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声援郑州四君·纪念毛泽东·抨击“邓江资产阶级当局”(2004年12月)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这是 Google 对 http://www.red-sparks.com/sos.htm 的缓存。 这是该网页在 2008年10月15日 03:20:38 GMT 的快照。 当前页在此期间可能已经更改。 了解详情

纯文字版本这些搜索字词仅在指向此网页的链接中出现: http://www.red.sparks.com.sos.htm  

强烈要求郑州当局宣布无罪并释放郑州四位市民!纪念毛泽东同志不是犯罪!

 

来源:网页快照

 

————————————————————

 

这是我刚刚google搜索到的结果。前面的一些纯粹做事件介绍的繁琐文宣删掉。郑州四君事件发生后,我是当时最早发起联名的毛派网友之一,并且写了如下颇具特色的长篇宣传文章。
—————红草 2008-12-初 注

————————————————————————————————

 

 

 

 

 

 

中国同志向国际毛泽东主义同志紧急呼吁!

 

强烈要求郑州当局宣布无罪并释放郑州四位市民!纪念毛泽东同志不是犯罪!

 

 

 

向大家致以革命的问候!

 

 

我是一名中国的大学生。实际上我的英语水平非常糟糕。我是通过线上即时翻译系统和你们交流的。我的中国网名叫做“红草”。同志们可以叫我“红草”。

最近,在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发生了一件严重侵害人民权利的事情。这件事情也是对中国毛泽东主义者合法权利的严重损害!!!

我希望一切信仰马列毛主义的国际同志和国际友人、进步人士能够把这件事传播出去,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郑州修正主义当局的丑恶嘴脸!

--------------------------------------------------------------------------------

 

相关网址:( 有可能已经进不到下列网站去观看 )

 

http://www.maoflag.net/Forum_ShowNote.asp?board_id=1-2&id=31743 

 

http://www.maoflag.net/Forum_ShowNote.asp?board_id=1-2&id=31391 

 

http://www.maoflag.net/Forum_ShowNote.asp?board_id=1-2&id=30683&page=1 

 

 

……

 

 

                                              纪念领袖犯何罪?仰笑天昏风雷急!

                                                               ——————自赏自析《满江红人民怀念毛主席》

 

                                               2004年12月24日 红草·严正声明

 

 

                                         今朝昆仑,妖魔魍魉满疮痍。

                                         这世态,有人悲泣,有人欢喜。

                                         十年大圣闹天宫,五指镇压逢谁意?

                                         伟大特色二十六年,全狗屁。

 

                                         多少年,不如昔;黎民苦,呼声起。

                                        “不争论”奉上,什么道理!

                                         纪念领袖犯何罪?仰笑天昏风雷急。

                                         亿万人民内心呐喊:毛主席!

 

        

      今天,越来越多的网友知道,2004年12月21日,郑州人民法院对四位郑州市民进行了定罪审判。他们为什么被捕,又犯了什么罪呢?

      原来,今年9月9日,值毛主席逝世28周年纪念日。张正耀同志托年逾古稀的老人张纤夫同志以“宋梅”之笔名写了《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此文附笔者文章后)。文章运用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旗帜鲜明地批判了二十六年来走资派邓江之流的累累罪行,并寄希望于胡锦涛总书记的英明领导,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这篇文章经会上网的葛黎英同志登于网上,经王占清同志列印。

      9月9日,张正耀同志照例来到郑州紫荆山广场毛主席像前扫地以供瞻仰者跪拜,他还随携部分印制好的纪念文章.据目击者称,前来瞻仰者并不多,文章很快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抢空。张正耀同志随后在清扫雕像前的空地时就突然“不见了”。9月10日凌晨1点,张正耀同志戴着手铐,被郑州市的公安人员押解到其家中进行了居所搜查,扣押了家中的一台电脑、剩余的部分纪念文章和一些其他材料。同时,张正耀同志被宣布刑事拘留,不几日,对王占清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10月15日,经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张正耀同志、王占清同志被宣布正式逮捕,张纤夫同志、葛黎英同志被实行监视居住。

      12月21日郑州金水区人民法院对郑州四君子——张正耀同志、张纤夫同志、葛黎英同志、王占清同志秘密判决。

 

