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坐牢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关于《坐牢》这首诗的创作花絮:这首诗的形成,是在一张准备用来作阿司匹林包装袋的小纸片(成人手掌的三分之一那么大)上,这种纸片是我们白天进行简单而繁忙的手工包装劳动的基础材料;笔是狱友借给我的。创作是在11月5日(星期六)的晚上,因为在晚饭后我们是不用劳动的,看守所各监舍里的电视统一打开后,大家就可以在床上铺铺盖了,然后他们都在看电视或在洗衣服或在看书或者在小声聊天。而一到晚上我就陷入了精神十分敏感而又十分混乱的状态中,我几乎不看电视(因为我的近视高达1000度而看守所却拿走了我的眼镜),我既思念家人和朋友(在怪诞有趣的梦中不断出现许许多多家人友人的身影),也为这个黑暗的时代、这个堕落的社会感到深深悲哀,我感到无法表达的痛苦和愤恨。正是在这种心境下我写下了这首诗歌,如果读者您不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和思想,就不会理解这首诗歌。
2006.3.31.红草.记于革马站

————————————————————————————————

2008年2月2日PM再度选刊于本网站。
(红草按:2006年初我因此事被学校记过处分,这可能会影响我的毕业。现在已临毕业,但我依然认为这是我的无上光荣,虽然痛苦艰难,但比起光荣的斗争来说,那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我仍然奉劝青年朋友们,不应过早卷入这种受到上层严重关注的境地。那次事件后,我不止一次公开承认我当时太莽撞冒失。实际上当初我可以更深入地调查工人情况包括斗争经验教训等,事后再设法以某种形式发表,这样或许更好。但我当时苦痛于工人处境,试图以网络舆论来声援帮助工人,从而导致警方迫害和极大限制,这不能不说是我的重要教训之一。但是对于既成事实,我并不后悔,我做得虽不够好但却始终无愧于心。——2008.2.2.)

 

★献给同路的热血青年们,献给前途无量的中国工人阶级★

坐牢

红草

2005年11月5日作于重庆市第一看守所内
[出狱时,原稿不幸被看守所没收]
2005年12月初 根据原诗意象、思想重订


这个秋天
我为工人的苦难与抗争撰写报导
我在工人集会上唱响国际歌
还振臂高呼斗争口号
这个秋天
我被一群先生带走
关在扬子江畔的一所狱牢

被囚者遭受的精神煎熬
却由于来自苦海深处的共鸣而渺小
因为任何一颗不可扼制的良心
分明看见亿万劳动大众
在更深处坐牢

我看到
纸面上的主人翁被撵出工厂
在冷漠荒凉的马路边
茫然的眼神流露着岁月的苍老
铁饭碗 连同对祖国的铁的信念一起丢掉……

我看到
万千股汹涌而卑微的洪流
从田间地头奔向街头巷角
辛酸与血泪铸就起兴盛的城市
文明却恩赐他们沉重的枷锁镣铐

我还看到
无数伟大而沉默的灵魂
在为填充人民的粮仓菜篮日夜辛劳
却还有大大小小的肥胖蛆虫
在那骷髅般的躯干上饮血茹毛

身陷囹圄的人啊 何止我一个
亿万劳动大众在更苦处坐牢!
可我抬头向上看
却看到更大的监牢:

开足马力抽汲民脂的官僚
终日求神拜佛为自己祈祷
因为他们脚下的土地日益沸腾
却还忙着计算如何互相撕咬
偶尔 他们从大监牢摔进小监牢

都市的流光溢彩溶解着
惟利是图与文化的喧嚣
心灵间无数的入侵防不胜防
世界那样宽广博大
我们却如被囚禁般无处可逃

坐牢……
我们在坐牢
我的同志们在坐牢
我看到 我的朋友们在坐牢
我还看到 我们的劳动大众在坐牢

对自由的渴望啊
在我心底突腾咆哮
对解放的追求啊
在我心头更加不可动摇

亲爱的朋友们啊
你们的的确确在更深处坐牢
你们何时才知道?
亲爱的朋友们啊
你们要为自己的自由解放而抗争啊
你们何时才知道?

 

——————

2007年6月19日:作者将“我还看到 我们的民族在坐牢”改为“我还看到 我们的劳动大众在坐牢”(关于“民族”的资产阶级意义,早在06年初此诗第一次发在继圣学社时就由张长海同志指出过,但是作者好象一直未改,这次只是一次迟到的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