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纪录片《新中国阅兵式》之批判(2005.5.)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感谢communard网友制作了我的文集并在网上发布,使我今日得以汇编这篇文章(我过去很多文章自己都没注意保存)。

——————红草 2008.12.

 

(今天的我还想起当时一个搞怪搞笑的细节:当时我是在班上的军事理论课上看这个纪录片的,是在某天晚上一个阶梯教室看的,灯都是关着的 [像电影院放映一样] 。当时为了表达对片中的某些思想以及对课堂秩序的蔑视,我就公然跑出教室 [实际上当时班里也比较吵] ,买了根蜡烛,坐在教室后几桌,在课桌上点起蜡烛看其他书。在同学里惹来阵阵笑声,过了好几分钟才被任课老师劝说取缔。)

 

纪录片《新中国阅兵式》之批判

红草
 

    2005-5-21 上帖

 

    

    本文严肃而谨慎地论述了新中国自邓上来之后的国防的本质性倒退;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但是请谅于作者水平有限,而不能做全面、专业的研讨。

    不久前,班上军事理论课组织看了《新中国阅兵式》的纪录片。纪录片中的旁白充满了对新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解放军现代化的赞颂溢美之辞,然而,我却看到了这种所谓军事现代化发展以及中国整体军事状况的一个方向性的谬误,——即把军事国防任务越来越集中在专业化、技术化的正规常备军上,而越来越不依靠人民武装的体系;军事愈来愈依靠专制的内部官衔等级和高成本的新技术新武器以及不断提高的军费,而越来越不依靠人民武装的网络体系、士兵民主和全民的政治军事参与机制。

    有人说,专业化、技术化的正规常备军当然要比人民武装(民兵)好啊,只有现代武器、高技术才能打赢现代条件下的局部战争,民兵已经过时了。然而,这种说法是可被科学逻辑和历史现实所验证的吗?这并非一个理所当然的简单问题。下面我就阶级学说、新中国军事史、近现代军事史三方面内容来阐述常备军与民兵关系的本质、现实、力量。

 

    一、阶级与国防

    人类社会本来就是没有国家、也没有阶级的。随着技术、工具的提高改善和分工的发展,人类的生产力发展了,人类在自给的基础上有了越来越多的剩余产品,交换愈来愈成为经常的事情;交换以及为了交换的生产,越来越导致贫富分化;部落战争中的俘虏在这种状况下趋于沦为奴隶,还有贫困破产的人被迫成为奴隶,战胜者和部落首领趋于成为奴隶主,社会日益分裂为对立的阶级,阶级出现了。剥削阶级必定要建立一种特殊的武装队伍(常备军),它凌驾于被剥削阶级之上,否则就无法维持剥削秩序。这种情况下,全民武装(恩格斯称为“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是不可能的,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阐述:“这样的组织是不可能有的,因为文明社会已分裂为敌对的而且是不可调和地敌对的阶级,如果这些阶级都有‘自动的’武装,那在它们之间就一定会展开武装斗争”。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几千年的文明史,总是剥削阶级实行着国家统治?这是否说明常备军国防的牢不可破?实际上,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都是小生产形态的社会,不存在废除私有制的社会条件,而私有制是剥削的根源,私有制占经济的统治地位,决定着剥削阶级占社会的统治地位,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起义成功后执政的农民领袖在封建社会只能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了。常备军国防不但不是牢不可破的,而且往往不堪一击,例如秦王朝庞大的常备军,在陈胜吴广到项羽刘邦的被剥削阶级——农民的武装起义中,迅速土崩瓦解。直到资本主义社会,市场的扩大、工业生产的迅速发展、社会分工的发展等因素导致生产社会化的趋势。资本主义从自由发展到垄断,又进一步发展到国家垄断阶段,社会化生产取代小生产成为主导生产形态,这与资本私有制形成了尖锐矛盾。剥削阶级——资产阶级生存的经济基础变为矛盾冲突极不稳定的活火山,即生产社会化与资本占有制的矛盾。社会迫切要求建立公有制和有计划的生产,这样的生产完全不需要资产阶级。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革命就能将剥削阶级统治推翻,并铲除一切剥削的根源——私有制,从一国或几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到全世界的无产阶级统治确立,这必然是一个不断革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甚至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中,现实向无产阶级提出了武装(国防)的问题,就是说,无产阶级专政应组织怎样的国防才能保证存在,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

