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 施勝郎玫瑰石 RN資訊俱樂部

 
台灣 花蓮 玫瑰石 會館  施勝郎 和 玫瑰石 (圖)

  許多的故事圍繞“緣分”二字,人生的起承轉合也因“緣分”由不經意的開始成為未來的方向。台灣花蓮玫瑰石館主人施勝郎因十七年前與玫瑰石的一次巧遇,竟成就他今日與玫瑰石的依依相伴,事業的興隆與玫瑰石的璀璨交相輝映。

 施勝郎是台灣花蓮觀光協會理事長、花蓮國統大飯店的董事長,歷年來,他收藏的玫瑰石已經超過1300多件,在他經營的飯店擺設了一部分他的收藏品,而精品都在他的玫瑰石會館——按他的話說,那裏是他專門為玫瑰石修建的房子。平時難得供人參觀,而對於來自祖國大陸的朋友,他總是熱心地充當“專業導遊”。

  玫瑰石,學名薔薇輝石,它因不同的礦物質擠壓而使石頭紋路出現紅黃等各種色系的光澤而得名。位於台灣東部的花蓮縣,處於大陸板塊與太平洋板塊的接縫地帶,7000萬年前的蓬萊山運動,造就了玫瑰石的緣起。玫瑰石與台灣玉並稱為台灣礦石中的後與王。


  “藏石也是要有緣分的。每一塊巧奪天工的石頭,都凝聚著大自然豐富的‘語言’,它歷經千萬年,能來到你這裡,這就是緣。”施勝郎對記者說。

“出外的孩子”成就大業

  施勝郎最愛唱的歌曲是“出外的孩子”,而他最喜歡講述的故事自然是他與玫瑰石的緣分。

  施勝郎13歲從故鄉台灣雲霖來到花蓮,那時候,他家生活很艱苦,沒有條件上學,他想:既然不升學了,一定要趕快離開故鄉,不然可能會沒有前途。於是,小小年紀離開家鄉,開始了拼搏的人生。

  也許,因為貧窮,施勝郎 13歲就立志要賺錢。他從母親那裏只要到了200塊台幣,來到花蓮,做過苦工、小工、送貨員,在粗重的勞動中得到磨練、歷練,直到終於積攢了一些資金,才逐漸成就了自己的事業,成為花蓮房地產業、旅遊業的知名人士。

  到花蓮27年後的一天,施勝郎到花蓮新城鄉的三棧村辦事,看到一個台灣少數民族朋友在屋檐下拋光一塊黑黑的石頭。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為什麼那塊粗糙而黑不溜秋的石頭裏面竟然這麼漂亮?他好奇地問那個朋友:“這塊石頭是從哪來的?”那個朋友說是從山上揀來的。

  施勝郎立刻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跟那位朋友聊了起來,迅速了解了玫瑰石的相關資訊,並馬上跟那個朋友預約,請他帶路去了解玫瑰石的源頭。

  約好日子,施勝郎準備了麵包等食品,跟著那位朋友上山尋找玫瑰石,沒有料到,山上與山下的溫差非常大,爬了不到兩天,就受不了了。但兩天的辛苦沒有白費,他總結出很多經驗。摸索著那些珍奇的石頭,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大自然的東西,流落在山上、河床上,沒有一個知音去好好愛護一番,那永遠只是一顆石頭,而他——施勝郎,就是這個要把玫瑰石的語言和故事解讀出來的玫瑰石的知音。

  2005年10月10日,他給收集來的玫瑰石安了一個家——花蓮玫瑰石會館,並用自己的創意和思考為這些流浪的石頭梳理出最美的粧束,賦予了最靈動的生命。


流浪的石頭有了家

  花蓮的玫瑰石有著黑褐色的外表,經過刨光打磨後,才會顯現出粉、紅、黑、灰、金等各色紋路,顯露出它內在的光彩奪目的美妙景致。


  拿到一塊石頭,判斷它是否是有價值的玫瑰石,這正是玩石家們最見真工夫的學問所在。一般來說,賣石頭的人會敲開一小處給買家看,如果見到玫瑰色,就有了一定的價值,再敲第二處,仍然有紅色,石頭的價格就會成倍地漲上去。

  當然,誰也無法賭定看到一點紅色之後就是一塊好的玫瑰石,施勝郎曾經買到一塊石頭,磨光之後發現,竟然就是那一點紅色。丟了當然可惜。怎麼辦?

