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 布農族 Bunun 台灣 原住民

 布農族 Bunun

總人口數:約四萬六千多人
 

布農語是傳統語言,有34,000人使用(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2005)。

主要分佈地區

中央山脈兩側之南投縣信義鄉、仁愛鄉,高雄縣桃源鄉、三民鄉、茂林鄉,花蓮縣卓溪鄉、萬榮鄉,台東縣海端鄉、延平鄉。

布農族是一個典型的高山民族,依據日據時期學者鹿野忠雄的調查,68.1%的布農族人居住在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地區,更有29.8%的人住在海拔1500公尺以上的地區。因此,布農族是台灣所有的原住民中居住得最高的一族。在地理上,布農族分佈在埔里以南的中央山脈及其東側,直到知本主山以北的山地。

主要居住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上,現在的人口約四萬人。

  布農人稱“人”為bunun,這也是該族名稱的由來。現今布農族的分佈地主要在南投縣的信義、仁愛兩鄉,花蓮縣的卓溪、萬榮兩鄉,另外還有分佈於高雄縣的桃園、三民兩鄉、以及台東縣的海端和延平兩鄉。其人口數在臺灣原住民中居第四位,但分佈面積則僅次於泰雅族而居第二位。就遷移而言,布農人卻是臺灣的原住民當中,人口移動幅度最大、伸展力最強的一族。 
地理分佈

  布農族居住於中央山脈兩側,是典型的高山民族。據說,該族最早居住于鹿港、鬥六、竹山一帶,後來漸漸往高山遷移。目前所知的最早的居住地是南投縣的仁愛與信義鄉。

  十八世紀時,世居南投的布農族開始大量的遷移,一是往東遷至花蓮的卓溪鄉、萬榮鄉,再從花蓮移至台東的海端鄉與延平鄉。另一支沿著中央山脈南移至高雄的三民鄉與桃源鄉以及台東縣海端鄉的山區。由於民族大遷移的結果,該族的分佈範圍也因此擴展遍佈于南投、高雄、花蓮、台東等縣境內。

  布農族共分為六個群,均居住于南投一帶,分別是卓社群、郡社群、卡社群、丹社群、巒社群以及已被同化的蘭社群(takopulan)。目前各群居住地分別如下:

  卓社群 (take-todo):南投縣信義鄉久美村、仁愛鄉中正、法治、萬豐村。
  卡社群 (take bakha):信義鄉南潭、地利、雙龍三村。
  丹社群 (take vatan):信義鄉地利村、花蓮縣萬榮鄉馬遠村。
  巒社群 (takebanuad):信義鄉豐丘、望鄉、新鄉、人倫及花蓮縣卓溪鄉。
  郡社群 (isbukun):信義鄉東埔、羅娜、明德及台東縣海端鄉、延平鄉及高雄縣三民、桃源鄉。是五個社群中最大的一支。 

布農族人具有黑膚、大而圓的眸子、短壯而善於負重跋涉的雙腿,他們的民族性比泰雅族溫和,但是非常團結,不會主動挑釁,但是復仇雪恥則毫不猶豫,他們會有組織地反擊敵人,又因為雄踞外人難以企及的高山,因此和泰雅族一樣,成為日據時代令殖民者頭痛的兩大抗日族群。著名的文化特色是以柔美的合音所演唱的歌曲,例如祈禱小米豐收的「八部合音」,還有頗富盛名的「Malahodgian(打耳祭)」。

