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无产阶级的利益与中外贸易争端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来自天涯若比邻论坛上的保存

后附若干网友评论、红草发言

 

发表于: 星期三 8月 31, 2005 12:40 pm    

 

时政评论:无产阶级的利益与中外贸易争端

2005-8-30 红草

近一段时期,欧盟内部要求取消对华纺织品配额的呼声渐高。从而,欧盟自己开始向原来的阵地后退。这个撤退的主将是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8月30日,曼德尔森在记者招待会上已透露了他正在给中国纺织品放行:“我已……开始了扫除这些纺织品障碍的程序。”(见《参考消息》2005年8月29日头版头条)

事情其实很简单,欧洲的纺织品产业资产阶级害怕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损害他们的利益,因而使中国在六月的谈判桌上达成了一个限制进口中国纺织品的协议,中国的纺织品开始在欧盟国家的港口滞留,目前已滞留了7500万件(羊毛套衫、裤子、衬衫、T恤衫等7种)商品。这损害了欧洲商业资产阶级(进口商和零售商)的利益,随着积压的增多,商业资产阶级的利润空间也在不断上涨,他们关于改变配额设限协议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国官资方面则乐滋滋地在一旁得意,心想:这下你们活该了吧。

此类贸易争端是随着中国融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与中国经济贸易的不断发展而增多、加深的。如纺织品、钢铁等商品的争端,很多,随着中国高端产品如计算机、家电等产业的不断发展,这类争端还将持续升级下去。

很明显,中外贸易争端在表面上存在两种立场,一种是站在中国一边,为中国的民族工业呐喊,一种是站在外国一边,为外国的本土工业呐喊。可是这两种立场都不符合无产阶级的利益,都会给无产阶级的利益带来实际危害。一切真诚的革命左派都应当承认,中国的纺织业基本上都是资本雇佣劳动制,甚至在许多发达地区如珠三角地区还残酷地剥削着童工和女工,付给极低的工资,在恶劣的劳动环境里长时间、高强度地工作着。站在中国这一边的民族主义呼声,来批判帝国主义的贸易保护,实际上是在捍卫中国的纺织业资产阶级的资本剥削。而站在外国的民族主义立场上同样也是反动的,因为他们的民族工业完全也是实行着资本剥削,只不过他们是利用更高的资本有机构成而不是利用长时间、高强度进行剥削。

可是这两种立场却在腐蚀国际无产阶级的联合,许多无产阶级劳动群众甚至马克思主义者都处在极不自觉的危险状态中,不能或者不敢揭露这种坏事。
就拿近几个月的纺织品事件来说,中国的官资两方说:欧盟的配额设限不但在侵犯中国资本家和中国产业工人的利益,而且还在损害欧盟消费者的利益。可是,配额设限与中国工人的利益根本没什么真实的联系,因为在中国许多地方,不管资本家的利润怎么涨,工人的工资、劳动条件不但不增加提高反而可能减少下降(中国发达地区发生的民工荒就是最好的明证),反之,如果资本家利润减少了一点,必定进一步把亏损转嫁给工人。所谓损害欧盟消费者的利益是否存在并不重要,问题在于这个论点是为了挺欧洲的商业资产阶级的。现在随着供需矛盾增大而不断扩张的利润空间无疑使得欧洲商业资产阶级垂涎三尺,欧洲消费者的利益并不是欧洲商业资产阶级所关心的,更不是中国的官僚和资产阶级所关心的,但是中国的官资明白所谓“对华配额设限损害欧洲消费者的利益”能够成为欧洲商业资产阶级号召人民群众反对配额设限的绝好旗帜。
而欧洲的纺织品产业资产阶级却说:取消配额设限将使本土工业受害从而使大量欧洲工人失业。取消配额设限,中国廉价商品大量进入欧洲市场,这确实会冲击欧洲的工业、导致大量欧洲工人失业,但这种看似拯救了欧洲工人的主张不过是掩盖了欧洲工人遭受资本剥削的事实,它有效地麻痹了欧洲工人反对被剥削地位的斗争,反而因为要反对取消配额设限而捍卫自己的被剥削地位;并且,欧洲工人在跟随欧洲产业资产阶级反对中国工人的同时,自觉不自觉地摧毁了国际无产阶级联合的可能性,从而自己给自己捆上了锁链,方便了欧洲的资产阶级继续对无产阶级的专政。