  施勝郎坐在石頭邊,看了又看,忽然靈感就來了,他想,要找到這麼老化的一塊石頭,也沒有那麼容易呢。於是,他把石頭拿到一個雕刻師傅那裏,請雕刻師傅幫他雕出一個老者的形態。老翁的雕象一齣來,大家拍手稱好,他卻沒有拍手,琢磨了一陣,請師傅再打掉雕象的兩顆牙齒,這樣,他才滿意地笑了。

  整塊黑色的玫瑰石不值錢,整塊紅色的玫瑰石也不好看,因為沒有對比,就沒有畫面的意境。

  施勝郎曾經買到一塊石頭,打開一看,非常失望,因為整塊都是紅的。他想來想去,覺得可以雕刻成觀音菩薩,但雕刻師傅卻拒絕了,認為這塊石頭裏面肯定有黑疤,雕出來不會好看,施勝郎表示,如果有黑疤的話,就不用雕下去了,如果沒有黑疤的話,就繼續雕。不管有沒有黑疤,他費用照付。在他的一再堅持下,雕刻師傅才答應下來。結果,一座臉色紅潤、晶瑩剔透的玫瑰觀音令人不可思議地雕成了。



  17年來,為了玫瑰石,施勝郎可以一天往山裏跑好幾趟;為了玫瑰石,常常會半夜驚起;聽到有玫瑰石的資訊,哪怕別人已經買下了,他也會跑上上百里路去看一看。

  在施勝郎玫瑰石會館,有四塊“春夏秋冬”的玫瑰石特別惹人注意:浪漫的春天、怡人的夏日、金黃的秋季、漫雪飄飄的冬日。施勝郎介紹說:“這四塊石頭,分別來自花蓮太魯閣溪、三棧溪和木瓜溪。‘秋’石最早收藏,看到它很像秋景,就下決心收集四季,最後慢慢地收全了。”

  有一塊台灣玉,與施勝郎的相遇相知更是傳奇。

  在台灣花蓮豐田,整個村都是做台灣玉生意的。有的玉石因為經營石頭的人不懂得它的價值而被擱置在一邊。一天,施勝郎去這個村子拜訪朋友,看到一塊長長的大石頭,就在雞舍旁邊,十分骯髒,主人說,鴨子、雞每天都會站到上面去。施勝郎忽然憐惜起這塊石頭來,為什麼這麼美好的石頭,會在這裡受苦受難呢?

  從山上把這塊石頭搬運到山下來,施勝郎把石頭拋光之後,發現果然是一塊好玉石,無論質地、色澤、形狀都非常皎好。他覺得,冥冥之中,這塊石頭淪落在鄉間,等了他二十幾年,如今,終於住進他為它和其他美石築好的家了。

  施勝郎說,“玫瑰石是花蓮獨有的東西,我收藏它,也是為了不讓它流失四處,讓子孫後代能欣賞它。”



盼早日實現兩岸“三通”

  作為台灣花蓮觀光協會理事長,施勝郎非常希望早日開放大陸觀光客赴臺,早日實現“三通”。他本人所經營的旅館飯店業,跟台灣其他旅遊同業一樣,受到近年來台灣經濟走下坡路的影響,較不景氣。他說:“如果不開放,我施勝郎不至於沒飯吃。但對苦苦支撐的業界,沒有客源,生存就不那麼容易了。”

  為了擴大自己的事業,也為了實現“三通”而未雨綢繆,施勝郎在花蓮太魯閣風景區的鯉魚塘邊買了一塊地,興建一個高規格的飯店,目前酒店已經完成了基礎建設,開始了內外裝修。施勝郎介紹說,這個總共五層高約一千坪的酒店,是一個專為高檔次消費者提供舒適享受的休閒處所。

  施勝郎期望他的新酒店可以請大陸的朋友們來享受,也希望更多的大陸朋友可以跟他分享他收藏的玫瑰石,分享他的那一份“玫瑰石情緣”。



(圖/文 梁繼紅 劉聰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