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略议毛左青“小宋同学”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转自红草的网志

略议毛左青“小宋同学”

 

红草

发表于:2008年11月19日 16时47分23秒

 

撇开具体的思想观点分歧不谈,我觉得,小宋这个人精神气质上很有问题。
参见他的QQ空间

他思想里有异常强烈的奴性和深刻的投机性,达到自己常常无法自知或真心欢喜的程度,尽管他可能偶尔有所疑惑茫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仅仅只是因为,他以激烈形式来表达了一种在国内主流看来非常异端的思想和行为模式,而这一点也使得他得到极大的虚幻满足。我在他那里看不到活的和自觉的阶级自主精神,不过我看到了活的和自觉的宗教偶像精神。诚然,这精神是活的和自觉的,这无可否认。

我由毛派转向托派,在小宋看来是“沦落了”的。以前我觉得他和我走过的路有许多相似之处,以为他具有和我类似的苦闷和思想方式上的问题,以为可以用我的经历说服或至少是有所启发他。但我不久后才发现我的表达方式和影响力都极其薄弱,或许更重要的是,小宋的病或许有更深和更坚固的原因。因此我只做上述判断,不打算再徒劳劝导。

我向来认为,批评别人特别是身边人的同时,更应该检点自己。我不认为我比小宋同学更高一个境界,我和他都还是阶级以外的个体,并且都受制于同样的环境里,这个环境下的阶级斗争政治水平异常薄弱,而左翼圈子又异常腐朽。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学生,即使从斯毛修正主义转向了托派,也丝毫不说明自身的革命成长已经开始。比思想的转向更重要的、更起决定作用的是个人的自觉的定位,和阶级斗争进程对这种个人选择的检验和考察。不幸的是,小宋同学已经选定了自己的定位和方向,就是要在圈子中谋求一个活动家的地位,目前和未来所要做的就是继续积攒自己的“政治资本”(见他的自述)。托派里也不乏类似小宋定位的人,例如今年八月跳出来向我们呼吁行动的那位倾向cwi的赤旗先生。我要强调的是个人定位和阶级选择的过程,而不是浮面上的思想转变,那往往太容易蛊惑渴望解脱的年轻人了。

我没算错的话小宋现已18岁了,我在20岁时仍抱有与小宋同学大体类似的定位和思想方式,但我在之后还是转向了。只是,这种转向是经历了可以说三年的思想动荡和艰苦思考,而且还有一系列特殊条件,例如我自身的独特矛盾(姑且可称为内在压抑与价值实现的矛盾),以及由此导致的对个人定位和心理问题的高度敏感,我更倾向于独立思考,我之具有力求完整和原则化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与相应的知识结构,以及我在自身成长过程的恰当时候遇到了一些历史之神派来的人(比如LS)。最后,毛修正主义框架对独立精神的限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毛修完完全全继承了斯修的民族主义和阶级合作思想,这就必然要求遏制阶级独立自主的精神。毛修骨子里对工人阶级强烈不信任甚至敌视,当工人阶级作为一个独立角色出现时——例如1967年的上海文革工人运动和1956年的匈牙利工人反官僚起义——他们往往就强调要有“党”的领导,否则工人阶级自己是不能独立的、甚至是必然要被资产阶级利用的。他们一旦这样提出问题,就从根本上把工人阶级和它的政党割裂了,而他们所谓的那个“党”不外乎就是一群红而又红、纯而又纯的超级革命精英,他们拥有钳制工人阶级自由的特权和对任何异端宣判死刑的特权,这就是毛修的官僚社会主义实质。由于官僚的无数洗脑与阶级自主发育程度不高,也由于青少年学生本身的无根、无定形性和偶像崇拜的集中趋向(学生的本质是一个暂时的寄生阶层),使得毛修能吸引相当一部分学生。值得一说的是那种偶像崇拜,它是渴望独立心理在小知识分子-学生阶层的扭曲表现,恰恰是因为渴望独立但客观上有没有独立的物质基础(因为学生暂时还是脱产的、在学校学习的),当他们发誓要承担某种责任和荣誉时就倾向找一种精神意识的中心,这个中心就表现为对某人某物的偶像化。这种偶像崇拜,在非政治化学生可能表现为崇拜周杰伦或李小龙或迈克尔·杰克逊,在政治化学生中可能表现为崇拜毛泽东、金正日或希特勒,这些人物的实际性质截然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高大的、光辉的形象或臆想形象。以前的我和现在的小宋之疯狂地崇拜朝鲜的极权制度,就是比较夸张的典型。(当然毛圈里有些中老年人更夸张,但究其根本那些人是另外一种病理)。


这种偶像崇拜的倾向就是我开头评论小宋所说的奴性,实际上所有青少年甚至各阶层的被统治群众都多少有这种偶像崇拜-奴性的倾向,问题在于自知自觉程度以及偶像与自我之间的关系,这里包含了奴才和奴隶的分别。学生-小知-小资的奴才性往往要比较厉害些,当然我并不是专门为了自贬或贬人,我只是试图分析这一群体。

总之,毛修的世界观严重地妨碍认清这个世界上各种关系,并且在思想方式上带有上述缺陷,也就难以使自己找到有利于阶级解放的自我定位。

也许我能够说我离开了过去的(即小宋现在所追求的)那种个人定位,我已经确定地转向了,但是要真正为自己的前途打开局面(不仅仅是坐稳一个职业或学好革马思想),在历史对决的前夜找准自己的位置,还有许多艰巨的困难要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