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左青成长与阶级事业——答反对意见

共产主义入门网 —— 共网·红草专栏

 

转自红草的网志



左青成长与阶级事业——答反对意见

 

红草
发表于:2008年10月9日 12时23分5秒

 

先看一篇苗隐之(我习惯称之为钱中信)今天刚写的反对文章:

强烈反对托派里的“资料整理”派
发表于:2008年10月9日 11时19分16秒

以天益马克思主义研究版为平台的一些人,他们企图把托洛茨基派的革命活动限制为做国外历史资料的整理工作。难道中国的社会主义者们始终都要永远都要自贬自己,完完全全的向历史顶礼膜拜吗??

这种想法。中国的文化是差的,中国的人是差的,到了托洛茨基主义上面中国的也是差的。我实在想不通张长海的真正的背后的目的!让这么多优秀的青年为他膜拜至余,亦要浪费这么多的宝贵的时间去做文书的编辑的工作。我实在为红草之类鸣不平啊!

红草此人,在数年以来一直批评在下的立即行动论,然而现在又拿起在下之旧论鼓吹立即进入工厂论。红草这样的想法客观上是正确的。总比张长海之类坐等革命论要强一些,要多少有一些前进和蜕变。然而我却更要批评转变到正路上来的这位小同志。工人运动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干的了的!而是需要一整个革命的团体!因此,我呼吁红草尽快的联系坚决反对资料整理派的cwi派。和他们一起战斗。当然我并不是以为cwi派就是绝对正确的。

他们有着无法接受的翻译思想,和八股文主义。如果不能改变那么就会变成一个大僵尸。在下支持统一的,团体的,团结的协作。反对在家里等,反对文书主义,我都快被这些人逼疯了。。。红草别跟我辩论了,你过来好好干吧。他们行动派有不足的问题,我会让他们转变过来的!!!!!!!!!!!!!!!!!!!!!!!!!!!!!!!!!!!!!!!!!!!!!!!!!!!!!!!!!!!!!!!!!!!!!!!!!!!!!!!!!!!!!!!!!!!!!!!!!!!!!!!!!!!!!!!!!!!!!!!!!!!!!!!!!!!!!!!!!!!!!!!!!!!!!!!!!!!!
————————————————

的确,我早就不想跟中信再辩论下去了,但我想首先对自己对战友(或许可以这么说吧!)更明白地澄清这个问题,特别是上文提到的几点。访问我这个blog的人也有现实中的朋友,所以我也不会写些应景的高调的虚文或全面的长文,我力图以一个平凡而有觉悟的左青的角度来谈自己一点陋见。

中信始终不理解资料整理的意义,这一点,我觉得不必多说了。一个愿意跳出自我从更大方面考虑问题的左青,看过天益马版讨论合集(中马库上可下载)后,不难理解这一点的。

其实过去我对中信说的很多话都是次要的、不着根本的,最根本的两点应该是:你(左青)的自我定位是什么以及目前你(左青)处于什么位置。在这一点上,才能找到真正的问题、分歧。不管我以前的批驳辩论有多罗嗦多垃圾,有一点我是坚持的:就是目前左青的战斗资质还是不合格的,需要融入阶级中历练同时让思想回炉现实、在阶级成长中重塑新的自我。这个看法是从青年角度,但就国内大多数所谓左派来看,都是不合格的。而对于这一点,中信始终只从自我角度考虑,cwi拥护者及潜在拥护者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很多人只想到:我自己如何如何努力,包括在阶级中努力奋斗,赢得工友的认可,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个人奋斗的观点,是很容易被认可的,因为这是有产社会的通则,几乎不用说明的。

但是从来也不可能有一部关于共义者的“个人奋斗史”,共义者的奋斗不但不能脱离集体的阶级斗争史,而且还以之为主轴进行转动。可是现代人已对阶级那么陌生了。比如中信,他也知道“工人运动不是一个人能干得了的”,要有“革命的团体”。可是他想的这个“革命的团体”除了那些自封的“工人阶级革命左派”,还有什么货色呢?他说,你可以批评cwi的种种不足,但要相信它一定会改好!组织的重要性根本不必我来罗嗦,但是很少有人正确鲜明地指出工人阶级到底需要什么性质的组织——是要阶级的自我组织呢,还是要各种各样的包办替代组织呢?肯定有左青会这样暗想:阶级的自我组织嘛,我们的组织争取到工人的认可了,就是了嘛!这是先入为主的想法,是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观点在看待阶级事业时的流露,自我中心观点已经根深蒂固!!怀有这种想法或潜在倾向的左青真应该“到工人中去”,去洗洗被有产文化毒害的脑!!!

很显然,cwi的中国策略是在走包办替代组织的路线,而且正如8月底那篇《左青何去何从》的作者所说的,cwi正在全球范围(而不仅仅是在Chn)鼓吹实力至上、纲领却激进空洞化的组织战略。或许以后还会出现别的运动和组织,但只要不是从阶级自我组织的角度出发的,几乎都可以适用这个批判。中信或其他人如果为cwi担心,那是多余的,因为阶级社会总为左翼政客们留有一些位置,退十万步说即使cwi不干了,还会有人补上继续干的(不过cwi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总之,只要阶级自我力量没有产生和发展壮大乃至最终获胜,一心想着“我们推动”“我们领导”工人阶级的左翼投机商们是会要坚持到底的,所以不必为它们操心。

应该操心的是,如何成为阶级一部分来促进包括自己在内的阶级成长,以及阶级自我力量未形成以前如何不断增益阶级文化。前者要求“融入阶级(到工厂去)”,后者要求“资料整理”。

按中信的说法,我似乎从反驳立即行动论,“转向”了鼓吹进厂论,这说明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其实我在上面这几段几乎就已经把问题说清楚了,看不懂就算了吧!我唯一要指出的是,鼓吹进厂,决非要“搞活动”。如果谁有这样的幻想(妄想),赶紧放弃吧!如果说进厂是为了“搞活动”,那仍然是在以自我为中心的惯性思维,很自然的,就肯定不能一个人“搞”,而要投靠或自己建一个阶级替代组织。当然,某个左青进厂后可能会发现群众开始纷纷寻找根本出路,但是,醒醒吧,现在普遍还没到那种情况;即使出现那种情况,也只有融入阶级才能使自己成长成熟起来,因为没有现成的左翼工运。即使靠某“革命的团体”勉强凑出了类似俄国早期的那种工人学习小组,也还远不是阶级的自我组织,如果没有阶级内在动力的产生和发展,这些“团体”“小组”只会成为“激进左翼”的装饰品,从而危害阶级事业,因为它把优秀青年和其他力量从阶级身边吸引去了搞什么所谓的“革命团体”!

我批评中信不懂工人阶级,因为他虽然亲身进过工厂,领悟过工人在生产中的自身力量,但一谈到工人的出路,就都是那些组织货色,这就说明他还远远没有融入阶级中,更不算合格。其实,实践行动和得出思想认识都不难,经过一段接触时期后比较聪明的人会对工人有许多真知灼见的独到观察(这些观察也是值得记录下来的,这是广义资料整理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要从这认识中提炼出行动意义的科学结论,还要在这结论基础上进一步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却不是容易事。我愿意再说一次,我是一个很不成熟的左青,但我渴望成长、同时还能促进共同的事业。我自觉地选择了资料整理和融入阶级并举的道路。最后我要为张辩解一句:他从来没有“让”左青膜拜他。如果有谁企图在共同斗争中“造神”,那就让他滚吧!因为工人阶级不需要救世主。

就写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