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團體‎ > ‎左膠‎ > ‎

司徒華

司徒華,創立教栛、支聯會,港同盟/民主黨核心成員。一直以民主鬥士形象示人,騙足幾百萬港人二十多年,去世後出版的自傳《大江東去》,才承認一直和中共的密切關係。其弟司徒強曾任新華社外事部副部長。

對司徒華的批評:

(1) 據其自傳透露,司徒華長期和共產黨關係密切,一直希望效力,或實際上一直效力。雖然左派中人六四後洗心革面的大有人在,可是即使在六四後,司徒華仍一直隱瞞之前和共產黨的密切關係。

於自傳未出版但內容曝光後,一眾支聯會核心成員表示「震驚」,到正式出版後卻輕描淡寫,說不感到意外。

《大江東去》自爆:苦等17年盼入中共
支聯會震驚促公開華叔錄音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711/15420021

華叔青年團身分 支聯會不意外
http://news.singtao.ca/toronto/2011-07-18/hongkong1310976844d3309272.html


(2) 民主回歸派中堅分子,於八十年代初香港前途談判時,支持所謂「民主回歸」,認為「同胞衰所以我們要回歸一起衰」:

蘇賡哲:民主回歸派的幻滅
http://chezmoibooks.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13.html?spref=fb

民主回歸派的代表人物司徒華解釋他支持回歸的原因,其中一項是「百餘年來,香港是殖民地,因而遠離很多源自中國的災難;然而,我未能與祖國同胞一起經歷,心中有愧。現在回歸到一個獨裁專制的政權,使我和國內同胞有機會共同爭取一個民主的中國,與他們有共同的感受,所以我支持回歸。」

盧斯達:每逢春秋上書請表 是為民主回歸派
http://dadazim.com/journal/2014/09/shit-head/

司徒華這種變態心理,現在讀來都令人倒抽一口涼氣。香港遠離中國災難,是時勢使而,在司徒華眼中卻好像是香港人的錯。吾常言民主派心中,始終覺得香港人身負民族原罪, 此之謂也。支持「回歸」,理由很簡單,就是要令香港人也仆街一次,跟中國人降到一個位置,然後香港人才有機會跟中國人一同爭取「民主中國」。整個過程,就是民族主義者渴望的贖罪。整個香港被釘上了十字架,上一代自己流血,也流了下一代的血。你不想流血,也沒用,中共的釘已經打進骨肉裡,香港流血不止,民主回歸派看得很興奮——這是你們還的債。

陶傑
邏輯往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11012/15696007

一九八二年九月,戴卓爾夫人訪華後轉來香港,司徒華領導的港同盟人士,跑到機場去抗議,拉橫幅,把戴卓爾夫人當做敵人,聲稱「反對三項不平等條約」、「反對續約香港」,他們「支持香港回歸中國」,但同時要實行「民主治港」。

女首相在遠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30328/18209387

英國應該放棄香港,因為當戴夫人從北京來香港的時候,在啟德機場拉扯橫幅抗議,高呼「反對三個不平等條約有效」、並支持「民主回歸」的,不是俗稱的「土共」,而是以司徒華為首的香港民主黨早期人士

(3) 可謂「騎劫」社運的始祖,於八九民運,香港各界競相參與、百花齊放的時期,成立支聯會,騎劫香港民主運動,並把當時蘊釀中的罷工罷課罷市硬生生的壓下來。

黎則奮
http://www2.mingpaoweekly.com/contents/?id=12652

如果後來組成的「支聯會」能以個人做會員,隨時有幾十萬羣眾,要求直選都得,但它組成時卻以團體為會員,層層控制,像共產黨一樣。... 比方6月7日喝停三罷(罷工罷市罷課)就是司徒華一人聽取港英政府游說後的決定。

http://greyreporter.wordpress.com/2011/01/25/%e3%80%8c%e5%a4%b1%e8%90%bd%e3%80%8d%e6%96%bc%e3%80%8c%e5%be%8c%e5%8f%b8%e5%be%92%e8%8f%af%e3%80%8d%e6%99%82%e4%bb%a3%ef%bc%9f2/

在討論會上, 當年有份創立支聯會的黎則奮Q仔指,八九年「六四」大屠殺之後,司徒華叫停六月七日的全港罷工罷市罷課是沒有「政治智慧」和「道德承擔」。而他是當面指摘司徒華,結果換來大批司徒華的追隨者的聲討。Q仔稱,司徒華曾激動地要罷工罷市罷課三天,是在張文光勸阻下,大家才同意減為一天。在回憶錄中他說原不同意罷工罷市罷課,但看見市民情緒需要宣洩,才同意罷工罷市罷課一天。然後港府高層說大陸派了一千人來香港進行破壞,他怕香港被搞亂才決定取消行動,還特別透露,現在大擦中共鞋的陳文鴻呼籲擠提中資銀行是搞亂香港。

