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国:读《中国革命与阴谋史学》有感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杜建国文集

 

转自左岸会馆 链接 
(李云雷网友2006-01-19 07:22:45转发 )
黄纪苏原文见

读《中国革命与阴谋史学》有感

 

杜建国

 

“前面说了,历史该变的已大体变完,如果胜利者来到凯旋门下还是地下过街道卖黄碟时的贼眉鼠眼,只怕不是富贵满堂、长宜子孙的好兆势。”

黄先生妙笔生花,让杜某羡慕不已。

“对于重新出发的社会正义,毛不必是当头的红日,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

讲得好!老是以某某人做当头红日,必然容易被上包袱;若时刻以人民群众自居,则永远从容有余,主动自如。正如老马所言,普罗之解放只能由普罗自己来完成。

反观今日之绝大多数左派,恰恰是支干不分、本末倒置,先红日后群众,自然没什么出息了,窃以为他们比毛差得远,白白在毛身后活了这三十年。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大多数竟然认为做“资本家的走狗”才是唯一出路,认为普罗大众除了在坐稳了的奴隶和坐不稳的奴隶之间没有别的选择了。就没有一个人愿去做普罗大众的走狗,或者没有一个人敢去做普罗大众的走狗,没有一个人看到作普罗大众的走狗会有出路。毛泽东九泉之下看到自己的徒子徒竟把作资本家的走狗当作对自己的“超越”,不知有何感想。

杜某驽钝,迷信“只有错误的领导,没有错误的群众”,甘愿在作普罗大众的走狗这条道上走到黑。杜某作此结论,并非如某毛信徒所言乃一“头脑简单的青年”,有“简单化、情绪化的、立场化的认识论的错误。……对社会、对历史的复杂性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之缘故,此乃多年思索之结果,拙文《论俄国革命》与《论中国革命》之结尾,皆专门谈及此问题。

上中学时杜某也是毛主义者,然毛看到了官僚弊病,却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能彻底摆脱包办代替主义,后来又读老托书,始知唯有“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才是唯一出路。恕杜某狂妄,窃以为多数新左只及杜某高中时候之认识水平。不进则退,既然他们不能认识到唯有“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才是唯一出路,做“资本家的走狗”也就在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