      郑州法院的昏庸荒唐和蛮横无理令人义愤填膺。为了给郑州四君子鸣不平,我写了上述词《满江红·人民怀念毛主席》。虽然我并不赞成所有左派都上街发《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这样的纪念文章,但是我原则上完全赞同张纤夫同志的所有基本观点,并由衷佩服郑州四君子为民伸张的勇气和大无畏革命精神。事已成此地步,我强烈控诉并抗议郑州当局对郑州四君子进行秘审定罪。

 

      现在,我试全面赏析此词,权当是我“孤芳自赏”吧!

 

 

 

                                                       满江红

 

                                                 人民怀念毛主席

 

                                              2004年12月22日作

 

                                         今朝昆仑,妖魔魍魉满疮痍。

                                         这世态,有人悲泣,有人欢喜。

                                         十年大圣闹天宫,五指镇压逢谁意?

                                         伟大特色二十六年,全狗屁。

 

                                         多少年,不如昔;黎民苦,呼声起。

                                        “不争论”奉上,什么道理!

                                         纪念领袖犯何罪?仰笑天昏风雷急。

                                         亿万人民内心呐喊:毛主席!

 

      “今朝昆仑,妖魔魍魉满疮痍。”今天的中华大地,一个搜刮人民脂膏的官僚阶级,一个榨取工人血汗的资产阶级,再加上各式各样的犯罪分子:黑社会、娼妓、赌徒、毒贩、贼盗、杀人犯、流氓、劫匪、纵火犯等等,——这些牛鬼蛇神、妖魔魍魉大行其道,早已“搅得周天寒彻”,早已弄得我们的社会满目疮痍。

 

       “这世态,有人悲泣,有人欢喜。”斯炎凉世态,当然有人悲泣,而且是亿万人民群众皆悲泣,怎么会有人欢喜呢?当然有人欢喜。君不见邓江之流鼓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伟大优越性?君不见众官僚们无比拥护改革开放二十六年?君不见深圳某资本家欲立碑纪念邓小平的丰功伟绩?今天的大官爷们当家做主了,上下裙带,有权有钱有美色,膝下还有太子党、“妞妞”等之孝敬,比宋子文、孔祥熙还舒适,怎能不对邓江之流感恩戴德?

       今天的资产阶级残酷剥削工人、雇佣童工,据说能创造就业机会;资产阶级卖毒馒头、黑心棉等,据说能繁荣市场经济、丰富人民生活;资产阶级贿赂国企老板、鲸吞国家财产,据说能促进国企改革;资产阶级占全国人口的一千分之几,却占有了全国一半以上的存款,据说这表现了他们对税收和投资、消费的巨大贡献。资产阶级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里的比例远远超过他们在全国人口中的比例,但他们还嫌不够,现在,“剥削有功”啊,江老头还迫不及待地要批准他们入党。资产阶级怎能不皆大欢喜呢?

 

       “十年大圣闹天宫,五指镇压逢谁意?”以毛主席为首的先进的革命左派带领广大工农群众发动了十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孙大圣”——卓越的共产主义者、毛主席的好战士江青、张春桥同志等大闹“天宫”——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领导革命造反派为广大工农群众谋福利,清剿刘邓修正主义流毒。“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可是主席76年刚走,尸骨未寒,歹毒的邓修之流就鸡蛋里挑骨头——拿“两个凡是”说事,指桑骂槐,胡搅蛮缠,大叫大嚷什么“正确理解毛泽东思想”,实则唾骂、疯狂歪曲毛泽东思想,逐步地以至80年代初全面否定毛泽东思想的最光辉理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邓修还推翻华国锋政府,竟敢擅自废除197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又另力一套宪法,竟然大肆污蔑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江青、张春桥同志等,无耻地捏造什么“江青反革命集团”,造成20世纪中国第一大冤案。这一脱离事实十万八千里的荒谬歪曲荼毒了不少青少年学生,使不熟悉历史的他们信以为真。

