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论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2004)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编按:今看此文极力为朝鲜官僚专制辩护,显然很荒谬。但是其中从经济基础去判定国家性质的方法仍可以说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应该说朝鲜是官僚化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国家)。
文章出自一个很长的《一个马列主义者对朝鲜的基本看法和为朝鲜的总辩护》的第一部分。这个“总辩护”首发在毛泽东旗帜网上,是对社民派雅科夫及其他一些对朝鲜持批评态度的泛左翼的回应。
(2008-11)

             一个马列主义者对朝鲜的基本看法和为朝鲜的总辩护(一)
                       (2004年10月27日 西南朔-红草)


                         一、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

    首先要明确一个观点: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有人说,社会主义是民主,朝鲜不民主,所以朝鲜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这类人不明白社会制度是由什么决定的。社会制度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它首先是由社会主义特定的经济形态所决定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建立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其根本性质也是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其根本性质也是社会主义的。朝鲜在城市里是公有制占绝对主导地位,农村里实行合作农场制度(集体所有制),实行生产社会协作的计划经济制度,资本大范围存在的关键条件——劳动力商品属性以根本不存在。在人民生活方面,朝鲜实行住房、教育、医疗免费制度。朝鲜在经济上是社会主义的,决定了其在上层建筑上是社会主义的,那么政治也就是社会主义的。固然,朝鲜政治上存在个人崇拜。朝鲜实行领袖政治,强调领袖的重要性,强调领袖和人民连结的政治统一有机生命体。朝鲜连1998年宪法都具有浓厚的领袖色彩。朝鲜还强调在朝鲜式社会主义中坚持“思想、政治、领袖、军队”四大第一主义。过分推崇领袖,强调个人,违反了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原则,违反了民主集中制原则,也严重阻碍了社会主义法制发展。此外,朝鲜在领导人接班人方式上是由领袖任命的。这种任命违反了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原则。

    有人说,朝鲜是“父传子”,是搞“封建世袭”,是“封建主义”。父传子,金日成主席的领导位子由其长子金正日同志接过,这实质上是领袖指定任命这样一种方式。虽然说这种任命违反了人民民主原则,但不能说这是“封建世袭”,不能说这是“封建主义”。因为封建主义首先是一种社会制度,建立在封建地主经济基础上。决不能因为政治上不民主和存在某种任命接班人而不看经济基础(尤其是生产关系)就判定某种社会制度。拿破仑是大独裁者,还加冕称帝,但这就是“封建主义”吗?不是,拿破仑领导建立了资本主义的法律和教育体系,还鼓励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他领导建立的《民法典》等法律被公认为资本主义法律的典范。他建立的法兰西帝国遭到欧洲各封建势力的联合扼杀。因此,拿破仑搞的不是“封建帝制”,不是“封建主义”。同理,基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朝鲜政治也不是“封建世袭”,不是“封建主义”。

    朝鲜是劳动党执政的人民民主国家,以马列主义、主体思想为指导思想的国家,以最高人民会议和地方各级人民会议为权力立法机关,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为国家主权的最高代表机关。

    朝鲜政治虽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民主缺陷,但它的本质仍是人民民主。朝鲜政治根本上是人民民主。比起某些自诩社会主义的国家,朝鲜要比他们民主一万倍——因为社会主义首先是经济民主:是人在经济社会上的平等和互助协作,是人在公有制经济上的利益一致和人在社会产品分配方式上的基本平等,是全社会的共同富裕和共同进步;没有经济民主,所谓的政治民主、政治自由、政治平等就是扯淡、吹牛、瞎说。

    朝鲜政治根本上是人民民主,关键在朝鲜政治是为人民服务的政治,而不是为官僚服务的政治,更不是为资本家服务的政治。朝鲜领导者金正日同志时常告诫干部要“以民为天”,在金正日同志的文章中也反复强调人民群众是社会历史的主体,是社会历史的决定力量和推动力量。朝鲜没有在市场经济中贪欲和野心畸形膨胀的官僚阶级,没有激起极大民愤的官僚腐败;朝鲜没有腰缠亿贯的资产阶级,没有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的政治经济现象。不存在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社会条件,加之没有贫富悬殊和道德风气败坏,人们在公有制经济上的利益一致和平等互助协作,觉得了强调人民群众的主体思想能够存在并发挥作用。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如果妄图在一个官资狼狈为奸、贫富悬殊、道德风气败坏、人们忙于残酷的市场竞争和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的社会里宣传什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吹嘘什么“团结、一心一意”,那根本就是狗屁。

    如果统治阶级是为了资本、为了赚钱而工作,那么所谓的政治民主也会沦为资本民主,这种民主更有利于资产阶级利用资本控制政治来压迫人民;在官僚社会,资本依附于权力,共同压迫人民。这样的政治民主——资本民主充其量不过是套在劳动人民身上的枷锁,这种枷锁固然在形式上有很大进步,但由于资产阶级局限性,其根本还是维护资本剥削和阶级压迫的工具。马克思主义认为,事物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有的人一而再、再而三不厌其烦地捧高资本民主的优胜方面,而丝毫不谈其主要方面——阶级局限性,这种人实在上已经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拥护资产阶级政治,实质上是对人民民主专政的进攻,是对列宁同志缔造的无产阶级专政放暗箭。

