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2005年中国盛世哀鸣:矿难、矿工与煤老板、官僚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文章竟被转发到自由中国论坛http://zyzg.us/thread-124325-1-9.html

2005年中国盛世哀鸣:矿难、矿工与煤老板、官僚
                 —— 一名大学生为我们的矿工兄弟写的一点点文字

2006-1-7  红草

举世公认,中国的矿工(煤矿工)是世界上最辛苦、最艰难、最脆弱、最无奈、也最伟大的劳动者。作为一名中国大学生,我把对矿工阶级的苦难的关注通过这一点点有限的文字表达出来。

说矿工最辛苦,是因为矿工每天要工作很长时间(十几个小时),而体力强度又异常地大,劳动环境异常地恶劣。他们被资本和官权压迫着,在漆黑枯燥的地下没日没夜地干活,连动物都不如,可是他们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的人啊!

说矿工最艰难,是因为矿工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和牺牲着健康的身体,而他们却被剥削得最惨,被资本家和各级官吏占有着全部剩余价值,甚至还占有着或多或少的必要价值(也就是维持着他们最起码生活的那部分价值)。矿工不但要承受极微薄的工资,还要遭受老板的白眼与官僚的冷漠无情。

说矿工最脆弱,是因为矿难随时降临在他们头上,他们随时面临着死亡,中国每开采一百万吨煤就会死四名矿工,而中国每年要死6000多名矿工——这还仅仅是被发现被登记的数字——简直就像每年发生一次内战!矿工不但随时面临着直接死亡,而且还普遍地被死神慢慢地拖走——地狱般的劳动与微薄的工资补偿在不断透支他们的生命。

说矿工最无奈,是因为在这个鼓吹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神圣国度里,矿工根本没有最起码的结社自由权——通过组织独立工会来保护自己与自己的兄弟们,矿工没有地方喊怨、更没有地方投诉,因为通过不同特权而分得工人剩余价值的大大小小的官吏都在袒护资本家、压制工人。如果矿工兄弟敢以上街游xing或者罢工来要求改善自己的卑微生活,就很可能被以“非法游xing示wei”等骇人听闻的罪名关进特色社会主义的看守所和监狱里,而且还可能备受人民警察的恐吓与侮辱。

说矿工最伟大,是因为矿工生产着中国最重要的能源——煤以及各种最重要的工业原料,其中中国对煤的需求一年比一年高,煤价不断大幅度上涨,最显著地体现着煤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石油固然重要,但是煤却生产着中国大部分的电力、为钢铁冶金等重大工业部门提供主要燃料并作为北方城市供暖的燃料,在石油紧张的今天,丰富的煤资源在中国有着更重要的意义。煤价在上涨,生产煤的工人的工资却在不断下降,劳动时间却在延长,劳动强度却在增加,这是为什么呀?!这正是被专制保护着的资本主义制度给矿工阶级带来的必然后果啊。没有资本家、没有官吏,工人自己也可以民主地推选、罢免自己的煤矿管理者;可是没有这些似乎卑微的工人,却什么价值都创造不出来!这恰恰证明了在(煤)矿业中正是矿工们的劳动创造了全部价值,正是矿工的臂膀和血汗,支撑起了中国煤矿生产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天空,这不说明了矿工是最伟大的吗?


说矿工最伟大,还因为矿工往往是无私、最富有牺牲与奉献精神的,因为他们不但要用微薄的工资把自己养活,而且要养活全家。我们常常能看到,发生一次矿难,一个矿工的罹难,往往会牵动一个家庭的心脉和神经。中国的矿工有许多来自农家,他们在煤矿得到的工钱比在土地上获得的收入要高不少,他们的工钱往往就支撑着一家老小的生存。一个矿工在社会关系上往往同时是一位父亲、是一位丈夫、是一个孩子,一个矿工,他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的情感与思想——矿难和艰辛的劳动在葬送一名矿工的同时,还葬送着一个活的生灵,葬送着一个家庭,葬送着好几种社会关系,在草菅人命、只管赚钱和升官发财的社会里,人们常常忽视这些最朴实的方面。

说矿工最伟大,还因为在责任感和道德方面,矿工要比无耻的矿业资本家(特别是煤老板)与伪善的官僚要高尚得多。矿工在长期的劳动中把他们的干活伙伴看做最亲密的兄弟,他们共同协作、互相帮助、生死与共。而资本家之间却只有你死我活的竞争与利润生产上的虚伪合作。曾经有一则报道说,山西某煤矿发生井下事故,幸免的矿工们拼着命把自己的劳动者兄弟从井下救上井口,他们把一名老板叫来,老板竟然大骂道: “它妈的半死不活的在井下搞死算了!”资本家为了省了医药费,居然说出这样的狼心狗肺的话来,真是让人发指。由于有专制与官权的庇护,中国的资本家是最丑恶的。这样的报道非常多:在发生矿难之后,老板威逼利诱在场的工人和罹难者家属,然后直接把矿工尸体扔掉烧掉,接着继续进行违规生产。老板们以为手上有点钱,就可以收买一切,其实他们在收买他人的同时,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和灵魂,已经把起码的责任感踩在了脚下。他们已经不配作为一个起码的人。对矿工的苦难与死亡,专制制度与官吏应该负更大责任,但是他们却一个比一个怯懦,他们一方面在报纸上宣传自己的伟大政绩,另一方面却在对工人负责的问题上自私而可耻。2005年8月22日国家下放文件,要求各级官吏在一个月内立即撤出在煤矿的股份和投资,但是到了限期内,却根本没人响应,内蒙古有的官僚更是不知廉耻地高喊:“即使丢官、也不撤资!”

