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青:关于社会主义的疑惑和解答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关于社会主义的疑惑和解答

——————答李若浮十问

 

向青
200369

 

 

(一位网友李若浮在(2003年)526在网上曾向托派提出过十个问题。以下分别是李若浮的十问和向青先生的回答。)

 

李若浮十问托派


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特别请教托派朋友

1、社会主义有没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一下子实现?
2、如果不行,首先建立政权的工人国家应该怎么样推动社会主义?
3、如果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没有能力在资本包围下生存/输出革命,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作什么?
4、如果先进的技术掌握在一小部分资本家手里,社会主义政权应该如何提高生产力以应付帝国主义的围剿?
5、如果社会主义政权和“民族资产阶级”进行策略性合作是不是修正主义?
6、反之,如果社会主义政权夺取资本家先进生产力,是不是集权主义?

7、如果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先不理是否变态工人国家)存在多年,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解体就是和平演变,这种社会主义政权又不和帝国主义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她又可以怎么办?
8、如果这个社会主义政权异化成为官僚社会主义,任由帝国主义消灭了她,是否有利于世界的工人运动?
9、如果社会主义者以这个政权不民主为理由,是否可以和帝国主义者合作消灭官僚社会主义?
10、最后,到底你们心目中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我们应该“具体”作什么?

 

向青的回答:

 

                          社会主义社会

我先答问题10、到底你们心目中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我们应该“具体”作什么?

这是最值得回答的问题,也是讨论其余问题的前提。

我们托派心目中的社会主义社会,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等人所了解所推想的那个样子。在这方面,托洛茨基和后来的托派并没有新的见解。

最简单地说,社会主义社会就是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所建立起来的、在经济和文化水平上都高于资本主义社会、消灭了剥削和压迫、人人都能够自由发展的一种平等而和谐的新社会。这种新社会的主要特征,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趋势包括阶级斗争的经验和无产阶级彻底的自我解放的需要所推想出来的,大致跟十八、九世纪那些伟大的社会主义思想家理想中那种平等、和谐的新社会相符。但是马恩认为,未来出现的这种新社会的具体形态,不可能是按照某位思想家或者革命家认为最合理的、事先设计好的蓝图来建造起来的,只能由群众本身在整个革命过程中根据本身的需要和当时的环境逐步设计和建造出来。而整个过程大概相当漫长而曲折,其中一定会有错误和修正。所以他们避免对那未来的新社会作详细的描述。至于社会主义新社会的主要特征,以及它的形成和发展要经过什么阶段,根据马恩的推想,可以简单说明如下。

 

1   建造完成的社会主义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或称初级阶段,已经实现了全部物质生产的彻底社会化。生产资料完全归于整个社会公有,即全民所有。那时已经消灭了阶级差别,人人都是平等而自由的劳动者,各自按照在社会需要的工作中所贡献的劳动量的大小而领取工资。生产力发展到比资本主义更高。直接为满足全民平等的合理生活需要而生产。那时人类的生活方式将是安稳而俭朴的,注重人的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以及自然环境的保护和真正改善,不会无止境地追求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更戒除了浪费和奢侈的恶习。人类的进取心将表现在科学研究、文艺工作、和向自然灾害包括瘟疫斗争等方面。

 

2   上述的情况当然不能一下子就实现。必须首先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权,由这个政权主持一步步消灭阶级差别和一切社会压迫,同时负责保证人人都有足以维生的工作,而且尽力使人人都有相当体面的生活,个人收入之间的差距则一步步缩小。要剥夺地主和资本家所占有的土地和资本,使他们丧失原有的阶级地位和大量财富,必须劳动谋生。工人阶级则变成了国家和国有财产的集体主人,工作日一步步缩短,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一步步提高,在生产单位和全社会的平面上都担任管理的工作,所以不再是无产阶级,而成为自由平等的生产者了。农村和城镇的个体生产者都在国家帮助下一步步自愿地联合起来成为集体生产者,然后再转化成为国营企业的工人,或者直接变成国营企业的工人。这样,小资产阶级也可以消失了。农业和工业、乡村和城镇之间的差别都逐渐缩小,以至消失。由于性别、种族、民族、信仰等等差别而产生的压迫,也都要一步步消灭。这整个历史阶段,从无产阶级政权的成立一直到阶级差别完全消灭,就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

 

3   无产阶级革命胜利所建立的新国家权力即无产阶级专政,或称为社会主义政权一开始就跟以往一切政权根本不同。它是大多数人劳动人民用来镇压少数人剥削者和一切旧统治者的残余的权力,所以一开始民主的程度就比资本主义时代的代议民主制更高,往后还要继续提高,尽力设法使全体劳动人民直接行使权力。它要废除高高在上的特权官僚集团,要使一切公务员的工资都和普通工人平等。公务员由人民选举产生,并且可以罢免,或者由人民轮流担任。逐步废除职业性的军队和警察,改由全体武装起来的劳动人民轮流服役。所以,社会主义的国家从头起就不是本来意义的国家,而是一成立就开始逐步消亡的国家国家本来是剥削阶级用来压迫大多数人民,企图永久维持本身的统治地位的工具