(4) 以獨裁方式統治教協,美其名為「防止共產黨滲透」。其經營教協的方式和工聯會如出一轍,居然連超級市場也搞得出來。

(5) 其創辦之教協及與其關係密切的「香港普通話研習社」早於七八十年代推廣普通話,也從不反對普教中

冼錦維(教栛監事):華叔是香港推普的旗手
http://www.hkptu.org/szeto/special-20110117/s-11.php
(原 link 已死,幸得網友協紀辨方 cap 圖)



華叔是民主鬥士人人知道,他是香港推普的旗手卻沒有多少人提起。

他早在76年已經支持香港普通話研習社為教師開辦普通話班,借紅磡羅富國校友會小學晚間開18小時的速成班,教協的理事和小組成員很多都參加過,為80年代支持國內改革開放進行教育交流奠定基礎,也為日後香港全面開辦普通話教育埋下了種子。除了我們的福利部工作外,這樣的短頻快辦學模式,也直接影響了工聯會興辦業餘進修中心的方向。

合辦普通話課以外,華叔還擔任了香港普通話研習社多年的校董,默默地支持了研習社合法的推廣普通話教學活動。70、80年代推普是沒有人理會的事,教署也不管,但後來因為補習社接連出事,所有的教學活動都得註冊規管起來。香港普通話研習社是自籌資金、自編教材、自己訓練老師的窮團體,哪裡可以很正規的辦學,當時校董資格很嚴,不是註冊教師、律師、會計師等專業人士根本沒資格辦學,校舍也有限制(課程卻沒有標準)。我當時也是研習社理事,我和華叔商量,請他當義務校董,他二話不說,馬上答應,後來更為我們的課本寫序,使香港普通話研習社得以茁壯成長,為香港培養了超過二十萬學員,成為香港民間最有影響力的推普團體

(6) 又是騎劫,出賣反大亞灣核電活動

王岸然
http://wongonyi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673056

寫到這裏,筆者無法不重提二十六年前的反大亞灣核電活動。當時「​反核聯席」的訴求十分簡單,就是「立刻停建」,在短短時間內收集​到一百五十萬個市民簽名,氣勢極盛。「反核聯席」本來計劃11月​當核電廠簽約興建前在維園舉行群眾集會,但在重要時刻,以司徒華​為首的泛民政客出賣運動,教協代表張文光在聯席會議上發難,以教​協退出「反核聯席」作要挾,舉行群眾集會之議終被否決,反核運動​變質為監察核電廠運作,香港人於是至今被迫與核電共活。


(7) 於一〇年五區公投中,最初大力支持,2009年8月6日在港台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說五區公投「應該做、值得做、快啲做」,甚至提出辭職名單,到了9月後卻極速轉軚反對。

其他評論:

陳雲 facebook

血祭香港,司徒華必須再死一次。司徒華是香港的毛澤東。民主回歸論、普世價值論的雙頭蛇,教協+民主黨+支聯會的三位一體政團,都由共匪司徒華一手締造,經營三十年,令香港今日淪陷於中共殖民統治。司徒華這個神像必須摔破,iconoclasm(摔破神像),香港始可以浴火重生。這是我去年用言論搗爛六四支聯會祭壇之意。香港人崇拜魔鬼祭壇,香港人就無法擺脫魔鬼統治。梁振英昨日的《施政報告》,正式宣布香港全面進入中共殖民統治時期,人口換血、階級替換、公屋轉手予大陸人、香港青年送回大陸,上山下鄉。中共看死香港人被民主黨迷惑,無力招架,現在是飛擒大咬,割破香港人的喉嚨。這一切,禍根都在司徒華。

古德明:司徒華的執着與追求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10219/14990949

... 前中共駐港代表許家屯的《香港回憶錄》。《回憶錄》第五章提到六四事變之前的司徒華:「司徒華曾經是年輕教師愛中國、要求回歸中國的一派,曾經自己要求參加共產黨。」共產黨當年有大躍進以至文革等等殺民以億計的政績,又有毛澤東「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的豪言。然則司徒華前半生是不是致力民主,愛的又是什麼國,讀者自己判斷吧。...
司徒華生前大力否認「自己要求參加共產黨」,許家屯在最近一期《明報月刊》提到這件事,卻還是不改其言。...
司徒華死前不惜一再公開食言,率領民主黨變節,向香港民主派倒戈一擊,令立法會通過中共的政制獨裁方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