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时的阅读和思想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这是中考后的暑假,即将进入高中前的自我修养生活。文中标记的“今注”皆为2008年7月16日注。
(2008-7-16)

2001年

8月7日   星期二    晴

今天我看了《朝鲜的社会主义经济》,我对朝鲜的经济成就感到吃惊,然而我也怀疑,朝鲜是在极度贫困的基础上发展的,怎么可能在十几年内有如此大的发展,我并不怀疑这些成果是吹牛吹出来的,因为今年初《参考消息》刊登了一名新华社记者的通讯,看到平壤的漂亮的照片以及记者对城市电车、图书馆、学校、街道等的描述,就知道朝鲜并不是像西方资产阶级媒体所说的那么贫困,后者的夸张手段也太极端了。我只是怀疑这些成果是通过何种运作方式得来的。我在很大程度上认为是苏联的援助。

我看这书的目的是为了反驳S(初中同学)的一种提法,他认为“假如朝鲜也选择走韩国的资本主义道路;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落后”。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说的是错误的,但我水平有限,尚不能反驳这个提法,然而谬误从来不因为真理尚未发现而被肯定,即使作为一种肯定,也只是暂时的狭义的肯定。

想要反驳,光研究朝鲜可不行,今天我借了一本1981年出版的《南朝鲜经济》。里面有中国社科院的文章,称韩国经济为“殖民地经济”,列举一大堆令人恐怖的TNT数据,未免太文革式的夸张,但我也疑心这些数据若是真的,那么很可能是韩国目前经济危局的根源吧! (今注:当时我十分关注亚洲及全球正在发生的经济危机状况。)

经研究后,我认为韩国经济与外贸出口息息相关,它的外贸伙伴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几十个国家(除苏联);韩国在经济起飞的重要的准备阶段,日本投降直至1975年近30年中,美国这个世界上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对韩援助高达127亿美元;美国向韩国提供军事保护伞,向韩国驻军。更重要的是,韩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建立在对工人的令人惊愕的剥削压榨上。以上四大特点是朝鲜根本不具有的。这个发现是我对这一课题研究的突破口,然而,想要研究下去,恐怕还要牵附到冷战的历史。太烦了!

今晚难眠,我一直在想是否给国家主席写一封信。我曾在7月份设想在一年后条件成熟时,给国家主席写一封信,寄托我对国家世风日下、社会道德标准全面下降、功利和拜金主义日益抬头、私人资本日渐强大等愈来愈难扭转的社会现象的深深忧虑。为了浓缩我的陈述,我考虑用文言文来写。

 

8月8日     星期三    晴

上午我去办了团组织转出手续。怎么我一走进比较陌生的同学群中间我就有点眩晕?尤其是女同学群。

中午我破天荒午休。下午2点26分去图书馆,踩那么快还花了28分钟!真恼人。我看了《革命与建设突飞猛进的朝鲜》,金日成认为充分调动劳动者积极性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主体思想”加上朝鲜丰富的自然资源使朝鲜实现了飞跃。然而我看了这些成就还是很怀疑:

☆世界上第一个实行11年制免费义务教育的国家.
(今人惊叹的是这种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制度不仅学费全免,杂费的大部分也由国家补贴)(70年代)
☆世界上第一个无税之国.(70年代)
☆医疗全免费:国家负担医疗费、保险费等.
☆房租低廉:房租占劳动者收入的1%——2%.
☆没有失业.
☆街头无乞丐.

尤其是取消收税,这是自地球上出现国家后极惊人的举动,没有税,国家的财政不是空了吗?但情况并不简单,朝鲜与韩国、西方国家根本不同!朝鲜的资源是国有的,利用和分配由政府统一完成,由此看来,若这种机制越统一,那么税收也就越多余了。这样说,当时朝韩的人的生活水平恐怕难比。韩国人生活水平和技术水平显然比朝鲜人高得多。但是朝鲜人的社会保障(职业、医疗、工伤、教育、住房、税收)显然比韩国人高,并且劳动也不是被某个人强迫的,劳动时间恐怕也不比韩国人的长(一天最多18个小时,韩国装配工人两周一休)。我不知道别人怎么选,我会选后者,这并不是因为我又懒又小胆,不敢“闯”,对,我确实又懒又小胆,但谁愿意选择韩国工人的悲惨生活呢?我早就说过一句话,你要想在资本主义社会有所作为,当然不能选择被人奴役的人,而只能选择奴役人的人。

我想我也不必再研究太深了,1990年西方经济危机、亚洲金融危机像两枚深层次扩散性炸弹,把日本、亚太地区、拉美、前苏东地区的资本主义深刻问题炸了出来,韩国不惜举债800亿美元,几年后看来还不起了,再过几年再加上美国2001年的经济危机,不仅是韩国要被IMF踢进世界欠债大户之列,整个欧洲、亚太(除中国、越南、朝鲜)都难逃此劫! (今注:当时我仍认为前两个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只因有共产党领导并仍以国有制为重心。)

现在世人应当看清了吧,资本主义,无论老牌、新兴,还是传统的、IT的,都不行了。惟有社会主义,才是欧美、亚太等地区的出路!

我要好好锻炼,等到欧美、日本、亚太无产阶级造反的那一天!

