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做一个革命学生(2004-2)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当时我18岁多,是以马恩列斯毛为师的。我是从2003年秋天后才明显亲毛的,但是我觉得我那时还不能叫做毛派,不过你看了下面这篇日记,肯定会觉得像回到了文革时期。这篇日记只是当时我众多这类日记的一个典型。我当时随身携带毛主席语录,但是我主要看的是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以及其他做人做事方面的语录,那些方面的语录无疑是很有道理的,那些话大多没有什么阶级性,资产阶级革命者难道就没有毛语录中所讲的一些优秀的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吗?我看不见得。

————红草 大概写于2006年的后记

 

 

这篇日记足以看出,中国传统左翼中的自我修身哲学曾对我造成很深的影响。传统左翼中的自我修身哲学,真正的根源在于儒家传统。
————红草 2009.2.17.补记

 

 

 

2004年2月9日  星期一  晴


锻造革命者的品质、气质、生活    做一个革命的学生

    今天我读了《语录》,有了对关于革命者的品质、气质、生活的新认识。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P197)这是多么经典的一句话啊,这恰恰是我应达到的目标,而我现时的情绪常常陷于颓废和浮躁不安的境地,工作状态是散漫而无秩序的。我最近给自己安排了不少“新生活”——做M(数学)、听革命歌曲、学《语录》、看《全球通史》、看社科通俗读物等,这使得生活紧凑了起来,但还没有一定秩序。建立秩序要按又红又专标准,但要以二战为中心,不能搞学业一元化,也不能搞红色一元化,也不能搞红色一元化,要把学业革命、文明革命、思想政治革命结合起来。要形成热烈而不是浮躁狂热的情绪,需要在科学和理性的基础上培养阶级感情。阶级感情和亲情、友情等一样,都是情感,无什么怪异奇特之处;但又不同于其它感情,具有真诚、朴实、深厚、广泛等显著特点。听革命歌曲、了解革命历史等是现时培养阶级感情的最佳办法。要形成镇静的情绪,需要内外同一、时时同一;对凡事有一颗平常心;对凡事都要沉着,稳重,冷静,镇定。不要做多面派、变色龙,不要轻浮、狂热、冲动,不要遇事慌乱。

    毛主席光辉的五篇著作之一《反对自由主义》,对革命队伍中存在的校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进行了深入、猛烈的揭批,并在思想方法和价值体系上对革命分子提出系统的完整的一套目标、方针。拿我自己来对照这篇光辉著作,我是差得多了。保守的封建思想和放任的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都存在于我的大脑中[1],并且在行为的控制上起相当的实际作用,——当然,大革命以来的不断革命,使这种作用被较大地削弱了[2]。在保守思想山河日下、革命思想不断加强时,小资自由主义倾向反而增长了,而且估计还大大增长了,这与外界干扰有关,但主要还是主观的放任。今天,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旗帜下,我做此严肃的自我批评,决心坚决克服、消除主席指出的自由主义11种具体表现,作革命的思想斗争,“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积极精神,克服消极的自由主义”。在斗争中,逐步确立正确的革命价值观,实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主体思想一元化而切实努力,为自身主体思想化而奋斗。

    我的对外史,曾受MK式自由主义的影响,那种自由主义有力地粉碎过封建保守思想,有过积极意义[3]。初中时代,又出现了WR自由主义[4],WR自由主义将个人主义、极端自私思想的腐臭散发出来,以畸变的怪诞个性影响了我,主要的作用是消极的。而思想斗争由于缺乏权威、理论和具体指导、目标往往陷于僵局。即便是在反对堕落自由主义的长烟时代,我的行为无论外交还是内在,都是自由主义的,出现了“内堕不反,反外堕”[5]的滑稽局面,这不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一针见血的批驳吗:“说的是马克思主义,行的是自由主义;对人是马克思主义,对己是自由主义。两样货色齐备,各有各的用处”。两样货色齐备,两种用处,其实都是为了其个人利益,是不折不扣的自私自利。历史上的革加时代和惊险的反文运动[6]都是以这种特殊的自由主义思想为基础的,从根本上说是革命所不容的。在革命力量的威慑下,我根除了这种思想,即反理思想。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属于旧我的耻辱在某种意义上已不与新我有关系,——如果我已完全革新了的话。

    要准备一张纸条或小本子,把毛主席指出的自由主义11种表现抄下来,时时提醒自己:要做一个完全的革命派,不仅要从理论上,更要从实践上和一般行为上,关于怎样锻造、建设具有革命者的品质、气质、生活,需要做多方面的工作,要建立稳定的生活秩序、培养阶级感情和形成热烈而镇静的情绪、改造整个外交和一般行为领域,尤其是后者,是具有相当难度的。问题是: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同志的直接帮助。因此,更要抓紧内外因改造主观世界;记住一定要始终不渝地高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红旗,高高擎起千里马时代的主体火炬。


————————————————————————


[1]用“阶级方法”来划分自己的“思想成分”,这是我过去多年来一贯的自我分析
[2]我这里所说的“大革命”是指我高一下学期自己对自己进行的一场学业、体质、思想方面的革命
[3]MK,是我的一个朋友
[4]WR,是我过去的一个朋友,他的为人言行曾对我产生了许多不良影响
[5]我将堕落分为内堕落和外堕落,内堕落是指自暴自弃或纯粹的懒惰、任性等,外堕落是烟酒、打架、盗窃等给别人造成种种不良影响的言行态度。
[6]指我中学时代两次特殊而激烈的反老师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