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青:人类唯一的出路: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入门》附录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人类唯一的出路: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入门》附录
向青


资本主义经济运行无可避免包含着资本家和工人(一切打工谋生的人都包括在内)之间不断的斗争。因为,不管有人怎样瞎说甚么「后工业社会」,资本主义的经济和任何社会的经济一样,始终要以生产为基础,而从事生产事业的资本家想多赚钱的正常办法,除了扩大经营规模之外,只有提高利润率,而这归根到底就是提高对工人的剥削率。所以,即使在表面上劳资关系很平静,没有争执的时候,其实资方也不断在向劳方进攻,不过劳方没有反抗,或者没有发觉自己被剥削得更厉害了而已。从1970年代开始,由于世界资本主义陷入衰退长波之中,资本家和他们的政府以及一切代理人用种种手段在经济、政治、思想等各方面向工人和他们一切组织(工会、政党、国家)进攻。工人方面,因为群众的觉悟不足,而上层领袖们一般都很软弱无能,甚至思想上投降于资本家,在这差不多三十年里连连败退,丧失了许多权益和阵地,其中包括苏联和东欧等号称社会主义的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国家的倒台。那种流行的见解,说马克思主义已经彻底破产,今天的人类除了资本主义以外别无选择,就是从上述的历史背景中产生出来的。

马克思主义真的破产了吗?

认为马克思主义破产所根据的理由,大致不出下列三种。第一,苏联等国原有的制度已被人民抛弃,证明马克思主义的路线行不通。第二,根据马克思主义所建立起来的制度非常丑恶,不值得采取。第三,一百多年来,没有一个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实行了马克思所预言的社会主义革命。


第一和第二两种理由有一个共通的前提,就是把过去几十年苏联等国的制度当作实行马克思主义的结果。但这个前提实际上是站不住的。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所设想的社会主义制度从来没有在苏联或任何国家实现过。生产数据的国有化,只是社会主义改造的开始,并不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实现。十月革命刚胜利的头几年,苏联还在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下的时候,共产党政府的政策真正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来制订的,但那只是过渡性的政策。那时全国的经济和文化的水平非常低,距离真正实现社会主义所需要的条件还非常远。人们也明白这点,而且公开承认。1923年以后一直到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前,苏联的统治者除了还保持着以前革命所建立的国有财产制度以外,几乎所有重大的政策都是大大违背马克思主义原则的。后来东欧各国新成立的共产党政府基本上也是按照苏联的模式行事。这点托洛茨基以及后来的托派早已指出。许多其它用客观态度研究苏联的学者也大体同意。曼德尔的这本《马克思主义入门》对这方面也有扼要的说明。所以,读过曼德尔这本书的人都应该不难明白,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失败,不能代表马克思主义的失败。


至于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苏联和其中各加盟共和国的政策根本是资本主义复辟的政策。叶利钦派不用说了,连戈尔巴乔夫在下台以后也承认他早已故意走资本主义复辟的路了。整个官僚统治层的态度都是这样,其中真正坚决反对的人可说绝无仅有。人民里面也有相当强大的拥护复辟的力量。除了新兴的资产阶级份子以外,主要在知识分子里面。但不能说一般的工人都支持复辟,他们多数是消极观望,不知所措。这主要是因为经历了几十年的极权压制之后,一般工人都不懂政治,尤其缺乏实际政治行动的能力。他们需要在资本主义复辟同时多少有了一点政治自由之后逐步发展独立的政治意识。复辟后工人的生活比以前更坏了。没有理由断定他们一定长久容忍资本主义。事实上局部的反抗行动一直都有。马克思主义者(主要是托派)事先早已预见到资本主义复辟后的恶果,真正复辟的当时和事后也有正确的立场,因此大有可能将来逐渐争取到群众。


西方工人革命迟迟没有实现,当然出乎以前马克思主义者的意料。但是马克思主义并不是确定的预言,只是分析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趋势,指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并没有保证在甚么时候一定成功。这点在曼德尔的书中也有清楚的说明(在最后一章介绍历史唯物主义的时候,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决不是宿命论,「历史上任何社会震动的大时代的结局都是未定的」)。所以拿西方至今还没有工人革命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破产也是不能成立的。现在西方工人的处境显著地越来越坏,恰好证明马克思主义正确。


