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为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义务工作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为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义务工作

发表于:2008年10月14日 3时37分19秒

 

全球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文库(MIA)之中文文库: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刚看到文库又上传了一批好东西,包括阿芬同志上传的一批左翼诗,以及晨星同学从英国《革命史》期刊上翻译过来的《玻利维亚革命》和他写的序言,我觉得十分高兴。文库的建设越来越富有创造性了,也更加兼收并蓄、富有可读性。

当我在2005年初第一次登陆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时,那时文库的东西还不多,除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卢森堡那四个头像外,下面只有五行。第一行是四个国际;第二行是托洛茨基等古典马克思主义者;第三行是曼德尔等现代马克思主义者;第四行是马尔库塞等西马和新左们;这几行的人头没现在多,其中的文章也比现在少得多。末一行是回忆与研究、相片集(几乎没几张照片)。此外,如今备受关注的PDF文库的书也比现在少。

中马库的历史我不清楚,我猜想是2001到2002年这样开始建的,因为“前托派分子”artiman大概就是在那两年自己手打了一些托洛茨基著作到文库上。LS对这个文库的托洛茨基文库有更大贡献(迄今来说还是很大的贡献),他直接从俄文译来了许多很有价值的托文(例如评工团主义和中东路的文等等)和大部头的托著(例如西班牙革命论集,还在译《一九○五》),极为杰出的大部头《共产国际纲领批判》《俄国革命史》他也参与了校译。

尽管过去有一些努力,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似乎开始的几年发展十分迟缓。中马库明显加快发展应该是在2006到2007年这样,另外点击率也迅速上升,据说2007年中文文库的点击率跃居国际各语种文库的首位,即使这其间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遭到IP地址位于中国山东的黑客袭击(欧洲的国际“总部”为此还发表了严正声明)。我正好赶上了这个转变期,我从2005年7月就开始参与文库的建设。我参与了这一转变也确实发挥了一定推动作用,当然有更大的力量在推动着文库的发展,这个力量来自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矛盾以及左翼青年群体性的初步觉醒和自觉推动。

2005年7月我开始自建革马网,同时把参与建设中马库作为主要任务之一,但我那时做得不多,主要是校正错别字多的文章。细说起来很惭愧:我早就把曼德尔的书《论官僚》(中国内地版,有数十页这样)弄上了自己的网站(2005年7、8月),却没有好好保存备份,结果当我的网站被官方强行封杀后,那本书就丢失了,幸亏异教徒同学备份了我的打字稿,他2006年初发在了继圣学社论坛上,这才使文库上出现了《论官僚》的大陆版(但粗心健忘的我后来又发现我一个不起眼的磁盘里备份有这本书)。我真正负责地参与文库的工作,应该从2006年算起,这年5月我开始承接曼德尔《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校对工作,我做这件事极为拖拉怠慢,搞到第二年5月才完成了上卷(共458页),如果没有另一个同学承接下卷任务(共438页),我不知还要搞到什么时候。不过我总算是做了些事,目前的成果已足够聊以自慰了(我打字少说也有40万以上了,校对也不少)。2006年底又打字录入了奥威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200页左右),07年初与异教徒合作录入了《反资本主义宣言》(我:66页;异教徒:56页+全书校对),07年9到11月我先后打了一批工人反对派和左翼评论南斯拉夫的资料(word统计:共7.5万字,文件夹622K)。今年则校对了王凡西一本小册子(繁体竖排,共计188页)。目前呢,还在打字录入两本书:柯仑泰《新妇女论》(繁体竖排,共计192页)和一本论法国68年革命的书(共353页)。目前,前者已打到105页(按计划要加快);后者还在104页(暂缓)。

