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神話》張愛玲與白先勇 | 圖鑑  符立中 著作


 

那種以傳奇和奢華為原料所打造出來的華美悲涼,是上海令人永難忘懷的印記。全中國經濟大權的淪落造就了上海,亂世的悲歡離合成就了上海,直到今天張愛玲、穆時英、錢鍾書和白先勇依然是華文世界最好的小說家,上海歌樂尤其是華文世界不可磨滅的精神資產:從將金大班、尹雪豔搬演得活色生香的白先勇,到九○年代的王家衛與王安憶,真正的行家從來不會忘了這些歌。

 

 

    全書彩色照片數百張 

    論文部份近三百頁


    印刻出版社於2008年12月30日出版

     

    定價兩百九十元整

 

作者:符立中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2009.01.01

ISBN:9789866631566

 

<本書介紹>

金大班取材自白光?阮玲玉被白先勇寫進小說裡?尹雪豔真有其人?青春版牡丹亭如何誕生?張愛玲的電影總片單首次出土?金庸如何將夢中情人寫進王語嫣、小龍女、周芷若裡?上海神話不斷地出現在香港的王家衛、台北的白先勇等數不清的作品裡,符立中將在這本書中,為您揭開張愛玲、白先勇的上海秘密。

 
1920年,張愛玲生於上海麥根路,從此和這個城市結下不解之緣。
她曾經志在四方,然而太平洋戰爭打斷了其留學之路,終究從上海開始發光發熱。她筆下的遠東第一都會,是萬丈紅塵中隱隱含光的不夜城,有城開不夜的霞光燦爛,也有夜半無人私語時的淒美。
從〈金鎖記〉、〈傾城之戀〉、〈色‧戒〉、〈年輕的時候〉、〈赤地之戀〉、〈心經〉到《半生緣》;在時代和戰亂的夾縫中,她以犀利淒豔的筆觸,透視社會、兩性、教育、階級,而又不斷地展示那參差對照的上海風華,在今天已被視為驚天動地的奇蹟。她窮究生命悸動的經驗,以登峰造極的說書本領,為時代傾瀉的一代繁華作見證。

如果說張愛玲在李鴻章、張佩綸的顯赫家世中傳揚源遠流長的真真假假,在騷亂中澱沉古老的東方神秘;那麼白先勇就在家國與民族的離亂間傾訴著歷史的興衰,追溯金碧輝煌的起源。
 
1946年,白先勇移居上海多倫路,初探這個大千世界。白先勇和上海,邂逅在生命初始的懵懂清明,繼而繁衍成繁花盛景,在翻地覆地的改朝換代中,上海,宛若註定的讖語,成為他永遠的文學印記。
金大班、尹雪豔、李彤、朱燄這些浮華男女,在衣香鬢影中變換貪嗔痴怨的心計,在珠翠環繞間流轉著情場上的愛恨離仇,全都是時代幽魂魅影城國的風景。上海和白先勇,血肉相連,流雲變幻而始終深情如一。

上海沐浴在繁華的陰影中,金碧輝煌不斷逝去卻又總能風生水起,形成一幅凍結的地圖。上海神話在時間的黑洞中漂浮,成為華文文學一脈相傳的血緣,幽隱的身世,卻也在時空更迭中變成難以理解的謎語。
 
臺北的文藝青年符立中,是穿越時空的祭司,屹立在時光長河的斑斕神龕前,不斷召喚遠古的豐美之地。符立中以青春的凝視,在新舊交替間橫空出世,在鐘鼓齊鳴中施展廟堂之舞,勇闖層層通關秘語,直搗秘密的底層,那幽靡花香氤氳之境。
 
對於神話時代的上海,張愛玲說:上海人是傳統的中國人加上近代高壓生活的磨練。新舊文化各種畸形產物的交流……這裡有一種奇異的智慧。
白先勇說:抗戰勝利後到上海去,歌舞昇平、十里洋場,完全是另一個花花世界。上海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新鮮,這種新鮮變成一種永遠的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