今天下午我从3点看到6点,我匆忙借了一本《卡斯特罗传》,我猜对研究古巴社会主义世界一定很有用。

这图书馆好象故意迎合我的口味似的。

 

8月9日    星期四     晴

卡斯特罗与毛泽东有两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父亲都是凶残派;他俩从小就反对其父,具有造反精神。但我觉得,卡斯特罗的粗犷之气比毛泽东更野,尽管他后来成为法律系博士。
卡斯特罗神通广大。13岁欲领导工人罢工反对他老爹;18岁时常与老爹吵闹,当面大骂。不过别以为卡斯特罗是个粗鲁暴躁的人,也许是他爸太资本家了,他爸拥有私产10000多英亩土地,雇佣了500多名工人,年产甘蔗18000吨。就连卡斯特罗同父异母的哥哥在14岁时也竟敢在电台节目里骂他爸是个常偷税漏税的贼。卡斯特罗19岁时参加社会政治活动;21岁时指挥一个小组试图推翻邻国多米尼加的拉斐尔家族的独裁统治,失败后带着一挺机关枪和一把手枪泅渡“鲨鱼海湾”;22岁时被指控暗杀,后被释放;一个多月后他被卷入著名的“波哥大事件”,被指控在几天之内杀死32名自由倡导者,在他被弄得声名狼藉后飞回古巴哈瓦那。他并未因此垂头丧气。相反,在卡斯特罗27岁时,组织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古巴“百年纪念运动”。卡斯特罗似乎出生于战斗民族,他试图用2万美元购置武器来装备一支162人的突击队,分别袭击古巴东部两个极重要的通常有1000名装备精良的政府军士兵严守的兵营。1953年7月26日袭击蒙卡达兵营的壮举不但遭到了巴蒂斯塔独裁政权的残酷镇压,卡斯特罗被关进松树岛大牢中,而且此举遭到非议,甚至当时的古巴共产党组织也批评非共产党人卡斯特罗的此次革命行动“是由错误的资产阶级思想所指导的”。可是这些共产党人大概没料到在48年后的7月26日,只有1000多万人口的古巴就有100多万群众游行纪念袭击蒙卡达的壮举。他在狱中继续保持高昂的战斗热情,在27到28岁之际,他完成著名的“令人振聋发聩”的演讲稿《历史将宣布我无罪》。他还与古巴人民党、革命友人通信,相互支持和鼓励。1955年5月,卡斯特罗出狱,——我想作为独裁政权,释放卡斯特罗是他毕生的最重大政治战略错误,可能也是美国政府、CIA的最大战略忽视之一。他果然卓有才华、远见、胆略,一出狱,仅两个月,就成立了“7月26日运动”,并远赴墨西哥,结石了一批革命志士和英雄好汉,找到了落脚点,训练着一支准备解放古巴全国的游击队。

 

8月12日    星期日    阴→雨→阴

读《卡斯特罗传》有感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个革命家的历史就是他的国家的革命与建设之史。我从这本“人物传记”上看到百年古巴的风云变幻。卡斯特罗和古巴给以我新感受和认识。

古巴革命的小家子气真令我非常之不爽,卡斯特罗在墨西哥藏龙卧虎,我还以为他会带出一支1万人的军队,结果才带出83人,一上岸就死了一大群,一度减至15人。跟贺龙“一把菜刀闹革命”何其相似!然而,“哥老会”也不至于少到15人的可怜地步呀!古巴人口比中国人口少几百倍,而游击队员比中央(瑞金)苏区军队却少2万倍,差得也太牛壳了。最后古巴革命最顶峰时,游击队也不过200人,还分成数条纵队。古巴政府军士气与游击队士气的对比则是极端悬殊的(我这么认为)。但我仍怀疑,只有一二百人的游击队如何征服一个十一万平方公里、数百万人、有一定工业基础、有美国撑腰的国家的,是不是巴蒂斯塔太轻视了?我觉得巴蒂斯塔太没本事了,如果我是他,我会派100架轰炸机天天上山炸,派200架强击机坚持15年巡逻,我就不信人不是拿肉做的。

我非常佩服古巴的经济,尽管近几十年社会主义建设中它的成长是很不稳定的。为什么佩服呢?因为古巴经济结构十分有趣和特殊,古巴2/3的经济成分是第三产业,农业仅占不到1/13。这在第三世界国家中恐怕是很罕见的。 (今注:当时我做有详细的笔记记录这种经济结构,现在我怀疑这第一是统计学上的计算问题,非生产部门不可能有那么大,第二则是苏联的援助起了很大作用。)这使得古巴内部经济比较活跃,使人觉得这个“共产主义岛国”不是死气沉沉,而是生机勃勃的。也使得古巴能够支持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一套全世界最先进的人民生活制度。我喜欢古巴的经济模式,但并不意味我也希望中国参照古巴模式,因为世界上恐怕仅有古巴能够实行这种模式。但我仍然认为,古巴若能坚持这种模式,并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那么古巴社会主义制度将比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更坚固,更能抵御帝国主义的侵蚀,更能把革命和建设相互有机地统一起来。我太热爱古巴了,就像热爱祖国一样,尽管古巴距离我国数万里,但我仍然为古巴社会的每一个进步而感动。 (今注:当时我做有新闻记录本,注意从报纸和电视新闻节目中记录古巴一点一滴的社会政治经济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