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承包制与大锅饭问题
共产主义入门网    ——   中文左翼文库 ——   向青文集

 

本文出自《从官僚社会主义到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

企业承包制与大锅饭问题


向 青
1988年8月



  今年中共已经全面推行企业承包制。据说,这种制度大大有助于解决中国国营经济的两个非常严重的根本毛病,就是政企不分和企业吃大锅饭的问题。大家知道,在原先那种绝对集权的计划经济制度下,企业不过是政府机关的分支,而且是毫无决策权力的分支。除了日常生产运作中纯粹技术性的问题以外,一切都要听从政府主管部门的指挥,一切都要等待政府主管决定。而原料供应、产品销售、设备更新、员工任免等等,也统统由国家包下来。赚钱就上缴(有时企业可以保留一个很小的部分,叫做留成),亏本也全归国家承担。在那种制度下,企业既不能有所作为,也不需要有所作为(反正有国家的大锅饭吃);而政府主管官员(尤其是有关的党委)则可以对企业瞎指挥,事实上也一直在瞎指挥。即使有个别官员尽忠职守,很想把国营企业管好,由于他不是企业的直接经营者,对任何一个企业的实际情况都隔膜重大,更不可能对属下每个企业都了解清楚,照顾周到,所以也无法把事情办好。更不用说那些以权谋私的了。总而言之,原先的集权制度造成了人所共见的后果:国营企业的经济效益低得出奇,浪费惊人。

  承包制就是针对上述病症所下的一剂药。所谓承包制,就是政府主管部门同所属企业的厂长签订承包合同,在一定期限内(一般是几年)把企业的经营权交给承包人,政府主管(发包人)在期内不再干预企业的经营,而承包人要完成合同内所规定的指标(包括上缴利润指标,技术改造指标,固定资产增殖指标等)。如果承包人经营得法,盈利超过指标,超出的部分可以让企业留用几分之几,承包人还可以领得若干奖金。如果达不到指标,甚至亏本,所造成的损失也由企业本身和承包人承担,甚至还要受罚,国家不再替他们负责。中共认为,实行承包制,企业就得到了经营自主权,不受行政当局牵制,增加活力,能够到市场上去大显身手,同时又自负盈亏,再不能(也不需要)吃国家的大锅饭了。

  在决定全面推行之前,承包制已经在中国局部试行好几年了。而在这几年的试行中表现得怎样?能解决问题吗?我们现在来初步讨论一下。为了行文便利,我们就用对话的形式来表达。


  甲:承包制经过几年的局部试行之后,又在全国普遍推行了,这大概表示试行的成绩很令人满意吧?

  乙:在内地出版物上,我们看到许多关乎“一包就灵”的报导。我相信,大体上,承包制提高了国营企业的活力和效率,这点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实行承包制只是管理体制的改革,现在内地许多人认为,国营企业吃国家大锅饭的原因,不只是过去的管理体制不妥,还有企业国有制也是原因之一。所以现在内地发表许多文章谈论改革所有制的问题。有人主张国营企业不再单纯归国家所有,要改为股份制,至少让企业本身享有一部分所有权。这样,他们认为,企业的经营者才能够拿出主人翁的态度,充分投入市场,采取最有效的经营方针,彻底抛弃吃国家大锅饭的态度。

  甲:看来,代表厂长阶层向国家争取分权的倾向越来越大胆了。起初要求把企业经营权交给厂长,现在又进一步要求企业分享所有权的一部分了。

  乙:正是这样。不过,如果看看他们的理论根据,却好像是从一种立场转到了相反的立场。当初要求把经营权交给厂长的时候,人们极力鼓吹经营权和所有权的分离。他们说,经营权和所有权是可以分开的,分开以后,企业所有权仍旧是国家的,但经营权交给厂长,这样会经营得更好。实行承包制,正是为了保证经营权充分独立,不受所有权干预。现在,主张改革所有制的理由却是说,经营者完全不掌握所有权是经营得不好的。

  甲:企业经营者如果同时是企业的所有者,他对企业的关心会更周到,而企业国有制则助长吃大锅饭的倾向,这种见解我觉得合理,而且相当明显。

  乙:我可以同意说企业的主人对企业最关心,但不同意说国有制一定助长大锅饭倾向。除了国有制之外还要加上其它情况(一些不良的情况),才会助长大锅饭的倾向。企业属于国家所有,如果这个国家实行充分的民主制,全体劳动人民真正是国家的主人翁,那么,每个企业的全体员工也都是本企业的主人了(当然还有许多别人也是主人),所以,企业的全体员工(包括厂长在内)也会(虽然不是一定)很关心自己的企业,也会很关心国家的利益,而不采取吃大锅饭的态度。

