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革命·高峰史·(学研)专栏


☆※共网栏目※☆

首页 │泛左翼网站参考中文左翼大学习堂及左翼读书笔记网站:左畔学社
工人革命高峰史专栏

专栏首页·前言

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

1905年俄国革命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激发的1920年代初期欧洲革命高潮 

1925——1927年中国大革命 

1926年英国革命高潮 

1930年代中期美国革命工运高潮 

1936—1939年西班牙革命战争 

1930年代中期法国革命高峰 

1940年代中后期欧洲革命高潮 

1940年代末日本左翼工运大爆炸 

1952年玻利维亚革命

1956年匈牙利革命

1958年伊拉克革命

1966—1967年中国革命反官僚工运高潮

1968年法国五月革命风暴 

1960年代日本群众运动

1969年意大利工运高潮

1970年代意大利“武装工会”(“红色旅”)运动

1971—1973年智利革命

1975年葡萄牙革命高潮   

1980年代后期亚洲民主运动及革命形势

★当代全球社会革命观察(特刊)

为何要学习研究工人革命高峰史?
(Intro,简单说明)

 

社会革命日历:不朽的革命史与被背叛的革命史
(主编者:红草     正在编写、添加中)

 

 

一、研究国际工人革命对今日我们社会的革命有何实际意义?(托洛茨基语录):

当然,我们知道,每个民族、每个阶级、甚至每个政党主要是从自己切身经验来学习的。但这决不是说,其它国家、阶级和政党的经验是无关重要的。不研究法国大革命、一八四八年革命和巴黎公社,即使具有一九O五年的经验,我们也永远完成不了十月变革;要知道,我们是根据了以前各次革命的结论,并继承着它们的历史路线,才创造出我们这种“民族”经验来的。……固然,可能有人说,即使最认真地了解了十月变革的进程,也还不会保证我们的德国党取得胜利。可是,这种笼统的而实质上是庸俗的议论,是连一步也不能使我们前进的。诚然,仅仅研究十月革命不足以在其它国家取得胜利。但是,可能产生下面一种情况:革命的一切先决条件都已具备,却单单缺少一个了解革命规律和方法的、有远见的、坚决的党的领导。去年在德国,恰好就是这种情况(老托指的是1923年10月德国革命的惨败)。而这种情况也还会在其它国家出现。

(列昂·托洛茨基:《十月的教训》,1924年9月)

 

二、失败的革命有什么意义?

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本专栏所列举的这些革命,只有十月革命是成功的,其余都失败了。有人会说,既然革命失败了,那还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对今天有什么意义?)。对此,试摘引列宁的一段语录:

我们开始国际革命,并不是由于相信我们能够使国际革命提前发展,而是由于许多客观情况让我们不得不开始它。我们曾经这样想:或者是国际革命来援助我们,这时我们的胜利就可以完全得到保证;或者是去做我们所能做的革命工作,意识到即使遭到失败,它对革命事业还是有贡献的,我们的经验将有功于其它国家的革命。”(1922年末)

失败的革命能带给国际无产阶级解放事业以最为痛切而深刻的一系列教训;另外,每一次革命形势的出现(无产者大规模干涉社会生活),都证明了工人革命的现实性与可能性,并且予以后来的奋斗者以宝贵的经验。这就是革命的巨大意义。

 

[以下根据张长海同志若干言论整理]

三、阅读左翼书的作用

“当然,看书和辩论肯定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这种作用,是起一个‘压缩时间’的作用。共运是一个不断积累经验和见识的过程,这些经验和见识,很大程度上靠文字来传递。了解前辈的文字,可以帮助我们缩短认识许多事物的过程,而时间,甚至几年时间,是谋求社会主义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个共产主义青年,对很多问题本来只有一点模糊的感觉,或怀疑,如果仅靠自己摸索,也许要两三年、三五年以后才得出一个清晰结论。看到先人已有的优秀归纳,头脑一下子清楚起来,再自己思索 一番,就完成了对一个问题的跨越式认识。又或者自己根本没意识到某件事,经过阅读,发现先人看到了自己没看到的事,自己的最初反应往往是吃惊或怀疑或不以为然,但至少有了一个印象。以后在实践中,就可能‘留个心眼儿’,也较容易避免——因为完全盲目——而吃亏。”

 

四、最需要传播的左翼知识

“今天而言,不愁没有无数的‘左翼教授’的空洞文字在传播,但‘争斗’的真实历史,尤其那些高峰史的详细经过、经验和教训,却太缺少传播。粗略说来,包括:

1905和1917的俄国苏维埃运动;
英国的1926年大罢工;
中国20年代的省港罢工及工人政权雏形,以及1927年的‘上海光荣时刻’;
西班牙内战的工人经验;
30-50年代越南托派的工运经验;
40年代末的日本左翼工运大爆炸;
1968年的法国总罢工;
1969年的意大利总罢工;
70年代末的巴西工运;
70年代美国和拉美如何采用定点暗杀和绑架摧毁阿根廷左翼工运的过程(‘肮脏战争’);以及当地工人的应对办法、教训和思考;
南韩的1987年总罢工和70年代地下工运的经验;
80年代中期菲律宾独裁倒台后的工运高潮、总罢工和毛派武装以参加选举(并惨败)帮助有产国家度过危机的戏剧性过程;
70年代意大利‘武装工会’的尝试和失败(‘红色旅’运动);
秘鲁毛派的农村战斗队与城市左翼工运的关系和冲突;
70-90年代印度毛派游击割据与工运的关系,等等。”

 


五、何谓工人革命高峰(或“革命形势”)

“每一次当大多数工农群众,首先是产业工人,一但团结起来积极干涉政治生活,就马上焕发出惊人的能量。旧的秩序,旧的观念,旧的生活统统处于这一巨浪的冲击之下。在阶级社会中类似的形势发展到极致就叫作革命形势”

 

六、传播这些历史的意义

“需要传播的,就是这些‘争斗’的精华史,而不是什么‘马耳裤塞’、‘啊耳都塞’、‘后现代女权新左翼’。它们告诉今天的中国人,‘争斗’不是虚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早已在其他时间和地点发生过,某些人群已体验过。它们大都是中国人很少了解或一无所知的,又或者堆在公开或‘内部’图书馆里,有欠整理和发表。”

 

七、利用网络传播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就目前而言,网络,是我们唯一拥有的大众化和廉价的发表渠道。说什么‘网络是虚无的’,等于宣布‘其实我就一下班混茶馆的,甭拿我当回事’。”

 

八、本专栏的设置

“工人革命高峰史学研专栏”的设置即依据上述道理。(站长本人也从自己最近一年来对革命史的学研中推出与张长海同志一样的结论,这是本人赞同上述言论的主要原因)
本栏目设置于2006年12月23日。我站将持续关注相关文章,及时转贴采用。

 

共产主义入门网站
2006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