        不错,毛主席曾批评江青同志等人搞“四人帮”不好,但这只是出于同志间的信任和关怀的善意批评。走资派在1967年2月,有一老帅就借不久前主席对张春桥同志的一个善意批评大肆攻击张春桥同志。2月18日,毛主席严厉批评了这些走资派,事后主席还指出那位同志对张春桥同志的攻击是“借我批评春桥同志的东风”。如果说1967年那位老帅的攻击确实有一定道理的话,那么文革后,走资派利用主席的善意批评则是达到了可恶可恨的地步,他们说什么“四人帮”是“反革命集团”,为江青、张春桥同志等捏造罪名,革命群众无不愤慨邓修这种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小人污语和行径。

        事实证明,江青同志不但决不是任何反革命分子,而且是最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毛主席的好战士。她至死还坚信文化大革命是及时、必要、正确的,坚信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是正确的,江青同志在1991年保外就医时舍生就义。毛主席的夫人、共产主义战士江青同志永垂不朽!毛主席为革命事业不仅鞠躬尽瘁,而且献出了他的全家!

        镇压大圣的如来佛是逢了谁的臭意呢?走资派既然要实行他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就要先把那些造反者压在五指山下,要全面翻案,要把工农反摔在地。充当了走资派工具的如来佛——叶剑英、华国锋等,无论他们有心无心,客观上都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叛徒、历史罪人。十年文化大革命一被废止,伟大的特色“社会主义”时代就来了。

 

       “伟大特色二十六年,全狗屁。”我这句可能说得太凶狠了点,而事实是不是如此呢?

        从1978年末十一届三中全会至2004年末,已有整整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来,邓理论,江代表,这些“特色社会主义论”的货色,一一破产。

 

        人民公社解散,中国70年代后期基本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的公社农业又倒退为清朝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吃光了毛主席时代的基础,1995年粮食净进口量创历史新高;且“三农”问题严重,中修各地官僚的苛捐杂税——乱收费、乱罚款、乱集资、乱摊派严重——大有“欲与蒋公试比高”之势(1936年美国记者爱德格·斯诺访问陕北一老农,老农说民国政府“连你拉的屎都要收税”),广大农民在邓修“赐给”的小块自留地上连饭都吃不饱,纷纷背井离乡,每年都有上千万农民到城里去打工,有关专家说,中国农村之所以还可以维持,正是因为农民工寄回家的血汗钱支持着。

        80年代工业得不到财政支持(搞什么政企分开、自筹资金云云),于是乎开始大吃银行,自主发展(废计画、搞市场)。国家大幅度削减积累率,在人民得到暂时实惠的同时,工业原料、能源得不到发展,企业困难,物价上涨。在90年代,一方面,工业开始破产,国企崩溃,工人失业,国资巨失;另一方面,银行被巨额呆坏帐所累,金融黑洞庞大。

 

        在邓江之流领导下,教育产业化,广大工农子弟上不起学,上大学更难;校园腐朽堕落,大学首当其冲。文化商业化,低俗文化泛滥,流行文化、小资文化、“看不懂的文化”成灾,今年又兴尊孔之风。医疗市场化,穷人看不起病,医院里回扣贿赂制假杀人黑幕重重,白衣天使成了嗜血恶魔。土地乱炒作,写字楼成群,开发区连片,豪宅别墅一个比一个高档美妙,竟有万千工农买不起房、住不起房,甚至流落街头,因种种原因无家可归的共和国公民占赴京上访者的相当部分。

 

        既要改革,还要开放。修正主义者是怎样“爱国”的,决定了他们怎样卖国。修正主义者引狼入室,为从外资那里分得一点残羹剩饭,不惜出卖国家和民族,让中国的一切关键领域仰人鼻息。邓江之流信奉“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洋奴哲学,坚决做国际财政垄断资本的狗腿子。今天中国,一半高档钢靠进口,电子晶片和关键电子产品靠进口,90%医药产品靠仿制,纺织业原料大部分靠进口,90%合成树脂靠进口,80%聚烯烃(极重要工业品)专用料靠进口,绝大部分高档塑胶专用料靠进口,放弃了最先进运输飞机的研制,大型客机不能造也要靠进口,先进武器装备从导弹到军舰、战斗机等等大量靠进口,核电站自己能承建、非要靠西方援建,高速铁路连路带车都靠引进。