一名真正有所思考的人,除了对那些资本家和官僚的愤恨,还应该更多地寻求出路,而不是一味发牢骚。中国的官僚集团是怎么解决矿工苦难的问题呢?他们是靠自上而下的施舍,而且还要显得他们的施舍有多么多么伟大、多么多么尽力而为了。
2005 年元旦不久后,我们的高尚的总理先生出现在陕西铜川(2004年11月26日该地陈家山矿难死亡166名矿工)抱着罹难矿工的孩子痛哭流涕。(死亡214名矿工的辽宁阜新孙家湾矿难后)不久,国家安监局升级为总局,新官僚李毅中走马上任。党国官僚们的政绩如何呢?让我们来看看一组异常痛苦而凝重的数据吧:

    2005年03月19日 山西朔州细水煤矿发生爆炸,此次矿难最终造成72名矿工遇难
    2005年05月19日 河北省承德市暖儿河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49人死亡1人失踪
    2005年07月11日 新疆阜康矿难83名矿工遇难
    2005年08月07日 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市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23名工人死在井下,直接经济损失4725万元
    2005年11月27日,黑龙江七台河东风煤矿发生煤尘爆炸,171名矿工遇难
    2005年12月2日 河南新安县石寺镇寺沟煤矿发生透水事故,42名工人下落不明
    2005年12月7 日,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刘官屯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矿工90人,尚有18人下落不明
    ……
官僚们的治理方法其实是很愚蠢的,就是让官僚们自己监督自己,甚至让官僚们自己检举自己(2005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的那个愚蠢的文件《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就是让官僚自己主动放弃在煤矿的投资,投案自首)。
可是即使官僚退出了在煤矿的股份,躲过了“风头”,只要权力在手,他们就一定还会得到利益。因为他们不自己去寻求煤矿利润,而老板们也会主动送上门来,这就是著名的“干股”,即煤老板们按照官僚等级特权的大小分别给不同的官僚以不同的煤矿股份,因为只有这样,老板才会得到特权保护伞的掩护。在中国,从来都是权大于钱,权大于法,权大于一切,大当权者们要小当权者们自己监督自己,那是愚蠢,说得更明白一点:那是愚弄老百姓。

那问题该如何解决呢?很简单,废除官僚特权和专制制度,废除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给工人阶级以起码的自由权利(首先是结社、罢工与新闻自由),让工人提名自己的候选人中民主地选举管理者来治理煤矿,实行工人集体所有制,煤矿企业必须设立公开透明的财政帐目,让付出了最大牺牲和创造了全部价值的工人们从上涨的煤价中获得好处,并且设置法庭,审判一切有罪的官僚、煤老板,没收他们的财产,并把该进监狱的人送进监狱。我讲的这些,哪怕只有一条、或者只有结社罢工新闻自由权能落实下来,那即使不说能彻底根治矿难,起码也能把矿难迅速减少一大半,矿工的苦难也会立即减轻一大半。

PS:

我看过自由派的刘晓波先生2005年秋天写的分析矿难的文章《在黑金吃人背后—— 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他满纸只批判官权和专制,但却丝毫不批判资本剥削,实际上在煤矿、矿业的资本剥削是非常严重、非常显而易见的。刘晓波先生的实际上是站在资产阶级剥削的立场上反对官僚压迫,他们企图靠得到工人的支持来推翻官僚压迫,实行他们的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剥削工人。

据 2005年12月28日《人物》周刊 第26期 P30:
据该刊记者实地调查,山西煤炭的出井口平均价是300元/吨,每吨的开采成本(包括工头和矿工工资)一般仅有几十元,即使照100元/吨计算,老板的利润也高达200元/吨。在这个例子中,剩余价值被老板和工头瓜分,工人所获得的仅几十元(假设为50元以下),以此计算,其中的剩余价值率(即剩余价值除以可变资本的比率)可以达到500%以上,简直是TMD抢工人的钱。

对于此,自由派只字不提,他们其实与那些官爷一样伪善,但他们在中国内地的老板们却比他们要稍微“高尚 ”一点——赤裸裸的、对工人毫无掩饰。

基于这种虚伪的批判,自由派刘先生提出的政治诉求无非是要求独立工会与罢工权、自由新闻监督、政府自律等,他根本没有也不敢揭露资本剥削才是根源,因为在过去国有制计划经济时代,虽然专制政治上与现在差不多(甚至更坏),但是矿工的生活权利待遇却比现在好一千倍。六七十年代中国矿工基本上衣食无忧——这恰恰说明专制制度并不是根源,根源在于资本剥削,专制只是加剧了资本剥削,而不废除资本剥削、不代以工人民主的集体所有制,问题是根本得不到解决的。

我之所以不在文章中提国有制,是因为即使国有制而没有工人民主的话,也是对工人不利的,而且即使现在煤矿都恢复国有制,那还只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国有制而已,首先应该是工人集体所有制,民主推选煤矿管理者来治矿,在全社会被劳动者掌握政治主权的情况下,才可能谈及全社会的计划管理,而只有最终把矿业生产划入有组织按比例的民主的计划管理,才可能避免市场竞争带来的巨大浪费、你死我活、两极分化,从而一面保证资源的节约、合理利用与经济的快速发展,一面使工人的物质福利逐步提高,同时,矿业(煤矿)工人要有基本的政治自由权利和在生产中的民主决策权,只有如此,才能根除苦难、迎来彻底的解放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