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是谁导致了朝鲜的困难?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原文曾发表于俄罗斯论坛(此论坛早已不存在)——2008.2.6.

2004-6-24 15:38:21发表于苏坛。


[探讨]是谁导致了朝鲜的困难?

是谁导致了朝鲜的困难?是社会主义制度吗?是主体思想吗?还是金日成主席?还是金正日将军?
以下是西南第六纵队对此做的理性探讨和历史分析,请——认真阅读后——再理性地跟帖,欢迎积极探讨。

 

                     是谁导致了朝鲜的困难?
                (苏派兼朝派 西南 2004年6月24日)


一、朝鲜本来并不落后
我们首先要承认这一点。
经过1956年到80年代末的大规模建设(朝鲜从来没有发生过文革式的内乱),朝鲜已经建成中等发达国家的规模,无论我们怎么去否认这一事实,不得不首先承认数据和充足的证据:

据统计,1979年朝鲜人均收入(包括所有的福利)约1900美元,这个数据比所有的苏东国家都要低,但是无疑,这个水平比现在中国1092美元的人均水平高得多(何况现在中国的分配是很不公平的!)
即使撇开上述数据,我们来看看1992年2月24日美国《纽约时报》:
“1991年北朝鲜人均国民收入是2460美元……”
再看看80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
朝鲜80年代中期的人均GDP在3000美元以上……
即便是最反动的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她曾在她的回忆录中说:

北朝鲜曾经在八十年代比它的南方同胞生活得好……

即使根据最差的数据——网站(http://www.gf81.com)提供的信息,朝鲜1991年的GDP为204.5亿美元,按照2000万人口计算,这仍然是一个不低的数据。

当时朝鲜的粮食也是不缺的,据历史考察,1984年朝鲜粮食产量达到了1000多万吨,这是八十年代朝鲜农业现代化的胜利。早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朝鲜就完满地自行解决了粮食问题(当然需要进口的能源和化肥),并且还首次向印度尼西亚出口了20万吨粮食(可考证),并且以友谊价向非洲出售粮食。

无须冗述,在苏东解体前朝鲜的社会经济水平绝不是低的,而是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二、朝鲜在90年代初期大大落后了
苏联解体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重大消极影响,其一就是使朝鲜等国——首先是与苏东国家有着紧密经济联系的国家——受害至深。
我不想多说,请看下列一组数据:
*朝鲜虽然不是苏联主导的经互会成员,但是朝鲜与经互会市场国家的贸易常年占其对外贸易的70%以上
  年份     进出口总额(折合单位:亿美元)
1946            1.139
  1957            2.0
  1967           4.3
  1974           19.6
  1984           27.3
  1985         116.8(其中出口60.6; 进口56.2)

由此我们清晰地看到一个人口2000万的小国,其对外贸易额达到了116亿美元,如果按照人均贸易额简单计算,现在的中国都比不上(固然不能这么简单地处理数据)。
这说明了朝鲜的经济繁荣与苏东国家息息相关(也证明了朝鲜派和苏联派应该是多么亲密的才对!)。
众所周知,经互会是根据斯大林“两个平行市场”理论建立的社会主义国际市场体系,这个体系有着严密的专业分工。朝鲜向苏东国家提供重工业产品和矿石等,换取所没有的石油、轻工业产品等——116亿美元的对外贸易额和极强的专业分工性恰恰证明朝鲜不是长期闭门造车的,而是与社会主义市场这个封闭的大市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从当时的情况看,要在冷战条件下建立与西方的密切经济联系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在社会主义市场体系瓦解而新的前苏东地区国家纷纷拒绝与朝鲜的经贸联系的情况下,朝鲜的对外贸易剧减,随之伴随来的是严重的能源问题和重工业产品无销路问题、轻工业产品紧缺问题。
由于朝鲜在70年代就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和电气化、化学化,而在80年代,朝鲜形成了依赖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石油的高度机械化的农业体系。到了苏东解体后,石油紧缺,大部分农业机械严重闲置,而朝鲜原来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的钾肥和磷肥严重匮乏(朝鲜化工只生产氮肥等),导致农业危机,引发严重的粮食问题。

