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深忧中国信息产业的殖民化

——评IT业二三事
(2004年11月28日)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本文原发于毛泽东旗帜网
此版本来自网络(兴华论坛)

 

 

深忧中国信息产业的殖民化

——评IT业二三事

 


红草  2004年11月28日 原创

愚蠢小猪的思想对我来说,真是影响至深:没有基干产业,没有自主工业技术体系,国家工业化就是空谈;为了发展工业化,必须暂时牺牲人民生活,必须暂时用劣质的、性价比差的工业品,否则自主技术体系就不可能在短期内迅速发展。

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70、80年代,韩国实行高额的汽车关税政策,宣扬坐国产车就是爱国主义。说实在,当时的韩国车比西方车差很多,很笨重。而当时中国开始放弃自己的汽车工业体系,开始以外国车为荣。今天,韩国生产出了令他们骄傲的起亚、千里马、现代等车,而中国,还是60年代的红旗。

今天是新科技革命的时代。信息产业开始主导我们的现代社会。

小到电子表、计算器、收音机,大到汽车、飞机、航天器、武器装备都离不开芯片;同时,信息技术和装备是国防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保障,信息产业已经成为各国争夺科技、经济、军事主导权和制高点的战略性产业。

今天,我为中国的民族信息产业深深忧虑。

一、11月24日北京研讨会和Linux

大家是否知道前不久11月24日北京的“Linux应用与政府采购”研讨会?

这次会议有数十位国内软件行业专家和企业代表集体出席。会上,民族软件业企业家们都表达了对民族软件业的深深担忧,会场气氛非常活跃,大家普遍对刚刚公布的北京市政府采购入围公告中微软很可能最后大幅胜出的事表示担忧,共同呼吁有关部门给予国产软件更多支持。

美国软件业垄断资本微软公司以2925万元的“一口价”取得了授权北京市政府三年内免费使用其所有软件产品的协议,同时入围都还有几家国内公司。但是根据历史经验,入围名单和最终中标名单一般相差不会太大,而由于微软获得了提供全线产品的大单,给国内软件企业留下的空间肯定不大,微软将在这轮政府采购中大幅胜出。这是微软公司继在上海、天津之后,再次在国内大城市政府软件采购中胜出。

软件业是现代信息社会中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高技术工业,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总而言之,对于综合国力有着重大意义。软件业需要长时间的高投入,主要是大量的资金和人才科技投入,这决定了软件业主要取决于国家(政府)的态度,是扶植还是自暴自弃,是坚持民族立场还是坚持买办立场。

在研讨会上,爱国科学家、民族企业家和一些政府人员虽然都站在民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竭力保护民族产业,具有阶级局限性,但是却是以扶植中国民族产业来反对帝国主义经济入侵的,这无疑具有进步意义,使人深受鼓舞。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李武强留下了一份个人名义的书面声明后独自离场。声明未点名地指出,不少省、市大规模采购国外软件,严重违反《政府采购法》,把国产软件逼上了绝路。在声明的最后,李武强特地注明“声明”:属于个人观点,未经领导审批。

我为李武强副司长的这一义举而欢呼!李武强副司长此义举的实质并不是什么指责政府违法违规,而是点出了政府必须支持民族信息产业的发展、掌握民族经济的信息业命脉,意在支持民族信息产业、抵制外来入侵。

但是我在新华网上却看到了第一个回复这个消息的人写了反对李武强义举的长篇文字(有一定的政治嫌疑)。后面一大堆跟帖的不少是跟着第一个回复的人的调子走,一味批判民族软件产业,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入侵大加鼓吹赞美,完全的奴颜媚骨,说什么民族信息产业是“扶不起的阿斗”。悲哀啊!我深深地感到悲哀,我真想流泪,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吗?!

~还有人看不到问题的实质,以什么“政府应该按规则来办事”(明显的自由市场经济格调!)来庸俗地支持李武强副司长的义举和研讨会。

二、“退税事件”与芯片、半导体

2004年7月14日,中美正式签署了“中美关于中国集成电路增值税问题的谅解备忘录”。 主要内容是从2005年4月1日之后,停止半导体企业增值税退税政策。

引起中美芯片争端的是2000年中国颁发的《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18号文”)。其第41条规定,给予设厂在国内的半导体厂商实行增值税优惠待遇,在2010年以前,对“实际税负”超过6%的部分“即征即退”,由企业用于研究开发新的集成电路和扩大再生产。2001年9月29日,国务院再发文件,将即征即退标准由6%进一步下调至3%。

应该说,在2004年7月以前相当一段时间,国家对于芯片的民族产业是持扶植态度的。据有关材料显示,2000年至今,国内芯片产业投入资金已经突破100亿美元,超过了过去50年投资总和的3倍。但是,也决不该忽视,过去中国对于芯片虽然是扶植态度的,但这种扶植也是非常有限的。长期以来,在免税期、所得税、增殖税等方面,中国对民族软件业的保护力度比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等都要差得多,在软贷款、培训方面鼓励、其他投资税务抵免等方面的法规政策更是一片空白;而且即使有优惠,受惠企业也并不多。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18号文”(增殖税退税)就具有了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家863集成电路设计专家组组长严晓浪提供的数据表明:1元集成电路的产值将带动10元左右电子产品产值和100元国民经济的增长。半导体产品已成为信息产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名符其实的“粮食”。芯片业对于国家经济命脉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一荣俱荣、一枯皆枯”的作用。

