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2006年左畔博客开篇辞两则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这篇短文原是我的思想博客“左畔”上的开篇辞。它广泛引经据典,但非常凝练地阐述了我的人生追求。

我还记得那个思想博客的副标题是“在历史长河的左畔,我愿留下一串足迹”。

两年过去了,我的人生理想仍未改变,且因为尚未“着陆”而更为焦虑不安。

我并不期盼轰轰烈烈的英雄人生,我也不简单只是追求快乐。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暗夜之行,如果我能活得有一点进步意义,也不枉此行。我相信只有开启和坚守革命人生,我才能获得我所渴望的真理、真知和精神归宿,才能把自己从堕落或半堕落消极中拯救出来,并且趋向自由王国的彼岸。

————2008年4月17日转注。


补充一篇差不多时候写的另一个同名博客开篇辞。附后。

————2008年5月18日早上。

 

2008年11月收录时说明:当时创办这个博客又转向低调思想之意。因而并不署名红草或黔进派,而是署名“左畔”。

历 史 与 人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tecn.cn),版面:马克思主义研究
本文链接: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81331


    历史唯物主义以宏伟的视角揭示了某些人之所以流芳百世或之所以遗臭万年的全部历史秘密。

    在历史长河中,人往往是渺小的。一些人的身形之高大或卑下只是在于他们以他们自己的个人特点迎合、表现、突出了历史进程的某些关系。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在《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中写道:“一个伟大人物之所以伟大,并不因为他个人的特性给了伟大的历史事变以个别的特征,而是因为他赋有那种特性使他最能够为他那个时代的伟大的社会需要服务,至于这些需求之所以发生,乃是一般原因与特殊原因的结果。……他是一个英雄。但他不是这样意义中的英雄,即他不能够停止成改变事物的自然过程;他是这样意义中的英雄,即他的活动乃是那不可避免的与无意识的过程之自觉的与自由的表现。这是他的全部意义之所在;这是他的整个力量之所在。但这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其力量又是可怕的”。

    每一个生活在这世界上的积极自觉的人,毕生都在努力寻求、实现自己在社会中的某种位置与意义。然而我们能否先验地为自己选择一个位置(例如未来在社会中的地位与成就),然后为此而奋斗?如果我们这么做可能会飞黄腾达,也可能会屡屡碰壁最后潦倒一生,不过有一点是无疑的,这种先验的自我定位多少是基于个人主义打算的。那我们该怎么做呢?青年马克思在他的中考作文中写道:“我们并不总是能够选择我们自认为适合的职业;我们在社会上的关系,还在我们有能力决定它们以前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开始确立了……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守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会彼此敌对、互相冲突,一种利益必定消灭另一种利益;相反,人的本性是这样的: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我特别注意到马克思已经意识到:“我们并不总是能够选择我们自认为适合的职业;我们在社会上的关系,还在我们有能力决定它们以前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开始确立了”,因此,努力了解这些社会关系就成为找到自己社会位置的钥匙,让我们记住20世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列昂·托洛茨基的一句至理名言吧:“了解事件的因果关系,找出人们自己在这个关系中的地位,这是一个革命者的主要职责。同时,这是给一个不把自己的任务局限于眼前的人以最大的个人满足”。

 

2006年5月22日

————————————————————————————


停泊在左畔的博客


这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网络日志,更确切地说,是一个青年左翼学者创办的以阅读、学习笔记与思考为主的个人网站。

我默默地学习,默默地耕耘,不想引人注目,更不想哗众取宠。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然而,人不能外在于矛盾冲突而健康成长。

人的思想成长,离不开宽容、理性的环境,离不开缺乏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元素。
我会犯错误,会陷入困境,会看不清自己,请你理解,请你宽容,请你指教。

我的一生可能将平平淡淡,可能永远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但我的后任者却可能遵循着我以及我的同志的足迹向东方走去,去实现伟大的理想,正如我今天仰望着先驱的足迹。因而,在历史之河的左畔,我试图留下一串足迹。


左畔
200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