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火车票难买,但不要只怪售票员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原发于我的网志。后发到天益马克思论坛时做了一些改动。见此

 

 

2009-1-12   又是一年春运时。。。。。。


火车票难买,但不要只怪售票员

——因为售票员也跟多数工薪族一样,是帮老板打工的(他们的老板是“国家”这个“总资本家”)。你说他们把握着票源,可以给自己亲戚朋友要票,这的确可能。但更多情况是特权者和上等阶级的需求在发挥作用,多数票是留给他们的,售票员就算有自己的亲戚朋友要票,也得让那些“上等需求”先得到满足。

去年春节后我写过一篇《火车票为什么难买》,有兴趣可以看看。

我是看到一个网友对“无耻的售票员”的控诉(见
实拍2009年1月10日9:03北京站售票员内部大量出票视频),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也是受害者,经历过“等三个售票窗口,前两个窗口都说紧张得没票了,最后一个窗口居然说有票,还很宽松”的闹剧。

但不能只怪售票员,他们说到底也是工薪族。就算给自己亲戚朋友开票,那也得首先服从规则,这个规则不是他们打工的订的,而是有钱有势的统治者订的。不守规则就炒你的鱿鱼。当大家都在抱怨售票员时,谁又为售票员想过呢?你在那个位置就能“廉洁”?好的,马上要你下岗。

我这样说并不简单是出于为铁路职工(我家人里有铁路职工)辩护。如果铁路职工能“走后门”弄到票是这种情况:认得在相关部门工作的熟人,但那也不是白得票的。人家帮你弄票也不是那么好弄的,这是有人情在里面的,也是一种代价。人情是要还的。有些同学朋友不知道,有时会问我能否通过我家人弄到票。哪有那么简单哟!如果我都能随便弄到票,我就专门干这行了!如果托我买票,我只能说,火车站离我家比较近,我可以早上起早点骑单车到那里帮你买,也是要排队的。

那个帖子文章的结尾还说:“今天,还听到几个大学生说,火车票为什么不用身份证实名呢?这样即使有人在火车上制造事端也知道哪些人乘坐了火车呀?看着这些大学生,我觉得他们对未来的看法太乐观,太幼稚了。如果有了实名制,哪有票贩子,哪有购票特权,哪有黑色利润。”

且不说那几个大学生颇有专权统治者谋士的臭味,就是帖子作者对实名制的迷信也太天真了。这个社会只要继续受有产阶级统治,特权就永远不会消失。就算实行实名制,有产者即使公然弄票,他们有权有势,法院军队媒体政府都是他们的,你敢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这么说,难道就没有出路了吗?出路还是有的,出路就是靠群众力量打破整个阶级秩序,但不是什么狗屁私有化(自由派总在鼓吹“铁路私有化”,这只会使问题更严重、更无耻、更肆无忌惮!),而是要使铁路真正成为公有财产,终止市场化运作,并且实现有效的群众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