       港台商和外商都跑来大陆投资,开设血汗工厂,剥削工农,昔日国家主人成了大老板们所垂涎三尺的“廉价劳动力”,更成了邓江官僚们所津津乐道的待客礼品(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吸引外资多少是东部沿海官僚政绩最主要指标之一)。

       被广大第三世界人民所仇视的WTO,竟被中国的修正主义者们苦苦纠缠了十多年,“黑头发都成白头发了”——这是某君对帝国主义不赏中修的脸的失落沮丧之语。

 

       吃谁的饭,做谁的牛。邓江官僚吃国际财政垄断资本的饭,当然做国际财政垄断资本的牛。邓江之流在国际上搞什么“无敌国外交”“务实外交”,其实是“无原则外交”、自私自利外交,他们鼓吹什么“和平”“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解散民兵、削减人民解放军以向帝国主义抛媚眼。邓江之流放弃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削减对外援助,放弃声援全世界革命人民斗争和民族解放斗争,污蔑尼泊尔共产党(毛泽东主义)人,对菲律宾、哥伦比亚、秘鲁等各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冷漠无情。他们在朝鲜受帝国主义包围而危难之际还向朝鲜叫嚷什么“无核化”,对朝鲜明和暗斗。

        邓江之流的“无原则外交”并不是真的无原则,而是有原则的,即一定要和帝国主义及反动派“友好相处”。任何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对外国的任何帮助都是讲原则、无私利的,毛主席时代积极援助外国就是援助那些反对帝国主义、反对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的外国力量,赢得了亚非拉国家广大人民的拥护支持,因此在1971年才会有第三世界广泛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才会有2000年非洲全部国际奥会成员国无条件支援北京申办奥运会。但是90年代初,邓修砸烂了毛主席时代的国际交往的革命原则,派维和部队参与帝国主义与修正主义的国际“维和事业”。中国从派工程队、军医发展到员警、军队,对世界的“贡献”越来越大。近年来,出现了中国维和部队海外遇袭事件,我们不禁要质问当局:你们为了迎合帝国主义的心意,却为什么要拿无辜的中国人民子弟兵到遥远的国家当炮灰呢?

        走资派们放弃无产阶级专政,代之以新立各种法权用以保护官僚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制度和政治文化等权利,高唱什么“依法治国”,力图把80、90年代资本疯狂原始积累时期资本家的“原罪”合法化,并保护官僚精英们的政治统治和权力垄断。这些口口声声倡导民主法制的伟人们反倒在镇压革命左派和革命群众、推翻华国锋政府后擅自阉割《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5年)》的核心内容,而后干脆废除他们炮制出来的还残留一点革命色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8年)》,在邓的授意下编出了一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他们为了为其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开道,居然在1988年4月12日、1993年3月29日、1999年3月15日、2004年3月14日先后四次修改尊严的国家根本大法;1988年修宪涉及两条,1993年修宪发展到涉及九条,2004年修宪竟涉及到十四条之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宪法修改频率之高、幅度之大、行为之荒唐,即使在世界宪法史上也是罕见的。

        他们既然向往“民主、法制国家”,就坐下来与帝国主义畅谈“人权”“自由”(所谓的“人权对话”!),企图通过“对话”来促进帝国主义“理解”,企图通过和“政治上全面反动”(列宁语)的帝国主义“讲道理”、搞好“友谊”。

 

        

 照理讲,确实应当是“吃谁的饭,做谁的牛”。中修吃帝国主义的饭,不仅做了帝国主义的牛,还做了帝国主义的狗。但奇怪的是,中修吸食中国人民的血脂血膏,不但不做人民群众的孺子牛,反而骑在人民头上为非作歹,花天酒地,腐朽至极,霸道无比。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原广州市财政局局长邵汝财、原宁波市原市委书记许运鸿、原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副董事长金德琴、原江西省省长胡长清、原湖北省省委副书记兼省长张国光、原贵州省省委书记刘方仁、原安徽副省长王怀忠、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前中国银行行长王雪冰、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原河北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原辽宁省副省长刘克田、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田凤岐、原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原江西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原武汉市公安局局长杨世洪、愿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局长安惠君等等等等,赖昌星远华走私案一案更显中修官僚本色,卷入其案的有:上到中央、下到福建省有关部门、海关、以及厦门、漳州、泉州的各级党政军警官员200多号精英,包括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公安部出入境管

