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青:一个理论问题和一个有趣的故事

——答复徐东滨先生对辩证法的质疑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一个理论问题和一个有趣的故事

——答复徐东滨先生对辩证法的质疑

向青

 

  我们想来解答一个理论问题——一个对辩证法的质疑。在我们看来,这个问题并不深奥。但是,据说政论家徐东滨先生经过38年的多方努力寻求,至今还没有人给他解答。这个征求解答的过程,其实是一再公开提出的挑战,构成一个有趣的故事。全世界共产党所信仰的马列主义的哲学基础,唯物辩证法,彷佛让徐东滨三言两语就驳倒了。38年来,徐东滨一再追击,马列主义信徒似乎始终不敢应战。最近,这个问题在明报的祁弹怪论专栏里面再一次公开提出来,引起了我们注意。

 

  故事的开头是1949年,北京刚解放不久。那时候徐东滨还是北京大学西文系的学生。当时学生和教师都要参加学习马列主义,学习内容包括辩证法唯物论在内。大家知道,辩证法是关于一切事物的发展的学说。在全世界共产党奉为权威的书本《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有如下的一段话:「辩证法认为:发展的过程不应了解为转圈子的运动,为过去事物的简单的重复,而应该了解为前进的运动,为上升的运动……为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徐东滨认为这种观点不对,辩证法所否认的循环运动,「过去事物的简单的重复」,事实上是有的。他并且指出。就在联共党史书中都有循环运动的例子。书上紧接着上面那段引文之后,在说明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的时候,举出了水变蒸汽和蒸汽变水的例子。徐东滨认为,水变蒸汽再重新变为水,不正是转了一个圈恢复原状吗?水变蒸汽和蒸汽变水是一对正好相反的变化过程。如果说其中一个是「上升的运动,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符合辩证法,那么,另一个就一定违反辩证法了。他这个质疑首先在北大西文系34年级师生的讨论会上提出来,会上没有人能够解答。有人辩解说,这是一个例外,个别的例外不能推翻普遍的规律。徐东滨说,辩证法据说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最基本的自然法则,不能容许例外,一承认有例外就等于承认错误了。他还问过「若干学者」,也得不到满意的解答。后来学校里不少人劝他「明哲保身」,不要再提这种刁钻古怪的问题。文革期间他写信把这问题向《红旗》杂志提出,并且不止一次在香港公开发表,都根本得不到答复。有人说,这样的小问题。中共理论家根本不屑答复。徐东滨形容中共官方的态度是「不笑置之」。我们绝不相信中共方面真正没有人能够解答徐东滨的质疑,但我们也不相信徐东滨所说的故事是假的。正是这种矛盾,才使这故事显得很有趣。

 

  唯物辩证法真是那么不堪一击吗?徐东滨的问题真是那么难以解答吗?我们认为不是,事实上也不是。

 

  水变蒸汽,然后再重新变为水,最初是水,最后也是水,水等于水,终点和起点完全一样,恰恰转了一个圆圈。这彷佛是明显不过的事实,明显不过地和辩证法的运动观(发展观)相冲突——这是徐东滨的看法,使他洋洋自得坚持了差不多40年的看法。可惜这并不是正确的看法。不是对事实正确的、完整的看法。

 

  他那例子谈到水,谈到蒸汽,谈到两者之间的互相转化,但这一切都只是抽象的概念,不是具体的、真实的东西。他所说的水,作为变化过程的起点的水,不是某一份量、某一纯度、在某一地点……的水,总之不是具体的、真实存在的某些水。最后重新变出来的水(由水蒸汽凝结而成的水),也同样不是具体的,不是真实存在的某些水,而是抽象的水,是仅仅存在于人的头脑中的水的概念。抽象的水(水的概念)当然可以始终是一样的,转了一个圈子之后还是它自己,一点差别也没有。但是,如果去考察真实存在的、具体的某些水,考察这些水的真实的物质成份和各种性质,考察它的真实的化汽和凝结的过程,就一定可以看出,这个变化过程并不是真正的循环,并不是真正完全恢复原状。

 