在各国芯片业的发展史上,政府都在其中充当着重要的角色。自1975年开始,美国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国际市场不断被日本所侵占。1985年美国国防部发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引起了高度警觉。1986年,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IA)推动设立半导体制造技术产业联盟(SEMATECH)。政府部门为SEMATECH提供了大量基础设施。国防部ARPA从1988年起,五年内每年出资一亿美金支持SEMATECH。欧洲的最大的独立的微电子研究中心----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由比利时弗拉芒地方投资成立。IMEC每年从当地政府获得部分资助(2000年为总预算的23%)。70—80年代日本芯片业和80-90年代韩国芯片产业的崛起,都离不开该国政府的支持。

但是2004年7月中修政府在美帝国主义的压力下,却放弃了“18号文”,这对民族芯片企业来说是个重大打击。

中国的民族软件业发展了那么久,却没见效益,难道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吗?中国人的智商难道真的确实比外国人的智商低呢?

这主要是由于我前面所述,中修政府对民族产业的扶植长期以来比资本主义国家的还要弱得多(迷信洋奴哲学的后果),而一味鼓吹外资,美化帝国主义的经济入侵,跟在帝国主义的屁股后面为国际垄断资本摇尾献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政府的扶植(“18号文”)、对科技的投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业化、显现效益,不可能钱一发下去,芯片就自己冒出来了,又不是种大米,一种就有效果,再说,种大米也要时间。

中科微电子的总经理袁国顺分析说,“企业的毛利率越高,受惠越大。相反,毛利率很低或者亏损的话,原来根本没有享受到相关的优惠。而最近几年,国内的集成电路企业都处于购置设备或研发等投入阶段,很多企业尚未开始赢利。真正享受到优惠的政策的企业并不多。”中芯国际2003年也才开始赢利。

美帝和中修,一个咄咄逼人,把我们的尖端产业扼杀于萌芽状态,一个唯唯诺诺,自己打自己一巴掌;一个恶鬼面目,凶神恶煞,一个走狗嘴脸,奴颜媚骨。

而说到中芯国际,确实很悲惨。2004年3月18日中芯在香港、美国上市。作为中国唯一一家海外上市的芯片企业,中芯国际对海外投资者的意义已经超出企业本身。然而同日,美帝启动了WTO争端解决程序,与软弱的中修政府谈判,美帝发威了:你中国怎么能搞集成电路的增殖税退税来扶植你们的半导体企业呢?中修怯懦了,连忙赔不是,搞什么“谅解备忘录”,废除了自己的增殖税退税政策。此时,中芯国际的股价已经跌去近一半。

三、数据库系统

作为信息时代的核心产品,数据库系统一直是国内外计算机软件巨头的必争之地,目前在国内市场占据市场绝大部分份额的大多是国外数据库产品。引进国外数据库不仅要花费大量的外汇,其昂贵的价格也使得诸多中小用户望而却步;更重要的是,由于长期使用国外数据库使中国的应用软件将不得不受制于人,这对国家的安全民族信息产业的发展都将是巨大的威胁和损失。

北京人大金仓信息技术公司的业绩证明了中国民族产业并不比外国的差。

在短短的数年间,北京人大金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出了 Kin gbase ES金鼎数据库管理系统。本系统集国内权威学者数十年研究开发成果,经历了由高水平学术成果演化为进入市场的成熟产品的长期渐进过程,能够支持1000个以上的并发用户访问(实际有效用户数受购买的用户许可数限制),在各行业推出了成功的信息系统产品和移动应用方案。

Kin gbase Server 已成功运行于曙光SMP系统、曙光天演机群系统和曙光2000、曙光3000并行计算机上。北京政府在2003年已经订购了它的产品,山东一些用户也对之看好。

根据有关人士的分析。中国民族数据库系统的开发所面临的主要威胁是国外成熟的数据库厂商的重压和市场竞争。这就不能不与政府对外资的态度有密切关联。

而以上在集成电路、半导体行业政府对美帝的软弱态度令人深忧。政府长期以来对外资的买办化的异常的热情和对自己民族的折磨摧残也令人深忧。

——————————————————————————————

“中国很多企业设计的IC可怜哪,是玩具用的,遥控器用的”。一位专家感叹道,国产集成电路大都是中低档的,核心技术的掌握上更是弱项。产业链还没有完全形成,材料和设备完全靠进口,国内没有象样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工厂。中国的芯片的自给率不到20%,80%以上的靠进口。

