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论朝鲜经济改革(2002.8.)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作者注:本文原为高二历史课暑假作业的自命题论文。
这也是我早期关注朝鲜所写出的一篇少有的正式论文。
从文章可看出当时作者基本上还是一个受官僚资产阶级邓氏路线引导的改革开放支持者。

 

 

 

 

由朝鲜近来新经济措施生发的思考

2002.8.8. 民间观察家QJM发自柳州


最近一段时间,各国媒体频传朝鲜实行新的经济改革,据说是要引进市场经济体制。7月下旬,朝鲜官员在平壤向外国外交官证实,朝鲜已于7月1日开始经济改革,目标是让物价和工资减低或升高到真实水平,并向工人提供能提高工效的激励机制。据英《经济学家》周刊7月27日一期文章,平壤的大米价格提高了400多倍,动力用电价格是原来的60倍,柴油价格上涨了38倍,而房费和交通费等也大幅度攀升;与此同时,朝鲜人的工资也大幅提高,工资涨幅最大的是矿工和科技人员;由于朝鲜涨幅提高粮食和肉类收购价,农民收入达到原来的10倍。

朝鲜作为世界政坛和国际政治关系中最敏感的神经之一,其经济新动向引起国际众说纷纭。各大媒体竞相发表评论,有人认为朝鲜“一直在摸索实行经济改革”[原注:日本《东京新闻》7月30日,记者筱涞佑司语],有人认为朝鲜经济改革的原因是由于内外交困,有人认为经济改革不过是金正日的权宜之计。

究竟朝鲜为什么要改革经济,不妨先来分析其历史原因、现状和当前国际背景。

社会主义朝鲜的命运与超级大国苏联紧紧挂钩。朝战后,在苏联的援助下朝鲜紧紧曾迅速发展。苏联出于政治战略需要接收朝鲜工业品,并以“友谊价”向朝鲜提供大量石油。苏联的石油不但维系着朝鲜的重工业和军工业体系,而且使农用机械正常运转,甚至支持起“石油农业”。不仅如此,苏联还用核保护伞罩着朝鲜,使朝鲜半岛南北军力较为平衡。而苏东剧变后,俄罗斯不再接收朝工业品,想要石油须付硬通货,导致朝鲜能源短缺,主要工业产品(钢、电力、化肥)都剧减70%以上,城市供水供电极为紧张。而机械化程度较高的朝鲜农业由于缺乏能源而陷入危机,又遭遇90年代自然灾害,粮食生产出现大灾难,目前朝鲜人每年养命用的粮食有1/4左右由外国提供。雪上加霜的是,苏联军队保卫朝鲜的誓言已随着苏联的解体而消逝,为了尽量抗衡超级大国美国驻韩军事基地和不远的驻日军事基地以及60多万武装到牙齿的韩国军队,朝鲜已把国防开支提高到政府支出的一半,即便如此,朝鲜军费也只及韩国的不到1/3,美国军费更是朝鲜的80倍,美国叫嚣的“朝鲜威胁论”纯属子虚乌有。

在目前国际关系中,对朝鲜最不利的是经济困难这一问题。由于朝鲜经济困难,使西方列强得以抓住其把柄牵制其走向,并影响其内政。西方列强利用朝鲜的经济危机进行地缘政治之争,一不小心朝鲜就可能成为列强利益之争的牺牲品,甚至遭到美国军事打击。俄罗斯《生意人报》7月30日的一篇文章对朝鲜半岛的重要性毫不掩饰:“毫不奇怪,谁掌握解决该地区问题的钥匙,谁就会感到自己掌握着几乎是全世界的政治命运。”

西方惯用的经济诱惑是各种援助,包括粮食、化肥、燃油甚至外资等。中国虽然经常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但是中国不是苏联,不会出于政治野心提供援助,中国的援助是力所能及但并不很多的。照理讲,美国经济规模是中国的十倍,但奇怪的是美对朝援助只是中对朝援助的两三倍,而且还不是“免费的午餐”。