 

4   在社会主义时代,由于人人都是平等自由的劳动者,都是为整个社会同时也是为自己而生产,而且怎样生产也由群众自己民主决定,所以人们对生产工作的态度一定是前所未有那么积极的。结果生产力的发展一定比资本主义时代更快,不久就可以达到物资供应非常丰足的境地,令人人都感觉到生活有充分的保障,而工作日则大大缩短了。这种制度同时也逐步扩大每个人自由发展的机会,让人人都能够担任多种不同性质的工作,并且有充分机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去变换工作。所以人们逐渐不再把工作当作劳苦的负担和谋生的手段,反而当作生活上自然的需要和情趣.。这样,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从头起就没有了个人之间普遍的生存竞争的现象,而其它的个人利益冲突也之大大减少,并且继续减少。在这个基础上,随着社会改造的继续发展,人的整体心理结构和精神面貌也将变得跟资本主义时代大大不同,再没有那种损人利己、嫉妒、好胜等狭窄自私的弱点了。最后,到了社会改造和人的心理改造都完成的时候,就不但再没有镇压敌对阶级的需要,连保存一种强制性的机构用来调节个人之间的冲突也不需要了。这时,一向称为国家的社会公权力,就没有了对人统治让一部份人去统治其它人的作用,只剩下对物管理和对生产事业领导的作用。于是官僚、军队、警察等专门用来统治人的机构就可以完全取消,国家彻底消亡,人类进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了。

 

只有已经具备了上面1段所指出的种种特征的社会,才是社会主义社会。如果一个社会还没有达到上述标准,但是已经建立起无产阶级政权,开始并且继续按照上面23两段所指出的原则和方向进行社会改造和建设,可以算是处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也就是过渡社会。但是,要达到了上面1段所指出的标准,才算是实现了社会主义。

根据上述的标准,我们托派认为,苏联、中国,以及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从来没有实现过社会主义。在1923年以前即列宁领导时期的苏联,可算是已经开始并且正在向社会主义过渡。因为那时所实行的政策,在原则和整体方向上是朝着社会主义前进的。以后的苏联堕落后的苏联和后来所有那些自称为社会主义的国家中国等都是,严格地说,连朝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也还没有达到。因为,它们虽然已经向社会主义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即建立了可以算是工人无产阶级的政权,但是并没有继续向社会主义主义前进。相反,它们的政治制度并不符合上面23两段所指出的特征(红草注:而且经济制度也因为官僚保守主义而带有诸多弊病,大大妨碍了公有制计划经济的健康发展)。它们的统治者特权官僚层一贯实行的政策,在整体上是根本不允许社会主义实现的。他们路线的反社会主义性质,最明显地表现在坚持一党专政的立场上。一党专政是维护少数人即一个党,主要是党内的寡头,甚至实际上只是党魁一人的特权的制度,根本违反社会主义政权的民主原则,与国家的消亡背道而驰。而没有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权,就根本不可能让社会主义实现。所以托洛茨基不但反对把堕落后的苏联社会称为社会主义社会,而且反对称它为过渡社会。我们托派把堕落后的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一类的国家称为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国家,把它们那种社会称为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一种充满严重矛盾的不稳定的社会,表示它们虽然推翻了地主和资本家的统治,却受着骑在工人阶级头上的、实际上反对社会主义的官僚特权层统治。实际经验证明,工人阶级在这种反动官僚统治下所受的压迫,有时比在资产阶级统治下更厉害。当时的苏联和中国各方面的发展,有的符合社会主义的方向如生产力的增长,有的却反其道而行如社会不平等和官僚专制都越来越厉害;而整体看来,是并不符合社会主义方向的。

 

工人阶级和一切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应该争取如上说明的真正的社会主义,而坚决反对那些假冒社会主义的官僚统治,更不用说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的统治了。凡是符合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政策和实际成果,我们都应该支持;属于相反方向的则坚决反对。

 

 

                           其它问题

 

现在来回答问题1社会主义有没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一下子实现?

 

社会主义在任何范围都不可能一下子实现,只能经过一个相当长的革命过程而实现。连社会主义革命的第一步,即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也不可能一下子在全球实现。无产阶级政权在各国的成立,也就是社会主义革命在各国的开始,一定有先后差别。但是,社会主义的实现其含义已在前面说明一定是在全球同时但不是一下子达到,而不可能单独在一国或局部地区达到。因为,只有在真正的全球一体化的条件下这当然不是目前帝国主义者所推行的那种让跨国大财团任意剥削全球劳动人民的所谓全球一体化,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才可能达到实现社会主义所必需的水平。

 

问题2首先建立政权的工人国家应该怎么样推动社会主义?