    前已述,剥削阶级为其阶级统治必要建立一种特殊的武装队伍,由于这个队伍凌驾于多数人口的被剥削阶级,由于它要经常地镇压被剥削阶级的反抗,使这种队伍表现为专业化、技术化的常备军形式。而无产阶级的武装则是多数人口的阶级的武装,——在铲除了资产阶级之后,则发展为全体人民武装。为了抵抗外来正规干涉军,无产阶级专政也应有一定形式的常备军,但无产阶级国家的国防主要不是靠常备军,而是靠全民武装特别是工人武装力量。如果无产阶级专政没有把武装直接交给无产阶级——工人阶级,或者越来越强调常备军,则使无产阶级专政越来越失去它的性质——即蜕变;甚至要这么说,正因为无产阶级专政在蜕变为少数人的专政,使得国防越来越依赖常备军,这个专政不敢给工人以武装,因为全民武装或工人武装与这个专政是对立的。

    由上述分析可见,一定的阶级专政有一定的国防形式,剥削阶级专政靠的是脱离社会力量的特殊武装队伍(常备军和警察),而无产阶级专政以工人武装以至全民武装为国防主体。就阶级与国防之间的关系,我们来看新中国的阶级变化与国防变化及其关系。

 

    二、新中国的阶级变化与国防变化

    在纪录片《新中国阅兵式》中,我们看到在50年代初阅兵式(1951年10月1日)中有意气风发的民兵方阵,很多同学看到武器只有步枪、土里土气的民兵时都笑了,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民兵所蕴涵的阶级意义和社会意义。在大半个50年代,新中国按苏联模式迅速推进集权计划经济和工业化,由于计划经济行政等级机构的迅速膨胀、重视专家工程师以及以物质刺激为主的政策,导致城市官僚层的迅速发展。这个城市官僚精英阶层逐渐统治了新中国。伴随着技术装备的飞跃发展和精英路线的成形,50年代的大阅兵所展示的现代武器种类越来越完备。1954年阅兵海陆空军种齐全,还有伞兵方队;1957年阅兵出现喷气式飞机、歼击机;1959年阅兵出现火炮、坦克大量装备的装甲部队方队,作战飞机也多了。同时,我也注意到,精英路线也从工业技术领域和政治领域扩展到国防领域,即明显地追求常备军的正规化、高技术化、精武器化。而民兵在50年代一度被忽视了。

    1959年至1984年之间,阅兵式都没搞过。但是这段时期,中国的常备军和民兵都有很大发展。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毛派的领导下,全民武装受到高度重视。1958年人民公社的迅速发展,使得民兵具有客观基础(人民公社是工农商学兵一体的组织)。1958年,毛泽东提出“大办民兵师”,全民武装力量迅速发展;58年国庆阅兵式,毛对赫鲁晓夫(意味深长地)说:“我们有一亿民兵!”赫鲁晓夫吓了一大跳。实际上到58年底,中国已拥有一个5000多个师、4000多个团、2.2亿民兵的全民武装组织。1962年6月,毛提出民兵工作要确保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六十年代初,国际形势趋紧,核战争的威胁逼近,中央军委贯彻“一手抓民兵、一手抓尖端”的军事方针,加强战备。1968—1970年,国际新大战的危险迫近,1969年毛提出“小县一个营,中县两个营,大县三个营(一个团)”;1970年8月全军民兵工作座谈会,确定以县为单位建立民兵独立营、团;1973年在民兵独立营、团的基础上(在多数县)构建了民兵武装基干团。可见,在毛时代,民兵在组织上有了全面的发展和巩固。

    与此同时,以毛为领袖的中共领导集体也高度重视武器技术装备建设,两弹一星(核弹、导弹、人造卫星)、核潜艇等尖端武器相继研制出来,常规武器水平有了很大提高,1984年邓主持的国庆阅兵绝大多数展示的是毛泽东时代的军事成就。毛派还十分重视军队内的民主和平等,建国伊始效仿苏联的元帅制后来被取消;1969年2月版本的《毛主席语录》在第十五节《三大民主》中,总结了一整套军队内平等、民主制度。