  水化为蒸汽,然后再凝结为水,这种变化在地球上经常大规模地进行着。降雨、河流等等就是由此产生的。这种自然现象,普通称之为「水的循环」。如果我们具体地考察地球上的水怎样「循环」,就会发觉,「循环」的说法其实是不精密的,并非严格正确的,它仅仅说明了实际现象的某一方面而已。例如,在某一时间中国南海某一区域的海水,它有一定的温度和密度,含有一定浓度的食盐和其它溶质,还有一定份量不溶解的杂质。后来,这些海水吸收太阳的热能蒸发了,变成空气中的水蒸汽,变成云,被风吹到广东某地上空,变成雨水降落地面。流入珠江,再流回南海。这个过程,大概地说起来,可以算是一个循环,算是「转圈子的运动」:南海的水经过一连串的变化又恢复为南海的水。但是,很容易明白:起初南海某一区域的某份量的水蒸发以后,一定不会全部都回到原先那个区域,一定有些流去了别处。即使拿流回原处那部份来看,它现在的密度、浓度、温度等等也不可能和起初完全一样。所以,严格地说,自然界的「水的循环」,并不是真正的循环,不是「过去事物的简单的重复」,而是朝着某一固定的大方向发展了(可以比喻为「前进」「上升」):海水越来越咸了,污染的程度越来越高了……。可见,真实的「水的循环」的过程,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观点的,这种例子并不能驳倒辩证法。

 

  在蒸汽机系统里面的「水的循环」,也不是真正的转圈子运动。化了汽的水一定有相当部份散失掉,不可能完全收回。每经过一度循环,水中所含的杂质一定有所增加。

 

  能不能在实验室里人工地造成百份之一百的水的循环呢?同样不可能。刻意去做,当然可以把散失的份量减到极少,但不能绝对避免。水中的杂质份量更不能绝对不变。没有绝对不容于水的物质。不论用多么难溶解的物质做容器,水盛在其中时间长了,尤其还经过加热,蒸馏,一定增加所含的溶质。所以后来的水总是同原先的水有分别的。差别的程度可能极微小,为了许多实用的目的都可以忽略不顾。但总不是真正等于零,在理论上尤其不容抹煞。可见,辩证法否定循环的观点并没有错误,反而是比非辩证的观点更精密,更符合实际。

 

  以上还不过仅仅从物质成份和空间位置方面考察了水化汽和汽化水的变化过程,我们还没有考察这个过程的「能」的方面。如果连这个过程的能量变化方面也考虑到,就更可以明自所谓循环是假的了。大家知道,水化汽必须吸收潜热。每一克一百度的水必须吸收五百多卡路里的热量,才能够化为一百度的蒸汽。反过来,一克一百度的蒸汽要凝结为一百度的水,必须放出五百多卡路里的热量。水吸热化汽,必须有热源;汽放热化水,所放的热也必须有归宿。所以,真实的水汽转化的过程,是连热源和热的归宿也包括在内的。自然界的水化汽,热源是太阳。海水化汽时吸收了太阳幅射来的热。但是,这汽再化为水的时候,所放出的热绝大部份都留在地球的范围内,只有极小的部份会幅射回到太阳身上去。可见,连能的变化也包活在内的时候,所谓「循环」的终点,更加和起点不同了。换句话说,更不是真正的循环了。如果热源是火炉,后来汽化水所放出的热,也显然不是回到火炉里,更显然不会使燃烧的产物(废气和灰烬)恢复为燃料。

 

  徐东滨先生,你是否仍旧认为水化汽和汽化水真正是「转圈子的运动」,发展正是「过去事物的简单的重复」呢?你是否仍旧认为唯物辩证法是那么不堪一击呢?如果你的见解照旧不变的话,就请你至少像我们一样具体地,根据自然界的真实情况来证明你的看法吧!

