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香港南華共和國 (Republic Of Hong Kong & South China)

導言

近年有不少香港人對中共真一國假兩制, 意圖赤化香港非常不滿, 條件

反射下部份人思念前朝, 慨嘆港英管治如何美好, 揚言要到倫敦泣庭跪

求重作英國三等公民; 部份人則線性思唯主張獨立成立甚麼香港國,

立國論據幼稚粗糙, 政體, 制度及可持續性討論更付諸缺如.


筆者之華夏世界觀 (Sinic Weltanschauung) 則不同, 本著高高山頂立,

深深海底行的高瞻慎微心態理性探究中國及香港前景; 因為自己是香港

中國人, 識田深植中西文化烙印, 深信成功的香港典章制度是中國踏上

幸福富強之路的唯一指路明燈, 而目前中共政權對此忽視就如貧子衣裡

, 有財不自知!


話得說來, 倒行逆施的中共政權己形成一個殘民自肥的利益集團, 施政

目的只求專政自保*, 對國家民族有利即對己不利 (反貪亡黨, 不反貪亡國;

在國前, 中共如何取捨其理自明), 自由民主富強的中國與中共政權並不兼容,

人欲求自由民主富強只能自已爭取, 不能與虎謀皮向中共乞討


*使腐敗不斷加劇的政治退出機制

http://blog.sina.com.cn/s/reader_484abe76010009zs.html

生活在一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沖突日益增多、生態環境明顯惡化、道德秩序崩

壞的社會裡,窮人感到絕望,富人感到擔憂,幾乎沒有多少人有安全感與幸福感。於

是今天的中國人變成了世界上最愛離開母國到他國"尋找幸福"的族群。這種對外開放

帶來的移居國外的機會,無異於給中國的貪官污吏提供了一種另類的"政治退出機制"

 

這個"退出",不是指他們在本國政治舞台上退出權力中心,而是指他們在憑借權力資

本積累了可觀的財富后,退出這個被他們折騰得千孔百瘡的地方。因為有這一"政治

退出機制"的存在,中國的政治精英成了世界上最沒有政治責任感的統治集團。

 

一些官僚階層通過"內部文件"制度能掌握大量學者和民眾不知道的社會經濟真相,他

們的危機感其實比中國的知識精英們要強烈得多。自90年代以來,中國的"資本外逃"

Capital Flight)現象日趨嚴重,不少高官早已將在大陸通過各種途徑搜刮來的財富存

入外國銀行,其家屬已經在國外舒適地定居下來,中國在他們的心目中隻不過是個繼

續撈錢的方便場所而已。近年來歐洲一些國家和澳大利亞等、新西蘭、加拿大等將吸

收中國留學生作為發展本國經濟的一大舉措,就是因為中國有著龐大的出國留學需

求。據統計,中國每年因留學而發生的資金外流高達40多億美元,其中不乏讓子女借

讀書之機出國"打前站"者。如果說"鈔票"也是一種選票,那麼中國精英對子女與家庭

的未來安排,已經表明他們對中國的未來""了什麼樣的""

 

這一"政治退出機制"對中國當代政治的影響,幾乎可以用近年來在海外定居的中國大陸人的數量與資本外逃數


額作為衡量指標。詈罵有加的美國則成為中國精英們到國外定居的首選,它那富饒的

東部和西海岸,恰如一片巨大的海灘,近百年來中國每一次政治大潮退潮,總會在這

片海灘上留下幾片貝殼。如今,遷居這些地方的中國新富們如同過江之鯽,匯成了一

股人潮。在洛杉磯,中國新富的"二奶"們定居的豪華居住區, 構成了一個美國歷史上

從未有過的特色居民區─"二奶村"。中國精英集團成員普遍安排家庭成員出國定居,

形成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中國特色",遍觀世界,沒有任何國家的精英集團有這樣的

大規模定居外國的集體行為。

 

由於這種另類"退出機制"的存在,精英集團的成員不必再與本國人民共同承受必將到

來的各種社會危機,共享嚴重污染生態環境。對統治集團來說,剩下唯一可做的事

情,就是盡量維持眼前的政治社會穩定,將目前政治體制所賦予的權力資本的作用發

揮到最大,保証自己最大限度地攫取財富,積累"退出"所必須的本錢。因此,精英集

團成員的行為明顯的短期化

 

兩百多年前,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說過一句臭名昭著的話:"我死以后,哪怕洪水滔

"。而今天中國貪官污吏的共同心態則是"我離開中國以后,哪怕洪水滔天。"

 

中國既然不再被貪官污吏及其家庭成員視為家園,他們自然也不必再為過分壓榨而產

生后顧之憂,中國歷史上有關統治者與人民的傳統"舟水理論"(水可載舟,亦可覆

舟)也就不再起任何道德約束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