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青:托洛茨基与十月革命后的两次争论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托洛茨基与十月革命后的两次争论

向 青

 

 

一位青年朋友问:如何正确认识托洛茨基在工会、交通人民委员会、布雷斯特和约问题上的错误?

    他提问的口气表明:他相信,或者听说,在上述问题上,托洛茨基的立场是根本错误的,或者至少犯了极大错误。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近八十年来,苏联和中国一般出版物都是这么说的。但我首先要指出:这种看法是斯大林派官僚一贯歪曲事实造谣诬蔑的产物,目的在于抹黑托洛茨基,大大歪曲历史。

    根据历史事实来公正评论,应该认为托洛茨基在上述争论中是有错误,但不是根本错误。更不能根据这些错误来把他断定为俄国革命中的反面人物,或者认为他在那段时期经常反对列宁的政策(斯大林派造谣正是为了造成这样的印象)

    现在我根据历史的先后次序,简单说明我认为应该怎么看托洛茨基在上述两个事件中的是非功过。

 

                          布雷斯特和约

    对于应否接受德国所提的苛刻条件签订和约,当时俄共党(我们现在使用这名称只是为了方便,其实那时党的正式名称还是俄国社会民主党[布尔什维克],未改为共产党)内部有三派意见:列宁的一派主张不惜代价签约;布哈林派(左派)主张拒签和约,不惜进行革命战争;托洛茨基派主张既不进行战争也不签约。自从191712月初德国提出和约的条件以来,一直到1918210日托洛茨基率领的代表团拒签和约并中止谈判时为止,俄共中委会和全俄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内的多数人都反对签约,同时主张尽量拖延谈判。124日党中委会多数通过托洛茨基的「停止战争,不签和约,我们把军队复员」的提案。托洛茨基就是根据这个决策去跟德奥等国的代表团谈判的。谈判中止时,德方宣布要恢复战争行动,托洛茨基认为这只是恐吓的空话。但结果德军真正开始进攻,迅速占领了大片土地,掠夺物资。党中委会在21718日开会讨论对策时,经过多次表决,列宁的签订和约提案仍然一直被否决。最后托洛茨基改变立场,投票支持列宁,才让求和的提案以一票的多数获得通过。结果,布雷斯特和约在33日签订,条件比原先更苛刻了。不过,和约的效力维持不到一年。当年11月,三派共同盼望的德国革命终于爆发,德军全面停战,苏俄立即把和约废除。

    毫无疑问,历史充分证明了列宁的政策正确。他比所有别人都更了解整个形势,更早提出正确的政策,而且坚持到底。不但左派的主战政策完全不切实际,托洛茨基过于坚持不战不和的政策,太迟才同意签订和约,也是不明智的。当时苏俄根本没有必要的兵力去进行抗德战争。人民厌战,前线士兵纷纷逃亡,旧军瓦解,新军尚未建立。对这形势托洛茨基也充分了解(他甚至比列宁了解得更清楚,因为他亲眼见到前线许多战壕的士兵已经逃亡一空的景象),所以他和列宁同样坚持不要战争。他之所以长久坚持不战不和的政策,并不是因为他爱好折衷,欠缺果断,或者不服列宁的领导,个人野心太大,诸如此类,而是由于好几方面的原因。第一,他十分重视各国(尤其是德国)工人对苏俄外交政策的反应。他认为,只有停战但不签订向德帝国主义屈服的和约,才最有利于促使德国革命早日爆发。其次,他觉得俄共党内和苏维埃机关的多数领导人那么强烈反对和约,甚至于形成严重的分裂危机,需要利用折衷政策来维持团结,以便最后取得正确的共识。第三,他认为德国的作战能力已经在急速削弱,未必能对苏俄大举进攻。他这些想法都是大有根据的,由此订出来的尽量拖延谈判的政策也完全正确,并且得到了多数领导人的支持。在谈判过程中,他对工人阶级反对侵略战争、反对民族压迫的立场和政策作出了大量强有力的宣传,同时为革命的公开外交提供了光辉的范例,这不但是历史上的创举,当时没有人能在这方面干得像他那么好,而且至今也还没有人能赶得上。只有到了210日德国已经表明不签和约就一定要恢复战争行动的时候,他还认为那一定是恐吓性的空话,断然拒绝签约,并且封闭了继续谈判之门,才是判断错误而且失策。但这些错误都是实际判断上的错误,并不是原则性的错误,更不涉及到个人对革命事业的忠诚或责任心。这类错误任何英明的领导人都不能完全避免。

