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日记:震惊于一个左青的蜕变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转载自作者博客
转载时补充了一个本网链接在里面。

 

震惊:一个左青的蜕变

红草   发表于2008年12月07日 15:25


刚刚我看到了“黄信介”朋友捣鼓了一篇文章,让我大跌眼镜(嗯,我一千度的近视眼镜都跌下来了)。文章的苦谏性质姑且不说,它的内容——看标题我都快倒了:“只有更加宽松的金融业才能拯救当前经济危机”——赤裸裸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跟极右派哈耶克有得一比了。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就拉下去看,结果越往下看越想跌地。而这位朋友曾经是一个非常激进的左青,激进程度堪称天下第一。。。

他这个人真是太有代表性了,比消沉不济的artiman更有代表性得多(我一直认为后者远远不如前者有代表性)。他比artiman更真诚、更投入和更热情(我现在加倍理解,真诚是一个中性词,真诚的左青,真诚的自由派,真诚的民族主义者,真诚的纳粹分子,真诚的。。。。)。

他的激进,他的情绪,他的转向,他的蜕变,都是非常典型的。他的例子,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共网的首页和网站导航页一直有他的链接和简介,作为一种淡淡的友情关注,近日我还更新过关于他的思想简历。但是我现在必须把它删除了,至少要从泛左网站导航里删掉。原因不言自明。首页还留他办的一个网站,但放在最底下,因为我还是想每隔几个月看看他走到哪了。

我给他写的思想简历备份如下(刚刚从共网导航页删掉):

李中梓  中国内地的一个笃信大乘佛教的安那琪青年。此君2005年底由毛派转向托派,曾支持CWI,2007年夏天由托派转向无政府主义。.李中梓——原名系20世纪初著名的中国佛教无政府主义者
他如今(
黄信介)的观点走向思想多元混杂(儒家+大乘佛教+无政府主义+激进社民左翼),致力于启蒙民众公民社会意识的泛民主主义的思想宣传活动。创办有人民黑板报,wiki式的大杂烩论坛


——————————————

我刚把他在托派时期(并且接近cwi的时期)所创办过的一个网站也找出来了:
点击这里。(我在去年夏天曾写长篇大论抨击之,因为我觉得他很有典型性。当他还是个真正意义的左翼青年时,他还真正到工厂中去干了几个月的体力活,我也转载过他的有关日志到新青年上。)

我在他blog那篇文下给他的留言:“这是你写的文章?!如此之右。。。你这几年的变化太大了。如果这文章是你写的,我可以肯定你已经不能回头了。资产阶级的力量是强大的”。

——————————————

这文章我就在这里写得了。发到论坛上,大概又会挨骂。大概会被扣上“太关注个人”的帽子了,然后就是“自我中心主义极度膨胀”的帽子。其实我不是关注个人,我只是对如此大幅度的(而且是真诚的)思想变化一路看过来感到震惊。(artiman反倒现在仍同情泛左翼,并具有朴素的底层无产思想,这与他的现实经验和处境有关)。具体的人的思想变化根本不值得关注,但这变化的轨迹是发人深省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