讨论马克思主义是否破产的问题,一定要特别讨论中国的例子。自从1949年起,中国一直在共产党统治下。无论中共夺取政权的过程还是最近十几年的演变,都跟苏联及东欧各国很不一样。欠缺对中国这个特例的了解,就不能正确了解马克思主义,也不能正确了解整个世界历史的趋势。

中国的特例

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共产党都倒台了,复辟了的资本主义没有给人民带来盼望中的美好生活,反而造成经济衰落和社会动荡不安,连人民的健康和寿命也降低了。中国似乎相反。江山仍旧是共产党的,共产党并没有分裂或改名,照旧标榜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经济上,中国彷佛要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增长的速度令人羡慕或畏惧,吸收外来投资的数量仅次于世界霸主的美国。看来好像中国可以为社会主义争一口气。


1979
年以来的「改革开放」,起初是改革了一些窒息群众积极性的经济政策,也在其它方面让人民得到稍多一点自由,但是不久就显出了恢复资本主义的倾向。只要你没有忘记,资本主义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金钱万能,它使一切人际关系都变成金钱交易,那么,你就很容易看出,今天的中国比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更资本主义。因为,现在有钱在中国差不多甚么都可以买到,没钱简直甚么都不行。中国(包括「解放」后的中国)的官威向来是很厉害的,今天仍旧很厉害。但是今天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就有办法使大官也来为你推磨。自己想买个甚么官位(包括共产党内的官位)也不难。靠农民武装斗争上台的中共,一直把农民压在二等公民的地位上,很难取得城市户口。但是现在只要有足够的钱,迁户口入城就不成问题,甚至拿单程证去香港特区住也有办法。反过来,没钱的有急症或者意外受伤也不一定能得到公立医院救治。一切「单位」都搞「创收」,学校和医院都千方百计敛财。军队营商最近才明令禁止。「钱权交易」成为「新时期」的流行语。相信全中国找不出多少个工人或贫农不觉得已经「变天」的,尤其在「改革开放」成绩昭著的地区。


如果必须讲讲理论,可以简单讲两点。第一,全面的市场经济(商品经济)只能是资本主义,不可能是社会主义,也不可能是正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制度。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不但早已极力推行市场化,而且早已确立了一种官方理论,说社会主义经济应该是一种市场经济,整个社会经济都靠市场机制来调节。采取这种立场的国家还可能是工人国家吗?第二,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托派)一向认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国家,所根据的理由是:中国的工人阶级并没有直接掌握政权,但是中共官僚政权很快就把资本主义企业全面国有化,不许资产阶级再生长出来,所以可说它在基本上是为工人阶级服务,而不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然而,到了邓小平时代,中共政权一步步允许资产阶级重生,而且无限期广泛生长,同时在官僚与资本家之间建立起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后来官僚子弟根本成为新兴资产阶级的核心,而工人方面照旧没有掌握政权,照旧连政治自由都没有,原先享有的社会保障一步步被取消,社会地位明显降到资本家之下。这样的官僚专政凭甚么理由还算是为工人阶级服务,而不是为资产阶级服务呢?实行这种政策的共产党的阶级性质难道跟毛泽东时代还是一样吗?


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贫富差距属于全世界最小的一级。到了1990年代中期,已经扩大到属于世界最大的一级,超过了美国。以前不存在的失业问题,也出现了,而且日益严重。最近几年出现生产过剩的经济问题,更把资本主义已经复辟的真象明显暴露出来。


中国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没有发生苏联那样的危机,主要是因为中共统治层没有像苏共那样分裂,而且采取了比较缓进的政策。1989年的群众运动令中共更加避免急躁和内部分裂。政局的稳定和大量廉价的劳动力成为有利的因素,吸引大量外来投资,维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但是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社会矛盾也急剧增长,而生产力的落后性远未克服,金融机构的不健全尤其显著。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没有波及中国,全靠当时中国金融市场还没有充份开放。现在中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种种保护国民经济的政策不久就要取消(中共政府甚至自动缩短缓冲期),所有这些危机都会加速爆发。所以,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所产生的经济好景只是暂时的,而且在相当大程度上是表面的。中国正重新陷入半殖民地的地位。中共的政策在整体上是助长这个趋势的。中共不但放弃了社会主义革命的目标,而且放弃了彻底的民族解放的目标。它所剩下的民族主义立场,只有跟其它第三世界的专制统治者一起,坚持本国不适用「西方」的人权准则,并且指外国人士批评他们压迫本国人民是干涉内政。