    1924年起,斯大林和他的伙伴就故意歪曲事实,说托洛茨基在布雷斯特谈判中的做法是擅自违背党和政府的决策,也违反列宁给他的指示。后来在《联共党史简明教程》中干脆说当时托洛茨基和布哈林都在进行阴谋卖国。中共也长期跟随这种说法。1979年以后,中共的出版物才抛弃了斯大林那些最荒唐无耻的诬蔑之词,改变为比较接近事实的说法,但仍旧咬定托洛茨基是违反了列宁的指示。关于事实上托洛茨基在布列特是执行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决策,我在上文已经说明了。至于说他违反列宁的指示,更不堪一驳。当时在党和政府里都实行集体领导制,所有的中央委员或人民委员会委员都是互相平等的,列宁个人既无权也从未企图向其它委员发指示。他只会与其它委员共同商定之后发出委员会的集体指示,而不会把自己一人的意见当作对其他委员的指示。1918124日中央委员会作出不战不和的决策后,列宁与托洛茨基私下口头约定,谈判到了德国下最后通牒的时候,就要让步,同意签订和约。那只是双方平等的约定,并不是列宁给托洛茨基的指示。后来列宁认为,到了210日,根据原先的约定,托洛茨基本应同意签约,但后者认为还不应该。那也并不表示托洛茨基违约,只表示二人对所谓最后通谍有不同的了解,而托洛茨基要等到确定德国决心实行通谍内容的时候才把它当真。李显荣在他所著的托洛茨基评传第255页上说,列宁于210日清晨拍出电报给托洛茨基,要他立刻同德国人缔结和约,并没有注明此说有什么根据。在列宁全集里面也找不到这电报。即使有这电报,它也不是托洛茨基应该服从的指示。上文提到,事实上一直到218日早晨,列宁的意见还未能得到中央委员会通过。许多人至今还以为当年列宁在苏共里面的地位和作风好比后来斯大林和毛泽东在他们党内一样,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别人都要服从,真是可笑。

 

                            工会问题的争论

    192011月开始一直到次年3月的关于工会问题的争论,是俄共取得政权以后(到那时为止)时间最长久也最激烈的一场党内争论,但又是最不正常、最不切实际的一场争论。在争论还没有结束时,列宁对它的公开评价就是这样。事后公正的历史评价也是这样。

    为了说明这场争论的意义,先得说明它的历史背景。

    1919年底,内战已经由红军的胜利而结束,外来的军事侵略也暂时停止。但苏俄的经济破坏达到了非常悲惨的程度,并未因停战而有所改善。交通工具的破坏成为关键的问题。由于运输极度困难,所以各地粮食不能互通有无。因为工人挨饿而且原料和燃料都不能运来,工业生产无法恢复。铁路交通的破坏尤其严重。火车头不能使用的达到百分之六十,而且情况还在继续恶化下去。专家认为,在1920年内铁路交通就要完全瘫痪。在这情况下,托洛茨基于19203月应政治局要求兼任了交通人民委员,也兼任新成立的交通委员会的主席。19203--4月举行的俄共第九次代表大会以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的问题为中心议题。托洛茨基在大会上担任关于经济建设的当前任务的报告,即大会的主题报告。大会决议指出,经济恢复的基本条件是贯彻执行统一的经济计划;而这计划以改善运输部门的工作,调运和储备必要的粮食、燃料和原料为首要任务。   

托洛茨基所兼任的恢复交通工作,整个来说,像他所领导的军事工作一样,是伟大的成功,当时受到普遍的称赞。他对整个运输系统施行军事化管理。这是当时政府的决策,也是当时他和列宁共同特别强调要在经济工作中广泛采用的方法。他于19205月所发布的第1042号命令,是苏俄最早施行而且很成功的一个长期的经济计划,原定在4年半之内完成铁路交通的全面恢复,到192012月已经取得超过预期的成就,可以宣布将于3年半之内完成了。

当时,在铁路上和在一切工业部门里一样,工人由于长期生活极度困苦,对于生产工作普遍不大积极,纪律松弛,旷工等现象很普遍。工会在这方面的工作成绩也不好。托洛茨基一接手运输工作,就设立铁路总政治部,实际上把铁路工会置于它的控制之下。由于原有的铁路工会干部不能积极配合恢复生产的工作,托洛茨基在19208月把他们撤职,委任新的人员。随后又得到党中央支持,把铁路工会与水运工会合并,组成统一的工会,它的领导机关称为运输工会中央委员会。这些措施引起很多任务运工作者(包括全国总工会的主要领导者托姆斯基等人)强烈不满。在112--6日的全俄工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托洛茨基提出要全面「整刷」工会的意见,托姆斯基激烈反对。这就是争论的开始。

    反对托洛茨基领导的人指他采取官僚专制手段,压制工人,侵犯工会的独立性,甚至于拿他和沙皇时代一个最臭名昭著的军政大臣相比。起初党中央(尤其是列宁)支持他。但是到了托洛茨基和托姆斯基在工会代表大会上激烈争论时,中委会的多数(包括列宁)觉得运输工会中央委员会的军事化政策太过份了,转过去支持保留工会独立性和民主化的立场。托洛茨基仍旧坚持他原有的把工会国家化的政策。随即在党中委会里出现由他和列宁分别提出的两个对立的关于工会任务的提纲。列宁开始成为托洛茨基主要的争论对手。同时激烈反对托洛茨基的,还有倾向于工团主义的「民主集中派」和「工人反对派」。192012月,由中央决定,取消铁路和水运的两个总政治部,并且使运输工会中央委员会和其它产业工会的中央委员会一样,隶属于全国总工会的中央委员会。分别由托洛茨基和列宁领导的两派之间争论越来越激烈。这时出现了由布哈林领导的「缓冲派」,这派的言论实际上偏向托洛茨基派。同时党中央决定把整个争论留待下年初举行的第十次党代表大会解决。1224日,中央委员会决定准许党内争论公开出来。到1921117日,俄共莫斯科委员会的扩大会议讨论工会的作用和任务问题时,除了列托的两大派之外,还有6个派别的提纲交付表决。由此可见党内意见的分歧多么厉害。

