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是劳动者民主,还是有产者民主?
——回复汪红雨先生(2006)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原发于四海论坛。

是劳动者民主,还是有产者民主?

               ————回复汪红雨先生

 

红草
2006-10-24

 

我看过了你的文章《民主,从网络走上街头》。全文的核心围绕着民主形式与权力的问题,将斗争的双方视为反民主潮流的官员和要民主的人民群众,高度赞赏争取民主的实际政治行动。简单地说,自由派和革命左派都反对官僚独裁、追求民主自由,但革命左派是依据阶级分析的眼光来剖析一切民主的实质、并且追求劳动者民主。

在我们看来,自原始社会瓦解以来的社会斗争史的本质是各种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的利益斗争史。民主并非是17世纪才在欧洲出现,在统治阶级内部往往会有一定程度的民主,例如古雅典自由民的城邦民主(而广大被压迫的奴隶们则没有民主)。就是在极端专制的斯大林国家,最高统治层内部也有民主——对于国内外大事,GCD政治局天天开会讨论,只不过不容许劳动人民有民主。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众多不同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在表面上它们似乎与“抗拒民主大潮的官员”们似乎截然不同、因为它们缺乏民主、渴望得到民主,似乎与“抗拒民主大潮的官员”在政治上是对立的。其实这不符合事实。事实上,那些巧取豪夺国有资产或偷税漏税的厂长、经理、企业家、银行家、奸商以及附着在他们身上的律师、富裕白领、(生财有道的)大学教授、还有吃人血人肉的煤矿老板、血汗工厂老板、包工头等等——他们在利益上甚至往往要仰赖于“抗拒民主大潮的官员”,而生活在城市贫民区里的各界劳动者、被剥夺了的买断工人和下岗工人、每日都陷于生活忧虑的小农以及处于尴尬状态的亿万农民工、穷人的子女及贫困的大学生们——他们在利益上不但与“抗拒民主大潮的官员”格格不入,而且也对立于前述的那形形色色的富裕的有产者。把社会中最重要的事实大白于天下——马克思主义原来也不过如此。而自由派所做的只是用所谓民主自由这样的词重构、歪曲人类历史和现实,把截然对立的两个阶级(无产者与有产者)凑在一起,凑成所谓“追求民主的人民”。那么,我要问,自由主义者们所要追求的究竟是什么民主呢?是有产者的民主呢?还是无产者、劳动者的民主呢?

你们身体力行、用巨大勇气和鲜血来争取民主在一个旁观的愤世嫉俗者看来是值得敬佩的。正如汪先生所说的:“温和与激进,只有在行动的层面上才有议论的意义,纸上谈兵,再激进,也捅不破一张纸。行动起来的战士,缺点再多,终究是战士,而完美的苍蝇,不过是只苍蝇而已.网络,在民主启蒙上虽然已经起到了很大作用,但网络论坛上社区上的言论自由与报纸电视上的言论自由毕竟是两回事。行动,现实生活中追求民主自由的行动,才是更广泛更有力的最好的启蒙”。但是我更要问一句,你所追求的民主究竟是为了社会上哪些人的利益呢?可惜,你的文章根本不谈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恰恰是关乎两个利益决然相反的阶级的生死决裂的重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