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代组诗[四则]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红草按:谨以一组原创诗歌,希望把我大学时代的日常生活感受、对现实和理想矛盾的焦虑与迷茫、奋斗之时的自励心态集中呈现给那些同我一样追求社会进步解放的青年同仁。部分是因为我的性格,又部分是因为学校的压抑环境,我的大学回忆中,阴郁多过晴天。我自认为这些诗对我大学时代总体心境的反映还是非常真实并且有代表性的。实际上我05、06年之后就越来越打心底地讨厌大学生这种身份(更不用说我对职业知识分子的由衷厌恶了),但我同样忧虑于自己以后能否抓住理想中的彼岸。

 

尽管基调并不光明,但我相信这些诗会在引起一部分左翼学生读者的共鸣之后,还能给他们的潜意识带去慰藉、共勉的心理暗示,因为这种表达和共鸣本身就是“上来透口气”。换句话说:我们是凡人,在成长路上会经受任何凡人所必会经受的一切烦恼忧伤郁闷,我们不必讳言和否认可能存在的阴暗面;但我们是有梦想的一群青年,我们承认现实、却不屈服于现实。我们面对现实、也忠于理想。同志切记,要走的路还很远,还得靠你我身心的共分担。
——2008年2月2日(之前是分别独立的诗作,发表于此时,才汇编为“大学时代组诗”。即将走上社会,百感交集,写了些不知所云的东西,请读者见谅。)

大学时代组诗(四则)

 

 

作者:红草


 
 

组诗一。大学叙事诗


2006.7.3.

老师轮流站上讲台
演一出出
语焉不详的独角戏
想象力在桌面上艰难地爬
观众在聊天,在看报,在鉴赏小说,
在神游


瞌睡虫咀嚼着风和日丽的早晨
他打一个大大的呵欠
回味整个通宵在网吧里关于
QQ、游戏、论坛和过于闷热的片段
白天失去边境线
沦陷在梦乡里
帮着又省了一顿午餐钱


这个世界残酷而堕落
它吞噬了真实的能见度
我用借口捏造一块泥滩
暂且把未来搁浅
麦田里的守望者
很自由,但却孤独,迷茫


新叶从枯枝上抽出
春天来了
他们相恋了
校园里他们亲密地走
仿佛在游行示威
当黄叶乘着秋风飘落时
他们分手了。原来是
一场梦;醒了。


大学文凭在我耳边咆哮
像一座
自负而华丽的监狱
它恩赐我华而不实的体面
却役使惶恐的眼神
在考场上泅渡
皱着脸的小纸条在传


我常常隐居在课本外
却没有资本和背景
大学热忱地提供吗啡
让人在安逸与狂欢中
忘却人吃人的生存法则
然后沉沦


激情与热望
在平淡如水的流年里消逝
显示屏前,键盘的敲打声悄悄地
轰炸思想的躯壳
指缝间,时间却犹如
一个猖狂的亡命之徒


过去
我们大多为大学奋斗过,无论
情愿还是被逼无奈,因为
精英们炮制的那些流行神话中
大学是众所周知的主角,可是
现在
青春自顾自地走,而
未来
却失踪了
 

 
 

组诗二。我的伤感:寂寞的大学

2006.12.11.

与繁荣图景接壤的是
为生计而日夜操劳的城市
我们却在课堂,在屏幕前,——
我们与它无关


人山人海的市井底层
有我双鬓斑白的老父母
我们却衣食无忧——
我们与它无关


贫困,不公,与耀武扬威的压迫
谁不曾目睹!
千千万万的梦想在苦劳中逐年稀释
又有多少人知道?
我们却自信满怀地憧憬未来——
我们与它无关


有一天,芸芸众生中的我
意识到要根本地改变社会
我开始关心天下大事
寻找远方的同志
内心寂寞的我徘徊在寂寞的大学
我以为我能自我解脱,并且宣称——
我与它无关!


