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反驳萧武的官僚空想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2006年3月6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放在主人公论坛上的一个跟帖,主帖应该是萧武自己发的。——2008.2.6.自注

反驳萧武的官僚空想社会主义

 

红草
2006-3-6

 

1、“一个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此话的前提里包含着一个概念——“资产阶级法权”。在马克思和列宁看来,“资产阶级法权”指的是按劳分配法则(自己去翻书!)及与这个法则相关的社会与经济的不平等。而毛把这个概念扩大化了,把官僚国家也作为一种“资产阶级法权”;毛把概念的外延扩大化到另外的范畴了,从而修改了概念的本质,实际上杜撰了另一个概念,毛的“资产阶级法权”根本不是列宁所讲的“资产阶级法权”。而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所指出的“无产阶级不能简单地夺取政权,而要砸碎旧的国家机器代以新的形式”——指的恰恰就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官僚国家,而且是革命的一开始就要废除官僚国家。在这里,资产阶级国家的官僚集团与那些畸形工人国家的官僚特权集团并没有什么根本不同,如果说有不同,那么就是畸形工人国家的官僚集团更富有压迫性,因为它们全都拒绝普选和动议弹劾政治领导人。
最基本概念的歪曲是萧武理论错误的根源。

2、萧武说:“但是毛泽东主义者认为这种情况只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种特殊情况、而不应是常态,只是落后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必经的一个特殊的过渡阶段”。
在这里,萧武不负责任地把中国革命的历史事实提升为一种规律性的理论。须知,中国1949年革命脱胎于一个长达22年的农民战争,在长期的农民战争中产生了一个官僚制的领导集团(见我下面《回复崇毛派们:你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分析)。这是中国的党国官僚体制的历史渊源。并不是说落后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必然要经过这样的官僚政权,例如苏维埃俄国就不是,苏俄脱胎于一个革命的工人运动,因而它建立起了一个高度民主的工人政权。这个政权是无产阶级多党多派状态的、意见讨论自由的政权。(所不幸的是,在内战结束后,这样的工人民主政权还没来得及巩固和加强,就被斯大林官僚集团篡夺了,那是后话了)

3、萧武说:“毛泽东主义者对无产阶级国家机器中的官僚体制的路线是利用、限制、改造”。(也就是说,是一种渐进的社会改良)
这里恰恰反映了萧武的空想。官僚集团是一个政治特权集团,他们的利益与劳动大众的利益是格格不入的。毛在经过60年代的社会改良失败后,意识到必须进行一场社会革命,因此发动了文革(从这里看得出,按萧武的逻辑,老毛要比萧武的理论更接近于“漂亮的空话”)。但是实际上文革并没有推翻官僚,表现在1967年1月,毛并不信任上海工人的公社,而是坚决镇压了工人的反官僚起义,建立了实质上是林的解放军官僚控制的“革命委员会”。这个结果,虽然确实吓坏了老官僚们,但是不过是用一个新官僚集团代替了老官僚集团,上海风暴之后,除了少数几个地方,其他地方的“革命”都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工农政权,而是削弱了老官僚政权。从官僚的角度来看,官僚体制并没有根本的动摇。然而,这个结果并不是今天萧武嘴巴上所说的这种堂而皇之的漂亮理论,而不过是1967年社会阶级集团斗争的狼狈的苟合罢了。而这种苟合是以毛派的历史性食言以及为上海公社大批工人的无言牺牲为代价的。

4、尼泊尔革命与未来中国革命
与中国1949年革命一样,尼泊尔革命现在的主力仍是一支农民军,我现在不了解尼泊尔工人政治力量的大小以及尼泊尔各阶级的状况、尼泊尔毛共的内部体制,所以难以推测尼泊尔革命将走什么样的道路。(毕竟,未来阶级斗争情况不是某个领导人的富有创见的观点就能摆布的)
未来中国革命将很可能出现一支强大的工人反对派,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必将与1949年革命有很不一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