三、自然灾害和西方的封锁的作用探讨
1995到1997年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尤其严重的是1995年的洪水和1997年的旱灾和海啸灾害。
自然灾害对朝鲜有多大的危害呢?
我们来看看日本记者名田隆司提供的一组数据:
“1995年洪水灾害:总受害额达150亿美元,难民达520万人,……粮食损失191万吨,……1997年高温灾害、旱灾和海啸灾害:……22个郡140个里,难民280万人,水稻减产70万吨,玉米减产150万吨,……”

朝鲜不是唯一的受害国,当时由于前所未有的异常的厄尔尼诺现象,许多沿海国家都蒙受了灾害。

灾情极其严重,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不但造成了一时的严重困难,而且海啸带来的田地盐碱化和洪水带来的地力减弱对于朝鲜这个山地高原占国土面积80%的国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当时朝鲜政府向国际社会呼吁援助就是证明。
严重的旱灾和能源的短缺都导致了能源的恶化。

我们朝鲜派从来就没有逃避过问题,在国内我们比谁都更清楚朝鲜的困难。下面
就让我们来看看朝鲜的能源状况恶化到了什么程度:

全国工厂的开工率仅有30%;1995年最大城市平壤被迫实行分区停电,城市夜晚往往一片漆黑;90年代中期所有的城市电车都停开,火车的误点不是按分钟、小时计算,而是按天计算,有时列车晚点达半个月!在建设工地上,人们往往像原始社会那样举着火把劳动;……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朝鲜原来不是很不错吗?为什么不去外国买粮食买能源呢?
这就涉及到一个基本的金融问题。
朝鲜包括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过去进行对外贸易都不是用美元的,尤其是经互会市场国家,它们都用各自货币或者卢布。苏东剧变后,美元的发行者——美国,对剩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采取了经济制裁的态度(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在70年代末就拉开序幕了,实际上到80年代末西方对中国的贸易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不可能维持经济制裁),即禁止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国际金融机构进行融资、禁止西方国家与之自由贸易。
在此我援引美国诺蒂拉斯研究所一研究员对这一情况的符合事实的叙述:

“如果国际金融机构被北朝鲜通融资金的话,北朝鲜就可以同资本主义市场进行贸易。这样的话,北朝鲜就基本上可以解决能源问题和生产设备的更新问题。要想从国际金融机构得到贷款,也必须消除美国的经济制裁。
  阻挠欧洲国家对北朝鲜进行投资,也是美国经济制裁的一个环节。欧洲国家也不得不为不抵触美国的经济制裁而费神。例如,美国要动用自国的国内法处罚同伊朗和古巴进行贸易或对这些国家进行投资的加拿大和欧洲国家的公司。
  北朝鲜把毗邻朝中、朝俄国境地带的罗先三角洲辟为国际贸易经济特区,但是,由于美国的经济制裁,世界各国并不积极投资。”

非常明显了,要封锁朝鲜国门的不是金正日将军,也不是社会主义制度,而是掌握了世界基轴货币和金融命脉的西方发达国家。美国阻绝了朝鲜的融资通道,控制了朝鲜的美元贸易,直接造成了朝鲜的对外困难。可以说,在这里,西方经济制裁虽不是根本作用,但起了个直接作用。

那么朝鲜能否从其余社会主义国家如迅速发展的中国、越南获取物资呢?
我们再来看日本记者名田隆司提供的材料:

“一向友好地进行贸易的中国、越南和古巴等国家也要求用‘美元’结帐……从1990年11月以后,同各国进行贸易时不得不用美元结帐。”

实际上,这一历史事实也是必然的,因为苏东剧变后,原社会主义市场的金融货币体系贬值、瓦解,剩下社会主义国家更加依赖美元是必然的。
从以上综合分析来看,朝鲜无法从国外通过购买方式来获取物资,朝鲜的工业品又出不去,想进的进不来,这就是西方制裁给朝鲜带来的结果。

我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封锁朝鲜的国门呢?请问,朝鲜在最短时间内如何解决急迫的粮食问题?如果朝鲜政府碍于面子不向国际社会要援助,又如何解决问题呢?请俄罗斯论坛里个别圣人精英们予以我完满回答!

事实证明,朝鲜政府是对人民高度负责任的政府。朝鲜政府从来不讳言它的困难,朝鲜外交官为了朝鲜人民的崇高利益在联合国奔走呼吁令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感到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