    为了辩护自己的工会政策,托洛茨基说:由于俄国现在已经是工人的国家,它的工会的任务就是积极参与生产组织的工作,以提高生产为目标;工会已经没有了在资产阶级社会里面那种向经济管理者斗争以保卫工人利益的任务,工会应该成为国家机关的一部分。所以他指责那些反对他的政策的工会工作者是保守派,是倾向于工团主义。列宁反驳道:虽然俄国已经是工人国家,但这个国家里人口的大多数却不是工人,而是农民;而且,这个国家还带有官僚主义的弊病,所以工会还需要对官僚主义斗争以保障工人的利益,工会自己还要民主化并且保持对国家机关的独立性。他同时指出:当时工会还没有发展到能够完全掌握经济管理工作的水平,它只是工人学习管理的学校,是共产主义的学校,不应该立即变成国家机关。此外列宁还指出:起初托洛茨基和反对者之间只有很小的分歧;托洛茨基的错误只是过份执行了军事化的政策,主要是没有纠正他所领导的人(运输工会中央委员会)的过火行为,反而给予了支持;但后来他把分歧夸大为原则性,自己提出一些原则上错误的意见,并且轻易采取了派别斗争的手段,于是酿成这场完全不必要而且相当危险的党内危机。

    19213月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开会时,列宁派的工会政策获得通过,同时采纳了新经济政策。托洛茨基在会上预言,很快就要重新规定工会的任务。19221月俄共中央委员会通过列宁所提的「工会在新经济政策下的作用和任务」,托洛茨基完全同意。

    上述列宁对托洛茨基的批评是完全正确的。但这和斯大林派由当时起一直故意夸大并且歪曲的说法有很大的差别。斯派极力夸大当时列托之间的敌对关系,利用这次争论来制造托洛茨基一贯与列宁敌对的神话。在列宁死后,他们甚至于从列宁在那次争论中所写文章的题目上删除对托洛茨基的同志称呼(拿列宁全集中文第一版和第二版来比较就可以看出)。可见他们的卑鄙手段是多么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利用托洛茨基一时的错误来让人相信他一向骄傲自大,惯于用高压手段待人接物。其实托洛茨基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行为上都一向非常反对官僚主义。他那次所犯的官僚主义式的错误简直是唯一的例外。当时军事共产主义的经济政策尚未结束,在那极大的困境中,他由于过分专注于问题的经济方面而比较轻视了政治方面,才提出全面整刷工会的政策。其实他的整刷政策并不代表完全高压的手段。这政策对工会干部来说,是采取高压手段,因此在他们之中引起很大的反感。但政策的目的是利用全面整刷后的工会来有效地教育工人(这属于说服手段),提高工人的政治觉悟,让工人充分发挥生产积极性,打破经济困境。其实,造成党内和全国危机的真正原因,是整体经济路线的问题,并不是工会问题。当时任何一派的工会政策都解决不了那危机。只有新经济政策才能够解决。

    斯大林派还企图让人相信,托洛茨基是反对新经济政策的。这更是明目张胆的诬蔑。早在19202月,托洛茨基已经提议放弃军事共产主义,可惜被党中央否决。新经济政策被采纳后,在1922年举行的共产国际第四次大会上,作「关于苏俄新经济政策与世界革命前景」的长篇报告的,就是托洛茨基。后来在1930年代斯大林宣布废除新经济政策的时候,托洛茨基还责备他不该这么干。

   至于这次争论之后列宁与托洛茨基之间的关系:到了俄共第十次大会召开时,托洛茨基就把他原先在争论中结成的派别断然解散。列宁对他这种光明磊落的态度非常欣赏,屡次斥责别人对他的攻击。列宁临死前更极力争取托洛茨基和他自己联盟来反对斯大林所代表的党内官僚派。不过,托洛茨基在工会争论中所犯的错误,确实在客观上对斯大林官僚派在列宁死后的胜利有不小的帮助。

 

2006212

 

参考资料:

 

武装的先知(托洛茨基1879—1921),多伊彻着,中央编译出版社

托洛茨基自传(现有二中译本,石翁与施用勤的译本较好)

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第3340

斯大林传,托洛茨基着,东方出版社

E. H. CarrThe Bolshevik Revolutionvolumes 2 and 3Penguin (尚无中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