 理局局长

许甘露,已故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情报部部长姬胜德,厦门市委副书记刘丰、张宗绪,厦门市副市长赵克明、蓝甫、苏水利,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厦门国安局长陈耀庆、港务局长黄和荣,共青团福建省委书记詹少敏,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庄如顺,福建省委统战部处长林棋华,福州海关副关长陈能庚,福清海关关长郑平,马尾海关关长林永秀,——这些不正是邓江之流豢养的楷模典范吗?不过邓江之流还非常非常非常地“谦虚”:他们说这些贪官混蛋不是普遍的多数的,而是“极少数的”、是“一小撮”,还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大谈什么“主流”“支流”“主流是好的”云云,简直把人民当白痴傻瓜。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践二十六年,不是狗屁是什么?孔子的很多思想我不赞同,但他有一句是肺腑之言:“苛政猛于虎也!”

 

       “伟大特色二十六载,全狗屁。”——这就是对邓江修正主义统治的真实写照。        

 

        此为词的上片,再看下片。

       

 开首“多少年,不如昔;黎民苦,呼声起。”改革并不是一开始就导致人民苦难的,改革的恶果并不那么快显现出来。70年代后期刚开始改革时还仅仅限于非根本部分,如未废除计划经济、公社未解散,主要是把更多积累基金转化为消费基金,大幅上调粮价和工资等,人民确实得到了暂时的实惠,而且这个实惠还确实是很大的,经济在初期也确实有较大发展。但从80年代中期开始,农业生产大幅下降,80年代后期,农业生产开始停滞、困顿,1991年邓修搞“创新”,提高城市商品粮销售价,改变了毛主席时代60年代中期以来的社会主义农业政策,结果1992年粮食生产再次大幅度下降,粮价上涨带动肉棉油糖菜价暴涨,农民更苦了,全国人民的日子也不好过了,这就是90年代初的通货膨胀问题之一。之后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愈演愈烈,成为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2003年中央不得不把“三农问题”摆上第一议事日程上。80年代后期农民生活开始恶化,便成千上万地往城市里挤,四川、湖南、广西的千万农民兄弟姐妹们怀着“致富”的美好梦想、满载着全家人艰难的希望、眼含着泪水奔赴东边的城市。然而,90年代开始城市生活也开始每况愈下。90年代初,各地医改、房改,废除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及人民福利。? 飨贝

(以下数段句子出现了乱码。)汲钦蛉丝诖蠖嗍墓と讼碛械某绺哒蔚匚灰荒瓯纫荒旮宦洌玫匚桓且宦淝д伞J裁词焙蚩既娣炊模庖坏闳收呒剩钦呒牵源首髡咛镜溃骸岸嗌倌辏蝗缥簟薄?

         后来,城市工人“下岗”(走资派们不敢讲“失业”)。许多“下岗”工人是中老年工人了,你们要这些已经为国家干了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工人下岗,而他们已经受于年龄限制难以再学新技术、觅新职了,你们要他们怎么活下去呢?走资派们搞什么“国企减轻负担、轻装上阵”,大裁毛主席时代的社会福利,让许多老工人没有退休、养老金,残忍地把为国家劳动了一生的老同志们踢走赶走。现在搞的社会保障制度,不过是杯水车薪、缓息民愤而已。那些还在岗的工人同志,走资派们又大搞什么“买断工龄”,妄图把毛主席时代的工人阶级权利扫得干干净净。

 

