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再评工人网为什么会被扼杀以及我为工人网的辩护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再评工人网为什么会被扼杀以及我为工人网的辩护

红草

2006年2月26日

本周星期三(2月22日),我们的中国工人网等三家左派网站被封了,封网的是北京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它不说我们“过激”之类的,也不说我们内容上触犯了哪位大官爷、大老板的利益,它给了一个古怪而荒谬的“理由”:没有1000万元人民币,不许办工人网。这个“理由”是我们左派绝对不能理解的,这是高价贩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赋予我们公民的言论自由权,是明目张胆的天下奇闻;所以,这是我们绝对不可接受的。我出于一名共产主义者的良知、一个共和国公民的良知,愤怒而毫不客气地写下一篇时评《中国工人网为什么被扼杀了?》,以革命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抨击官僚资产阶级的新攻势。据我了解,这篇文章被其它网站转载了,也包括右派网站,对此,我是一概欢迎的,但必须以我站(http://marxism.home.sunbo.net )首页近期所刊登的文章为基准而全文刊登,以完整准确地表达我的立场和态度。

为什么工人网被封?除了我那篇文章中所表达的思想,我认为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封网行为是京新办-网宣处就“两会”对高官的献媚之举。因为他们自己编造了一个怪诞的“理由”(也许他们自己的人都未必明白这“理由”是如何杜撰出来的),却不敢直指网站内容本身有何不妥。而现在又值“两会”临近,官僚们大概成了定势思维:我们开会研究,你们(人民)别来打扰。这样的荒唐逻辑自然不好说出口,高官们也不好亲自来实行,北京新闻办的几个前卫的马屁小官吏就亲自来办此事,还编了个有趣的“理由”,这真可谓“权为上级所用,利为上级所谋,情为上级所系”。

据了解,十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和政协第十届全会第四次会议,将分别于2006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中国的老百姓普遍高度聚焦关于就业、住房、教育等民生议题,而这些城市民生问题无不与中国最庞大的(也是全世界各国同类群体中数量最庞大的)工农群众息息相关。工人和农民是中国最庞大、贡献也最巨大的劳动者群体。从工人来看,2005年单是工会会员就有1.5亿之众,从90年代中后期大量下岗的数千万城市工人对民生议题就更为关注、更为敏感了。从农民来看,尤其是在三农问题日益尖锐的时候,中央已开始注意到,把城市化(农民进城务工)作为解决三农问题的突破口;而专家对农民工的综合估算在2亿左右,这个群体正以至少每年500万(农民进城务工)的速度剧增[这个数字是据官方经济学家沈立人先生的测算],而为解决三农问题,中央无疑要推动农民转化为工人的进程。

可是北京的那些谄媚的奴才小丑们却封了中国工人网、妄图把我们的亿万工人群众与全国人大代表隔离开——就像一些神经质的医生害怕民意代表们得了禽流感一样,对此,中国工人群众是决不会答应的。


我为中国工人网的辩护

中国工人网是一家以数亿中国工人(包括下岗职工和农民工)为立足点、以国内外广大网友为受众的中文左派网站,它高举马列主义旗帜、坚决拥护社会主义,并认真编发各地工人群众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来信来稿(中国工人网并不是BBS,从今年1月下旬起网友是不可任意发表文章的,所有文章都经过工人网编辑的修订发布,而这些修订编发是对党和人民负责的)。正由于此,中国工人网创办不到一年就受到了越来越工人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和厚爱,是一家国内比较著名的左派网站,中国工人网创办于2005年5月1日;共产党人网2005年年底才开通,而工农兵论坛创办不到一个月(而不是“多维新闻网”所说的“上述三个网站两年前已开通”)。

中国工人网被封后,但舆论上出现了一些不恰当的解释。

例如,香港《星岛日报》引用“其它网站”的评论说,工人网被封是因为工人网前不久刊登了韩西雅和马宾合撰的批驳郑必坚的文章,又说郑必坚是“中共领导人的主要智囊之一”。这个解释没道理,因为其它网站也刊登了这篇文章,但是那些网站至今安然无恙。

再例如据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报导:王建伟先生说,左、右派抨击的现象差不多,但解释不同,右派更多谈民主,左派“的解释是说改革开放造成的,应该更多的回到毛泽东时代”。这个解释是不对的。我们左派并不反对改革开放,我们所反对的是市场化、私有化的资本主义路线,我们也要求民主尤其是无产阶级民主,要求政治自由。中国工人网作为左派网站,转帖过不少对毛时代的怀旧文章,但是请注意,中国工人所怀念的是毛时代的国有制、计划经济和铁饭碗、工人福利,但至少还有相当部分工人以及左派人士包括我在内是拒绝政治的独裁专制的,至少有一部分群众支持政治自由和人民民主,而且我们相信起码的政治自由和民主在今天的中国完全可能而且非常必要。但是,今天我们仅仅是反对私有化、反对腐败,也仅仅是支持着一个工人专题的网络平台,起码要给我们说话的自由,如果连我们的工人群众在网上说说话都要收1000万元,那也就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