  “中国现在的汽车产业,我们有多少知识产权?各级官员坐的汽车,哪个品牌是我们的?家电产业中的芯片都是从哪里来的?DVD外国搞一个联盟就我们打得稀里哗啦。我们的芯片产业连稚嫩产业都谈不上,至多属于一个萌芽阶段。”北京工业促进局电子信息发展处处长、北京半导体协会副理事长梁胜博士说,中国信息产业的“空心化”严重,中国经济要持续发展,要走出“组装电脑”、“组装汽车”、“组装电视机”的阶段,就需要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

——————————————————————————————

(进一步)后记

修正主义政府在几乎所有重要领域所奉行的是一套洋奴哲学,是一套自由市场经济(新自由主义)思路。

中国的修正主义者认为要严格遵守已经过时了一百多年的市场经济制度,要按“性价比”来办事,他们的思路表面上是为了“以最低价格购买最好产品”,以此不惜一切地讨好国际资本、摧残民族经济,实质上是只看短期利益、只想自己的利益,不顾长期利益、不顾民族利益,视国家利益为草芥。

其市场经济思路还表现为他们信奉同样已过时了一百多年的自由竞争,认为只有在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残酷的竞争中才会有强者脱颖而出,当然他们也强调法制,“以法治国”,但他们立法恰恰正是千方百计地把外资请进来,击溃我们的民族企业。

资本主义经历了自由阶段、垄断阶段后,在二战后已进入了国家垄断的阶段,实质上是一种国家干预更厉害的垄断资本主义,列宁所说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完全适用。70年代的经济危机更凸显了西方的深刻危机。加上战后殖民地革命的空前发展,西方更是陷入了重重困难中。西方实行新凯恩斯主义,放活经济,大规模削减社会福利,正表明了西方社会即将崩溃。但是正是这个时候,西方发现了新殖民地——利用资本和技术控制前殖民地国家,向它们转移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高污染的重化工业等资金密集型产业,扶植买办政府,实行以资本和技术主导的新殖民主义,使得西方苟延残喘,甚至欣欣向荣。西方开始大肆鼓吹新自由主义的好处,强调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自由贸易、民主政治。结果拉丁美洲成了西方的新自由主义许诺的第一个牺牲品,然后是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接着是东南亚。

一些真正工业化了的新兴工业国家和地区,如韩国、中国台湾这类“凤毛麟角”,却真正不是靠什么自由市场经济来发家的,他们依靠的恰恰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严厉扼杀自由市场经济。韩国的经济高度集中于大财阀,财阀与政府有密切联系,大财阀“非法”挤垮、兼并中小企业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中国台湾的经济高度集中于“党国企业”,国民党和政府,党政不分,政府和企业,政企不分,国家高度垄断经济,在经济领域根本没有法律的权威,只有资本的权威。台湾政治不是什么民主政治,而是金钱政治,暴力政治,以前还是白色恐怖政治。韩国的政治则是独裁专制的军人法西斯政治,政治候选人在国外都会被绑架的政治,不惜动用坦克和武装直升机屠杀进步民众的恐怖极权政治,直到十几年前才民主了一些。而美国、欧洲更是不民主,不市场。在美国政府背后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它由金融集团和大工业、贸易集团所组成,是影响美国政府决策的主要势力,什么民主都是假的,什么市场都是假的。日本,如愚蠢小猪所说,是产经联这个民间组织所主导,实际上是垄断资产阶级的联盟,比政府还大,有大量特权,有舆论有实力有影响。

中国的修正主义者却迷信新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导致了不仅信息产业的逐步殖民化,也导致了其它行业不同程度的殖民化。这一点是苏联修正主义者望尘莫及的(苏联的许多工业技术还是相当先进的),也不如那些真正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上层官僚们不可能不了解这一点,他们一方面通过学术权威、舆论继续用洋奴哲学和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愚弄人民,一方面却靠外国资本和人民的血脂血膏过着花天酒地、肆意挥霍的糜烂生活,对外讨好(如废除“18号文”)。中国的官僚政治也日益买办化。

 

 

 

红草(后跟帖):

 

首先是思想变质,洋奴哲学,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思想上别人还没来殖民,自己就先给自己灌输奴化思想了。不过这部分洋奴还只是少数以DXP为首的精英官僚资产阶级。

然后是大举引进外资。经济逐渐被殖民。老百姓本来不想殖民的都被殖民了,既然经济上到处到引进外资,外国人员也到处跑,就需要交流,你总不能强迫人家学汉语,毕竟他们是我们的洋奴们请进来的。所以就要自己学英语,“与国际接轨”。少数人学英语还不行,因为经济入侵太广泛了,从宝洁到麦当劳,从奔驰到三星,从佐丹奴到富士,从高露洁到Linux,样样都有。外国人到处跑。还要跟他们谈判,要款待他们。所以文化上要学,语言上要学。经济越来越殖民,外国要求我们立法、手续简约化等等,就涉及到我们政治,经济上被殖民,政治上也被殖民。一个经济殖民,就导致整个上层建筑难以独立。

这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