文化特質

  在臺灣的原住民中,布農族是傳統祭儀最多的一族。由於對於小米收穫的重視,因而發展出一系列繁複而長時間的祭祀儀式。一些比較常被學者提到的儀式,包括“小米開墾祭”(Mapulaho)、“小米播種祭”(Igbinagan)、“除草祭”(Inholawan)、“收穫祭”(Sodaan)、“入倉祭”(Andagaan)、“射耳祭”(Malahodaigian)等。對於農事或狩獵行事的時間,布農人依著植物的枯榮與月亮的盈缺來決定。例如李花盛開時,適合播種小米;月缺時適合驅蟲、除草;滿月時適合收割舉行收穫祭。由月亮的圓滿來象徵人生的圓滿與小米的豐收,以月缺來表示怯除不好的事物,希望它快快消失。在除草祭儀結束後,布農人打起陀螺,祈望小米像陀螺快速旋轉(快速成長)。並在空地上架起秋千,希望小米如秋千蕩(長)得一樣高。因此,我們可以說,布農人是一個充滿想像力、生活態度充滿象徵意味的民族。

  由於祭儀的繁複,布農人在音樂上也發展出相當複雜的和音唱法,以配合祭禮的進行。1952年,日本的音樂學者黑澤隆朝將布農族的“祈禱小米豐收歌”(Pasibutbut)寄至聯合國的文教組織,當代的知名音樂學者聽了之後,驚訝於古老的部落為何會有如此繁複的和音,當時西方的音樂學家認為音樂的起源是由單音、雙音而發展至和音的理論也不攻自破,從此重寫了音樂起源說的論點。

  這首歌是以多聲部和音唱法,從低音漸高,一直唱到最高音域的和諧音,以美妙的和聲娛悅天神,同時也依此判斷當年小米之收成。為了祈求小米能夠豐收,布農族社裏的男子圍成一圈,一起合唱“祈禱小米豐收歌”。族人相信,歌聲越好天神越高興,今年的小米就會結實累累。因此,每一個人都以虔敬的心情唱著。歌聲一開始,其實只有四部合音,但當音域高到某一個層次時,軌出現了八個不同的音階,因此被世人稱之為“八部合音”。這也是目前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和音方式,堪稱是世界音樂的瑰寶。
 
正是花蓮唯一的布農族鄉.
 
布農族射耳季
 
花蓮縣. 三天的活動中有布農族的八部合 ...
 
帶著原住民特有布農族和聲的嗓音
 
她叫陳美花,來自於花蓮布農族窮苦 ...
 
或許是這原因,才讓此次的活動稱為花蓮 ...
5
花蓮縣卓溪鄉卓楓國小,於六月二十一日 ...
 
布農族分布圖1.JPG (7347  路上經過布農族的小部落.
 
路上經過布農族的小部落.
 
泰吉華坦(花蓮布農族)
 
南安部落位於花蓮縣卓溪鄉卓溪村為布農 ...
 
花蓮卓楓國小布農族鑽木取火
 
花蓮北部類似太魯閣風格,秀姑巒阿美 ...
 
布農族共分為六個社群。
 
遊客中心裡的展示牆:布農族
 
花蓮原住民音樂.1布農族
 
布農族的祖先;四哥Lalakan和五姊Do`ci ...
 
「南投縣信義鄉久美國小」布農族森巴鼓 ...
 
如果花蓮三民立山農場的布農族朋友,問 ...