我及一些左青同学的身体力行与极力号召,当然发生了一定作用。后起之秀们早就把我这样“先行的爬行者”远远地甩到后面去了。他们整理过去的人民日报资料、翻译理论文献和现实阶级斗争文献(例如已翻译整理近几年尼泊尔革命斗争的报道集,并做成电子书,以及其他越来越多的文献资料)。但我认为他们完全应该更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能力来发挥作用。像小姜同学这样坚持长期稳定地打字录入,两年内打字100万以上应该不成问题,他会是一个更可观的表率。在坚持了一定时间后应该考虑更进一步的工作,例如翻译,以及逐步开始尝试写一些东西。晨星的思维很灵活,常常发明一些奇特的词,想法独到,是应该多写些东西的。但是我不赞成他在翻译中太倾向意译,我觉得“信达雅”仍是“信”为首,准确地传达信息很重要,对于翻译能力还不是很好的同学尤其应该这样说。还有一位据说决心去美国留学的小托同学,他最近参与了一项很重要的托洛茨基理论文献的集体英译汉工作,真让我佩服得不得了。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收藏有150多卷托洛茨基全集,美国的工人运动和托派运动也有很深渊源,我觉得这位小左同学即使走入技术科学行列,仍然可能在文献方面对中文文库作出更大更多贡献。另两位北京地区的品学兼优的小托同学,在熟习英语之余,还研究俄语和德语,如果不只是泛泛研究,那还真是精神可嘉。柴荣和异教徒源源不断地把材料做成CHM电子书,更是功德无量。

目前新青年上的资料整理已开始迈向规范化和更强调左青的自主选材能力方面,“老ID”异教徒与新的组织协调者biaogang等人合作主持这一进程和活动。由于我的能力欠缺和心思越发不定,我几乎没能帮上什么忙。或许还因为文库对我的特别影响力(例如文库寄给我过不少有趣的书),使我更倾向在文库周围工作,也更倾向于自己提出项目任务、自己工作。战斗队员或资料整理主持者提出的项目任务,我好象都还从来没有承接过,这样看来似乎有点“特立独行”,其实是历史形成的。一方面,我现在已不可能承接更多任务了,因为我手头还有两本书,又面临生存斗争的重任;另一方面,我就算搞完这两本书,仍然可能继续承接文库的任务,因为在我书架上文库寄来的书似乎更有吸引力。实际上,新青年的资料整理是个生产地和临时集散地,劳动成果最终还是要放入文库(或其中的PDF库)里。

在目前的马克思主义文库里,英文文库显然是最先进的,它每天都有更新。而且整个国际文库2500兆的数据中有1500兆也就是3/5是英文的。据说现在每天能上传45万条数据,我猜也许至少有数万条是英文文库的更新,因为法文、德文文库的更新似乎也很快,据说“印度次大陆语言、阿拉伯语、波斯语的文献发展的也很迅速”(参见马丁·爱默生:《网上的马克思主义文库》)。中文文库的更新不定时,一般每周也有两次吧,但有时编辑外出就会一两周也不更新,相比较其他国际文库,中马库的更新还是慢的。相比之下,中文文库的内容仍然还是太少太少了。

近日,我向文库提出批评,指出文库的“待校文章一览表”做得很糟糕,没有指明“未完成工作”,很不利于志愿者特别是新人参与文库工作。不料,文库这次几天内就改进了。而后我又建议他们把联系方式也放上来,两天后就搞好了。本来,我是“实在忍不住了”,才提这些意见的,我当时以为说了文库编辑也未必放在心上,因为文库编辑以前不止一次对我的提议置若罔闻或者很快忘掉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因为编辑实际上只有两个左右,他们又比较忙)。不过还是应该公道地说,今年我提出的一些建议,文库编辑都采纳了并落实得不错。最大的贡献者应该属于这位编辑,但同时正因他肩负着重大责任,所以决不能让他突然松懈下来,要保持一个稳健的持续的工作强度和建设性的批评的状态,使他能持续地发挥作用。没有足够的自由批评和反馈意见,文库也是不能走到今天和继续更好地走下去的。所以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对文库的批评和建议,同时也会以文库主人的责任感和精神把其他网友的意见和建议反馈给文库编辑。

看到中马库越搞越好,我感到十分荣幸和自豪。为这个全球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文库义务地工作,是我莫大的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