  甲:我觉得你忽视了私有的主人和国有的主人在处境上的不同。一个人单独(或者少数几个人共同)拥有一个企业,这个企业的盈利或亏损对他(或他们)个人利益的影响很大,所以他们一定十分关心这企业的业务,也容易亲自去料理。但是全国经济上的得失以及每一个国营企业的盈亏对于每个人民的影响就不那么直接,而且分摊起来也不那么大了,所以一般人民不会那么关心。即使关心,他们也没办法去直接料理,只能委托代表(政府官员和厂长等等)去料理。但这些代表每人只是国家和企业的十亿分之一的主人,所有权很小,对于得失分摊的承受也很小,经营管理权却很大,他们自然容易拿大家的财产去冒险乱搞,或者尸位素餐,无所作为,总而言之,就是吃国家的大锅饭。

  乙:你那种见解就是现在一般人的见解,看起来好像很合情合理,不证自明,其实经不起严格的考察,站不住的。你们那种见解等于说,只有企业主人亲自去经营,才办得好;一委托给别人代理,就很容易搞坏了。你们忘记了,当代资本主义不是产生了一个强大的经理阶层,他们专门受聘代表那些最大的公司的股东去主持经营吗?他们所经营的企业不是最成功,最发财的吗?为什么资本家有办法去考核所聘用的经理的工作,不让经理拿公司的财产乱搞,人民(作为国家和国有企业的主人)就没有办法考核和监督国家官员和国营企业负责人的工作?社会主义国家不可以继续和发展资本主义的管理方法吗?现在中国试行承包制以及其它新的管理体制和方法,目的不正是妥善划清权责并且确立考核监督的办法吗?

  甲:但是国家这么大,一般人民每个都会觉得“我哪里管得了这些,而且我不过占很小的一份而已”。事实上人人都不关心,都管不了。

  乙:现在和过去一般人都不大关心,这是事实,但并非因为国家的利害同个人利害之间的关联很难了解,而是因为事实上人民一直并没有得到国家主人翁的地位和权利。名义上,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国家的财产称为全民所有的财产,实际上人民对于国家大事全无权过问,执政者也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人民事实上并不是主人,所以他们对国家和国营企业也缺乏主人式的关心。人民根本没有主人的权力,当然一切都管不了。但是一旦人民争取到了真正的主权,就毫无理由说他们仍旧没办法去管了。国家虽大,但人民也多,人人有份,人人都会来管。建立一整套全民参与、分工合作、权责分明的制度,绝不是办不到的事情。有资本主义的经验可供参考,人民的智慧大可发挥。每个厂长和每个官员在一切工作和生活活动中都免不了要同一些人民接触,因而随时随地都在主人的耳目之下,人民只要真正成了主人,要监督他们其实比资本家监督公司经理更容易,可以更周到许多。专制统治者通过一两千万官僚、警察、特务和街坊组长都可以把十亿人民监视到动辄得咎,为什么反过来十亿人民没办法正正当当地监督住全国的公务员和企业主管,不让他们为非作歹或者尸位素餐呢?总而言之,今天中国的毛病不是真正工农国家的国有制的毛病,而是一党专政和官僚专制的毛病。

  甲:讲道理我承认你有一套,我驳不倒你,可是,你们的道理实行得了吗?“人民,人民”!人民哪一年才拿得到权力呢?况且,人民本身那么美好吗?今天的中国,不光是官僚和厂长他们以权谋私,一般人民,连工人农民在内,只要有机会,谁不是“大家拿,拿大家”,谁不想少做多拿?人民有什么理想,有什么公德心?道德沦亡到连“人情薄过纸,笑贫不笑娼”的香港人见了都摇头叹息。这样的人民能够做国家的主人,创造新社会?也许等到一千年、一万年以后吧!在此之前,恐怕先要经历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补课”若干年,等人民衣食足了,然后知礼仪,然后才能够治国平天下。

