是賠錢,但是周邊的商家而言至少又能過一年。貿然的停辦,又沒有配套(到目前還沒有),這是想叫這些靠童玩節的觀光業者直接關門嗎?一個要以觀光立縣的縣長怎麼會沒考慮到這一點。
  2. 因為童玩節已經變成了宜蘭的驕傲。如之前我說的,因為童玩節已經深深的跟宜蘭縣民綁在一起,停掉童玩節根本就是直接打擊宜蘭縣民的自信與對政府的向心力。
  3. 因為童玩節已經變成了宜蘭的品牌。再怎麼不喜歡童玩節,他的品牌價值在經過 12 年後,其實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來過的民眾當中。就像冬山河、羅東運東公園這些有形的品牌一樣有價值。

所以我真的認為童玩節不應隨便停辦,這也是為什麼我說呂國華縣長用了一個『最傷害宜蘭人的手段』來停辦童玩節的原因。

可是,不停辦,難道就繼續讓童玩節爛下去嗎?當然不是:

  1. 重新找回童玩節的精神,回到舉辦童玩節活動的起點。重新辦一個對味的童玩節,連宜蘭人自己在逛童玩節的時候,都會覺得這就是我要的童玩節。
  2. 讓童玩節變成一個全縣的活動。其實過去兩次的環島下來,我真的覺得宜蘭是個沒什麼觀光資源的城市(不是真的沒有喔,而是相對起來比較少),所以透過童玩節將宜蘭的觀光從『點』變成『網』或是『面』是很重要的。這樣也才不會造成童玩節只帶動冬山河周邊的繁榮,綠色博覽會只帶動武荖坑周邊的繁榮。
  3. 品牌轉移與重生。 沒有人說『宜蘭國際童玩節』永遠都不可以改名,因為核心價值會變,如果名字真的成了累贅,換名為什麼不可以?但是換名前,得做好詳細的規劃,讓品牌的價值 能順利轉移新品牌上,也讓舊品牌不會被其他人利用。例如,中國乾脆找個縣改名叫做宜蘭,然後宣告宜蘭國際童玩節正式由中國接手,那不糗大了。

以上,就是為什麼我想搶救童玩節的原因了。真的要感謝這些童玩節的相關人員的努力啊。不管如何,請你們加油,努力到最後一刻。

其他網路上的相關往摘,也請參考下面的兩個連結,Portnoy 與 Wraecca 都整理得很清楚啊。

PS 1. 下午有記者問,開始連署罷免了沒?我當然回答還沒。我真不希望走到勞民傷財的這一步,如果走到這一步,就不是只是鄉民在網路上耍耍嘴皮子那麼簡單了。

PS 2. 其實有點後悔,太衝動的讓『搶救童玩節』與 『罷免呂國華』放在一起,因為太容易造成政治口水,造成一堆人眼睛只有顏色沒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