中共整个党那么一致地向资本主义投降,在这个转变过程中连一个成形的反对派都没有出现,除了客观形势之外,自然跟主观方面(中共本身)的一些特殊条件有关。第一是中共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传统非常薄弱。在1927年革命失败以前,它是在共产国际指挥下推行孟什维克式的与资产阶级国民党合作实行国民革命的路线。失败后,先采取冒险主义的盲目暴动政策,然后形成以乡村包围城市的长期武装斗争的路线,把党变成包办代替工人阶级的革命历史任务的工具,以打江山和维护党天下为最高目标。第二是在这样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党内厉行思想统一、绝对服从最高领袖(实际上等于真命天子)的党内制度。这种制度的民族特色之一,是把民主自由当作腐败的西方文化。


中共演变到今天的地步,应该可以打破那种以为毛泽东思想是当代(尤其是第三世界里面)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的误解。至于今天还看不出邓小平理论和毛泽东思想之间的区别而继续拥护中共路线的革命者,实际上等于接受了那种认为当初中共犯了太早实行废除资本主义的错误的见解。所以,这种革命者即使将来能取得政权,那也不会是工人阶级的政权(连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的政权也够不上了)。

出路在哪里?

人类历史的实际过程总是比最有眼光的思想家所预见的更曲折,更复杂。马克思主义预见到资本主义一定要发展成为人类进步的障碍,同时也锻炼出能够推翻资本主义的工人阶级,但是没有预见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那么长远而曲折。不过,如果以为凡是乐观的预言都不准确,或者只有乐观的预言才不准确,那是与事实不符的。任何马克思主义者都没有预见到第一个工人政权成立后七十多年工人阶级革命还没有在全世界胜利,反而连那维持了七十多年的工人政权也倒台了,这当然是事实。但不要忘记,工人政权能够首先在俄国那样落后的国家成立而且维持了七十多年,也是当初绝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所未能预料的。所以,真正有意义的问题,不是应该相信哪种预言,不是应该绝对乐观还是绝对悲观,而是应该决定争取哪种前途,包括分析这种前途是否有可能成功。倘若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就会明白为甚么马克思主义所指出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唯一的出路,今天有利于它成功的条件比过去任何时期都好,只有一个条件是例外:就是工人阶级的革命觉悟和信心。


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它已经促使生产、运输、交通和管理等技术发展到非常惊人的高度,以致现有的设备和人力对于资本家的生产目的(能够卖出去,赚到钱)来说是大大过剩了。这就是每天有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金不投入生产事业而从事投机炒卖的原因,也是世界经济陷入衰退长波和长期失业数字不断增大的根本原因。有些权威人士估计,如果在现制度之下尽量实行生产「合理化」,将使十分之八的劳动人口成为多余的,也就是成为资本主义社会所不需要的人类废物或者寄生虫。由此可见:甚么「终身学习」、「再培训」、「提高竞争力」统统不是解决社会失业问题的办法。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大大缩短每人每日的工作时间,有工大家做,为民生需要而生产,不是为赚钱而生产。这就要废除资本家和官僚的权力,建立真正的人民权力;就是废除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变革,所需要的物质和技术的条件已经有了,同时也是人类大多数为了避免被淘汰或者成为寄生虫所必需的,只要他们了解到并且下决心就能够实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负起责任,一面在种种现实斗争中同群众一起奋斗,争取任何局部的和过渡性的要求,一面不断向群众指出那唯一的根本出路,帮助群众了解和采取它。


这种奋斗未必能够在短期内成功。如果希望一两年就成功,那是不现实的。但如果反过来,预计一定要很长期(比方好几十年)以后才能够成功,也同样是不实际的。因为,如果全世界大批失业不断增加的情况再继续多年,以致整代青年的大多数都从来没有职业,也从来没有参加过集体斗争行动,就很难希望他们往后接受社会主义的思想并且产生革命的自信心。恐怕他们只会流于颓废,或者变成反社会的消极破坏者。这样,整个人类的前途就没有希望了。所以目前已经到了人类历史的决定关头,如果不赶快打开出路,恐怕就要永久沉沦甚至全人类毁灭了。不但从社会关系上看来是这样,从自然环境上看起来也是一样。如果社会制度不改变,对自然环境的大规模破坏再长期继续而且扩大下去,恐怕地球也不容许人类继续生存了。


因此,人类已经真正面临了最后的选择:不是社会主义就是文明毁灭,甚至是全人类的毁灭。

200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