  乙:我们越谈越远了,不过这也难怪。每一方面的问题本来就都关联到根本的问题。现在中国的社会风气实在是很坏,可以说人民很腐化堕落。在腐化堕落的时代,腐化堕落的统治下,一般人民怎能够不腐化堕落呢?我们姑且不谈那些并不腐化堕落反而奋斗争取进步的少数人,也不谈稍有进步的另一方面的现像——这些毕竟只是很小的少数,毕竟远远没有占优势。我只想指出,一般人民的腐化堕落和统治者的腐化堕落不一样。统治者的腐化行为是加紧剥削人民,无限度地增加自己的享乐和特权,人民的腐化只是用不正当的手段暂时减轻自己生活的恶化。人民的腐化行为是尚未找到真正出路之前暂时的私人自卫手段。这是不能持久,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全体人民都少做多享,不久就会发现,消费品越来越难以拿到,简直没得可享了。人民再要拿,只能拿整个社会的分配大权,拿政权,拿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拿经济管理权。客观上,劳动人民只有这条出路,所以迟早人民会看出这条路。事物的发展不是直线的,不但充满曲折,而且有时逆转。古语说,“物极必反”,“穷则变,变则通”。社会在大转变、大突破的前夕,显得非常腐败,这并不是例外,反倒是常规。一旦普罗大众被迫起来用集体奋斗的手段打开出路,那时大众的行为和思想就迅速猛烈地转变了,整个社会的风气也大不相同了。

  至于中国会不会回头去重新经历一番资本主义,这个问题很复杂,现在我不能谈。我只想简单地说,这是有可能的,今天中共的改革路线实际上是朝着这个方向,但未必一定走到底。如果以为回到资本主义是最好或者唯一走得通的道路,那就大错了。如果中国恢复资本主义,那景象决不是最自由、最民主、最先进的当代资本主义国家那样,而是类似菲律宾或南韩那样的专制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有人说,按照马克思主义,每个国家都一定要经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然后才能够走社会主义道路。那是曲解,是谬论。像中国这样经济上落后的国家,在劳动人民的政权之下,暂时保留一部分资本主义经济,是可以的,必要的。但若整个走资本主义道路,不但对劳动人民不利,也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利。

  甲:中国应否走资本主义道路这问题以后再谈,我们回头来谈企业承包制吧。你是不是认为企业承包制切合中国当前的需要,是个好制度呢?

  乙:实行承包制表示划分政府机关和企业,让企业享有必要的经营自主权,是一种分权的办法,在这方面,我认为承包制是好的,是一种进步改革。承包以后,企业有兴趣于提高效益,寻求发展,不再满足于完成上级交来的任务,就是因为企业得到了经营自主权。另方面,承包制是私人承包制,一般由厂长个人承包,有的由一个小组的人承包,或者由整个企业全体员工集体承包。不论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作为私人的组合来包的,而不是以国营企业的一个单位的身份来掌握经济权。所以,我认为,现行的承包制的精神是把企业的经营权交给私人,这样,也就是模仿资本主义的方式,走私人经营的道路。加以现在中共宣布整个社会主义经济都属于商品经济,要尽量发挥市场的作用,每个国营企业都应该努力投入市场,这就更令承包者带有明显的资本主义企业家的倾向了。这方面我认为是不好的。

  甲:不好在哪里呢?所谓资本主义企业家的倾向又指什么呢?

  乙:那些承包者会倾向于唯利是图,只要有市场,好赚钱,就不考虑其它方面的利害关系。对本企业员工的政策也是全看怎样能让企业多赚钱,可能尽量压低工资,不顾工业安全,或者收买员工来欺骗国家,诸如此类。这些统统是损害全体人民,也妨碍国民经济发展的。

  甲:那么,你究竟赞成还是反对全面推行承包制呢?

  乙:我不赞成全面推行。我认为应该全面推行工人自治,就是承认每一个国营企业单位都在全国的经济计划范围内有经营自主权,企业的全体员工都有权参与管理,监督厂长。厂长(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在员工同意之下由国家任命,员工代表大会有权将他罢免。当然,同时要在全国真正实行政治的民主和自由,经济计划也要在全国人民的监督和参与之下制定和执行。总而言之,我主张实行真正工人阶级的(也就是社会主义方向的)民主管理。我认为这样才能够充分发动每个人和每个企业单位的活力,定出最好的经济计划并保证它的执行(包括必要时的修改),把经济管理体制逐渐修改到最妥善,达到国民经济最好的发展。