  根據族人的口傳,布農族在進入山地之前,原是居住在台灣的西部平原,而後因漢族的入侵以及台中平原諸平埔族鬥爭的結果,轉向南投縣仁愛鄉、信義鄉一帶的山地。進入南投縣山地後,布農族人漸漸形成六個部族。根據台灣高砂族系統所屬之研究一書,將布農族分成六大社群,分別是卡社(Take--baka)、丹社(Take--vatan)、郡社(Bubukun)、卓社(Take--todo)、巒社(Take--banuan)和蘭社(Take--pulan)。卡社、丹社、郡社名稱的由來,據老一輩的族人們說是他們的祖先首先遷徙於某地時,取第一位祖先的名稱而來。至於卓社,則是以他們第一次的定居地為其社名,蘭社則是對自己的自稱(吳榮順,1993:19)。每一各部族其實正是一個同祖群,以一個大社為中心,擴展出其他的部落,既而成為一個超部落的氏族系統。每一個部族有一定的領域,以及特有的習慣和語言。其中蘭社群因為人數較少,並且與鄒族相鄰而居,於是逐漸與鄒族混血,成為鄒族的一小分支。因此,現在皆認為布農族具有五個社群;其中,郡社群為現今布農族最大的一群,人口最多,佔全部布農族人口的半數以上。現存的五個部族中以巒社和郡社建立最早,卡社係由巒社中分出,而後又從卡社中分出卓社。丹社則約在三百多年前自巒社分離,是五個部族中最晚成立的。
  現今布農族的分佈地,大約是以南投縣為中心,北到霧社,南到高雄旗山,東達至中央山脈東麓。分佈於泰雅族和排灣族中間,東接阿美族,西鄰鄒族。布農族目前大多數的部落皆分佈在山腰淺山地區,純粹由同族構成部落。就縣市的劃分而言,主要分佈在南投縣的仁愛鄉、信義鄉,花蓮縣的萬榮鄉、卓溪鄉,台東縣的海端鄉、延平鄉,高雄縣的三民鄉、桃源鄉。布農族的人口數在原住民中排第四位,分佈面積僅次於泰雅族排第二位,但布農族是台灣原住民諸族中擴展力最強的民族。
(一)卓社群
   卓社群分佈於南投縣仁愛鄉濁水溪上游沿岸山地,自稱為siabakan,清代稱為「干卓萬番」。其居住地與泰雅族之賽德克亞族為界,居布農族群之最北部。分佈於現今南投縣仁愛鄉的中正村(原名過坑)、法治村(原名武界)與萬豐村(原名曲冰)。其中原居卓社的巴拉巴南社一部份卓社群人於1938年移居南投縣信義鄉望美村的久美村。
(二)卡社群
   卡社群分佈於南投縣信義鄉卡社溪沿岸及仁愛鄉濁水溪流域之山地。卡社群人目前居住在南投縣信義鄉之地利村、雙龍村、潭南村與仁愛鄉的中正村。
(三)丹社群
   丹社群地理上分佈於南投縣濁水溪支流丹大溪沿岸山地。以現今的行政劃分來看,居住於南投縣地利村與雙龍村。目前丹社群的後裔約兩千人,留居於南投縣的丹社群人僅剩十多戶。遷居於東部者人數較多,大多居住於花蓮縣萬榮鄉馬遠村,並散居於台東縣長濱鄉南溪村、花蓮縣瑞穗鄉奇美村等。
  根據口傳的系譜推斷,約在兩百六十年前,巒社群中有一個名叫vatan tanapima的人,從他所住的katuguran社經過巒潭山到丹大溪一帶的原始森林裡打獵,煮飯時無意間將一些未去殼的小米掉落在地上。等他下一次回來察看陷阱時,發現那些掉落的小米粒已經發芽而且長得很好,於是對這片土地的肥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家後便一再向部落裡的族人提起這件事。Vatan本人沒有搬到丹大就去世了,但一些巒社人卻被vatan描述的美景所吸引,因而遷到丹大溪溪邊當時vatan獵寮所在的台地上,在此建立丹社人第一個部落,此即為丹社群的老家。初到丹大這個區域時,丹社人仍自稱為巒社,漸漸隨著人口的增加,部族分立,加上與巒社有明顯的地理區隔,丹社人遂逐漸發展出自己的文化特色。
(四)巒社群