    重视民兵的路线在邓上来后发生了显著的逆转。邓小平1977年才复出,1978年7月他就提出:“要反过来,民兵应成为生产的骨干。”他在口头上继续重视民兵,实际上又提出一系列具体指示,实质上是把民兵向经济建设方向转移,把武装保卫人民的民兵向经济建设转移,这真是不伦不类的荒谬思想,正是这个思想、具体方针修改了全国民兵工作会议报告的内容。在80年代,邓小平亲手推动了中国国防的重新精英化:首先,邓分化民兵队伍,并改变了民兵的成分和性质,甚至直接削弱民兵。1984年5月,邓为《中国民兵》写刊名,当时他提到,要在民兵中增加退伍军人和经训民兵的比例,实际上这样民兵就逐渐改变了其“兵寓于民”的大众性质(本质)。198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民兵“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适应国防建设需要”,对民兵进行了重大压缩,大部分民兵实际上被取缔,一部分民兵则与常备军一样正规化、专业化、基地化,此举等于取消了大部分的民兵,所剩民兵也在失掉其性质。其次,邓以预备役部队代替民兵。1982、1983年,沈阳、北京军区首先开始发展预备役部队,邓在接见沈阳军区将领时特别强调了预备役之重要性。到80年代末,全面的市场体制引入改革使民兵工作遭遇空前困难。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居然提出厂长(经理)任民兵组织负责人,实际上这样就摧毁了民兵组织的组织独立体系,使民兵沦为厂长(经理)的武装组织。江泽民上台后,在“民”、“兵”上玩弄语文,提出“使单一的武装组织变为适应军事、生产、治安、抢险救灾等多方面需要的组织”,实际上,毛时代的民兵从来就不是“单一的武装组织”,而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兵的组织,而邓推行的精英路线才把部分民兵变成了“单一的武装组织”。但江并没有还原民兵的本来面目,而是把邓的精英民兵队伍变成了职业化的多功能工具箱。如今的“民兵”的职能无非是植树造林、兴修水利、修铁路、抗洪抢险、森林防火等等,这样的“民兵”真让人啼笑皆非。

    有人说,民兵不干这些又干该什么呢?难道去打仗吗?实际上,民兵是保卫人民的武装组织,凡是人民利益受损,民兵都应出来防卫,而不是只有打仗时才出现。当前,有些地方搞国企“改制”,官僚和资本家依靠常备军和警察组织来瓜分人民财产,而工人的反抗却时常被官僚指使的警察和资本家雇佣的流氓打手镇压下去。如果工人有工人民兵保护,必然会引发内战,因为存在官僚资本家精英与工人的阶级对立。再比如,有些乡村苛捐杂税很多,引起农民的反抗,但反抗通常被乡镇官僚的保安、警察等镇压下去,如果农民有自己的农会、农会掌握农民自卫武装,那毫无疑问也会发生武装冲突,因为存在官僚与农民的阶级对立。

    新中国国防的变化较好地反映了社会的阶级变化。

 

    三、为中国国防而忧

    以常备军为主导的模式,和以民兵为主导的模式,哪一种厉害?迷信现代技术和先进武器的人以及崇拜精英价值观的人当然会说,民兵早就过时了,当然是正规的技术密集的常备军厉害,而且成本最低。果真如此吗?越南战争恰恰证明了完全相反的观点。在越战中,美军投入几十万正规的常备军,动用了战略轰炸机进行地毯式轰炸,使用了航空母舰和精确激光制导导弹,红外线制导导弹,导弹武装直升机,甚至使用了大量化学武器;美军耗资甚巨,耗去了巨额资金,损失了五万多正规军(南越军伤亡得更惨重),美国爆发数百万人的反战风暴,总统连换好几任,到头来美军却失败了。对手不是正规部队,而是越南的丛林游击队和中国的防空部队。越军的战法正是游击队依靠全民武装,使美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火海,到处被打。美军后来被迫使用了日军过去的残酷的“三光政策”,向许多村庄投掷了燃烧弹、凝固汽油弹,实施灭绝人类的血腥屠杀,遭到了人类社会的巨大舆论、政治压力,美政府最后被迫停战。过去,正是国民党政府只依靠常备军防御,战胜不了常备力量更强的日本帝国主义;也正是充分依靠土地革命中的农民力量和工人罢工,1926年的北伐才能打败吴佩孚、孙传芳等强大军阀。时代发展了,技术进步了,却没有改变全民武装的绝对强势。

    2004年12月下旬,古巴举行了十五年来规模最大的军演。古巴常备军规模很小,武器也不非常先进,但却有规模1100多万的全体人民武装组织,平时各归其职,时常练兵,但不影响经济发展,战时全民动员,人民战争。古巴这种真正强大的超级国防正是它能在美国眼皮底下、却最强硬的力量所在。

    1999年中国国庆阅兵,展示了常备军的正规化、现代化、专业化,以及各种尖端武器。然而,天安门阅兵中再也没有了毛泽东主义的民兵师方阵,民兵实际上已溃散分化殆尽,或者仅有的民兵不是转变成实际上的常备军,就是变成官僚指挥的多功能工具箱。

    将来一旦有外敌入侵,官僚精英必定用他们的精英特殊武装队伍保卫自己,而人民如何自卫呢?难道要那些精英常备军——那些专门用来镇压被剥削阶级的特殊力量来保卫被剥削阶级吗? 荒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