        既然已“不如昔”,就有“黎民苦”,“黎”就是众多的意思。“黎民苦,呼声起”,这乃是极自然的事情。有没有“呼声起”呢?有的,——2003年大庆工人起来了,他们高举毛主席画像、流着泪唱着《东方红》,在街上游行,示威反对大庆油田“改制”。2004年重庆工人起来了,他们坚决护厂、反对上层蛀虫贱价出卖国有资产,并与重庆的反动军警在工厂里英勇斗争。知识份子蔡广业同志起来了,这个哈尔滨军医以“下岗工人泪两行”在强国论坛发表文章同情工人、批判走资派政府。四川汉源瀑布沟电站建设移民搬迁所引发的严重腐败问题引起极大民愤,2004年10月27日夜间,十万群众自发组织,前往电站阻止电站截流!由于武警出动并伤人致死,导致十万群众愤怒!群众抬尸冲击政府,全县学校已集体罢课,罢工,政府部门完全瘫痪!2004年12月,四川泸州火炬化工集团的5000多名工人起来了,他们愤怒地围堵住领导精英们,质问人民的财产到哪里去了。

       黎民苦,呼声起”!那么,当局又是如何对待人民的呢?他们赶紧把邓修的法宝“不争论”奉上,把“稳定压倒一切”奉上,对暴动甚至和平的游行示威事件出动公安,出动武装员警,甚至出动军队;同时利用自己的当权优势,严密封锁消息,切断广播、网路、电视、报纸等等,切断“滋事者”与人民群众的一切联系,用对待反革命势力的方法来对待广大人民群众,企图欺瞒人民、毒害青年!善良的人民在地方信访无果、当地司法“难以”受理,有的地方居然还打出“严厉打击无理上访!”“坚决打击越级上访!”的吓人横幅威胁群众(参见强国论坛http://bbs.people.com.cn/bbs/ReadFile?whichfile=633481&typeid=17)。他们苦于投诉无门,不惜左邻右舍的借钱,上访中央,然而中央的破烂信访制度和那些走资派根本不能为民解忧,曾据一些北京网友说,在一些国家部门的大门口附近,有的上访者就直接铺席子睡在地上,有的人骨瘦如柴,令人黯然泣下。

        

       邓理论、江代表烤故切┦裁椿跎兀糠寺鄣娜思粗恰袄砺邸笔裁垂菲ǘ疾皇牵还鞘叭擞嗤僭偌蛹妇渌子铩=砺鄹羌负跬耆馇月砹忻饕謇砺壑卸宰咦逝捎欣墓鄣悖还砺塾幸坏闶墙贤纷约悍⒚鞯模丛市碜时炯胰氲场?       邓论江代表这些垃圾私货黑货剽窃了马列毛主义的许多外衣,但就其实质和实践来说,在马列毛主义光辉理论学说和伟大的毛主席时代面前却显得极为渺小,相形见拙,根本无法与马列毛主义光辉理论学说相抗衡。所以邓修大声疾呼: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不争论为妙,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我们并不清楚(究竟是谁不清楚,我看谁都清楚!),现在应该摸着石头过河。这句屁话里包含了邓修三个“经典理论”:猫论、“不争论”理论、摸论。

       所谓理论,是人们在实践中概括出来又在实践中证明了的关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规律性的系统的认识。邓论江代表既不从实践中概括出来,又为二十六年的实践所证明为错误。二十六年的灾难使得“黎民苦,呼声起”,当“呼声起”的时候,修正主义当局又赶紧把“‘不争论’奉上”,这是“什么道理?”!

 

        邓江之流的倒行逆施已为有识的人民所暗恨。人民越来越怀念毛主席了。中老年人通过亲身经历深情地回忆人民领袖和光辉的五六七十年代;关心社会的左派青少年通过了解历史也觉悟了起来,成为当代青少年中的最先进分子。

       毛主席啊,您在哪里,您知道您的人民在受苦吗?我们今天不得造反,不得“犯上作乱”,上访无果,上告无回,只好来到主席雕像面前扫一扫地,鞠一鞠躬,献上一束鲜花,可是纪念您也是犯罪吗?

       闻悉郑州四君子纪念主席撰文印发纪念文章而被捕,要受牢狱之灾,我不禁要怒问郑州当局“纪念领袖犯何罪?”

 

       郑州市检察院先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对张纤夫、张正耀等同志立案起诉。我们来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分则第一章第105条:“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然而,郑州四君子并没有任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意图、行为,《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此文说要推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了吗?恰恰相反,此文体现了张纤夫老人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国运、对民族的一片忧心,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关切。看过那篇文章的人知道,这显然是说不通的。那些熟悉法学的检察官们抓人心切、急忙之下居然犯这样的错误,真令人贻笑大方。郑州市检察院,你们心中有鬼!