美国对朝鲜施压的主要手段则是政治放话和军事力量。美国经常在太平洋东岸喊话:“我要打你了!”害得平壤修建了庞大的地下防空工事,金正日呼吁“全民要塞化”,120万人民军压境,结果是美国十年来按兵不动。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美国这样做只是为了本已困难的朝鲜国民经济进一步军事化,以拖垮朝鲜,正如当年里根抛出“星球大战”计划促成苏联解体一样。

说到底,朝鲜最大问题就是经济困难。假如朝鲜按其苏联计划经济体制继续走下去,很可能过不了多少年就会崩溃。

朝鲜涨幅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才实行了其经济改革。但是,何以见得这不是朝鲜政府的权宜之计,而是长远之策呢?

这需要从国际共运和朝鲜国内政府近十年、二十年来的新动向来分析。

从国际共运上看,中国于20世纪70年代末实行改革开放,越南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革新开放,老挝在20世纪80年代也开始改革,如今这些国家尤其是中国发生了很大的积极的变化。而与朝鲜相似、同样在冷战时代依靠苏联的古巴在苏东剧变“特殊时期”后也开始了改革开放,取得了一定的进步。

兄弟国家的成功和本国经济每况愈下使得朝鲜四年前就开始酝酿经济变革:1998年朝鲜修改宪法,指出:“实行独立核算制,正确利用成本价、价格和收益这些经济概念。”而在金正日2000年1月访问中国后,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发表社论说:“要一面坚持社会主义原则,一面改善体制。”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是在2001年1月的非正式访华中,金正日低调视察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海,令人感兴趣的是他访问了一家设在浦东的韩国汽车工厂和上海证券交易所。据朝鲜政府称,朝鲜经济专家近几年来认真分析了中国和越南的发展道路,甚至研究了俄罗斯经济的成功之处。

由上述分析见得,经济改革乃是朝鲜政府的长远之策。而且还不难发现,朝鲜还是有步骤、有策略地推进改革。朝鲜内政和外交相互呼应,密切关联,在经济变革的同时外交上发生了大变化。朝鲜向西方伸出了橄榄枝,并在当前的一些最重要的国际焦点问题上作了妥协,换句话说是暂时退了一步。

1994年,美韩日及欧盟达成协议,同意在朝鲜兴建一个耗资50亿美元的核电站,不过附加条件也很高——朝鲜必须允许国际核查人员检查其核设施,以迫使平壤放弃核武器研制计划。而直到今年8月5日,朝鲜才同意西方举行核电站的奠基仪式。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称:“检查工作必须在2005年前完成,因为到时候一些关键性元件就开始交货了。检查工作要花上3—4年的时间,因此这项工作现在就应该已经开始了。”而国际分析人士则认为:“如果北朝鲜不允许核查官员进入北朝鲜核设施,修建核电站的协议就会流产。”如果该协议流产,朝鲜不但将继续为缺电而苦恼,而且会直接导致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增大。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也与法国协议建造核电站,但中国拥有核威慑力量,因此西方不敢搞什么核查。而朝鲜则不同,朝鲜的对西方态度虽是警惕而比较强硬的,但不具有核威慑力量,所以这个已经开始兑现的协议很可能是未来的一个重大变数。

日本8月1日的《读卖新闻》认为,7月底俄外长访朝,7月31日朝外务相白南舜在文莱会见中国外长唐家璇,以及朝鲜频向西方挥动橄榄枝,表明“金正日总书记制定了以与中俄友好关系为基础,与日美韩展开较量的周密战略”。

经济与外交存在着密切关联。外交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内部经济决策,只有外交上努力营造友好和平的局面,才有可能赢得外国投资和大量进行国际贸易,推进国家的实质性改革。

朝鲜政府有改革开放的意愿,但是西方列强利益之争激烈,朝鲜政府是否真正走向改革其实并不确定。即使朝鲜实行了“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能否成功也是不确定的。

观察分析人士只有再等待个十把年,方有结论。作为朝鲜人民的友邻和朋友,我们只有祝愿——无论朝鲜何去何从,都希望它能和平安定,实现繁荣发展,实现真正的“千里马”梦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