   巒社群分佈於南投縣濁水溪支流巒大溪沿岸,及秀姑巒溪上游太平溪、拉庫拉庫溪、清水溪流域的山地。巒社群的分佈跨越了中央山脈兩側,聚落分佈於望嘉、新鄉、豐丘、明德、人和,及花蓮縣卓溪鄉崙山、太平、卓溪、卓清、清水、古風,台東縣海端鄉。
  根據口傳巒社布農族人是從平地入山,居住在郡大溪中游流域的巒大社Asang banuan,然後向周圍移動。大約十八世紀初葉,巒社群群人越過中央山脈向花蓮的拉庫拉庫溪流域移動。後因上游常受北鄒人的襲擊,於是漸漸往中、下游移動。然而,他們還有來自台東方面的襲擊,卑南族曾經幾次組織獵首遠征隊溯拉庫拉庫溪而上去襲擊他們。這個來自卑南族的威脅,將巒社群人封鎖在拉庫拉庫溪流域裡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其後二者達成和解,布農人承認平地為卑南族的領土,卑南人承認山地為布農人的領土。於是巒社人又開始南下向清水溪及新武呂溪方面移動,從系譜上推測,這可能是十八世紀末葉到十九世紀初葉的事情。但此時郡社群人已經移居於新武呂溪流域及其鄰近的地區,將巒社群人南下的路阻擋。以後雖然也有巒社群人往台東或高雄山區移動,然而這些遷移過去的巒社群人都被郡社群吸收,甚至在新武呂溪流域的巒社群人,因為在數目上居於劣勢,也有被郡社群人同化的傾向。
(五)郡社群
   郡社群分佈於南投縣信義鄉郡大溪、陳有蘭溪沿岸、新武呂溪沿岸及荖濃溪沿岸。分佈在南投縣信義鄉境內明德、羅娜、東埔、東光、望美、人和等村。台東縣境內海端鄉錦屏、利稻、霧鹿、下馬、新武、初來、海端、紅石、崁頂、加拿,延平鄉武陵、延平、永春、紅葉、鸞山。高雄縣三民鄉、桃源鄉與茂林鄉的萬山村。郡社群為現今布農族人最大的一群,人口最多,佔全部布農族人口半數以上。
  郡社群人稱為Isi-bukun或Bubukun,據說最初的祖地為Asang Bukun。根據族人的口傳,據說他們很早以前住在巒大溪及陳有蘭溪流域,後因天災人禍而遷移至郡大溪岸之郡大社。十八世紀末葉,郡社群人一方面越過郡大溪及陳有蘭溪向南邊之東埔社殖民,一方面翻越玉山進入拉庫拉庫溪上游建立部落基地,然後,再沿中央山脈南下,在新武呂溪上游(今南橫公路利稻村、霧鹿村一帶)建立部落。之後又有部份郡社群人又直接越過關山,越嶺南下向荖農溪流域及內本鹿一帶殖民。
  從布農族五群的地理分佈上,我們可以看出布農人為尋求新獵場,造成聚落本身之不斷分裂,成為使部分成員外出另覓新的土地。由於山田燒墾民族不斷遷移尋求新地開墾,再加上漢人和平埔族侵入等因素,使布農人成為九族中人口移動幅度最大、伸展力最強的一族,造成遷徙的一項更重要的因素其實也與布農族的社會文化特性有關。
  人類學家黃應貴將布農人居住的地區與社會文化特質分為三類:一、向外遷出,已呈現人口過多的原始住地,主要是指南投縣仁愛鄉以及信義鄉的濁水溪和卡社溪流域。這類的聚落已感受人口過多、土地不足的壓力。為保護及對抗鄰近聚落與異族的侵奪,社會組織較嚴密,甚至有類似青年會所的軍事組織出現。二、被移入地區,同時又是進一步移出的地區,如南投縣信義鄉陳友蘭溪流域、東部花蓮縣卓溪、萬榮,以及台東縣的延平等地。這類的聚落已有獨立的聚落組織,但不如前者嚴密,人口壓力及土地資源的限制不明顯。三、被移入的新殖民地地區,如高雄縣的三民、桃源及台東的海端鄉的山區,這類聚落為新殖民地區,聚落組織及單位均尚未完成。
  不同的地理分佈、遷徙歷史與聚落型態,都會影響到各個聚落社會組織與結構上的表現,這是我們在理解布農族社會文化時所必須加以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