然而,我又何尝不是
这个哑剧的同谋


大学庄严地给我们按上
优越的身份符号
却也猥琐鬼祟地潜入我们内心
偷走某些东西


在广袤的寂寞上
思想躲藏在现实背后
自负而高调
焦虑四处奔走

无处逃亡——
 
 
 

组诗三。昏黄的灯

记一件小事


一个寒意料峭的夜
我漫不经心地走着
忽然瞥见一双出神的小灯
挂在黑污的瘦脸上
矮肩上拖着大麻袋

渴望的光在聚焦
这孩子驻足了
看什么哪?
不远处几个学生站着
夜宵摊烧烤着金黄的小食
一阵震颤掠过我心头

我不忍停步注目
却回望了多次:
小灯在游移
在无奈地闪烁

这一幕
转眼遗失在喧嚣中
它却在年轻的意识里
铭刻下不易觉察的深痕

人生只是一场夜晚
在暗烧的地下火爆发以前
我们都只是
一盏盏昏黄的灯

2007-3-12-晚
 
 
 

组诗四。[日记·意识流]  3月19日 星期一

星期天和星期一凌晨,都做了很长很复杂的梦。
今天早上闹钟定为六点。六点时,我醒来,意犹未尽;于是调到六点半,决定继续那个梦;六点半醒来,又把闹钟调到七点。七点醒来,于是——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梦境紧紧地挽留我
现实催促着我
要自强,要奋斗——
但是孤独而单调,乏味
离奇而荒谬的梦,却
不思未来
堕落
梦与现实纠缠不清
在互相嘲弄,扭打
有一瞬间的苦痛
把我拽回重庆的牢狱中
那时,我放任
贪婪地展开梦的盛大荒诞剧
在灯下的漫漫长夜
而我深知
珍惜每一分钟守夜时光
如饥似渴地读书
《平凡的世界》中那苦难的劳动者
普通而深刻
激励着我
我深知
第二天早上
必须勇敢地起来
毫不犹豫地起来
像执行一次精确迅速的军事任务
去面对高墙
   面对生活
   面对投进牢房的第一缕阳光
      每天都要面对
         与昨夜美梦的一次重大决裂
            人生由此再次启航

每天都是第一天
每次都是第一次
在奋斗的囚犯与虚幻的美梦中抉择
每一天的意义都必须考虑未来
考虑伟大的社会理想
否则每一天都没意义

人生只是一场夜晚
夜晚中的监狱
它给人一盏臆想的灯
那是理性,或曰成功,或曰家庭
或曰宗教
或是黯淡无光的功名利禄
为了这些臆想的与无聊的东西
囚犯们各自奔忙
庸庸碌碌数千年
人们不能自觉自身,并以自己的偏见
嘲笑自觉的开始者
人们被自己创建的物质因素统治并压迫
人们为自己修建名谓必然的监狱
人们心中珍藏的对自由的渴望
幻化为梦
梦境中恍惚摇曳着愿望的火光
总是夹杂着大量令人困惑不解的情节
引起人类潜意识的
深切关注

自觉的开始者们
并不比其它囚犯更好些
因为清醒总比麻木更感觉痛
我们承认现实
   但不屈服于现实

死亡是解放
我想过自杀
那是我对世界以及自身厌弃到极点时
那是两年前了
不久前
我还把价值遗弃在梦境里
任凭漫想翻阅、投影
然后大部分又
在脑神经里逃匿
没有未来
没有明天
没有希望
只有真实的每一天
在梦与梦的怀念中沉沦
那是一个美丽的无底深渊
那往往近致完好的幻梦

可是开始者要启迪一个时代
而不仅仅局限于自身
就首先要使自身成长
要寻找整个历史坐标系
找到自己的位置
要为理想而奋斗
规划每一天
      每一个学习项目
      每一个生活方式
      每一次认知与交往
每一天都为了将来
            为了历史利益
每一天面对残缺,不规则与挫折
都精心准备着重大斗争
全部意义在当下
            在穷尽现时生活
经历孤独、单调乏味与沉闷
是为了不显著而紧张地筹备
未来伟大的苦囚风暴
惟有此
人生才会在真正的社会解放后
迎来光明!

在现实与理想的路径上
不仅满布荆棘
而且刻意不被人关注
列宁在死后被奉为伟大的导师
毕加索生前贫困潦倒
         死后才成名
巴布石金死后多年才为人所知
英雄的光环是什么?
它一文不值
人的价值
闪烁在他的理想及奋斗中
有的人的理想无聊或龌龊
有的人的理想伟大而高尚
物质历史预设了历史地位

我们——共产主义者
追求最伟大最有前途的平等理想
而我们的价值只能在现实奋斗中
同时砺练自己
带着破碎活着去面对现实
人因而坚强
怀着痛苦和沉闷的记忆而前行
人因而有尊严
二十世纪把工人革命的公债
压在新一代觉悟无产者的身上

每一天
现在
要与昨天的小梦痛然分别
将来
要与宏大的资本旧梦斩根决断

每天都是第一天
每次都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