 

我在第一节里面已经简要说明了在工人国家内部要怎么办。至于国际政策方面,简单说,就是用活榜样、符合实际的宣传、以及其它各种合理而实际有效的方法,促使其它国家的劳动人民也起来革命。

 

问题3、如果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没有能力在资本包围下生存/输出革命,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作什么?

 

如果真是没有能力生存,那自然,无论怎么奋斗,也避免不了灭亡。在这样纯粹是假定的绝望的情况下,我只能说:还是应该奋斗争取生存,不应未尽力奋斗就接受灭亡的命运;而且,政权灭亡以后,那些未死的社会主义者还应该继续奋斗,为革命的再度兴起作准备。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应该未经尽力奋斗就相信自己的政权没有能力生存。这种可耻的轻信,只有根本没有能力革命、或者从来不想革命的人才会有。革命者当然有可能被打败,有时甚至无法避免灭亡,但不应该自动投降,更不用说叛卖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在这样对社会主义绝对不利的、纯粹是假定的条件下讨论问题。最近十几年间,事实上有许多号称社会主义的政权灭亡了。但它们灭亡并非因为在现实的世界环境中社会主义政权根本没有能力生存。其实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官僚统治层彻底叛卖社会主义,决心更进一步盗窃国家财产,把自己转化为新的资产阶级,追随那些跨国大财团去剥削全球的劳动人民。

 

至于输出革命,任何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甚至任何真正的民主革命家,都不认为革命可以输出。提倡和帮助外国的革命,跟输出革命完全是两回事。输出革命根本是反革命派恶意的说法。

 

问题4、如果先进的技术掌握在一小部分资本家手里,社会主义政权应该如何提高生产力以应付帝国主义的围剿?


这个问题又是企图叫我们在一个不合理的前提之下答问题。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这样做。「先进的技术掌握在一小部分资本家手里」——这根本不是事实。先进技术是工人和技术人员发明的。虽然有许多发明的专利权被资本家买去垄断了,但这情况并不等于先进技术完全掌握在资本家手里。社会主义政权一定得到许多技术人员更不用说普通工人支持,甚至于会得到帝国主义国家一些有进步思想的技术人员支持,他们都可以有力地帮助社会主义政权提高生产力。即使是帝国主义的资本家取得了专利权的那些技术知识,也有不少可以用钱买来。虽然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努力提高生产力,也必须准备应付帝国主义的围剿,但并不是必须很快就把生产力提高到赶上帝国主义各国的水平,才足以应付帝国主义的围剿。真正发生帝国主义围剿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至今只有一次,就是十月革命后对苏俄的围剿。那时苏俄的生产力处于绝对劣势,但是帝国主义方面终于失败了。还有最后一点,社会主义政权坚持正确的社会主义路线,可以产生强大的吸引力,促使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也起来革命;而帝国主义国家本身日益尖锐的内部矛盾也要促使工人阶级起来革命。一旦革命成功,资本家原先垄断的一切都要被剥夺。总而言之,以为这个问题可以难倒社会主义者,或者以为坚持社会主义立场的政权解决不了提高生产力的问题,所以不得不向资本主义投降,那真是太可笑了!

 

问题5、如果社会主义政权和“民族资产阶级”进行策略性合作是不是修正主义?

 

社会主义政权是要消灭资产阶级的,其中当然包括而且主要是消灭本民族的资产阶级,所以一般说来,谈不到和资产阶级合作。我不知道问题中所说的「进行策略性合作」指的是什么。而且,据我了解,传统所说的修正主义并不直接涉及对待所谓民族资产阶级的策略的问题。所以我不直接回答这问题。

 

问题6、如果社会主义政权夺取资本家先进生产力,是不是集权主义?

 

我不知道「资本家先进生产力」是什么东西?怎么夺取?谁明白这问题的含义,让他去回答吧。不过,我可以说:社会主义政权夺取了原先由资本家占有的生产资料之后,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虽然是集中了,但是生产事业的经营权并不一定是绝对集中起来,应该有适当的分权。

 

问题7、如果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先不理是否变态工人国家)存在多年,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解体就是和平演变,这种社会主义政权又不和帝国主义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她又可以怎么办?


社会主义政权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而且应该坚持社会主义的路线,抗拒资本主义复辟的压力。至于具体的办法,依具体的问题和具体的情况而定。

 

问题8、如果这个社会主义政权异化成为官僚社会主义,任由帝国主义消灭了她,是否有利于世界的工人运动?


当然不是﹗只有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叛徒才说是。

 

问题9、如果社会主义者以这个政权不民主为理由,是否可以和帝国主义者合作消灭官僚社会主义?


当然不可以﹗只有社会主义的叛徒和帝国主义的走狗才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