不站在中国官僚与资产阶级一边、就是站在国际资本一边——这两种立场都是民族主义的立场,本质都是捍卫各自的剥削利益的。这两种立场被中外的许多无产阶级劳动群众毫不警惕地接受,各自还以为自己是高尚的爱国主义,其实却帮了各自资产阶级的大忙,造成了无产阶级的至少两种分裂:一种是中外无产阶级之间、各国无产阶级之间的对立,使得中国无产阶级反对外国无产阶级,外国无产阶级反对中国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分不清敌我了,帮助敌人反对自己人。一种是使无产阶级跟随资产阶级内部的斗争,譬如现在欧盟内部的斗争实际上是产业资产阶级与商业资产阶级的阶级内部为自身利润的斗争,表面上好象是纺织业工人与消费者(必定包括工人)的斗争,无产阶级的上层例如工会领导层获得了资产阶级的奖金,可是无产阶级的解放前途却被葬送了,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不自觉、无休止地为资产阶级捞钱,可是最终仍然免不了被解雇、被减薪、承受经济危机等等苦难。

既然两种立场都是错的,都是有害于无产阶级的,那么无产阶级该采取什么立场呢?无产阶级应该采取独立的立场,这就首先要求无产阶级退出为各自国家的资产阶级呐喊的立场,抛弃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态度,扔掉民族主义的话语词汇,站在无产阶级解放与国际主义的立场上,反对工人阶级之间的国际对立和国内对立,充分揭批两种立场的反动性,集中精力攻击纺织业以及其他各行各业的资本雇佣制度和无政府的资本主义生产状态,拿出无产阶级的话语来。

现时社会早已发生了性质上的剧变,所有的革命左派应当大胆地抛弃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狭隘成见——要知道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主义与资本雇佣制主导下的民族主义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是时候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左派应该大胆地重新审视民族主义在这个社会的阶级内涵和意义,将无产阶级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在中外贸易争端中采取一种独立的批判的新立场。

 

游客

发表于: 星期四 9月 01, 2005 9:21 pm    

红草人小鬼大,观点正确,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继有人。

提出一点:从文中的提法(“马克思列宁主义左派”)来看,红草对马克思主义第三块里程碑的创建人--毛主席的错误看法并没纠正,这是感到遗憾的地方。

 

红草

发表于: 星期二 9月 06, 2005 12:00 pm    

我不想过多地指摘毛泽东主义,毕竟毛泽东主义有其正确、合理、革命的东西,毛泽东主义继续革命理论有部分是与托派理论相近的,如果能正确分析、珍惜好我们中国的毛派,相信会有部分毛派愿意与托派坦诚合作,共同探究中国及当代世界工农解放的道路。

 

发表于: 星期二 9月 06, 2005 12:05 pm    

bloodstone 写到:
我们常说“爱国主义”,但这个“国”,是谁的国,是值得思考的。


你说得好。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都是一种空壳的思想,在这些爱国、民族的思想空壳里必定包含着各式各样的阶级内涵和利益内涵。
无产阶级应该抛弃民族主义意识,建立起自己的反剥削的、求解放的独立的阶级意识。
过去的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几乎无一不深陷于民族主义的泥潭而不能自拔,由今天的左派来思考过去的民族主义,也许还是很难有所反思的。但是,在今天中国已经彻底变质的情况下,我们左派理应重新检视民族主义的阶级蕴涵。

我曾与一个毛派交流过,他就指出了“抵制日货”这个口号对中日无产阶级的危害,在这一问题上,实际上他已经超越了传统毛派的看法。
而我曾在四月份对反日民族主义的那种支持,则是错误的。

 

游客

发表于: 星期二 9月 06, 2005 12:56 pm    发表主题: 风马牛不相极的事情!

不懂得马克思唯物辨证法,不懂得社会阶级斗争是何物!却硬要把不相干的事物生拉硬扯?其实质是掩盖社会真实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