 

  至于徐东滨质问,水变汽和汽变水哪个是向上的运动,那个是向下的运动,我们也认为不难答复,而且那答复恐怕也要令他大感意外。

 

  唯物辩证法所探讨的运动过程,是真实的、具体的过程,不是抽象的概念。拿抽象的概念来谈,水化汽和汽化水显然是两个正正相反的过程,如果其中一个是「上升的运动」,是「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那么另一个必然「下降的运动」,是「从复杂到简单、从高级到低级的发展」了,也就是所谓「辩证法所不容许的」了。但是,我们在上文已经指出,真实的自然现象并非如此。真实的水变汽和汽再变水并非真正的转圈子运动,并非完全回到原先的起点。其实每一次的变化都是地球上号称为「水的循环」这个长远、巨大、有一个总方向的发展过程中的一步而已。「水的循环」根本也不过是地球的发展史(连人类的活动史也包括在内)的一个部份、一个方面而已。所以,每一次的水化汽或者汽化水,都是发展,都是向上的运动——每一步后来的变化,都比前一步更向上发展了。大自然(连人类及其活动也包括在内)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真实的关系就是如此。唯物辩证法不过是一切客观存在的事物的反映,不过是人类根据自然现象所归纳出来的一种世界观而已。辩证法并不是马克思也不是黑格尔或者上帝所颁布的至上命令,它并没有宣布只允许上升的运动,不容许下降的运动。联共党史也没有这样说。任何正确的、真正有权威的唯物辩证法的著作,都只是根据事实来指出:真实的运动、真实的发展并不是循环,而是有一个确定的总方向的发展。所谓「上升」,不过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只是用来表示不是真正循环,不是转圈子,不是完全回到过去的状态,而并非用来表示没有下降,更非表示不容许下降的。辩证法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矛盾的统一,它指出:互相矛盾的东西,事实上是可以并存,甚至并存在同一个物体里面,事实上常常互相依赖,互相转化。辩证法还根据事实指出:发展是通过否定旧状态、旧事物来实现的;发展就是不断的否定和否定的否定的过程。所以,辩证法根本不可能只承认向上的运动,不承认向下的运动。事实上,许多唯物辩证法的权威著作上都明明白白地谈到,在发展的总过程里面,包括有局部的、暂时的倒退的运动。例如历史发展的总方向是生产力的提高和各地区经济联系的加强,但也有一时的倒退。至于一个发展的新阶段好像是回到某一种旧状态(例如欧洲的「文艺复兴」表现为向古代希腊罗马学习),更是常见的事情。徐东滨以为辩证法不容许向下、倒退的运动,那是没有根据的。只因为他自己的头脑受形式逻辑束缚得太利害,随时随地都把自己的形式逻辑的推论投射给辩证法的世界观,才会以为既然辩证法认为一切运动都是向上的发展,就必然不能容许有向下的运动了。

 

  我们解答徐东滨对唯物辩证法的质疑,说明「水的循环」怎样符合辩证法的观点,所根据的,无非是任何通俗的唯物辩证法教科书中都有的对唯物辩证法世界观的简单说明,以及不出中学课程范围的自然科学知识。博学多才的徐先生花了38年的光阴,到处质询,居然还弄不清楚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这正好给辩证法提供更多一个例证:聪明和愚蠢,博学和无知,好学和头脑顽固,既是矛盾的,又可以在一个具体的人的身上统一起来的。这个例子更加直接地证明历史唯物论的真理:人的政治立场,可以大大影响他的哲学见解;反对革命的立场,令人难以接受那本来不难了解的辩证法的真理。到底是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徐先生?

 

  最后,我们想附带谈到一点,就是我们对《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这书的评价。徐东滨批评唯物辩证法,以这本书作为对方见解的代表,这在当时(就是整个故事开头的时候),是不足为奇,十分自然的事情。当时全世界的共产党都一致推崇这本书,尤其是其中由斯大林亲自执笔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一章。但是到了今天,恐怕全世界都很难找到哪个稍微认真一点的马列主义理论工作者还推崇这一部古今中外都少有的丑恶的书了。至于真正的马列主义者,真正的辩证唯物论的信徒,是从来都非常鄙视这部说谎的奇书的。不过,最坏的书,也不会句句是狗屁——这也是辩证的真理之一。不幸的是,徐东滨所指责的,恰恰不是书中数之不尽的谎话和谬论,反倒恰恰是基本上没有错的那个部份。至于我们,我们的唯物辩证法的知识并不是从斯大林的书上学来的,正好像我们所拥护的社会主义制度不是苏联和中国的丑恶现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