    有的人死抓政治民主问题不放,却不去关注社会主义政治最关键的几个方面。列宁同志说过,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同时还要承认阶级斗争,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可见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的必要性和关键意义。可有些自诩社会主义的国家根本就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他们不但不对资产阶级和大官僚实行专政,还包庇官僚、与资产阶级同流合污,他们不但不对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实行民主,竟还动用专政暴力机关镇压工人农民群众,并且封锁消息、扼杀新闻自由,美名其曰“维护社会稳定”。如果要把“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存在有时还会激化”写进宪法或写进教科书里让学生为了应付考试背得滚瓜烂熟,那还不是真的坚持贯彻,只有在实际中贯彻才是真的坚持贯彻。

    朝鲜的绝大多数共产党人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们真正地在实践中坚持贯彻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朝鲜严厉镇压那些投敌卖国分子、政治反叛分子、敌特间谍分子,对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分子实行专政,这是完全正确的。只是在另一方面,朝鲜对国内人民缺乏民主,过分强调领袖政治、强调个人崇拜,违背了民主集中制原则,这是应该批判的。但是应该承认朝鲜是坚持对敌对分子的专政的,这是正确的。有的西方资产阶级媒体渲染、歪曲朝鲜的阶级专政,以朝鲜政治生活不民主这一缺陷来攻击朝鲜的阶级专政这一无可非议的正确方面,把对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严重危害的敌对分子说成是善良可亲的平民,把朝鲜的阶级专政说成是对老百姓的专政,把朝鲜严密的反敌特系统说成是压制人民民主和自由的工具,根本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敌视和蔑视西方资产阶级媒体险恶用心的报道。有的自诩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人居然不对这类八卦报道进行抵制,反而视为真相,丧失阶级警惕性,甚至迷信这类八卦报道,丝毫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政治态度和思维方式。

    朝鲜不仅在口头、书面上强调阶级斗争,还在实际上加强阶级斗争,强调对帝国主义保持警惕性。朝鲜坚持思想政治教育,在金正日同志关于教育的论文中,强调在全社会加强主体思想和革命思想的教育。朝鲜在1995年实行先军政治强调以军事为先的和以革命军人精神武装全民。朝鲜在2004年《劳动新闻》《人民军报》《青年前卫》三大报元旦联合社论中强调“反帝军事、经济科学、思想政治”是建设强盛大国的三条战线。其中“思想政治”就是指以强调人民群众的自主性为中心的主体思想和先军革命思想以及重军事的政治领导。一般来说,三大报元旦联合社论在朝鲜一年的政治生活中具有提纲制领的先导作用,朝鲜各行各业一年中都会为三报联合社论精神而奋战。今年以来,随着美帝国主义加强了对朝敌视政策,金正日同志又强调加强阶级斗争,对人民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和反帝宣传,对敌对分子加强阶级专政。

    朝鲜一方面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性和自主性、灵活性与美国斗争,争取与美和解,争取与日本的邦交,争取与西欧发展外交关系,另一方面强调牢牢坚持自主、高度警惕帝国主义。既讲对立面的斗争,又讲对立面的统一。

    朝鲜劳动党是朝鲜有纪律性有战斗性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首先必须承认,朝鲜劳动党的指导思想和目标是基本正确的:马列主义和主体思想在理论原则上是统一的,主体思想是马列主义在朝鲜的特殊化,是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辩正统一关系。主体思想的基本原理是强调以人和人民群众的自主性为核心,它强调人的决定论:“人决定一切,人是一切的主人。”将人置于世界核心来考虑,这是人本主义哲学。同时,主体思想据此以及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强调人民群众在社会历史中的决定论。主体思想强调只有坚持以人民群众为中心的社会主义才能从根本上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没有剥削压榨工人群众的资产阶级,没有剥削农民的地主富农也灭眼欺压农民的乡绅恶霸,人民群众获得免费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低廉的文化艺术享受和参与体育活动。

    当然,应该看到,朝鲜劳动党说它五十多年来都是正确的,领袖从来没有错误,这是绝对化的,是形而上学的。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时,朝鲜正确地批判了修正主义思潮,同时宣称朝鲜式经济和政治都是最好的,“朝鲜不需要改革”,在思想意识领域存在静止的绝对的分析方法。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从另一方面应看到,朝鲜自2002年7月开始推行改革,之前党和政府也做了群众的思想解放和为变革的舆论准备,使争取最大实利的口号深入人心;在改革中,朝鲜在不触动公有制主体和计划经济为主的前提下鼓励个体经营和下放部分企业自主权,引进外资,发行国债和实行企业重组,建立小商品市场。2004年初,金正日同志曾说:“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的年代,要全面研究过去外国式的旧框框和惯例,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开展所有工作”,“不能站在以往奠定的基础上按老样式生活,要根据新时代的要求更新其面貌”。可见,朝鲜劳动党进行了认真反思,从反对改革走向推行改革,并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原则。这是一种进步,但仍没有承认领袖也是会犯错误的,没有正视绝对化的倾向,这样,在实际工作中就免不了主观主义和唯心主义。

    但不能因此就否认朝鲜劳动党的马克思主义实质,不能因为指导思想中存在绝对化倾向和主观主义的影响就从根本上否认朝鲜劳动党是全体朝鲜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总之,朝鲜政治是人民民主专政,是为人民造福的社会主义政治,它坚持马列主义和主体思想、先军思想,它强调和坚持贯彻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它受一个坚持马列主义、主体思想和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领导。

    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

(二)
未备份
[记得有两部分内容,一是为朝鲜经济制度的全面辩护,一是为金正日的辩护,为金正日的辩护后来写不下去了,因为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