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列宁—布尔什维克时代的苏维埃民主和国际主义略谈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此文是红草转向托派时在毛旗帜网引起的争论中的一篇文章,也是最后一篇比较系统的文章(本人不记得了,当时在文前自称是“最后一文”)

2005年6月28日发表于天涯若比邻论坛

 

注:文中所说的“列宁主义从来没有说:社会主义革命能在一国取得胜利”——仍是错误的,是不符合革马原则的。恰当的表述应是:社会主义革命(即无产阶级建立政权)在一国是可能的,但社会主义的建成/完成不能在一国国境之内。详见红草2007年编写的词条“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

列宁-布尔什维克时代的苏维埃民主和国际主义略谈
(1917年至1926年)

红草

最后一文 以供参考

一、苏维埃民主
A、即使在战火纷飞,面对外敌颠覆的空前严峻危险时,党内的民主还有相当的民主(远远超过斯大林时代的和平时期的民主)。反对派的观点在当时的俄党机关报《真理报》上公开发表,报纸上常常有彼此完全对立的观点。
B、民主争论是一回事,行动起来却是一致的。这就是列宁主义的民主集中制。民主争论是允许的,甚至多数布尔什维克允许反对派出版刊物,要是在行动上出现分裂也不足为奇。例如签定对德和约(非常重大的问题)时,先前有半数以上的中央委员持反对意见,但并不会因此认为半数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反党的。而在斯大林时代,稍与中央不同,就会被扣上反革命、帝国主义间谍的帽子。而在行动上胆敢与斯大林同志不同,就要被格柏乌、内务处的特工判刑、处死。
C、斯大林主义时代的那种99%的当选率在列宁时代是很少见的。斯大林时代的实权集中在党的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行政干部上。而列宁时代的民主主要在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和党的全国大会上。
D、列宁虽然不很喜欢反对派的存在,但实际上在列宁主义时代,反对派大量公开存在,甚至在最重大的问题上也有公开站出来的反对派。例如出现了“左派共产主义者”,反对接受帝国主义援助;出现了“军事反对派”,反对任用、提拔旧军事专家,有意思的是,斯大林曾是这个反对派的一员,在这个问题上,列宁和托洛茨基是站在一起反对这个派别的(但我并不因此说当时斯大林是反党的,今天的极权主义者也许永远不理解也不愿理解这一点);还有“工人反对派”,反对一长制;等等。有左派同志认为,反对派存在是“荒唐的逻辑”,莫非列宁恰恰“屈服”于这种“荒唐的逻辑”?
E、列宁时代的苏维埃实际上是多党制。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里实际上有且允许布尔什维克党、孟什维克党、社会革命党等多个党派。只要不反对苏维埃,一切党都可以存在。社会革命党具有民粹主义色彩和民族主义倾向,孟什维克与西方社会民主党类似,但他们的党纲并没有因为与布尔什维克党不同而被打成异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里找不到“社会主义必须是一党制”的话,这种荒谬的论调则是斯大林发明出来的。
F、列宁一生中犯的最大错误之一是支持在十大上通过禁止派别活动的决议,这个决议后来成了斯大林在理屈词穷之时最有力的杀手锏。实际上,即使列宁通过了这个决议,但对于派别活动他还是默许的。在列宁逝世(1924年1月)前,托洛茨基和斯大林就有许多分歧,而且党的其他中央委员之间在观点上有公开的分歧甚至激烈斗争,对此列宁并不认为这些中央委员统统是反党分子,同样也不认为托洛茨基或者斯大林是反党分子。在1927年托洛茨基和斯大林斗争最激烈的时候,甚至连列宁的妻子、优秀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娜·康·克鲁普斯卡娅同志都加入了反对斯大林暴政的政治运动中,在《十三人(反对派)政纲》上签名。可见,对于派别斗争,大多数优秀的布尔什维克“老近卫军”(经历过多次革命斗争的老党员)都是默许甚至支持、参与其中的。

国际主义
G、苏维埃革命一成功之后,列宁主义的苏维埃就发表声明,称放弃所有前沙俄政权侵占的利益。并且公开所有不平等条约和密约的内容,这最集中地表现了苏维埃彻底的国际主义精神。当时负责这项密约公开工作的正是全俄苏维埃外交人民委员托洛茨基同志。
(后来随着苏联官僚阶层的形成,这些许诺越来越变成流沙。就中国来说,列宁主义苏维埃的许诺激起了中国广大劳动群众的热情。但后来斯大林官僚集团不断地延长这些许诺并且加上种种附件,甚至在1945年企图长期盘踞中国东北,1946年1月中国国统区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和民主人士爆发大规模反苏联游行示威运动,其规模毫不亚于今年的反日运动)

————————
随笔浅谈

1、关于“一国社会主义”。列宁主义提出“无产阶级可能在帝国主义薄弱环节(一国)首先夺权”,并以十月革命证明了这个科学猜想。但列宁主义从来没有说:社会主义革命能在一国取得胜利。列宁谈论社会主义的胜利,总是从国际的架构去思考。而斯大林主义抛出了“一国能够实现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并且在“完全胜利”和“最终胜利”上玩弄文字游戏。
2、我们革命马克思主义者从来都认为分析一切社会现象、问题必须从社会客观因素去寻找原因。我们不赞同客观主义(把斯大林现象仅仅归结于苏联当时不发达),更不赞同主观主义(认为是斯大林本人的性格以及他、他的伙伴们的一种选择,或者某种纯粹的思想变化)。斯大林主义的产生首先与1921年卫国战争结束后大量军人和军事方法观念进入政府机关、20年代欧洲革命的暂时退却失败等客观因素有关。
3、我认为不发达国家出现斯大林现象不是完全必然的。正如曼德尔所说,在同样的经济基础(德国)上有魏玛共和国、纳粹的第三帝国、波恩共和国这些完全不同的政治形态。斯大林现象的出现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辩证统一,斯大林官僚阶层的出现根源于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社会矛盾。而对斯大林主义的最好的解释,可从托派的著作中得到理性、科学、严肃、认真地回答。
4、斯大林官僚专制现象可以通过充分的工人民主和自由予以比较好的解决。毛泽东主席在1966年进行了这种尝试,终归因为种种主客观原因而归于失败。今天我们应该对工人民主的社会主义未来予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