 

       郑州市检察院不得不纠正自己的严重错误,12月8日,郑州检察院又给张倩夫同志送达一份传票,通知他下星期二开庭审理此案。传票上的“罪名”又改为:“故意捏造、散布虚构的事实贬损他人,破坏他人名誉;严重损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

       这个新的“罪名”

的依据是刑法第246条。我们来看刑法典分则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但是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郑州四君子一没有侮辱他人,二没有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张纤夫同志实事求是地在《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中写道,走资派“疯狂地发泄出刻骨的仇恨”,“党内资产阶级是整个资产阶级的首脑和靠山。他们都是一些极端自私自利,顽固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这些确凿的事实,二十六年来都摆在了十几亿人民的眼前,难道是你们这些小小的郑州府检察官能够否认的吗?难道这些千真万确的事实是“捏造”出来的吗?难道这些对那些妖魔魍魉的公正批判是“侮辱”、是“诽谤”吗?

 

      

 郑州司法当局的传票上写着“故意捏造、散布虚构的事实贬损他人……”好的,好一个“捏造、散布虚构的事实”。《毛》文指出:“数以亿计的工农劳动者,则处于失业、下岗,被‘买’断工龄,被迫离开土地,被抛向了朝不保夕、挣扎谋食的求职大军”——这居然是“捏造”的、“虚构的”!今天中国并没有失业、下岗!并没有“买断工龄”!农民兄弟们也并没有离开土地,而是在小块自留地上过着“小康”的生活!<<毛>>文指出:“在视金钱为神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们的社会地位是由拥有金钱的多少来决定的,有钱的人也就是有权的人”——这居然是“捏造”的、“虚构的事实”!今天穷苦人在这个社会是很有地位的,资产阶级长期受到无产阶级的压迫!今天有钱人也是得不到权的,因为权钱交易压根不存在!<<毛>>文指出:“党内资产阶级是整个资产阶级的首脑和靠山。他们都是一些极端自私自利绻痰匾咦时局饕宓缆返娜恕K蔷哂斜壬缁嵘系淖什准陡跸铡⒏锥瘛⒏苹⒁哺袄返奶氐恪薄饩尤皇恰澳笤臁钡摹ⅰ靶楣沟摹保〗裉溜泄那蛲虻奶肮傥劾粼词且蝗旱赖赂呱小⒋蠊匏健⒔艹鲶判愕娜嗣窆停∧切┌蛹沂籼拔鄹堋⑴灿霉佘蟪源蠛取

 ⑺骰呤芑

叽蟪曰乜鄣木⒚窃词亲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

      郑州司法当局的传票上写着“……破坏他人名誉……”——可是我要问,在人民内心深处,那些狗贼混帐的名誉从何而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狗屁名誉,自然就无从破坏。难道有谁能事实上破坏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吗?

      郑州司法当局的传票上写着“……严重损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请问,张正耀同志和平地发散纪念毛主席文章,这损害什么社会秩序了?难道一个好同志在毛主席像前纪念毛主席影响到那些官老爷喝茶了吗?那些官老爷害怕了吗?什么国家利益?郑州四君子哪里损害国家利益?

 

      理性的分析和到处可见的一般事实证明,这种所谓“罪名”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是完全不符合法律的。法学界公认的三大原则“罪行法定原则”“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罪刑责相适应原则”,郑州司法当局就违反了前两条。“罪行法定原则”——中国刑法典总则第一章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既然郑州司法当局的传票完全不符合刑法第246条,指控模糊不清、荒唐无稽,那么就不能定罪处刑。但是郑州司法当局不管什么罪行法定原则。“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刑法典第一章第4条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在社会上,对社会主义、对毛主席的完全无理的违宪的攻击比比皆是(郑州也决不可能例外),但是郑州司法当局却不去打压这些完全错误的违反犯罪行为,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倒对革命左派特别紧张,专门布置便衣秘密员警逮捕,还要秘密审讯,郑州司法当局根本目无法纪,无法无天,视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原则为草芥。

