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队伍的培训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编按:这篇文章反映了当时我的典型思维,即对思想按部就班的发展与“理性”“辩论”的迷信。
(2008-11)

论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队伍的培训

2005-5-30 红草

一、一件小事
昨天晚上我被某个左派OICQ群(群里多数是毛派)的群主踢了出来,我做了什么罪孽呢?我在群里发表自己的观点:毛泽东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民粹主义(我在群里列举了我对毛主义看法的提纲),毛主义有理论缺陷,在实践中也有不少不容忽视的缺点;但我同时认为,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他把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变为世界最强的几个工业强国之一。
当时群主就火了,他根据我的观点说,你这是在反毛。并指出,在中国,反毛就是反革命。

另外,群主早就知道我最近向托派靠近,就说了一系列挖苦托派的话,我当然不会介意这种挖苦,不必拐弯抹角直接骂我都可以,只要能用道理说服我我就乐意。
不过我对毛主义的这些看法主要没有受到托派的影响,而是主要受到了莫里斯·梅斯纳的《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发展》的影响。我在群里论述毛泽东主义的一些特点时,只是引用了托洛茨基的话来证明托洛茨基是反对唯生产力论(经济唯物主义)的,这是我唯一用到托洛茨基理论的地方。
根据我的观点,群主就把我踢出来了,虽然“反毛”罪名过于牵强(当时有两位群内网友认为我的观点并没有“反毛”),但“托派分子”固然是一个最好的借口(尽管我并没有用托洛茨基主义评价毛主义)。

离开这个群我有一些遗憾,因为这个群一开始创建我就被请到其中,并且我是群里比较活跃的讨论者,经常发起、参与各种讨论,多少有一点感情。撇开群主来看,不少人都对我有一定的认识,同志之间多少有一些情谊。
不过我不会为了明哲保身,为了保住我在群里的身份,而放弃我的革命的原则批评,也不会在任何(无论敌人还是同志的)强迫和威胁面前放弃我的观点(除非讲道理使我改变)。我以为,一个共产主义者,假使连这点战斗精神都没有,那么就必定一事无成。

二、左派的一个典型错误
实际上,我作为持不同意见者被开除这个群,并不是这个群的第一个例子。在今年春天,这个群还开除了一个河南的共产主义青年,另一个河南的同志也差点因为一些小错误被开除,本来对于那些错误可以依据“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予以解决,但是那个群的群主并不是这样做的,而是把犯了点小错的年轻人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有一些网友仅仅是因为发表了一些“右派”言论,群主不讲道理,直接把那些同志踢出群。我在给一个网友同志的信件里严厉批评了这个群的霸王作风和禁止辩论的错误政策。
——————————————————————
左派之间有意见分歧,这是很正常的,正如唯物辩证法所揭示的:矛盾无时无处不在。按唯物辩证法,矛盾只有在对立面的斗争中才能够寻求统一;按此,解决意见分歧,应该是允许争辩,让矛盾暴露出来,在斗争中达到统一,正所谓“真理越辩越明”。
但是一些左派包括那位群主,却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庸俗地认为,通过策略性地鼓励不同意见者“大鸣大放”,然后再给不同意见者扣上“反革命右派”帽子,并“一网打尽”——这就是他们自鸣得意的高明的“引蛇出洞”策略。
不过这种高明策略恰恰表明他们对培训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的无知。
这个问题是个比较普遍的问题,需要严肃认真地对待。

三、论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队伍的培训
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的队伍并不是两三天就可以建立起来的,既不是仅仅参与社会实践就可以自己“悟”出来,当然也不是通过夸夸其谈就可以产生的。而是在社会革命斗争与理论斗争的辨证统一中产生的,在自己培训自己的一整个历史过程中建立起来的。
自己怎么样培训自己呢?就是在理想主义的推动下,自己主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社会科学知识,自己参与到与同志、甚至与敌人的自主性辩论和各种实际斗争之中,在这种自主性的辩论和各种实际斗争中提高自己的理论战斗水平,并不断审视自己原先的政治立场——在论争中形成的立场往往远比未经过论争的立场要坚定得多,因为久经论战的立场有着充分而自信的理由根据,是以理性为共产主义理想的基础;而未经过论争的立场,没有经过论战的考验,其共产主义理想的基础更多是迷信和经验主义。

但是,有许多同志是反对这种培训方式的。
他们的理由之一是:这种辩论只不过是空谈,毫无意义(或者意义不大),而当务之急应该是到社会基层中干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或者为社会革命做切切实实的准备。
对此,我的答复是:我并不是主张只是辩论,而是主张辩论(理论斗争)与各种力所能及的实际斗争相结合。理论斗争是不可缺少的。逻辑上的科学理论是革命行动在事前的最重要的依据,经验不可能照搬过去的,共产主义运动不是一般的农民造反,它需要理论的指导,而具体的适于当前现实的理论(现实的政纲)并没有出现。这就迫切需要理论,而获得理论的办法,并不是靠少数几个精英分子躲在书斋里苦读马克思或者毛泽东的经卷、然后办几个速成班用填鸭式教学方法向学生(非自主性地)灌输理论,而是通过理论斗争、以及在实践中的检验和对社会实践的分析、辩论来达到。另外同样重要的是,理论斗争本身也是培训马克思主义革命左派的最好方式。一些年轻人也正是因为自主地参与到论坛中的理论斗争中(或者看到了理论斗争中出现的论战文章),而更全面地了解马克思主义等知识,从而转变为左派。试想,假如仅仅是经过1905年的俄国革命演习,而没有1905年到1917年激烈的理论斗争所培训出的一大批工人阶级先锋队战士,1917年可能有十月革命的强有力的领导者们吗?

他们的理由之二是:辩论会搞乱人的思想。
对此,我的答复是:然而,从唯物辩证法来看,辩论只不过是不同思想观点因为矛盾而斗争的行为表现,矛盾只有通过对立面的斗争才能达到统一,事物只有通过内在矛盾的对立斗争才能发展。但在那部分同志看来,矛盾对立斗争(辩论)不但不能实现事物(同志们的思想)的发展,反而会搞乱事物(同志们的思想)的发展。这显然是反辩证法的。温室里的花朵固然鲜艳,但生命力远不如野地里的小错;笼子里的小鸟对主人百依百顺,却经不起挫折,在电闪雷鸣中翱翔的海燕却大声疾呼: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

四、给各个左派论坛、左派群的建议
1、只要追求共产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网友都算是左派同志,给予论坛内、群内的言论自由权利。
2、允许自由辩论、辩难,不因观点不同取缔左派网友的ID,不因观点不同取缔左派网友的ID。
3、左派论坛取消ID、左派群开除网友的条件(至多)应该是:对同志大搞人身攻击(污秽地谩骂、侮辱)而不承认错误者,反共产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理论者(而且大肆散布),全盘否定毛泽东者。
4、宽容年轻网友,与之讲解、说理、辩论,而不是简单粗暴地一脚踢走。
5、在选用斑竹和群主不但要有较高的政治觉悟和比较多的时间,更重要的是要有理性、有宽容、有知识,能够经常逐步地开展自主性辩论等方式使同志们产生自主学习的兴趣,切实地推动、帮助提高同志们的理论和一般历史现实认知水平。
6、让左派论坛、左派群更为民主,在开除网友、搞活动时不是斑竹、群主等少数精英分子说了算,更多地考虑当时在线的网友的看法或者以其他方式征求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