      郑州司法当局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法学界认为,宪法精神有四大基本原则,其中法治原则是十分重要的一条。这条原则是有其宪法衣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第13条修正案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但是郑州司法当局却根本抛弃法治原则,胡乱判罪,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看作空头大话,视之不存在。

 

      理性的分析证明,郑州司法当局的这次判决是一起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严重违宪违法事件。是对法治理念的公然践踏。

      事实是:郑州当局惟恐人民把真相表达出来,昏庸惊恐地把“滋事者”抓起来,急匆匆地给郑州四君子安上一个“颠覆国家政权罪”,惊慌匆忙得连法学常识都不顾了。郑州的法律棍子们在监控住四君子后,才发现原来四君子什么罪都没有,但又心中恨恨不平,于是乎硬换上一个什么什么诽谤罪。12月21日的审判还不敢公诸于世,而是偷偷摸摸地秘密审判,真是心虚!

       郑州当局的昏庸、堕落、惊惧和慌张无措真让人“仰笑天昏风雷急”!

 

      但是,无论哪个地方的当局或者中修当局胡闹,他们那一撮妖魔魍魉都无法阻拦人民对毛主席的怀念。

      这些当权的坏人镇压人民,对这类丑事他们还妄图严封消息,禁止传播。他们口口声声说什么“稳定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说什么“稳定压倒一切”。但是,人民群众要严正警告你们:你们能暂时压抑人民,但决然不能压倒人民!愤怒的火山是终究要大爆发的!你们封锁消息,歪曲事实,胡说八道,但是你们的好事和卑鄙伎俩也会一点一点为人所知、为群众所流传。人民群众要严正警告你们: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记住毛主席的教导:要马列主义,不要修正主义;要光明正大,不要阴谋诡计!

 

      “纪念领袖犯何罪?仰笑天昏风雷急!”

      “亿万人民内心呐喊:毛主席!”

 

       纪念毛主席——无罪!纪念毛主席——万岁!

 

       强烈抗议郑州当局秘密审判郑州四君子——张纤夫同志、张正耀同志、葛黎英同志、王占清同志!

       强烈声援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先行者——郑州四君子——张纤夫同志、张正耀同志、葛黎英同志、王占清同志!郑州四君子虽在行动上暂时受挫,但他们在政治上却光明磊落地大获全胜,郑州当局则陷入了政治上的失败和极度尴尬之中。他们知道除了反革命的暴力和他们自己杜撰的“司法解释”(无理狡辩)之外,再也没有一丁点儿遮羞布能掩饰他们的惨败。

       我坚信,有一天,正如乌戈·查韦斯所说:“上帝的东西归上帝,撒旦的东西归撒旦,人民的东西归人民”!

 

       光辉的马列毛主义必胜!亿万革命群众必胜!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必胜!

 

 

--------------------------------------------------------------------------------

最后:

郑州事件是一个严重的事件,当局的暂时得胜,说明了革命左派对自己的处境不得不更为谨慎。

 

如果按照郑州事件的逻辑,“毛泽东旗帜网”(http://www.maoflag.net/default.asp ) 以及其他在中国伺服器注册的网站都有可能被查封,许多同志纪念毛主席的方式也可能引发严重的刑事后果。旗帜网有同志发表文章:《这是什么信号》,说明了当权者不仅对于右派和分裂分子,对左派和广大工农群众的政治态度也是毫不留情的,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我希望我们都尽一切努力、尽一切可能向当局发出政治进攻,因为我们认为纪念毛主席不是犯罪,这样的纪念方式,写纪念文章,运用毛泽东主义批判当局,也不是犯罪,而是人民的权利,是工农群众的权利。

 

郑州事件的核心人物张纤夫同志(《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的作者)已经70岁高龄了,怎么能够熬得起三年的监狱劳苦呢?我希望全世界的有识之士都来声援这位老同志,声援郑州的四位同志。

 

张纤夫同志在他的《最后陈述》中说道:

 

我即将满七十周岁,只要我一息尚存,我仍然要努力争取做一个毛泽东的好战士……人民和历史将会对我作出最公正的判决。”

 

这是怎样一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呢?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